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八章:坚强

2018-01-17 08:53:00Ctrl+D 收藏本站

    殿堂中,众人早早入场,按着男女宾以及各自的身份在妖兵的引导下分列两旁。

    “大王驾到——!”

    随着小妖的一声高喊,众妖纷纷跪地。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些非花果山一系的都愣住了。

    凌云子左顾右盼地躬身拱手。

    敖听心福身行礼,敖寸心紧蹙着眉也只好随同。

    玉鼎真人两眼瞥了瞥,稳站原地不动。

    就连风铃也有些不适应了。

    虽说她跟猴子的关系比在场的众人都来得亲密,但跪猴子,她还真没跪过。

    在杨婵的陪同下从大殿侧门走出来的时候,猴子同样是一怔,他蹙着眉淡淡看了杨婵一眼,却并没说什么。

    站到王座边上的时候,猴子望着台阶下的众人,忽然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似乎与众人也多了一种隔阂。

    在南天门的时候大家虽说也行过这种礼,但那是在战场上,在军前。“家宴”搞成这样,真的好吗?

    “让大家入座吧。”一旁的杨婵干咳了一声,低声提醒道。

    “都入座吧。”猴子连忙淡淡道。

    说着,自己也在王座上坐了下来。身穿一袭白色长裙,美得不可方物的杨婵就坐在他侧边的位置上。

    随着众人入座,宴会开始了。作为花果山丞相的吕六拐开场祝词,紧接着,众将也纷纷敬酒祝词。

    就在这祝酒庆贺的过程中,杨婵一直在猴子的耳边低声诉说着关于在场众人的种种。

    “六拐是花果山最早的‘先生’。现在身居高位的多算他半个弟子。也是文臣的旗帜。不过他重文轻武有些严重了。上次为了兴建新营房的事情跟短嘴起过冲突。最后虽然调解成功,但难免还有些芥蒂。好在他私心不重,倒也没出什么问题。不过,与他接触过频,怕是会惹来军士的不满。”

    “短嘴偏向中庸,这些年军队都归他掌握,不过在战术革新上少有建树。大概十二年前在南瞻部洲以多打少还吃过天河水军一场败仗,备受诟病。军中少壮派多对他不满。”

    “九头虫依旧是我军第一猛士。战功显赫。在军中,特别是基层将士当中威望极高。可惜行事多鲁莽,作风怪异,时常惹怒众妖将乃至各部主事。我这边还压着十几份弹劾他的折子,对他不可太亲近,否则容易惹来其他人的不快。”

    “大角实在乏善可陈,不过他是元老,而且灵犀又是你的义女,加上性格保守也不喜出头,倒是备受敬重。也没怎么树敌。跟他多走动不需要顾忌什么。”

    “以素……以素还好,这些年都跟在我身边当我的左右手。虽说修的悟者道,但看上去真没什么天赋,特别是心不太静得下来。五十年前我把她安排到军队去任了个都统,至今五十年了,战功不多,但行事还是颇受赞赏,没给我丢面子。当然,到底是个女流,下属也多少有些不服气。”

    “黑子匪气还是那么重,整天跟一帮子下属称兄道弟,又特别护短。上次下属惹了鹏魔王下面的人,明明是自己人的错还偏要袒护,搞得五妖王联名弹劾,后面我出面杖责他的下属才勉强压下去。和黑子你最好话都不要多聊,他那帮手下我受够了。”

    “灵犀很低调,她修的悟者道,也颇有天赋,不爱刀兵不爱与人起冲突,颇受文臣爱戴……当然,这与当时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六拐把她默认为我的接班人也不无关系。刚开始的时候五妖王和我有些冲突便也转而支持她了,后来五个家伙服软,他们也就渐渐疏远了。”

    “万圣龙王在整个花果山威望都不低,也颇为尽心尽力,想事做事都周道,能顾及各方关系。不过还是和牛魔王走得太近……”

    “万圣公主倒没什么,她本就是龙族,几十年前玉帝便开始克扣花果山的雨水,于是我就干脆让她负责农务方面的事情了。做得都还好,颇受爱戴。这一家子在花果山颇具影响力,找一天,可以单独宴请他们,也向臣民们宣示一下你的恩德。但最好以主要宴请万圣龙王,顺带请九头虫夫妇这样的方式,否则九头虫那边的问题……”

    ……

    猴子的眉头蹙得越发紧了。

    “需要这样吗?”他低声问道。

    “我说过了,花果山没小事。你的一举一动整个花果山都在盯着。别说是你,就之前我都是这样。你多请个人,多说句话,都会衍生出无数的解读。花果山已经不是原来的花果山了……”

    猴子沉默了。

    鼓乐声中,步履翩翩的女妖上殿献上了歌舞。

    一片喜庆之中,猴子举着杯子挨个说些或劝诫、或鼓励的话,就连这些话的内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杨婵都已经令内务府细细准备好了。

    这就是帝王吗?

    猴子忽然感觉自己这王座比玉帝的龙椅还烫了。

    原本以为这次家宴他们都会像之前的无数次宴会那样喝个烂醉,结果没有。

    酒过三巡,正当猴子以为宴会的**即将来临的时候,杨婵宣布了退场,理由是晚上还有庆典,而在场的人大多都必须参加。

    返回住所的路上一众侍奉的小妖紧紧相随,猴子却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过道两旁栽满了各种花草,一阵微风吹过,片片桃花飘落,像是一阵花雨。

    遣退了众人,他与杨婵漫步在庭院中的步道上。

    天空中流云飞舞,一个个悬浮的兵营军港像池塘中漂浮的荷叶一般静静地悬浮着,时不时可以看到战舰离港又入港。

    远处,妖怪们正在张灯结彩。准备今晚的庆典。

    “今晚的庆典主要是迎接你归来。同时对这次的战斗论功行赏。跟家宴不同。会有很多你不认识的人。到时候我挨个给你介绍……对这些新人,要以鼓励为主,敲打为辅,庆典上也切记不能跟旧臣走得太近。虽说你回来了,肯定是镇得住他们的,但怕就怕尾大难调,万一他们心中有怨言出工不出力就不好办了。”

    “天庭这次的大败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党争。如果他们觉得你看待他们和看待那些老人区别很大,那么很快新人就会抱团跟老人对抗……毕竟谁都想图个前程。实力不济也就算了,若还有其他原因,谁心里能痛快?”

    “所以今晚任务重中之重,就是让新人觉得美猴王并没有将他们区分看待。中午家宴宴请老人,只是叙旧罢了。”

    “还有就是称呼,接下来你的称呼该改了,不能继续叫美猴王了。牛魔王、鹏魔王……他们也是‘王’,如果你还只是美猴王,那就有点与他相差无几的意思。妖王之王,必须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称呼上的问题不可小觑。它代表这名分……不过这个可以从长计议。”

    杨婵一遍遍地述说着各种权术细节,包括花果山内部的各种形势。

    猴子沉默不语。听得头皮发麻。

    他忽然发觉整个花果山都已经不认识了,一切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美好。

    稍事休息,两个时辰之后,伴随着鼓乐齐鸣,另一场宴会开始了。

    与家宴不同,这场宴会直接在齐天宫的主殿——万妖殿。

    坐在高高的王座上,透过敞开的殿门,猴子一眼就可以望见天边的云层,就如同天地都在自己脚下,有种波澜壮阔、俯视众生的感觉。

    宽敞得如同校场一般的大殿上耸立的八个六人合抱的黑色巨柱上尽是精雕细琢的妖族战争图腾,庄严而肃穆。

    巨柱下,密密麻麻地排布着矮桌,文武妖众在下方对着猴子三拜九叩,一个个入席。

    文臣在殿上宣读起了此次的战功封赏,当中也包括了以猴子私人名义给予文臣的奖赏,以感谢他们百年来兢兢业业恪守岗位。

    随着他们一个个上前单独祝酒拜谢领赏,杨婵一个个介绍,猴子一次次地说着早已烂熟于心地几段话。

    他的笑容渐渐有些僵硬了。

    “能不能别这样?好累啊。”猴子低声问道。

    “不能,你是帝王。”杨婵斩钉截铁地答道。

    猴子又一次沉默了。

    结束了所有封赏,宴席准时开始了。

    席间,一个婢女不慎将酒水洒到了一员重臣的身上,惊地连忙跪地叩首。

    那些正在欢声笑语的众臣,一时变得鸦雀无声。

    很快,两名廷尉走上前来,架起仍在不停求饶的婢女离开了。

    猴子望着那不断挣扎的身影,不知道她会受到什么样的责罚,但看神情,估计不轻。

    宴会的气氛重新热烈起来,仿似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

    再也无话可说的猴子侧过脸去看向杨婵,只见她依旧是满脸淡淡的微笑着。那笑容仿佛量身定做的一般看不出破绽,看不出喜怒。

    许久,猴子淡淡叹了口气,也不与杨婵打招呼,起身从侧门离去。

    不多时,见猴王迟迟没有归位,臣子们开始窃窃私语了。杨婵连忙遣人去找。

    只一会,一只小妖便蹑手蹑脚地走到杨婵的耳边低声道:“启禀圣母,大王在阁楼上。”

    “在阁楼上?让他赶紧回来。宴席还开着,他怎么就走了?”杨婵微怒道。

    “小的已经说过了,可……大王说他想静静呆会。”

    杨婵眉头一蹙:“带我过去。”

    “诺。”

    在小妖的带领下,杨婵也急匆匆地从侧门离席,大殿中一下像炸开了花,议论纷纷。

    纷纷扰扰之中,风铃呆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眨巴着眼睛看着。

    ……

    提着裙摆,杨婵一步步地走上阁楼,望见猴子独自斜斜地倚着栏杆遥望花果山的夜景。

    远远地。杨婵深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急切的情绪。走过去轻声笑道:“怎么啦?”

    “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啃着桃子,猴子一手指着灯火通明的花果山道:“比我在天庭看到的漂亮多了。”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接着说道:“可我在想,这是不是我想要的呢?”

    “你想要什么?”

    猴子吧唧吧唧嘴将咬在嘴里的桃子咽了下去,蹙着眉头有些茫然地说道:“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花果山还很破落,部队连铠甲都凑不齐,很多士兵甚至都是赤膊上阵。我们就靠那样七拼八凑的部队顶住了天军,争得了活命的机会。虽然死了很多很多人,但我们终究是撑过来了。”

    “为什么呢?”他抿着唇哼笑了出来,接着道:“因为天庭规矩太多,内斗,所以我们才有机会。那时候我就在想,我的花果山可别最后也变成那样了。可今天看来,已经变成那样了。”

    杨婵一下愣了神。

    “你……是在怪我没做好?”

    “你说什么呢?”猴子深深吸了口气,眨了眨眼睛,将手中没吃完的桃子随手一抛。微微抽了抽嘴角笑道:“你做得这么好,我怎么会怪呢?对吧?”

    “你就是怪我了。”杨婵瞪眼道。

    猴子舔了舔嘴唇。低头想了好一会,挠头,轻声道:“我只是……只是不太习惯。以前开个宴会,大家都是不分上下抱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角蛇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被婢女泼了一脸的酒我们还要取笑他一番才甘心,也绝不会去怪责那个婢女。我不明白,怎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紧蹙着眉,猴子静静地注视着杨婵。

    杨婵也静静地注视着他。

    月色下,凉风中,两人相对无言。

    半响,猴子低头道:“对不起,你就当我没说过吧。离开太久不好,我们还是赶紧回席吧。”

    说罢,迈开脚步便走,与杨婵擦肩而过。

    “站住!”

    猴子连忙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杨婵。

    “你以为我是故意要搞成这样吗?”杨婵怔怔地问道。

    猴子没有回答。

    深深吸了口气,杨婵扶着围栏,低声道:“我……我是个人类,这里是花果山。你觉得他们当中有多少是真心服我的?”

    猴子微微低头。

    抿着嘴唇,杨婵轻声道:“你是妖王,可以一言九鼎镇住场,我呢?我只是个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人类,不靠规矩,不靠权术,我靠什么控制住他们?靠他们自己能行吗?你知道这些妖怪是什么德性?”

    猴子依旧没说话,只是微微仰着头。

    吐出的雾在空气中缓缓飘散。

    杨婵护在胸前的手微微攥紧了。她呆呆地说道:“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做噩梦。梦见你回来了,看见花果山一片焦土,嗷嗷大哭……”

    “梦见玉帝将你拿下了,没人去救你……”

    “我只想着,想着你回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让你看到一个强盛的花果山……”

    “万一你在天庭出事了,我也还有筹码和玉帝讨价还价……可以想办法把你救回来。”

    一阵微风拂过,扬起了猴子的披风,绕过了杨婵的长裙。

    杨婵眨巴着明媚的双眸,眼眶中渐渐多了点点晶莹,那语气渐渐有些哽咽了。

    她低着头道:“我在灌江口负责后勤不错,但我没当过头领。我其实不懂,什么都不懂……我好怕我把事情都搞砸了。阴间出事,我不敢告诉你,怕你直接反了。也不敢告诉他们,怕他们有后顾之忧。到时候花果山就散伙了……”

    猴子缓缓地回过头来。

    “五个妖王强势,短嘴软弱,六拐迂腐,我担心新人篡权,又不得不用他们……”

    “我怕有一天他们忘记你还在天上,还深陷敌阵,我只能不断想办法抬高你的地位。”

    “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我是人类,他们都是妖怪,他们一起算计我,不用权术,不用最严苛的法令,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我只是个炼神境的悟者道修者。刚才殿上能取我性命的比比皆是,你懂吗?”

    一时间,猴子无言以对,只能呆呆地站着。

    杨婵捂着胸口,低着头。月色中,长发遮掩了面容,眼泪一滴滴地下落。

    这是憋了整整一百年的眼泪。

    猴子只能呆呆地看着。

    眼前的女子,用一个人的坚强撑起整个花果山,创造了一个奇迹,只为等他归来。

    “他们都在猜你也许不会回来了。我也担心你不回来……开战前,我就下令准备庆典。他们以为我信心满满……其实我只是怕没机会下这个命令……我真的好怕……怕你像我母亲那样……再也回不来了。”

    泪已决堤。

    月色下,那身躯微微颤抖着,伸手要去擦拭自己眼角的泪,却被猴子一把捉住了手腕。

    杨婵仰起头呆呆地注视着猴子。

    “对不起。”猴子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脸庞,淡淡笑了笑,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珠,轻声道:“现在我回来了,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万大的事情有我顶着。”

    杨婵眨巴着眼睛,呆呆地,静静地站着。

    一声清脆的声响从远处传来,炸开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也照亮了两人的身影。

    很快,整个天空都被五颜六色的烟火占据了。地面城市里的妖众欢呼了起来。

    “这是庆典的烟火?”

    “恩。”杨婵默默地点头,呆呆地看着那烟花:“我挑选了我最喜欢的种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和你一起看……”

    璀璨的火光中,猴子望见杨婵嘴角转瞬即逝的笑。

    许久,杨婵低声叹道:“我们该回去了。”

    说罢,正要转身,却被猴子一把拽了回来。

    “喜欢,就多看一会。”他淡淡道。

    “离席太久,会有人有意见的,到时候说不定又……”

    猴子注视着杨婵,郑重地说道:“不是说了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了吗?美猴王看会烟花怎么啦?谁有意见明天单枪匹马给我到南天门冲阵去。”

    听到这一句,杨婵扑哧一下笑了,瞪眼道:“没正经地,万一他们真反了怎么办?”

    “真反了就看谁拳头大呗。”拉着杨婵的手放回围栏上,猴子挑了挑眉笑道:“来,看烟花。妈的,说是庆祝我回来搞得咱都不舒心怎么行?今晚啥都别管,他们爱咋咋地。”

    杨婵笑着,却泪如雨下。

    “你怎么又哭了?”

    “我只是……只是开心。”

    猴子急得一阵手忙脚乱。

    微风拂过。

    扬披风,绕长裙。(未完待续……)

    PS:终于搞定了,最后一段写了好久……

    又是超级大章,鄙视跳定。

    那啥,订阅打赏月票推荐票!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