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六章:王者归来

2018-01-17 08:53:01Ctrl+D 收藏本站

    妖族大军开始移动了,如同翻滚的黑色浪潮。

    没有任何的战前宣言,伴随着旗舰上的令旗挥舞,妖军之中荡开了声嘶力竭的嘶吼。片刻之后,炮火齐鸣。

    几乎所有的战舰都参与了轰击,这是从未有过的。

    劈天盖地的弹药如同雨点般袭向南天门,却又如同击打在礁石上的浪花一般顷刻散去,徒然激活了红色的法阵。

    号角吹响了。

    烟尘弥漫了一切,滚滚浓烟中,蹲守南天门大门口的天将看到无数的黑影正在朝他们狂奔而来。

    “放箭——!”为首的天将嘶吼了起来。

    铺天盖地的箭雨从盾阵后升腾而起。

    南天门法阵是三界之中最强的防御所在,它能抵御一切外来的攻击,却不限制由内而外的攻击,唯一的缺口便是南天门大门。当然,前提还得是南天门大门是敞开的情况下。

    烟雾渐渐散去,南天门的天军一个个不禁瞪大了眼睛。

    疯狂的箭雨之中,前排的妖怪已经悉数倒下,从后方蜂拥而上的妖怪踩着他们的尸体,捡起他们的重盾,接着往前冲。

    “继续放箭——!快!”

    弓铉又是拉满,第二波的箭雨齐射而出。

    在这冲刺之中,重盾的防御力及其有限,

    又是一波妖怪倒下了,新涌上来的妖怪很快取代了他们的位置,嘶吼着,狂奔着。

    第三波箭雨。第四波箭雨。五波箭雨之后。双方最前沿之间的距离仅仅剩下两百丈不到了。

    “这都是怎么回事?他们疯了吗?”

    那些个天兵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对方那一张张狰狞的脸,看到他们吞吐的雾气,跑在最前端的妖怪身上甚至插满了箭矢,可他们却依旧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高举着武器狂奔,怒吼。

    天兵们持弓的手开始隐隐发抖了。

    “将军,他们已经快到了,我们还是……”

    “接着放箭——!犹豫什么!”

    又是一波箭雨射出,妖军已冲刺到与天军相距不过五十丈的距离。在这样的距离之下。重盾也难以抵御南天门镇守军的特制箭矢了。他们纷纷丢弃重盾,加速冲锋。

    遍地的尸骸,只为夺取方寸的光阴。

    这一刻,站在最前沿的天将才猛然意识到敌军的战意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坚决。

    “将军,撤吧!”身旁的副将高声吼道。

    “不行,不行!”天将紧张地攥紧了拳头,却又吼道:“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狙击到对方与盾阵相撞为止!在那之前,一步都不能退!”

    “盾阵防不住的,撤吧,将军!等到盾阵相撞。我们都得死!”

    “住口——!”那天将抽出腰间的长剑一剑将身旁的副将砍翻在地:“乱我军心!擅退者斩!”

    这一声咆哮之下,不但没有振奋士气。反而摧垮了最后的意志。

    最后一轮箭雨没有射出,弓箭部队溃逃了。

    冲在最前线的妖军与天军盾阵重重地撞在一起,如同两波颜色截然相反的浪花冲撞在一起,翻滚。只一刹,银白色天军盾阵便被吞噬了。

    “圣母,南天门一线已被我军攻破!”旗舰上,一位妖将躬身禀道。

    “很好。”戴着面纱的杨婵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轻声道:“通令牛魔王,让他的牛魔卫队顶上一线。”

    “诺!”

    只一会,南天门前就只剩下黑漆漆一片如同蚂蚁一般的妖军,战斗结束了。不过,跨过南天门,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敞开的南天门,打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由于法阵的限制,妖军的火器在这里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在狭窄的南天门通道中妖军更是无法摆开阵型发挥数量优势。

    跨过了南天门,便意味着妖军必须同时面对来自天空和地面的多方绞杀……

    ……

    天空中箭如雨下,成片成片的妖怪被射成了刺猬,更多的妖怪冒着箭雨又涌上来接替他们的位置,顶住同时从三个方面推进的天军。在多方联合绞杀下,那些妖怪的性命如同草芥般被收割。

    “将他们强推回去吗?”站在远处战舰甲板上的哪吒问道。

    “干嘛要将他们推回去?”角木蛟仰着头道:“他们想攻就让他们攻,看他们有多少血可以流。”

    一旁的李靖神色越发凝重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这种情况下强攻有什么意义?他们该不会那么傻才对。”

    “管他的呢?”角木蛟笑道:“说不定是收到风声他们的大王已经被送到兜率宫去了,以为马上要被炼成丹药,所以急着攻破南天门。说起来,那猴子在妖怪当中的威望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为了救他,这些妖怪竟然可以明知道攻不破还强攻……只可惜了,妖到底是妖,有勇无谋。”

    哪吒不禁咬了咬嘴唇。

    在这里的,只有他知道妖军实际的统帅是杨婵。

    “杨婵姐……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才对啊……”他喃喃自语道。

    此时,第一波冲过南天门的妖军已经悉数倒下,接替他们位置的,是一支精锐重甲部队。

    这支重甲部队由诸如牛精、象精等等的力量型妖怪组成,最低身高也达一丈以上,一个个挥舞着流星锤战斧之类的重兵器,如同移动的铁罐头。那特制的重甲有了灵力的加持,甚至连南天门镇守军的特制箭矢都不一定射得穿。

    在这支重甲部队中,增长天王赫然发现他的老熟人牛魔王正挥舞着混铁棍居中指挥。而就在牛魔王的身旁,他甚至看到了鹏魔王和九头虫。

    “连他们都来了,这是要干什么?”他不由得怔住了。

    ……

    望着几里外的血腥画面。趴在猴子身旁的风铃紧蹙着眉头问道:“是你让他们进攻的?”

    “南天门就那么大。他们不发动进攻怎么引开天军的注意呢?”

    猴子缓缓地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身形一晃,化作天兵模样,又低头一指,把风铃也变成一个天兵。

    “南天门有照妖镜,那个范围内无法使用障眼法,重兵把守的情况下凭我们两个,要冲出去很难。现在通道被我们的人占了。要出去便不难了。”说着,猴子一把将风铃整个拽了起来。

    “金刚琢会用了吗?”

    风铃点了点头:“会用一点点,还不大熟练。”

    “不用熟练,能防身就行。”

    说着,两人朝着数里外血肉横飞的南天门飞了过去。

    ……

    天牢中,天蓬听着远远传来的轰鸣声缓缓抬头。

    那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是妖军,他们又开始进攻了。”围栏另一边的卷帘轻声道:“如果当初不是他们重重阻拦,元帅您早已将花果山剿灭了,又怎么会闹成今天这般光景?”

    这是卷帘入狱以来对天蓬说的第一句话。

    闻言,天蓬只淡淡一笑。低头闭目。

    那笑让卷帘一阵错愕,竟分不清他究竟是笑的是自己还是阻拦之人。

    也许。皆有之吧。

    憋了半响,卷帘低声道:“元帅请放心,陛下一定会想办法救您出去的。”

    天蓬依旧是笑。

    就这么沉默着,许久,天蓬淡淡道:“不用了,我觉得,呆在这里,挺好,安静。”

    卷帘不在多言了。

    ……

    南天门。

    天军依旧结成环状将妖军压在南天门的入口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线渐渐松动了。

    退却的不是妖军,而是南天门镇守军。

    短兵相接,虽说南天门镇守军占足了各种天时地利,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近距离地和牛魔卫队这种精锐重甲部队对碾短时间还可以,时间一长,任谁都吃不消。

    即使是有天空中战舰的支援,原本拨付的军力显然也已经不够用了。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妖怪还在攀着尸山涌过南天门加入战场。

    “他们这是想干嘛?”

    见此情形,就连一直幸灾乐祸的角木蛟都有些疑惑了起来。

    他丝毫不怀疑这激烈的战斗再持续上两个时辰妖怪和天兵的尸体会将整个南天门出口塞死。

    可即使是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妖军还在往前冲,甚至已经摆出了最后一搏的架势了。

    又是静静地看了战场好一会,角木蛟侧过脸对一旁的李靖说道:“收网吧,再打下去怕真有什么不测。”

    李靖也不多说,伸手一扬,玲珑宝塔凌空飞起,在天空中迅速旋转着变大。

    见李靖已经出手,战场上的天兵纷纷有序地后退。其余的天将见了也一个个纷纷祭出了自己的法器。

    从扰人神智的音律法器,到各种火焰、闪电、冰露、寒毒法器应有尽有。一时间,整个南天门五颜六色精彩至极。

    本就没处躲的妖军只得在这一片狂轰滥炸中节节败退,损失惨重。

    原本相互挤压的两军渐渐拉开了二十丈的距离。

    正当此时,依旧立在甲板上俯视战场的角木蛟忽然看见两个天兵违抗军令穿越了一线的盾墙。

    “这是哪支部队的兵?”角木蛟摸着下巴想。

    就在角木蛟的眼皮底下,这两个天兵踏着满地的尸骸一路小跑着奔向溃退的妖军。

    越来越多的天兵天将注意到了这两个奇异的天兵,就连李靖也低头看了一眼。

    透过千里镜观测战场的杨婵缓缓睁大了眼睛,扶着船舷的手微微用力。

    正前方已经被法器折腾得焦头烂额的妖怪们慌乱之中攥紧了武器。

    十丈。

    他们已经踏入了天将们法器的攻击范围。

    一卷风刃正好朝着跑在前方的天兵袭去,跑在后面的天兵随手抛出了手镯。那手镯迅速化作直径一尺大小的金环,轻而易举地撕开了袭来的风刃。

    “金刚琢?”角木蛟扶着船舷惊叫了出来。

    几乎所有天将的目光都顺着角木蛟的视线望了过去。

    杨婵缓缓掩住了唇。

    五丈。

    踏入了南天门法阵范围。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顷刻间散去两人身上的障眼法。

    所有法器轰击都停止了。

    或者说。所有的天将都怔住了。

    不只是天将,就连正在溃退的妖军,连原地戍守的天兵也怔住了。

    所有的喧嚣消声匿迹。

    黑色蛟皮长靴放慢了脚步,一步步地走着。

    整个战场都在这一刹定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缓慢行进的两人。

    杨婵掩着唇,喜极而泣。

    片刻之后,缓过神来的妖军掀起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

    天牢中。天蓬呆呆地望着铁窗,聆听着欢呼声,抿着唇,怔怔地笑了。

    “当妖也不比当神仙差啊。”他淡淡叹道。

    那目光之中,有种绝望之后的豁达。

    一旁的卷帘脸色铁青。

    ……

    灵霄宝殿,御书房中,一位童子面无表情地说道:“仙娥风铃伪造老君信函,私放钦犯,又伙同妖猴大闹兜率宫,偷吃仙丹。盗取金刚琢,罪大恶极。还请陛下即刻下旨捉拿。”

    玉帝面无表情地听着,笑了,啧啧长叹。

    ……

    整个世界安静了。

    阵前,猴子停下了脚步。

    牛魔王穿越妖群,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了金箍棒:“吾王万岁!”

    “恭迎吾王归来!”所有的妖怪都重重地敲打胸甲,单膝跪地。

    那浩浩荡荡的场面,如同扩散的黑色涟漪。

    风徐徐地刮过,摇曳了月树的枝桠,掠过猴子的脸颊。

    他静静地看着,盯着那金箍棒,背对着天军。

    所有的天军都呆住了。

    伸手接过了那柄足以号令万妖的权杖,猴子旁若无人地舞了两下,啧啧地笑了起来,转过身去重重一顿。

    “打啊——!怎么不接着打?”他瞪大了眼睛咆哮道。

    如同雷鸣般的声音瞬间横扫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整个天军战线猛地往后缩了缩。

    “是……是美猴王……”

    “他怎么又逃出来了?”

    “不是说太上老君要拿他炼丹吗?”

    风铃手握金刚琢站到了猴子身后。

    李靖的眼角不禁抽动。

    角木蛟面露惊恐。

    哪吒一脸无奈地蹙眉。

    所有的天兵都错愕了去。

    “不打了?不打了吗?”猴子挑了挑眉,咧开嘴道:“不打我可走了。”

    李靖缓缓地攥紧了拳头,所有的天军都咬紧了牙,却都不敢有所动作。

    “我可真真地就走了。”猴子戏谑地笑了起来,一步步后退。

    天军骇然,妖军欣喜。整个战场静悄悄地,没有人回答他,却有都怔怔地望着他。

    猴子笑眯眯地瞧着李靖,伸手摆了摆。

    妖军整个也随着他后退,缓缓地撤出南天门。

    天军依旧立在原地不动。

    当南天门外的阳光照亮他的眼眸之时,平地上,战舰上,天空中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

    兜率宫中,雀儿呆呆地坐着,聆听着下界的欢呼,眼泪一滴滴止不住地下落。

    “怎么啦?不是每天都想着见他的吗?怎么现在反倒不提了?”老君轻声问道。

    雀儿伸手拭去泪珠,拧着手绢低声道:“我又不是他要的那个‘她’,见不见,又有什么区别?”

    “是与不是,真那么重要吗?”老君笑眯眯地反问道。

    ……

    妖怪们迅速让开一条过道。

    他撑开双手享受着自由的空气,一步步前行。

    所到之处,一个个抛下武器跪下行礼。

    “恭迎吾王!”

    从五位妖王的身边走过,猴子挨个拍了拍他们的肩:“干得不错,我对你们有所改观了。”

    “谢大王!”

    九头虫也锤了捶胸口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单膝跪下,与他擦肩而过之时猴子一把拽住臂膀将他拉了起来。

    “以前你可没这一套。”

    九头虫尴尬地笑了笑。

    吕六拐急匆匆地从战舰上奔下来,匐地叩拜:“吾王万岁,臣救驾来迟……”

    “少废话!”猴子随手将他整个拎起。

    短嘴飞身滑翔,稳稳地落到猴子身前单膝跪地:“恭迎吾王!”

    “辛苦了。”猴子紧握着他的双肩将他搀起。

    “恭迎吾王!恭迎吾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南天门外的妖军都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穿越沸腾的大军,猴子带着核心干将一跃上了旗舰甲板,主殿门口的以素与黑子单膝跪下:“恭迎吾王归来。”

    摆了摆手让他们起身,猴子整了整已经破损的衣冠,深深吸了口气,抿着嘴唇,绽开笑容。

    推开门,一袭戎装的杨婵褪去了面纱迎面扑了过来,将他紧紧环抱。

    “我以为你真的回不来了……”她将脸整个埋在猴子的胸前。

    猴子低头拭去她眼角的泪珠道:“哪那么容易?不是说了我是不死之身吗?差不多一百年不见,辛苦你了。”

    相对视着,许久,两人欣喜地笑了起来。

    大殿外妖军的呼喊声还在继续,一波接一波,震慑天地,仿佛不断地在向天地宣告妖族的崛起。

    一百多年了,总算熬到这一天了。

    击败了天军,他们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

    一只只妖怪跪倒在南天门前,跪倒在甲板上,咆哮着,嘶吼着,喜极而泣。

    李靖缓缓地走出南天门,呆呆地看着眼前震撼的场景,许久,无言。只能默默转身,离去。

    ……

    凌霄宝殿,玉帝面无表情地端坐龙案前,凝视着空荡荡的殿堂,手反复揉搓着扳指,许久,同样无言。

    天,真的变了。(未完待续……)

    PS:破天荒的超级大章,一章顶俩。再次谴责看书不订阅的童鞋。同时谴责跳订还专挑字数少章节便宜的跳的童鞋……看书有这么看的么……枉费我的心血啊。哼哼,以后我精品章节全部弄成大章,还是往死里大的那种。

    还有,那些不订阅又整天书荒的童鞋,你们信不信看这本书的人个个订阅,不用一个月起点就遍地是这个风格的书?小白们就是这么干的,这就是小白文占领起点的由来。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包养求一切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