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五章:逃跑

2018-01-17 08:53:01Ctrl+D 收藏本站

    “趁着现在有空,说说吧。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把我弄下凡去,还是就囚在这里混日子了?”

    问完这句话,猴子便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细细地瞧着老君,目光之中充满了警惕,那手和嘴却还是一刻没停。

    炼丹房里静悄悄的。

    老君微微仰头,捋着长须寻思了一会,又低头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猜。”

    “又来这句?”猴子哼地笑了出来,顿时露出一脸痞子相,又是几个丹药随手丢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嚼着,等咽下去了,才白了老君一眼道:“猜你怎么想,我有病啊?猜谁都不会去猜太上老君。我喜欢直接点,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什么话你就说,行不?”

    闻言,老君呵呵地笑了起来:“所以说啊,你虽也兼修悟者道,却是还没得其精髓。老夫的心思,有那么难猜吗?”

    “嘿,你的心思还好猜,那谁的心思难猜?”猴子反问道。

    “这你就错了,老夫的心思最好猜。”老君振了振衣袖站了起来,悠悠道:“处世之道,在于‘无为’。借力打力,方可四两拨千斤。这所借之力,重中之重,当数人的所思所想。你倒说说,这么久以来,老夫可曾勉强过你什么?”

    “这,倒是没有。”猴子说着,那眉头却蹙得更紧了。

    淡淡一笑,老君负着手,缓缓地踱着步。

    “在花果山,你要壮大妖族势力,老夫早已知晓。却从未出手阻止。虽是老夫劝得陛下下旨封你的官。可也从未逼迫你接旨意听令。要造反。也是你花果山自己做的决定,老夫从未出手干涉。至于那金丹嘛……老夫只是告诉小丫头,这里的丹药任她取用,她便将那些个金丹全部往你嘴里灌,生怕你醒不来。如何怪得老夫。”

    “你想说什么?”猴子问。

    老君瞥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决定?”猴子犹豫着问道。

    “可以这么说。”老君淡淡道:“不过,在你做决定前,老夫得提醒你一件事。老夫正闭关。谁知道兜率宫的仙娥风铃竟胆大妄为,伪造老夫的信函将你索要至此,又私自释放了钦犯,还协同钦犯一起大闹兜率宫炼丹房,吃光了老夫的金丹……”

    闻言,猴子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卧榻边上熟睡的风铃。

    妈蛋,又是这样……

    说是不强迫,其实每一次都是别无选择。

    就这情况,猴子能不下凡?就算猴子敢不下凡。他还敢让风铃继续呆在这里不成?

    伪造三清信函、私放钦犯、大闹炼丹房、偷吃金丹……这些个罪名能轻?回头三界通缉榜上猴子第一名,风铃便是第二名了。就算猴子能仗着老君的庇护赖在这里。任花果山围攻天庭,他敢让风铃再在天庭呆下去?

    这一步步根本都是算得死死的,步步为营……

    悟者道,真讨厌。这是猴子最后能总结出来的结论了。

    “行吧,你的意思我懂了。”无奈叹了口气,猴子悠悠道:“不过,我想下凡,你就放我下凡?玉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拿下,你就这么放了……是不是太不讲究了?”

    “说了老夫还在闭关,怎么可能是老夫把你放了?”太上笑眯眯的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出手,李靖能开南天门给我出去?”

    老君干咳两声道:“南天门,现在是开着的。”

    “开着的?”猴子微微一愣,狐疑地盯着老君看了半响,又回头望了一眼熟睡的风铃:“开着的也不行啊。虽说修为有所提升,但我金箍棒没了,要带着风铃突出重围,怕是有点难啊。要不,你趁现在赶紧给我做柄新的?”

    最后那句老君全当没听见。

    他淡淡笑了笑,从衣袖中取出金刚琢,轻轻放到桌上。

    “咣当”一声,猴子眉头不由得抖了抖,一双猴眼忍不住瞥向那个把自己折腾得半死的宝贝。

    “现在可以了没?”老君轻声问道。

    猴子的眼珠顿时转悠了起来,恬着脸道:“还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如果再来一件什么法宝,就更保险了。”

    瞧着猴子,老君意味深长地说道:“此行,已经让你得了不少好处。万事都要有个度。”

    说罢,也不等猴子回答,他淡淡叹了口气,转过身躯一步步往炼丹房外走,朗声道:“小心贪心不足蛇吞象啊。人生在世,知足方可常乐。”

    临近紧闭的大门,老君身形一晃,化作一缕青烟消散无踪。

    那声音却还在继续,向是来自四面八方,振得猴子耳膜生疼。

    “这三界,终究是天庭的三界。那五十万天军,老夫便不与你计较了。但是陛下的面子,你也不能全驳了。云域天港与观云天港现在都在花果山妖众手中,你回去之后,当立即归还天庭。”

    “放心吧,我对那两个天港没兴趣。虽说你另有所图,但这次到底是帮了我。本王向来恩怨分明,这份人情,我会还。”

    “记住你说的话。”

    “美猴王向来言而有信。”猴子举起左手扯着嗓子嚷嚷道。

    半响,再没半点声音了。

    老君一走,小小的炼丹房里便只剩下猴子与熟睡的风铃了。

    呆呆地坐了许久,猴子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风铃身旁,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放到卧榻上,盖好被子。

    “这小丫头,睡觉也不找个好点的地。”瞧着她熟睡的模样猴子不由得笑了笑。

    他伸手将金钢琢取来,输入道道灵力将金刚琢变成手镯大小,套在她的手上。轻声道:“又加一条盗取金刚琢……不过也没所谓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嘛。只是。你这小丫头……知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就是三界二号通缉犯呢?”

    “无论如何……谢谢你。”他低下头,一手撑着卧榻,缓缓地朝风铃靠了过去。

    正当嘴唇即将触碰到那光洁的额头时,猴子猛然定住。

    到此时,他才发现风铃正咕噜咕噜转着眼睛怔怔地望着他,那小脸红得好像一个苹果。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连对方呼出来的气都能清晰感觉得到。

    猴子连忙将头缩了回来,顺势伸手刮了下风铃的鼻子。

    “怎么?醒了也不说一声?”

    风铃当即蹙起了眉头。嘟嘴盯着猴子。

    “干嘛?”

    “你答应都跟我说的,为什么又没有?”

    “因为,因为不想拖累你呗。你在这里能干嘛?”

    风铃腮帮子鼓鼓地:“还说美猴王言而有信,最不讲信用就是你啦!”

    “嘿~!这话不能这么说。”猴子摊了摊手道:“我这都是为你好。”

    “不讲信用!”风铃挣扎着起身,依旧气鼓鼓地。

    “刚刚什么时候醒的?”

    “就你刚刚……准备亲我的时候……”

    “先声明,那是代表关爱。”

    “你不解释会死啊!”风铃瞪着猴子,那眉头蹙得都能拧出水来了。

    这话真让猴子无言以对,一阵错愕。

    “反正醒了……我们得赶紧逃了,你知道不?”

    “老先生跟我说过了。”

    “那你已经知道自己犯了多少条天条咯?”

    风铃默默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可是,怎么逃呢?”

    “你连这个都没想好就急着救我?”

    风铃眉头紧蹙。

    猴子指着一旁的一个小“丹山”道:“早给你分好了。这些丹药适合你用,赶紧吃了。一会我冲前面,你走后面,用金刚琢护身。”

    ……

    南天门外,妖军旗舰上,杨婵呆呆地看着手中的“连牍”。

    “他……他没事了!”

    看着杨婵脸上渐渐绽露的惊喜神色,一旁的以素不由得有些诧异。

    “杨婵姐,怎么啦?”

    “他逃出来了!他逃出来了!是他没错!这口气,是他没错!他真的逃出来了!”杨婵掩着唇热泪盈眶。

    “大王逃出来了?”身旁的诸将不由得一阵错愕。

    “出了兜率宫,还没出南天门。”杨婵急匆匆地说道:“速度召集所有人马,准备强攻接应他!”

    “诺!”

    妖军的战鼓又是擂动了,号角声响彻天地。

    远远地,南天门的天兵们看到所有的妖军战舰闻风而动,迅速摆开阵型,将炮口都朝向南天门。

    “这时辰不太对吧?今天一早不是刚轰过一回吗?”一位天兵悠悠道。

    “不对,他们是准备强攻!”另一位天兵惊叫了起来:“速速禀报将军!”

    到此时,戍守的天兵天将们才发现大批的妖怪兵阵已经在后方汇成,缓缓地挪到了战舰的缝隙。而那些个大筒也开始填装了。

    “确实是准备强攻的架势……可,有什么意义呢?”匆匆赶来的李靖半眯着眼睛道。

    “不管了,先撤入南天门再说。反正强攻是他们吃亏。”角木蛟转身带着自己的部属快步奔向预定的位置:“上重甲!结阵!”

    此时,南天门内无人注意的角落里,猴子正与风铃远远地观察着南天门镇守军军阵的变化……(未完待续……)

    PS:今天又只有一更……你们不会相信这一更写了八个钟头。前面老君与猴子的互动重写了三次,出了三个版本。后面猴子与风铃的互动又重写了两次,出了两个版本,期间修改无数……尼玛,这起码相当于三更的工作量。

    恩,为了感谢等到这么晚的诸位,甲鱼决定给大家讲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读者,他看书不订阅,后来他出门下雨,考试挂科,买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年终加班没有加班费……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算了,甲鱼再重讲一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读者,他看书订阅,后来他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果然是大团圆结局啊!

    恩,故事讲完了。大家晚安,甲鱼接着准备明天章节了……妈的,要磕红牛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