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三章:心照不宣

2018-01-17 08:53:01Ctrl+D 收藏本站

    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分坐棋盘两端,对弈。

    通天教主输了一把又一把,那眼睛时不时地往门外望去,一份心思早已不在对弈上。

    抱着臂,他盯着棋盘看了许久,冷不丁冒出一句:“金头揭谛竟提出请西天如来,哼,该不会是如来让他这么说的吧?”

    说罢,一子落定,便转而盯着元始天尊瞧。

    元始天尊微微一愣,寻思了半响,摇头道:“不会。一来金头揭谛未必听如来的,二来,便是提了陛下也没这个胆。请了如来,性质就变了。既然如此,如来又何苦多此一举呢?”

    说罢,捋开衣袖一子回了回去。

    “嘿嘿,这个玉帝啊。”通天教主无奈地摇头叹道:“当初说重新选个修悟者道,修为大罗金仙以上的来当玉帝,你们就偏不同意,现在出乱子了吧?放了猴头,什么事都没有,还可对举荐他的老君兴师问罪。现在好,他偏要跳过老君剿花果山。放弃搞什么‘天河水军擒贼先擒王’的,现在不顶用了,他怎肯又将猴头放回去?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说到底啊,玉帝当久了,还是有份小心思,想自己立威。”

    闻言,元始天尊哼地一下笑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悟者道修为达大罗金仙几个全是我截教弟子。让你的弟子当玉帝他们肯了?现在的玉帝也有他的好处,起码,有什么心思。我们看得清。比外面再找一个强。不是吗?”

    拈起一子,通天教主想了半天,却又将棋子放回棋篓里,振了振衣袖站了起来,捋着长须道:“我还以为那猴子走投无路会吞服我给他的七巧弥云丹呢。”

    “他没那么傻。那猴头修的参半的悟者道。吞服那丹药,便是把整支南天门镇守军给他杀,也不够消戾气的。这种事他不可能不知道。”

    “主修行者道,兼修悟者道。”通天教主摇头晃脑地想了想。道:“行者道兼修悟者道,不但不影响本身行者道,还可以趋利避害,虽然无法绘制法阵、炼制丹药,通晓之后,却也大有用处。但悟者道兼行者道,却会遗害。”

    说着,他无奈长叹,道:“你说我当初怎么就会弄了个悟者道兼行者道呢?到现在都没跳出坑来……”

    “我们起步那年月,哪有人跟我们讲什么悟者道行者道啊?都是命数使然。这事儿。你也就别多想了。”

    “想也没用。”通天教主抿了抿嘴道:“也就看看哪天突破了天道,能不能有所改变了。”

    说罢。转身就走。

    元始天尊忙喊道:“这棋还没下完呢!”

    “不下啦。”通天教主头也不回地摆手:“本座算不过你们啊。本想着下个棋消遣的,结果你们是消遣了,本座是被消遣。什么玩意儿!”

    ……

    灵霄宝殿前,以素带着她的四个护卫静静地站着。

    灵霄宝殿上,众仙还在等着。

    御书房里,重臣们却是在干瞪眼。

    正如元始天尊所言,请西方如来相助的建议一提出来就直接给否了。

    可,连这个建议都被否了,接下来还能剩下什么?

    足足呆了一个时辰,再没人提半个建议。

    玉帝是彻底没主意了。

    可惜的是这件事情迫在眉睫,没主意并不代表可以置之不理。

    就这么僵持了一个时辰之后,玉帝终于受不了了,开口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说,那就轮流来。就从,太白金星开始吧。”

    被玉帝这么一指,太白金星顿时缩了缩脑袋,尴尬地笑道:“陛下,这事儿老臣哪里能有什么主意啊?”

    “你没主意谁有主意?”玉帝瞪着太白金星,怒道:“当初极力反对天河水军助剿花果山的是你。况且,那猴子上天是你传的旨,也是你领的人,在场众人,最了解那猴子的便是你,你没主意谁有主意?”

    太白金星的脸不由得抽了抽。

    放眼望去,周围众人皆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挪,便是西王母也刻意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都是袖手旁观的架势啊……

    此时此刻,无论玉帝的要求有多么不合理,也绝不会有人帮他挡枪了。因为他们都怕玉帝接一句:“要不你来拿个主意。”

    太白金星开始擦汗了,憋了半响,他硬着头皮道:“陛下,依臣之见,解铃还须系铃人!”

    “解铃还须系铃人?”玉帝稍稍挺直了身子,饶有兴致地说道:“谁是系铃人,说来听听。”

    “那系铃人就是……就是老君。”

    这一说,在场众人刚稍稍提起的兴致顿时又没了。

    老君不肯接见,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玉帝面无表情地瞧着太白金星,半响,冷声道:“卿家说的妙。朕就听你的,由你去请老君如何?”

    “不。”太白金星连忙摆手,舔了舔嘴唇道:“陛下,我们找不到老君,但我们可以找另一个人试试看。”

    “谁?”

    “风铃,那个被接到兜率宫的仙娥风铃。陛下可书信两封,一封写予风铃,其内再书一封予老君。托童子交予风铃,由风铃代为转交……如此一来,若老君不是真的……也就,也就知道了。”

    这一说,顿时惹来在场众人一阵鄙夷。

    老君真不知道?老君是装傻!天下间,就没有老君不知道的事情!找跟那猴子一伙的风铃想办法,还不如直接把猴子放了。

    不过,这种想法只维持了一刹。

    片刻之后,众人却一个个恍然大悟。就连玉帝也忍不住要对太白金星竖起拇指。

    ……

    不多时,太白金星便揣着一份信函急匆匆地从九重天赶到了三十三重天递予那兜率宫把门的童子。

    见了信函。那童子也不伸手接。只抖了抖拂尘冷声道:“不是说了吗?家师闭关了。不便见客。便是送信,也得等到出关了才能看。星君还是请回吧。”

    太白金星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这信不是送给老君的,这信,是送给那仙娥风铃的。”

    “什么?”童子紧蹙眉头,将信将疑地接过了信函,一看,那信封上确实写明了给风铃。

    挠头想了半天。那童子嘟囔道:“陛下给风铃小姐写信?这事儿,是不是有点……”

    “不是信,是……密旨!密旨!”太白金星连忙拱手道:“还劳烦童子转交。”

    ……

    殿门缓缓地推开了,一位童子躬身走入,跪坐到太上老君面前,双手呈上那份太白金星送来的“密旨”。

    “启禀师傅,太白金星送来了一份信函,声称是陛下予风铃小姐的……密旨。”

    “给我的密旨?”风铃连忙转过头望向太上。

    “打开看看吧。”太上淡淡道。

    得到太上的首肯,风铃这才起身走到童子面前,接过信函。也不讲究什么礼仪,打开就看。

    “讲的什么?”太上问道。

    风铃看完给自己的信。低头犹豫了一下,把信封里夹着的另一封信抽了出来递给太上,道:“陛下说,让我把里面的另一封信想办法转交给你。”

    太上当即呵呵地笑了起来,问道:“老夫在闭关,你如何给我?”

    这算怎么个意思?

    风铃的眉头顿时蹙成了一团。

    还没等风铃想清楚,便听太上淡淡道:“若是老夫不在身前,拿到这信,你会如何处理?”

    “如何处理?”风铃一边瞧着若无其事的太上,一边用手一点一点的打开另一个信封。

    直到确定太上不会出手阻止了,她才开始大胆的看了起来。

    “这又写的什么呢?”太上问道。

    风铃叹了口气,道:“他……他问你该怎么处理猴子。”

    “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

    “老夫问的是,看完信之后,你这丫头会怎么做?”太上一脸无奈地叹道:“非要老夫教你怎么做吗?”

    呆呆地想了许久,风铃缓缓摇头道:“风铃真不懂。”

    深深吸了口气,太上低声道:“你只需明白一点就行了。那猴子现在对于陛下来说就是个烫手山芋。放了,他便等于向所有人宣告自己无能。杀了,他又无法应对南天门外的妖军。长此以往,凡间出了事,他难辞其咎。所以啊,他现在唯一的出路便是想办法将那猴头送到兜率宫来,让老夫来帮他擦屁股。可老夫却在闭关……现在你懂了吗?”

    闻言,风铃恍然大悟!

    ……

    半个时辰后,一份从里到外假得一塌糊涂的“老君的回函”装在写有“陛下亲启”的信封里被送出了兜率宫,交到太白金星手中。

    拿到那一份回函,太白金星只感觉如获至宝,千言万谢,扭头就往九重天赶,直奔御书房。

    看到那一份回函,玉帝先是一阵欣喜,片刻之后,那眉头却又蹙成了八字。

    这信,假得是有点离谱了。笔迹不对,印鉴也不太对。

    犹豫了半响,玉帝转手将信函交给了御书房内的重臣们传阅。

    面对这封假得不能再假的老君手书,一个个竟都心照不宣地认真研究着。

    “怎么样……诸位,有什么意见吗?”玉帝轻声问道。

    那一个个重臣都开始冒汗了。

    许久,角木蛟神情恍惚地说道:“既然老君让将妖猴送往兜率宫,肯定自有其深意,我们怎好妄加猜测?”

    “对对对,既然老君都这么说了,那肯定还是要依老君的意思办的。”太白金星也连忙应和了起来。

    李靖也是点头连连,那眼神却是左躲右闪。

    见状,玉帝干咳两声,恬着脸道:“既然诸位都这么说了,那朕,也不好再坚持。就依诸位的意思办吧。”(未完待续……)

    PS:额,更新了,还有多少人在等的,在书评区给甲鱼回复一个可好?

    么么,这章写了五个钟头……

    好吧,我承认中间我玩了两把三国杀,但其中一把被秒了,不算。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求包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