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七十八章:闯宫

2018-01-17 08:53:04Ctrl+D 收藏本站

    金色悬空舰靠岸,李靖与卷帘搀扶着惊魂未定的玉帝在一大群卿家侍卫的拱卫下迅速下了舰,直奔大门。

    那风风火火的样子,简直跟逃命别无二致。

    不远处,王母一行看得都有些傻眼了。

    他们远比玉帝一行来得早,只可惜兜率宫连门都不让进。

    不过不让进也没关系,就在门口呆着呗。那猴子若真杀到兜率宫门口了,太上老君还能不管吗?

    一望见先一步到这里避难的王母,玉帝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忍不住在心里恨恨唾了一句:“这娘们,一有事,竟跑得比兔子还快!”

    不过他早已没那功夫那心思与王母计较了。

    此时此刻,把那到处乱蹿的猴子先收拾了,比什么都重要。

    见玉帝一行到来,远远地,一位兜率宫把门的童子已朝他们奔了过去。

    在玉帝面前站定,那童子抖了抖拂尘拱手道:“弟子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匆忙而来,有何要事?”

    “免礼免礼免礼!”玉帝干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问道:“老君,出关了没有?”

    说罢睁大了眼睛满怀期待地注视着那童子。

    那身后的众人也都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童子朝着玉帝身后的众人冷冷地扫了一眼,若无其事地拱手道:“启禀陛下,师傅还在闭关之中,并未出关。”

    “那……那劳烦童子禀报老君一声,就说……就说朕有要事求见。”

    “陛下,弟子已经说过了。师傅正在闭关。”

    “你就帮朕带句话给老君。就说……”

    “陛下!”那童子喝断了玉帝的话语。冷声道:“弟子已经说过了,师傅正在闭关。谁也惊扰不得!”

    这一句话下来,在场的众人一个个噤若寒蝉。

    老君的威严,在这天庭谁敢冒犯?

    微微顿了顿,那童子淡淡道:“今日之事,师傅早有意料。也事先给陛下留了话,嘱咐弟子告知陛下。”

    “老君……老君说什么了?”玉帝连忙问道。

    那童子挺直了腰杆,朗声道:“师傅说了。事已至此,若将那妖猴继续留在南天门之内,有害无益。陛下若想解决此事,可打开南天门。如此,那妖猴也必不留恋。一来可解天庭之危,二来可退妖军,一举两得。”

    在场的众人顿时都傻眼了。

    就连玉帝也傻眼了。

    老君就这态度?

    “开南天门……放那妖猴出去?”

    “不会吧?那之前岂不是……”

    “五十万天河水军都赔进去了,现在要放虎归山吗?”

    “这这这这……”一时间,玉帝急火攻心,微微后仰着身子。唇齿微张,一口气没接上来。

    那双目更是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只目不转睛地瞪着童子。

    脸色,已是紫中带绿。

    周遭的一干人等一个个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侍奉玉帝那么多年,他们还从未见过玉帝气成这样的,一个个忙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对此,童子却依旧是一脸的淡漠,侧过脸去不看玉帝,一副“好走不送”的态度。

    “陛下,不如派人宣二郎神杨戬上天吧?”搀扶着玉帝的李靖低声道。

    “岂有此理!”李靖话音未落,玉帝便爆发了,他一把将李靖推开,指着童子怒斥道:“朕今天无论如何要见到老君,谁也拦不得!”

    说罢,他顾不得许多,卷起宽大的龙袍挣脱了李靖与卷帘的手就往前冲。

    那一众卿家皆吓得魂不附体了。

    可正当此时,那童子却是把眉一横,亮出了一个巴掌大小,散发着璀璨金光的金属环,伸出一臂挡在玉帝身前,厉声道:“师傅闭关,谁也惊扰不得!”

    “这是……金刚琢?”

    此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风铃一把揪住了童子的衣领,那童子顿时吓懵了。

    他实在想不通,向来温顺的风铃,怎么一提到那猴子就变成这德性了?

    “说啊——!”

    那声音迅速在院子里传播开来,就连远处石庭中的雀儿也不由得起身眺望。

    “风铃小姐,您别那么大声。那个谁,会听到的。你不想她知道吧?”被风铃揪住衣领的童子猛地眨眼,低声讨饶道:“他……他没事的,风铃小姐,您,您放心,放心,别激动,别激动。松开手,松开手。”

    风铃早已顾不得那么多,她双手齐上,一下把童子整个提了起来,叱道:“没事那究竟是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

    双脚已离地,见躲也躲不过了,那童子一咬牙,紧闭双目喊道:“就是,就是玉帝派人捉拿他,拿不住,又关了南天门不让他跑,那猴子现在满世界乱跑。玉帝没办法,只能跑来找师傅出手了!”

    风铃手一松,那童子整个跌坐在地,气喘吁吁。

    “已经出事了……不是说什么都告诉我的吗?为什么这次却又不告诉我?”风铃呆呆地说。

    她忽然想起了婆罗僧揭谛送过来的那份复杂无比的法阵图。

    “这是多久前的事了?”

    “多久前的事?也就几个时辰前吧。”童子揉了揉衣襟,蹙眉道:“不过师兄弟们昨晚就通知过了,说了会出事,让我们不必惊慌。”

    “几个时辰之前的事了?这么说……这么说猴子没有顺利利用那张图通过南天门?”风铃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事儿老先生一早就知道了?”

    那童子苦着脸道:“风铃小姐,您就别再问了。弟子真不能说,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得出人命的。这事儿交代了不能告诉您和雀儿小姐的。”

    “你不说,我找别人问去!”

    风铃提着裙摆,转身就朝院外奔去。

    “别去啊!”童子连忙折腾着起身追赶。

    “发生什么事了?她这是要干什么?”远远地看见风铃朝着院门奔去,雀儿也饶有兴致地提着长裙跟了上来。

    还没等风铃踏出院子大门,两位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童子便已拦在她身前。

    “风铃小姐,外面危险,还请不要乱跑。”其中一位童子轻声道。

    “看来,老先生是要把我软禁了呀。”风铃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了一步,正当两位童子以为她要放弃之时,她却撩起长裙,将一直藏在靴中的匕首抽了出来,顶住自己的咽喉。

    “让开——!”她望着两位童子厉声叱道。

    望着那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时间,无论是在场的三位童子,还是随后跟来的雀儿,都傻眼了。

    ……

    大殿中,太上老君无奈地蹙眉,摇头,叹气。(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总算赶得及第二更了。如此一来,甲鱼就成功坚持了七天连续两更。

    恩恩,继续努力加更。

    话说,现在订阅已经止跌回升了,不过还在岌岌可危的一千七百零几。大家继续给力啊!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包养求一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