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五章:追逐

2018-01-17 08:53:05Ctrl+D 收藏本站

    “通令天河水军坚守云域天港,静候援军,不得出战!”

    “召集御前诸将,即刻前往捉拿妖猴!”

    “通令南天门镇守军,死守南天门,不得纵虎归山!”

    “通令四海龙王,不得降雨花果山。”

    “通令十殿阎罗,从即日起,凡花果山妖魄一入地府即打落十八层地狱,不得有误!”

    “通令灌江口二郎神,即刻统军强攻花果山本部!”

    ……

    整整数十道圣旨以玉简的形式简略发出,天庭,这个统领三界上万年的庞然大物瞬间被彻底激活了。

    哪吒呆呆地看着那一份份的公文:“陛下……不救天河水军?那可是整整五十万大军啊!”

    “这是擒贼先擒王之计。”

    “是吗?”哪吒哼地笑了:“花果山会因为那妖猴被禽,就束手就擒?”

    李靖没有回答。

    “那些刀口舔血的妖怪,真的会因为一个人被俘而投降?太天真了吧?”

    李靖铁着脸道:“这些不用你管。圣旨说死守南天门,我们照办便是了。”

    远远地,增长天王从走廊的末端快步走来,一拳敲在胸甲上,道:“天王,所有人马已就位。”

    李靖淡淡看了哪吒一眼,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带着增长天王朝大殿走去。

    “传令各部,每一刻钟变换一次法阵。”

    “一刻钟……这会不会太快?”

    “那妖猴能找到第一个阵眼,难保他不会找到第二个。陛下已经确定‘擒贼先擒王’,云域天港大势已去。若我们再让那妖猴跑了。便是回天乏术!”

    “诺!”

    “轰——!”

    还没等李靖跨过朱红色的门槛。只听一声巨响,侧边的整栋阁楼都被掀飞了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救命啊!有人被陷在里面了!”

    沙石飞滚之中,李靖看到身穿黑色蛟皮铠甲的身影回头对他咧开嘴露出诡异的笑,转身朝远方飞遁而去。

    在他的身后,是十余名御前天将在竭力追逐。

    “是那妖猴,他在那边!”

    “追——!”

    肩部鲜血淋漓的角木蛟一跃落到李靖面前,拱手道:“天王,对不住了。事出突然。实在来不及通报。”

    说罢,未等李靖反应过来,他已一跃化作一道暗灰色的光芒朝着猴子逃遁的方向袭去。

    在那天空中,李靖看到了数十名拖拽不同颜色轨迹的天将正朝这里追赶而来。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李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缓缓地攥紧了拳头。

    “怎么会他到这里都没发现的?你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将军,他速度太快了,想禀报也来不及啊。”

    “妈的,快点救助伤员!”

    就在李靖的身旁,一位浑身是血的天兵在同僚的搬抬下上了担架。

    天庭,已经变成了战场。这是千万年来从未有过的。

    可二十八星宿加五方揭谛,哪怕再加上那些个御前天将。真就能顺利拿下这只匪夷所思的猴子吗?

    “通令各部。”李靖调转步伐走向校场,叱道:“放弃所有岗哨。转以法阵为依托防御。其余人等全部随本天王出击,捉拿妖猴!”

    “这……”

    “快去啊!”李靖转身对着增长天王咆哮道。

    ……

    “我的好舅舅啊,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心。”旗舰中,杨婵微微仰着头,缓缓地攥紧了手中的密函。

    大殿中聚集了无数妖将,他们或握着战斧,或扶着刀柄,一个个起身站立,却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眼前的女子做出最终的决定。

    此时此刻,没有半点声响。

    许久,她哼笑道:“呵呵呵呵。既然五十万将士的命你可以不要,那就不要怪杨婵心狠手辣了!”

    抿这嘴唇,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冷冷道:“传令!即刻将云域天港夷为平地!一个,不留!”

    “诺——!”

    战鼓擂起,号角吹响。所有的战舰都缓缓前移动,它们调转舰体,将黑漆漆的炮口全部朝向云域天港。

    这是总攻的信号。

    天港中,灰头土脸的天兵天将一个个呆呆地望着。

    “呵,我们被妖怪打趴下了……这是一个什么世界啊?”

    下一刻,炮火齐鸣。

    只一瞬,坚硬的云域天港主体防护法阵碎成了粉末。

    哀嚎声中,无数楼宇坍塌,激起漫天烟尘。

    冲天的火光中,那些坚守的天兵还在用尽一切手段还击。他们用停靠在港口中的战舰朝对方发射大筒,他们躲在筑起的战壕中用霹雳筒还击……

    然而敌我悬殊,他们根本无法阻挡敌军的火力向云域天港内部延伸。

    妖怪们用冲击舰将兵员装在其中,如同陨石般一艘艘直接砸向云域天港。

    如同纸板般皱裂的舱门被踢飞,无数的妖怪高举着武器,嘶吼着从战舰里涌出,双方已进入面对面的白刃战,血肉横飞。

    杨婵立在舰首远远地扫视着战场。

    “他们已经围困了我们半个月,为什么会忽然这么猛烈?这是怎么回事?”大殿中,天心呆呆的遥望漫天火光。

    “因为,对方已经知道陛下下旨强拿那猴妖,放弃我们了。”天内微微仰着头,长叹。

    “放弃我们了……哈哈哈哈……放弃我们了……”天禽捂着脸狰笑了起来。

    终究没办法守到元帅归来的那一天。

    天辅嘴角微微抽动,似笑,又似哭。

    他从腰间掏出一罐丹药。将一枚枚丹药倒在手心。微微颤抖着朝诸将递送过去。

    “还记得天衡吗?未免被俘受辱。这些丹药大家都收着。”

    “军魂长存。”天任面无表情的接过丹药,收入袖中,转身提剑出了大殿。

    “港在人在!”天内伸手接过了丹药,咬了咬牙,转身提剑离开了大殿。

    “诸位,若有缘,到阴间再聚吧。”

    “老子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跟他们拼了!”

    没有人再犹豫了,每一位天将都接受了这最后的礼物。

    “死守军港——!”

    大殿外响起了声嘶力竭的嘶吼声。死守的,是早已空荡荡的心。

    “元帅啊,末将,怕是要先你一步了。”天辅呆呆地叹道。

    ……

    “陛下决定擒贼先擒王,放弃援救天河水军了。”

    “什么?擒贼先擒王?那来还来得及救天河水军吗?”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妖猴现在正满世界和天将追逐,哪里有可能来得及?”

    “那……他们不就完蛋了吗?”

    那狱卒似乎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识地朝边角处的监牢望去。

    呆呆地望着那阳光留下的幻影东移,天蓬缓缓地闭上双目。

    “你们该是会死守吧……”

    空荡荡的监牢,昔日的天蓬元帅微微躬身。捂着脸,咬着牙。低着头。

    黑暗中,隐约可见那身躯在微微抽动着。

    ……

    七重天,月树枝桠,光影间,猴子纵身翻腾,与三位天将迎面交错而过之际,手中金箍棒化作漫天金光。

    连着三声巨响,那三位天将皆被弹开了去,重重砸在枝桠上,打落无数花瓣,生死不明。

    月老在一旁扯着胡须高喊:“别,别!注意我的月树啊!”

    树冠外,二十八星宿已经筑起了战阵,可惜的是猴子一个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了,途经月老身旁,低声道:“让玉帝老儿开门,老子自然就走。”

    咬了咬牙,猴子身形一晃,幻化出十几个分身朝着各个不同的反向遁去。

    那一众天将顿时都傻眼了。

    远处,李靖正手持照妖镜,带着自己麾下超过十五万的兵将朝这里赶来。

    ……

    八重天,猴子狂笑着,如同一颗流星般掠过天寿宫。穷追不舍的灵力轰击瞬间便将整座宫殿削去了一角,却伤不及他分毫。

    在他的身后,挥舞着五颜六色灵力光芒的天将,甚至一整支舰队。

    ……

    九重天,一位天将从空中重重砸落,将厚实的广寒宫墙壁砸出了个大窟窿,惊得庭院里的嫦娥一阵奔逃。

    没有人再去关注砸落的天将是生是死,因为所有人满耳都是那猴子恐怖的笑声。

    ……

    瑶池中,一位天兵急匆匆地奔入大殿。

    “启禀娘娘,那妖猴已到九重天来了!”

    王母顿时惊得从宝座上滑了下来。

    “怎……怎么会?不是说都去了吗?怎么还会让他上九重天的?”她猛地拽住那前来搀扶的仙娥道:“你说……你说,他会不会是来找本宫寻仇的?”

    稍稍定了定神,她慌忙站了起来吼道:“快!摆驾兜率宫!那妖猴肯定不敢去兜率宫!”

    ……

    一路飞过了广寒宫,飞过了瑶池,猴子的身形最终在凌霄宝殿的上空顿住,隔着重重红门,与玉帝玉帝遥遥相对。

    “他想干什么?”玉帝不自觉地扶住了龙椅。

    大殿上所有的仙家都呆住了。

    “护驾——!护驾——!”无数的天兵天将从各个角落里冲了出来,筑起厚重的人墙。可惜的是,除了一个卷帘,那些个大将都早已经被派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猴子回头望了那些追兵一眼,抬头望了望天,又调侃似地瞧了玉帝一眼,身子骤然下坠,又朝八重天去了。

    ……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中,太上怀抱着双臂坐在蒲团上,那眉头缓缓蹙成了一团。(未完待续……)

    PS:均定重回一千七了!!

    不过……目测今晚又会守不住……悲剧。

    甲鱼继续去码字了,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