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七章:帝国

2018-01-17 08:53:00Ctrl+D 收藏本站

    遮天蔽日的黑色舰队缓缓航行着,旗帜飞扬。

    穿越云层,远处,地平线上缓缓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城市。

    无边际的城市上空,是大量的浮石,军港密布。

    远远地望见这支舰队,那城市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站在甲板上的猴子不由得都呆住了。

    夹带着云雾的风从他的脸颊掠过,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广阔的校场上,留戍的妖军列阵一个个整齐划一地敲击胸甲。

    繁华的街道上挤满了服饰各异的人群,细看之下,竟都是妖怪。

    穿着统一道袍的小妖们从学堂里奔了出来,朝着天空欢呼,身后的先生甚至还来不及阻止。

    高耸的塔顶上巨钟鸣叫,看守的蝙蝠妖从石窗探出头来扯着嗓子嘶吼,将舰队归来的消息传遍城市的各个角落。

    所有的妖怪都涌上了街头,振臂欢呼。

    舰队很快穿行在浮石之间。

    港口上的妖兵立定行礼,巨大的木质机械臂上悬挂着还不及回舱的军用补给。

    “恭迎大王归来!恭迎大王归来!”所有的妖怪都在呼喊着,注视着这支缓缓航行的舰队。

    猴子仰头呆呆地看着一座座的军营兵港从自己的头顶掠过,照在他脸上的阳光忽明忽暗。

    “这些是……你创造了一个奇迹……我简直以为我又回到了天庭。这样看来,天庭输得不冤啊。”

    “都是大家的功劳。”站在他身边的杨婵淡淡笑道:“当初你选择先从文字捉起是对的。如果不是从识字开始,他们不会懂得创造。天地间也抢不来这些东西。”

    远远地。猴子看到一座庞大的黑色宫殿坐落在正中的浮石上。粗犷而威武,那规模,甚至不亚于观云天港。

    “那个是……”

    “齐天宫,你的宫殿,也是花果山的议政大厅。大殿的王座已经铸好二十多年,可还没人坐过呢。”杨婵笑道。

    风铃已经惊得合不拢嘴。

    舰队朝着各自的军港散开了。

    正前方的齐天宫缓缓展开了隐藏的军港,如同一只孔雀开屏。

    在戍守兵卫的牵引下,旗舰入港了。

    隔着空悬的沟壑。猴子看到大片身穿黑色儒士袍的文职妖怪正在殿前等候。

    “恭迎大王归来!”

    他们齐刷刷俯身下跪。

    “免礼吧!”猴子高喊道。

    吊桥放下。

    一步步走下吊桥,迎面而来的是披着战甲的大角和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裙的俏丽女子。

    猴子侧过脸去问道:“是灵犀?”

    “恩。”杨婵点了点头轻声道:“之前几乎所有的大将都被我调到前线去了,这里得有一个镇得住场的人。她是你的干女儿,这身份很合适。”

    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远远地,大角便朝着猴子行了个军礼,身旁的灵犀则连忙恭敬地福身。

    “末将大角(臣灵犀)拜见大王、圣母,恭迎大王归来。”

    望见猴子身后的风铃,灵犀微微愣了一下。

    “免礼免礼。”猴子对着大角捶了一拳:“一百多年不见,你倒是还长胖了。”

    大角尴尬地挠头,笑了笑。

    蹙着眉。猴子又笑眯眯地回过头去看灵犀,道:“还有你。怎么就叫我‘大王’了?不是该叫‘义父’吗?”

    闻言,灵犀连忙又是福身行礼:“女儿灵犀拜见义父。”

    到此时,猴子才细细地打量起自己这个干女儿来。

    娇小的身段,一袭淡蓝色长裙嵌着白色绒毛,高高束起的长发配上精致的脸庞,看上去就好像一株精心呵护的蝴蝶兰一般。和她身高一丈肥大壮硕的父亲站在一起,看上去一点都不搭。

    看着,猴子微微仰身望向杨婵,低声说道:“我记得她小时候很胖的,那个兔子耳朵和犀牛角哪里去了?以前我还担心这闺女砸手里呢……”

    这话不小心被灵犀听了去,小脸顿时就红了。

    杨婵忙蹙眉眨了眨眼。

    “这话能别在这里说吗?”

    猴子这才闭嘴。

    台阶上排成一列的兵卫们吹响了巨大的管号。

    伴随这粗犷悠扬的声响,猴子在众妖的拥戴下,一步步走入了宫殿。

    长长的石阶步道,两旁都是整整齐齐身穿黑色道袍匍匐在地的妖怪。

    “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培养的悟者道妖修。”

    在他们身后,是高耸的宫殿楼宇,一座座最少三层高,黑色的屋檐像撑开的羽翼,嵌着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怪图腾。

    路过横跨翠绿河流的宏伟雕栏石桥,猴子看到天空滑翔而过的圆形战舰。甲板上的兵卫一个个单膝跪地行礼。

    “那是齐天宫的内卫。”

    “恭迎吾王!”如同整齐的松柏林一般列阵过道两侧的军士跪地行礼,一个个神情冷峻。

    这阵仗,猴子即便在天庭也不曾见过,不由得啧啧长叹。

    一路走过布满兵将的内校场,穿过精致豪迈的主殿,精异奇巧的庭院,杨婵径直将猴子引入了齐天宫的后院。

    沿途的种种,早已将猴子看的眼花缭乱。并不是他没有见识,而是实在没想到花果山已经发展到如此境地。

    这一百多年的光阴,看来杨婵一刻都没闲着。

    后院中,绿叶环绕下的一座只有两层,却高达六丈的殿堂便是为猴子准备的住所了。

    遣散众人只留下猴子和风铃,杨婵一步步走入殿堂中,一路向猴子展示着自己这一百多年的成果,轻声道:“一墙之隔,便是各军政要员的住所了。包括短嘴、吕六拐都住得不远。如果想传召他们可以很快。这次五妖王战功显赫。再过不久也得将他们迁进来了。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另论……”

    “齐天宫的内卫一直都是由大角负责,同时也兼负这整片区域的安全。现在你正式住进来了,可以考虑组建近卫,成立一支单独的部队独立于内卫,作为你的贴身护卫,由黑子负责。这两支部队都是完全独立的,除了五妖王自己组建的部队外,花果山其余部队都归短嘴直辖……”

    “灵犀现在的称号是灵犀郡主。一直负责东宫纳谏,也住得不远。她经常都会过来……”

    “六拐现在是丞相,只负责政务,已经不再直接负责学堂了。不过偶尔课瘾犯了还是会跑去上一课……”

    “万圣龙王负责外事。毕竟他在三界名声还是不错,也与各方势力有过往来,打起交道来方便……”

    话还没说完,一位妖兵已经从门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大王,启禀圣母,各诸侯派遣的特使已经在殿外等候。准备觐见大王。是否……”

    诸侯?

    猴子微微一愣。

    杨婵蹙了蹙眉头道:“接下来是家宴,让他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

    “诺。”那妖兵躬身退出殿外。

    “家宴?”

    “恩。中午是家宴。晚上是庆典,明天再接见诸侯特使。”说着,杨婵一步步走到长桌边将一份竹简握在手里:“方案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我也看过一遍,现在念给你听听。家宴的名单是你、我、风铃、灵犀、短嘴、六拐、九头虫、万圣公主暖暖、万圣龙王、以素、黑子、大角、白娟……”

    “白娟是谁?”

    “短嘴的夫人。”杨婵淡淡道。

    “哦。”猴子咧开嘴笑了笑,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月树上看到的短嘴的姻缘:“接着念。”

    “还有就是我师傅玉鼎真人、草小花……”

    “草小花又是谁?这名字咋这么奇怪?”

    “你还记得水帘洞里那株仙草吗?”

    “是她?她算我们花果山的吗?”

    “以前不算,现在算了,内务库是她在负责,也算是花果山的老人了,我就顺带请了。”

    “行吧。”猴子摆了摆手找了个椅子坐下。

    “另外还有角蛇、凌云上人、诗雨萱……”

    “等等等等。”猴子连忙伸手道:“这两个又是怎么回事?”

    “你家八师兄经常有事没事带着徒弟到花果山蹭饭的,现在他们就在花果山。本来今天还想过来迎接你的,我没答应。”

    “怎么回事?”猴子不禁懵了:“我在的时候他不来,我不在的时候他猛来,这打的什么鬼主意?”

    “我只知道他对花果山的火器很感兴趣。”杨婵摊了摊手道:“五妖王要不要请就你来决定了,还有,这是内务府提交的座次安排,我看着不错,你过一下目吧。”

    “不不不,都你决定,我现在两眼一抹黑哪里知道那么多?”

    “我决定的话,那五位妖王还是不请了吧。请了可以拉近关系,但到底不是一拨的,他们出现了其他人该是会不太习惯。”说着,杨婵用朱笔在竹简上勾了勾,想了想,又多写上了两个名字,道:“差点忘了还有听心和嫂子。”

    “她们两个也在?”

    “在。她们是代表四海龙宫过来送礼的,记得刚刚说过的诸侯特使吗?本来嫂子是可以不用请的……但你知道她那张嘴的,要是知道我安排的又没她的份,回头该翻天了。”

    “他们算诸侯?”猴子的眉头不由得蹙成了八字。

    “不然是什么?”杨婵反问道。

    “不不不,我是说……他们不是天庭的诸侯吗?怎么跑来拜见我了?”

    风铃也是一阵诧异。

    杨婵笑了笑,道:“在南天门的时候我就对四海龙王、十殿阎罗乃至凡间各道门都去了函,当时他们没回复,但现在我们赢了,天地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天地。虽说三清不表态他们不可能投靠,但总还是要长点眼的,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缓缓吸了口气。杨婵接着说道:“当然。还有其他的。附近的人类国家也都有派人来,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对我们纳贡了。毕竟……我们要灭他们易如反掌,他们也怕。这次知道你回来,总得有点表示。”

    “直接插手人类国家,这样好吗?”猴子有些忧虑了。

    “不好也都这样了,花果山摆在这,他们不可能视而不见的。有他们帮忙,我们搜集许多材料会容易许多。况且……和我们建立联系对他们也有好处。起码,如果有妖怪骚扰,他们可以向我们求助。我们围困南天门这些年,如果不是大角出兵料理,这些人类国家说不定已经被那些新生的小妖王给折腾得断气了。”

    猴子不由得想起天蓬动情案那几年,整个凡间妖族丛生。花果山围困南天门该也是一样吧。

    说到底,加入了花果山的妖怪对天庭来说是一大祸害,但对凡间诸国却反而好。起码,这些妖怪受到约束了。而那些“野生”的妖怪则相反,对天庭来说很好剿灭。对凡间的人类乃至道观来说却是令他们束手无策。

    “嘿,这听上去真像是八方朝贡。花果山已经变成了一个超级帝国,大家都争着交保护费。”猴子不由得叹道。

    一整个上午杨婵都在不断地向猴子介绍着花果山的各种情况,一卷卷的竹简摊开,看得猴子一阵眼花缭乱。

    花果山早已经不是昔日的花果山了。

    一百年前的花果山只是一台单纯的战争机器,对于那些前一刻还在生死边缘挣扎的妖怪来说,能活着便已经不错了,别无所求。处理问题也全凭威信,反正猴子一个人说了算,他感觉应该怎样就怎样。

    现在的花果山却已经发展成一个完整的社会,有着各种阶层,每个阶层都有自己的述求,涉及到复杂的利益关系,有着各种关系牵扯。为此,它有着各种繁琐的法度和复杂的机制。在这基础之上,他们创造出璀璨的新文化,却也带来了各种新的问题。

    望着这些东西,猴子不禁头皮发麻了,默默地开始佩服起杨婵来。

    那些个妖怪当初有多愣猴子是知道的。这么些年,她得多辛苦才能将这好像乱麻一般的东西料理出头绪来啊?

    风铃从头到尾站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地,头都大了。

    “你在想什么?”杨婵忽然问道。

    “没。”猴子连忙愤愤道:“我在想这么多问题要处理,那五个家伙竟还给你添乱,实在太不识抬举了,回头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那不用。”杨婵白了猴子一眼,淡淡道:“上次我从天庭回来之后他们就收敛了很多了,要不然,这次也不敢让他们去当前锋。”

    “收敛了就好。”微微仰着头,猴子叹道:“这次看他们作战是挺用心的,不像敷衍了事的样子。如果真是这样,花果山多几员猛将倒也不是坏事。不过……这些东西真繁琐,我都有点……有点受不了了。我以为我还是花果山的山大王,没想到你已经把我变成‘大帝’了。”

    杨婵呵呵地笑了起来:“山大王拿什么收拢几百万妖众?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几百万妖众一人一口唾沫就够你淹死了。现在的花果山,没有小事。”

    盯着杨婵看了许久,猴子淡淡道:“你真厉害,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默默地注视着满桌的竹简,杨婵叹道:“一百年前我也不知道,但一百年的时间,什么都摸索出来了。”

    闻言,猴子无奈笑了笑,一脸的歉意,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是足足百年的操劳,在这功劳面前,什么感谢的话都已经微不足道了。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半响,一位妖兵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大王,启禀圣母,凌云上人来了,说要求见大王。”

    “凌云师叔?”风铃一下来精神了。

    “见不见?”猴子询问道。

    “这是你师兄,问我干嘛?”杨婵斜眼道。

    猴子想了想,低声提醒道:“他好像还是你师傅。”

    ……

    正当此时,北俱芦洲。

    荒无人烟的山谷中,清风子小心翼翼地在一个废弃的村庄里寻找着什么。

    这村庄原本的农田早已经长满了杂草,瓦房更是再找不出一间完整的,随处可见被侵蚀得认不出原本形状的残骸,看上去已经废弃了许多年。

    许久,他拭去额头的汗珠从一座屋顶早已被侵蚀到找不着的院子里走了出来,踏着满地的碎石,眉头紧蹙。

    “在找什么?”

    一个声音传来,清风子猛地一惊,连忙转身。

    身后,须菩提负手而立,白色长须随风飘荡,正静静地注视着他。

    “弟子,参见师傅。”清风子连忙拱手道。

    须菩提一步步走到清风子面前,轻声道:“在这荒郊野岭的,找什么呢?”

    “这里原本住了弟子的一位友人,今日路过,特来探访,没想到,村庄已经废弃。”

    须菩提淡淡叹了口气,道:“一百多年前的凡人朋友,现在还如何可能找得到?”

    “师傅,您知道?”清风子不由得迟疑了。

    须菩提淡淡笑了笑,道:“为师若是不知道,当初如何可能让她拜入门下。”

    清风子重重抿着唇,沉默不语。

    许久,须菩提轻声道:“此事都已过去,为师心中有数,你就……不要查了。”

    说罢,须菩提拍了拍清风子的肩,化作一阵清风消失无踪,只留下清风子呆呆地站在原地。(未完待续……)

    PS:恩,今天订阅新增了几个点的说。感谢感谢!!

    好了,甲鱼洗衣服去了~大家继续支持啊!!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包养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