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七章:说错话了

2018-01-17 08:53:04Ctrl+D 收藏本站

    奋力振翅,凌冽风中,傲天鹰飞速冲刺着。

    待到云雾散尽,显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支浩浩荡荡,兼且极其诡异的舰队。

    迎风飘扬的“杨”字大旗,一艘艘如同树根盘成的巨大战舰。战舰上的士兵身穿天军服饰,佩戴天军标识,却是一个个皮肤或绿或棕多手多脚的庞然大物。一眼便可看出“非人类”。

    望见傲天鹰的到来,用树藤将自己挂在桅杆上,身材矮胖的果精草头神奋力吹响了哨子。

    甲板上,挥舞着如同长鞭一般触手的木精草头神缓缓地挪动身躯让开了一条过道。

    傲天鹰迅速降低飞行高度朝着那旗舰滑翔而去,在半空中幻化出妖形,稳稳地落到舰首甲板上草头神们让出的过道中,单膝跪地。

    “启禀真君,三圣母已统军夺下云域天港……天河九星除了被囚天庭的天蓬之外,全部战死。”

    此话一出,现场当即一片哗然。

    “三圣母干掉天河水军?”

    “咔咔咔,好消息啊!”

    “想当初天蓬还想挑战真君呢。别说真君了,光三圣母就把他的天河水军连锅端了!”

    那些个身材各异的草头神一个个挥舞着武器欢呼。

    “额……天河水军现在好像是我们友军啊。”一位南瓜草头神低声提醒道。

    不过他的声音太小了,以至于根本没人听得到。

    一片雀跃之中,杨戬迎着风,眉头微蹙。隐隐有些错愕。

    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花果山的实力。杨戬虽知道得不全,但肯定是知道些许的。要夺下现如今的云域天港并不算难。可若放到百年以前,当那个不听话的妹妹带着一只猴子背离斜月三星洞的时候,当那艘从南天门镇守军手里劫持而来的破战舰载着**百妖族的残兵败将抵达花果山的时候,谁能想到会有今天呢?

    他不由得无奈地笑了出来。

    别的什么人不知道,反正他在花果山之战之前一直都认为她是在小打小闹发泄不满的情绪罢了。兴许过几天,绝望了,就会乖乖回斜月三星洞去。

    可他错。

    事实是。抛开那只身陷天庭的妖猴不论,百年的光阴,现如今杨婵已是三界之中有数的枭雄,麾下妖军百万,便是灌江口也难望其项背。

    这个骄傲的女子用百年的光阴证明了,在反天这条道路上,她能比她的哥哥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有这样一个妹妹,此时此刻,杨戬真不知道该担心还是该欣慰。或者皆有之吧。

    最起码,杨婵已经向他证明了自己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跟在哥哥身边流着鼻涕的小女孩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杨戬轻声问道:“她知道我已经统军奔袭花果山了吗?”

    “该是知道了。”

    “该是?”

    “按照小的对花果山军情系统的了解,此事必定早已通报了三圣母。”

    顿时,杨戬双眼缓缓眯成了一条缝:“什么意思?她没回军援救?”

    傲天鹰微微低头,道:“三圣母准备挥军南天门,现在先头部队已经出发……”

    “什么?”杨戬猛地瞪大了眼睛:“她挥军南天门?她知道南天门是什么地方吗?”

    “南天门?三圣母去打南天门了?”草头神们也是一阵哗然。

    傲天鹰低着头,沉默不语。

    杨戬握戟的手缓缓攥紧了,眼角不禁微微抽动。

    这丫头疯了不成?

    一位青草草头神快步来到杨戬面前,禀道:“真君,花果山派了一只松鼠精过来,说有三圣母托付的信物要亲手交予您。”

    “松鼠精?”杨戬没好气地叱道:“告诉他,不见!”

    “诺!”

    此时此刻,冷静如杨戬也不禁怒火中烧。

    这妹妹根本就是吃死了他不会真的挥军进攻花果山,才敢大胆放手进军南天门。可南天门真的有可能攻破吗?

    虽是怒,为人兄长却也无可奈何。

    犹豫了许久,杨戬对傲天鹰低声道:“密切留意军情动向。”

    说罢,又偏过头去对着一旁的哮天犬交代道:“把梅山七圣给我召回来。”

    “诺!”

    ……

    此时,八重天,数十名天将急匆匆地赶到妙寿宫外围,却已失去了猴子的踪迹。

    “跑哪里去了?会不会是调虎离山计,又偷偷回九重天去了?”角木蛟抹了把汗气喘吁吁地说。

    即便以他太乙金仙中期的修为追着这猴子上下几重天满世界来回不断折腾,也是会吃不消的。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会不会躲到妙寿宫里去了?”

    “寿星公在宫里吗?”

    旁边的天将摇了摇头:“我刚看到寿星公在灵霄宝殿了。”

    “得赶快把那猴子找出来。这里是天庭,四处都是禁地。万一弄出什么幺蛾子,谁也吃不消啊。”

    “你们三个,进去搜。其他人分头找。发现了就激活玉简,知道吗?”角木蛟喝道。

    “诺。”

    数十名天将迅速兵分六路行动了,随后赶到的上百名天将也自动分散行动,至于落到最后的,由哪吒统领的舰队则直接从妙寿宫上空掠过,朝着西北面冲去。

    那三名被派到妙寿宫的天将悬停在妙寿宫上空,却是犹豫了起来。

    其中一位天将咽了口唾沫,低声问道:“真的要搜吗?凭我们三个?”

    “不然怎么办?”

    “那猴子是太乙金仙巅峰修为……而且速度极快。万一真遇上了,他若跑还好,若不跑……”

    “那你想违抗军令吗?”

    闻言。其余两人皆无奈叹了口气。

    “找几个宫人问一下。如果说没看到。我们就撤吧。这样也就能交差了。”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下方妙寿宫的一座阁楼上,一位卿家正笑嘻嘻地瞧着他。

    ……

    飞速上升的金色悬空舰中,玉帝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紧了又紧,一双鹤目时不时往舷窗外瞥去。

    “陛下请用茶。”一位卿家恭敬地奉上了茶水。

    玉帝摆了摆手让卿家退下,却没有伸手去端那茶盏。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喝得下茶啊?

    舱门缓缓打开了,一位卿家躬着身只走入舱室内。拱手报道:“陛下,那妖猴在八重天妙寿宫杀了三位天将,现在已失去了踪迹……”

    “失去……踪迹?”玉帝的表情整个僵住了,那额头上冷汗直冒。

    “不过角木蛟星君请陛下放心,他们一定会很快找到那妖猴的。”

    能放心吗?在天庭弄丢一只太乙金仙巅峰大妖?这是要玩命啊!

    在场的卿家也一个个猛地拭汗,不自觉地朝舷窗外望去。

    失去踪迹了,失去踪迹,那会不会跑来偷袭呢?

    玉帝很是不淡定了。

    “陛下,要不让甲板上的李天王到这里来吧。”一位卿家小心翼翼地谏道。

    “好,好主意!让即刻让他过来……不。朕要到甲板上去。来人呐,摆驾!快!快!”

    ……

    兜率宫的庭院中。雀儿坐在石桌旁细细地用毛笔抄录着经文,那嘴却是一刻不停的讲着,仿佛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儿一般。

    时不时又抬眼望一望风铃。

    每一天,只要能见到风铃,她就会不断地提着各种问题,从修仙的法门到各种见闻,不一而足。其实这些倒还好,关键是她时不时还提起关于猴子的种种,这让风铃一颗心终日悬着,以至于不得不找着各种理由躲避。

    可这院子才多大?才几个人?便是想避,也是避不了。

    更惨的是雀儿很聪明,风铃却是个说谎的新手。每每说谎,雀儿都看得清明。如此一来,对她便起了疑心,仿佛受了鼓励一般更加热衷追问了。

    抬头望了望天,风铃无奈叹了口气,低声道:“出来这么久了,我想回房休息一下。”

    “回房?这么好的天气干嘛要回房呢?不过话说回来,我来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见过这里下雨呢?”说着,雀儿若有若无地瞥了一旁的仙娥一眼。

    那仙娥连忙低头不看她。

    “身体还没回复过来,有点困了。”风铃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容道。

    那模样,谁都能看出她在撒谎,雀儿的眼睛自然也是眯成了一条缝。

    犹豫了一会,她悠悠道:“好吧,那你就先回去吧。”

    闻言,风铃如获大赦,朝着她点了点头,便急不可待地起身朝房间走去。一直站在一旁的童子也连忙跟上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雀儿冷眼悠悠道:“看你能装多久。”

    身旁的两位仙娥不由得一阵苦笑。

    还未等风铃跨入房门,便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

    这可是稀罕事。莫说兜率宫中了,便是兜率宫外,谁人敢喧哗?来了这几天,风铃只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冷冷清清的,最大的嗓门莫过于雀儿,哪里还有超过她的声响呢?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她随口问道。

    “没什么。”那童子笑嘻嘻地随口答道:“不就是玉帝被那猴子折腾得不行了,求救来了嘛。”

    话音刚落,他连忙捂住了嘴惊恐地望着风铃,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你说什么?‘玉帝被那猴子折腾得不行了’?”风铃顿时瞪大了双眼:“他发生什么事了?”(未完待续……)

    PS: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