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四章:抉择

2018-01-17 08:53:05Ctrl+D 收藏本站

    天庭大牢。

    一缕微光透过狭小的铁窗照入,落在身前,驱不散黑暗,却隐约可从那光束中看到悬浮的微尘。

    天蓬披头散发地跪坐着,两根铁链穿透了琵琶骨,染红囚衣的血早已发黑。

    “出事了!那妖猴发难了!花果山围攻云域天港!”

    一位狱卒匆匆从围栏外奔过。

    “怎么可能?花果山围攻云域天港?你会不会听错了?””另一位狱卒闻声回应道。

    “不会错,不可能错。奏折都上了凌霄宝殿了,这事岂能儿戏?”

    天蓬静静地注视着身前阳光形成的图案,微微颤抖着伸出手指,在满是泥沙的地面上寥寥划了几笔。

    嘴角微微上扬,绽露的却是苦涩。

    “天辅……能解决吗?”

    ……

    云域天港。

    遮天蔽日的黑色舰队已经将整个天港团团围困,天河水军自己的银色舰队却龟缩在港口里。

    “大家想想办法,想办法,想办法……无论如何,无论如何必须守住!”

    大殿中,天辅不断地喃喃自语,来回不停地踱着步,已是汗如雨下。

    众将齐聚一堂,却是噤若寒蝉。

    此一时,彼一时了……

    天内盘起手,冷哼一声道:“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会这样。”

    “这怪我们吗?”天禽怒道。

    “不怪我们怪谁?难道怪……上头?上头能怪吗?”

    这一天,身处一线的他们早知道会到来,也想尽了办法想要逆转。没想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就在数个月前。他们还在为进攻花果山做准备。如今却被迫龟缩在天港中等待天庭的援军。

    一百一十年了,此时此刻,距离花果山之战,凡间已经过了一百一十年了。

    在这一百一十年中,虽说双方都维持着表面的和睦,备战与冲突却是从未停歇。

    只是,同样是备战,天河水军的备战与花果山的备战却相差甚远。

    天河水军并不是一支守旧的部队。花果山一役。他们见识了火器的厉害,自然也开始了火器及其战法的研究,展开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军事改革。可他们在进步的同时,花果山也不是就原地踏步。

    一百一十年了,到今日,天河水军的火器,无论是火器的设计和生产,乃至于战法,相比花果山,还是存在些许差距。

    当然。这个问题还是其次,真正开打了。技术上些许的差距往往可以用战术弥补,不足以形成不可逆转的弱势。

    真正的问题在于金精。

    天河水军的资源,是要靠天庭府库供给的。身为天军,他们不允许擅自下凡采集,干扰凡间。而随着天下妖怪尽归花果山,想要剿妖赚取奖赏哪有那么容易?作为他们的对手,花果山却没有任何禁制,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拼尽全力阻挠花果山搜集资源的原因。

    只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无法真正阻止花果山的崛起,反倒给自己带来了伤亡。

    此消彼涨之下,天河水军早已不复昔日强盛。

    此时此刻,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固守天港等待援军。

    可真的来得及吗?

    对于这一点,谁也不知道。

    “报——!”一位天兵匆匆奔入殿内,呈上一份信函:“启禀天辅元帅,敌军派出特使送来信函一份。”

    天辅急忙将那信函夺了过来,展开,只看了一眼,便当场撕成了两半。

    “告诉他们,天河水军宁死不降!有本事,就强攻下云域天港!”天辅怒目道。

    “诺!”那天兵领了命,躬身退出殿外。

    “接下来怎么办?”天内道。

    天任铁着脸道:“能怎么办?对方实际调动兵力是我们的三倍以上,装备比我们还好。除了收缩防御利用天港法阵防守反击,还能如何?”

    “这不跟没说一样嘛?”长叹了口气,天内躬身捡起那被天辅撕成两半的信函,望见了下方的署名。

    “花果山左义军都统,以素?”那眉头不由得蹙成了一团:“敌方主帅是个女妖?”

    ……

    无边的军舰战阵,一面面黑色战旗迎风招展。

    旗舰。

    大殿中,杨婵高坐主位,一身白色戎装,神情冷峻。

    在那台阶下,整整四排的战将,分座两侧,一个个彪悍无比。包括五位妖王、九头虫、大角、短嘴,皆在其中。

    以素身穿一袭火红色皮甲,怀抱头盔,顶着一头红色长发和那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从殿外大步走来。

    与百年前相比,她已不再是那每日跟在杨婵身后的少女。虽是悟者道,此时的她,也已经变成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将,足以独当一面。

    一拳轻轻敲在胸甲上,她单膝跪下,朗声道:“启禀圣母,天河水军已回函拒绝投降。”

    “意料中的事情。”杨婵淡淡叹了一句。侧坐着,微微仰起头思索了一番,她轻声道:“那就开火吧,先将四周的警戒岗哨全部清除。”

    “诺!”

    还未等以素起身,一只蛇精妖将已大步走到正中,高声道:“圣母,依末将之见,便是强攻我方也可将云域天港夺下。此时该立即从四面同时发起冲锋才是。”

    杨婵冷冷一笑,道:“此次出征,目的是迎回大王。要迎回大王,就必须吸引天庭主力。如果我们一口气把云域天港拿下了,天庭还往这里派援军作甚?”

    闻言,大殿上众将皆笑了出来。

    那蛇精一下涨红了脸,只是脸上鳞甲够厚,也没什么人看得到罢了。

    吞吐了下信子。他只得低下头乖乖地返回座位上了。

    干咳两声。杨婵叱道:“传我军令。一概佯攻,不准强袭,擅进者,斩!”

    “诺!”

    震耳欲聋的声响中,平息了一百一十年的战火再度重燃,如同巨兽的怒吼。

    雨点般的炮火瞬间撕碎了云域天港的外围防御圈,哀嚎片片。

    长达一百一十年的卧薪尝胆,事到如今。那实力对比已经完全逆转。

    ……

    南天门。

    随着猴子那一棍,两位揭谛当即向着两旁闪去。

    失去了目标的金箍棒砸在厚重的城墙上,激起的道道白色涟漪沿着墙壁飞速扩散。

    一瞬间,猴子感觉到恐怖的力量反嗜,虎口震裂……

    这种感觉,自从他上了化神境便从未有过了。

    “这就是南天门法阵的力量吗?”

    未及多想,他怀抱着最后的希望,压低身姿朝着那穿越第一重法阵的法门冲去。

    可还没等他靠近那里,便见到整个城墙都笼罩在一片金色光华之中。

    他连忙悬停身姿,呆呆地看着。

    “这是……”

    “哈哈哈哈。”一位身姿修长。穿一袭褐色铠甲,长着一个鹰钩鼻的天将瞬间闪现在猴子侧边的不远处:“这里是外围法门没错。但,你以为南天门的法阵只有一种形态吗?”

    这是角木蛟,二十八星宿之首,修为太乙金仙中期,比之天蓬也不遑多让。

    “呵呵,看来,还没通过第一重,对方就已经激活了法阵……”

    远远的,猴子已经感觉到十余名实力强横的天将正在朝这里飞驰而来。

    将握在左手的金箍棒交到右手,攥紧,他咧开嘴露出尖牙,缓缓地转过身来直视角木蛟,冷笑道:“既然这样,那就以天庭为战场,战个痛快吧!”

    ……

    灵霄宝殿中,玉帝还在犹豫。

    “陛下,百万精锐,云域天港撑不住的!请陛下当下决断,立即派南天门镇守军及天庭御前诸将支援!”那天河水军的天将跪地恳求道:“天河水军上下五十万将士,恳求陛下即刻派兵支援!”

    灵霄宝殿上,一众天仙神将无不紧紧地盯着玉帝。

    玉帝铁青着脸,微微张口,却未说出一句话来。

    “陛下,臣恳求陛下即刻派兵,晚了就来不及了!”

    那天将已是急得声泪俱下,可玉帝还在犹豫。

    “陛下,臣以为,此事该是属实,不如就派兵支援吧。”一位仙家站出来帮那天将说话了。

    玉帝瞪大了眼,嘴角微微抽搐着。

    “陛下,天河水军占我天军半数编制,如若云域天港失守,我天军屯于其中的物资也将落入妖孽之手,此事不可不虑。”又一位仙家站了出来。

    玉帝依旧瞪着眼,寻思着。

    “陛下,那妖猴身处天庭,若不先灭之,如何可派兵援助云域天港?臣以为此事,不妥。”一位仙家站出来反对了。

    “陛下,区区一只妖猴,不足为惧。还是援助云域天港为先!”

    “此言差矣,云域天港尚在南天门之外,那妖猴可是在南天门之内!”

    “你分明就是贪生怕死,莫非我们这一众仙家,还怕一只妖猴不成?”

    “擒贼先擒王,你懂什么?”

    “陛下!陛下!臣请陛下即刻派兵支援!”

    “陛下,不可派兵,不可派兵啊!那妖猴修为已达太乙金仙巅峰之境,若派兵,何以擒拿妖猴!”

    大殿上,那一众仙家迅速分列两旁争吵了起来。

    大难当前,这一次,不为派系,只为了各自的见解。

    玉帝微微仰起头,犹豫着说道:“朕以为,还是应该以擒拿妖猴为先。若是禽下妖猴,不怕妖军不就范。”(未完待续……)

    PS:啊啊啊啊啊,求助攻啊。加更导致均订下滑了!

    求订阅,求支援,求支持正版!甲鱼这么努力每天加更,已经第五天了,大家好意思连订阅都不给吗?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包养!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