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九章:漆黑

2018-01-17 08:52:59Ctrl+D 收藏本站

    恢弘的庆典,主角却失了踪,一众庭官急得跳脚。

    里里外外地翻,好不容易在阁楼上找到了两人,却被猴子直接给顶了回来,理由是:“在看烟花,很忙。”

    这下可让庭官们傻眼了。

    美猴王也就算了,就连平日里极为顾全大局的圣母大人也只站在一旁“咯咯”地笑,竟然不开口劝诫这种荒唐的行为。

    隐隐地,庭官们感觉这世界要变了,急急忙忙将事情汇报给了大殿里的丞相吕六拐。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吕六拐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他伸长了脖子,低声跟坐在矮桌对面无聊得打哈欠的短嘴说道:“莫非,要办喜事了?”

    说罢,那眼睛朝门外瞥了瞥。

    短嘴当即就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他们两个,那啥了?”

    “我猜是。”

    相对一笑,两人当即将蒲团挪到一起,叽叽喳喳地商量起什么来。

    坐在大殿另一端的以素看着眉飞色舞的两人,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还闹得不可开交,这才多久,就算彼此不记仇也该多少有点尴尬才是啊。怎么就……”

    一旁叼着鸡腿的黑子连忙顺着以素的目光望去,啧啧道:“会不会是今晚喝得痛快了?”

    “喝得痛快了?”以素斜眼瞧了瞧黑子。

    “酒喝得痛快了,哪还有什么旧怨?对吧?”

    以素翻了翻白眼道:“那是你,他们两个才不是一碗酒能解决的。”

    黑子只好灰溜溜地缩了缩脑袋。

    想了想。以素瞧着黑子低声道:“要不。你过去敬酒。帮我探听下他们在聊什么?”

    黑子稍稍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行!我这就去!”

    抹了把嘴,他提着个整坛的酒就摇摇晃晃地过去了。

    美猴王离席未归是因为陪圣母大人赏烟花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大殿,不用等黑子回来汇报,以素自然也猜到吕六拐和短嘴在聊什么了。

    不多时,整个大殿里的妖怪都就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

    “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

    “我猜是。记不记得很久以前有传说说大王和圣母其实是……那关系?如今看来,并非瞎编乱造啊。”

    “对对,我觉得也是。要不你说圣母大人一个人类,干嘛要帮大王,帮我们花果山反天?”

    “恩,有道理。这么说,我们花果山要双喜临门咯?”

    “我觉得是。大王是王,这事儿他不好开口。圣母是女方,更不好开口。咱当臣子的,得懂得他们的心意。”说着,那说话的妖怪双手做了个撮合的手势。

    围在边上的众妖纷纷点头,一阵赞许之声。

    妖群中。一个身穿道袍,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究竟是人类还是妖怪的小胡子年轻道士从头到尾独自端坐着喝闷酒。此时听到这议论之声也不由得抖了抖耳朵,两只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起来。

    许久,他低声对一旁一直给他斟酒,面容俏丽的女官说道:“师妹,你说他们议论的那事儿……”

    那俏丽女官淡淡看了道士一眼,一只手在桌下轻轻摆了摆。

    道士顿时了然,不再多语。

    不多时,外面的烟火结束了。

    猴子独自一人回来,在门口晃了一眼说了句:“大家自便。”还没等众臣将准备好的话给说出来,他便一溜烟不见了。

    见此情形,众臣面面相觑无所适从,还没等一直呆坐着的风铃松出那口气,便有人说道:“今晚便别打扰了,改天上朝,咱再提。”

    “对对对,今晚去打扰,就太不识抬举了。”

    “为人臣子,得懂得成人之美啊。”

    说着,众臣皆啧啧笑了起来,各自耍了起来。

    似乎因为有了这小插曲的点缀,一阵劝酒声中,宴席的气氛反倒比先前活络了许多。

    “怎么啦?”凌云子低声问风铃。

    “没。”

    “没?”凌云子饶有兴致地瞧着风铃道:“你这丫头从小到大心思都写脸上,还没?骗谁呢?怎么,藏了什么小秘密连师叔都不肯说啦?”

    风铃连忙捂了捂自己的脸,眨巴着眼睛瞪凌云子。

    凌云子抿了口酒,悠悠道:“有事儿,就说说,看师叔能不能帮你。”

    沉默了许久,风铃低着头道:“师叔……风铃想回斜月三星洞。”

    “回斜月三星洞?”凌云子一下愣住了。

    “恩。”风铃点了点头,抿着唇道:“风铃想回斜月三星洞去,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你就因为……因为他们讨论的那事儿啊?”凌云子呵呵笑了起来,摆手道:“没有的事儿。师叔告诉你,不可能的。这些个妖怪,啥都不知道,胡乱猜测罢了。你师叔我可是清楚得很。那猴子找到他的雀儿前,跟谁都不可能。这些人哪,就是没事折腾。”

    风铃的唇抿得更紧了,她紧蹙着眉低声道:“不是因为这件事。”

    “那还有别的事儿?”

    风铃低头沉默了。

    许久,她轻声道:“如果,如果猴子知道我瞒着他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会不会……会不会……恨我?”

    说罢,她睁大了那对蓝色的眸子满是期望地望着凌云子,似乎想得到一个否定的答复。

    瞧着风铃那紧张的神色,凌云子扑地一下笑了出来:“恨你?”

    “恩。”风铃重重地点头。

    “别的不敢说,这事儿,我担保不会。”

    “真的?”

    “还能是假的?嘿嘿。那猴子对你怎么样你不是不知道。只要事情别涉及到他的雀儿。啥事都好商量。”

    闻言,风铃原本红润的脸一阵惨白,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

    凌云子顿时呆住了:“不会……真的涉及了吧?”

    风铃连忙摇头。

    “那就是真涉及了。”凌云子一拍脑袋,无奈地叹气。

    大殿中熙熙攘攘,两人却对坐着,一阵静默。

    许久,风铃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凌云子的衣角,用蚊子般的声音问道:“师叔。我该怎么办?”

    凌云子盘着手,缩了缩脑袋蹙眉道:“你们这冤孽账,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要不你帮我问问师傅……”

    凌云子也不看风铃,伸出一只手指道:“第一,这事儿你敢问你师傅吗?”

    风铃连忙摇头。

    “你都不敢了,让我去问?是嫌我死得不够快吗?你来花果山的事情,他一直都反对,至今都没来看过你一次,你不是不知道的。谁敢在他面前提你啊?”

    “那那……”

    “第二,你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帮你?”

    说罢,凌云子扭过头来静静地瞧着风铃。

    灯火通明的大殿中。宴会已经进入了**。

    五位妖王聚在一起不断起哄吆喝。喝高了的黑子跳上酒桌,吓坏了一众庭官。吕六拐跟几个文臣窝在一旁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时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

    以素铁着脸一动不动……

    抿着嘴唇想了许久,风铃终究只是摇了摇头。

    ……

    此时,斜月三星洞,潜心殿。

    “师傅——!您怎么能这样?”清风子来回踱着步,怒吼道:“她是我徒弟,这些事情您早就知道了,竟都视而不见?您连我也瞒着?您知道这样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吗?”

    须菩提端坐蒲团,双目紧闭,一言不发。

    清风子呆呆地注视着须菩提,许久,咬牙道:“师傅您……不,我们,我们整个斜月三星洞都被人当成棋子在下了,师傅您竟然都……”

    须菩提依旧不言不语,紧闭双目。

    清风子一拳重重捶在木柱上,一声巨响之下,整个大殿都颤了颤。

    他背过脸去不看须菩提,只一味地叹气。

    大殿中只剩下清风子重重的喘息声了。

    灯火摇曳中,他静静地站在窗边,捋着长须,无奈地抬头仰望明月。

    拜入斜月三星洞至今将近两千年,今天,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与自己的师傅说话。

    不多时,殿外响起了低声细语,似乎是清风子的那一拳已惊动了观内众人。

    须菩提缓缓睁开眼睛,低声道:“你说整个斜月三星洞都被人当成棋子在下,其实,那人又何尝不是被为师当成棋子在下呢?说到底,不过各取所需,互相利用罢了。”

    清风子抱臂的手缓缓扣入了肉里。

    “师傅,我始终不明白,您究竟为何要这样?”

    “为师已经说过了,要为苍生搏一个未来。”

    “一个未来?”

    “一个,由苍生自己掌握的未来。”

    “为苍生搏一个未来?”清风子哼地笑了:“天道已生变,根本就不需要舍近求远,只要我们在十师弟身上再下些功夫,完全就可以……”

    “那还不够。”须菩提抿着唇,缓缓摇头道:“要彻底地,破而后立,只有此法。”

    “彻底……破而后立?”清风子顿时骇然。

    他侧着脸,注视着自己这位面色淡然的师傅许久许久,那双拳缓缓攥紧了,却始终没有发作。

    ……

    一阵微风掠过,吹乱枝桠上的桃花,洒落一地。

    远处的宴席还在继续,一片熙熙攘攘之声。

    夜色中,风铃稍稍裹紧了衣裳,孤身一人行走在鹅卵石铺成的步道上。

    前方,漆黑一片。(未完待续……)

    PS:连续几天五千字更,今天脑筋卡壳,只有三千字了。

    感谢大家,今天均定涨了二十个。也就是说,最少有二十个原本没订阅的开始订阅了!!

    感谢。

    其他的不多说。今天特别紧张。

    继续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