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章:阴曹地府的困境

2018-01-17 08:52:59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一早,天稀稀疏疏地下起了小雨。

    就在这阴霾的天气里,猴子与杨婵在万妖殿上接见了前来觐见的各方特使。

    此次觐见,隐隐有点朝贡的意思,却又不是正式的朝贡。

    花果山歼灭天庭的主力部队天河水军,又围攻南天门将美猴王迎回,这一点所有的势力都有目共睹,也都知道如今的形势是花果山占优,天庭地位岌岌可危。

    不过,在三清正式表态之前花果山也仅能算是一方霸主,天庭依旧是三界统御,千万年来的旧例也不允许各势力在这时候做出正式的表态。

    权衡利弊,各方虽送来厚礼,却多是以私人的名义,并非官方。同时,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单独觐见。

    鼓乐齐鸣之中,首先上殿觐见的是四海龙宫的特使。

    东海龙宫派出了敖听心,西海龙宫派出了敖寸心,南海和北海则各派一位太子。

    伴随着庭官对龙王礼单的宣读,虾兵蟹将们将一个又一个的箱子搬抬上殿,在猴子面前撕开封条展示之后,又由花果山的妖兵封存送入内务库。

    放眼看去,都不过是些奢侈品罢了,例如稀有的红珊瑚、硕大的夜明珠之类,虽说没什么具体用处,却也值不少金精。

    当虾兵蟹将打开第三个箱子的时候,猴子不禁一愣。

    “藕丝步云履,锁子黄金甲,凤翅紫金冠……居然是这几件,算天意吗?”

    猴子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一旁的杨婵闻言。低声道:“这几件倒都是各海珍藏的宝物。只可惜品相华贵。实际用途却是一般。四海龙王可真能挑,送这些个东西,样样价值连城,实质却都是无关紧要的。一方面向我们示好,另一方面,该是想着避开天庭的责难吧。”

    搬搬抬抬地,前后共上了四十几个大小箱子。

    这四海龙王也是大手笔,林林总总算上估摸着价值三五百万金精是有了。只可惜半枚丹药,半件有用的兵器法宝都没见到。

    宣读展示完所有的礼物,作为四海之首东海龙宫代表的敖听心双手奉上了东海龙王的亲笔信。

    拆开一看,那言语之中极尽恭维,却是半点没提及花果山被克扣雨水的事。

    猴子那眉头顿时微微挑了挑。

    似乎看懂了猴子的心思,杨婵低声劝道:“算了,反正降雨我们自己也能。这关头,四海龙宫也不好表示什么,就别为难他们了。”

    淡淡看了杨婵一眼,猴子默默点头。

    有敖听心和敖寸心这两重关系在。没什么大碍的情况下,猴子也确实难以对四海下手。何况对方在礼节上也已经做得够到位了。并没有要与猴子为难的意思。

    只随便客套了几句,四海代表便接了猴子给龙王的亲笔信告了退。

    接下来上殿的是周边几个人类国度的特使。

    由于本身与天庭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他们并不像四海龙王那样顾忌天庭的态度,以至于派来的特使当中甚至还有本身就是国君的,那给猴子的国书上内容更是极尽恭维之词,就算当成效忠函来解读也不为过。

    不过,他们送来的礼物就有些不堪入目了。

    花果山要黄金丝绸这些的做甚?兵戈铠甲之类的,凡人用的那些哪里能入花果山妖怪的眼?至于一位人类国君别出心裁,为了讨好猴子将自己的女儿送过来的……

    这年头,拍马屁也是个技术活,得找对位置才再拍。

    很可惜,这位别出心裁的国君明显都不了解花果山的行情。正当猴子准备按照先前想好的,无论对方送什么来都照单全收的时候,杨婵在旁边脸色一变,干咳两声……那位国君就这么被莫名其妙地轰了出去了,吓得瑟瑟发抖,直到拿到美猴王回赐的礼物才稍稍安心。

    第三波觐见的是凡间的修仙势力。

    放眼看去,大多都是一些不上档次的道观,送来的礼物则是一些比较稀缺的材料。对他们,猴子的回礼自然也不吝啬,把几个观主都乐得千恩万谢。

    解决完了所有走过场的,接下来就轮到“刺头”了,被安排在最后的,是十殿阎罗的特使。

    当看到牛头马面带着几个鬼差跨入大殿之时,微笑了一个早上的猴子与杨婵顿时收了收神情。

    “在下阴曹地府牛头。”

    “在下阴曹地府马面。”

    “参见美猴王!”

    两人浑厚的声音在大殿多久久回荡。

    那躬身拱手的姿势就这么保持着,半响,都没人喊他们“免礼”。

    “在下阴曹地府牛头(马面),参见美猴王!”两人对望了一眼,又是齐声重复了一遍。

    无论是猴子还是杨婵,乃至是周遭侍奉的庭官都一动不动。

    牛头马面隐隐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了。

    一位卿家躬身走到猴子面前呈上了一份折子,奏道:“大王,这是十殿阎罗送来的礼单。”

    随手接过折子翻了翻,猴子只略略瞥了一眼,便直接将它甩到牛头的脸上。

    相距十余丈的距离,纸质的折子,竟直接在牛头的脸上打出了一道血痕。

    那两人猛地一惊,却也不敢动作,只能依旧保持着那躬身拱手的姿势。额上,豆大的汗珠缓缓滴落。

    许久,牛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低声道:“不知我等是否不慎冒犯了猴王,还请猴王明示。”

    “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猴子哼地笑了出来,伸了伸懒腰靠坐在王座上,冷冷地盯着站在大殿正中的牛头马面道:“送些炼丹的材料来,就想敷衍我?”

    闻言,马面忙道:“猴王息怒。我等绝无敷衍之意。这些个材料在阴间皆是稀有之物。乃是诸阎罗精挑细选……”

    “放屁——!”

    一声暴喝,茶盏重重地摔在殿堂上炸开了花,大殿上的庭官们皆缩了缩脑袋,牛头马面吓得当场跪地。

    顿时,整个大殿鸦雀无声了。

    猴子撑着扶手缓缓地站了起来,冷冷道:“我要你们这些东西干嘛?”

    他一步步地走下台阶来到牛头马面面前,一把将身高一丈有余,匍匐在地的牛头整个提了起来。

    一旁的马面惊得都傻了。

    只见猴子咧开嘴露出尖牙。恶狠狠地对牛头说道:“听说,他们把我花果山的亡灵都打下十八层地狱了,是吗?”

    闻言,牛头颤抖不已。他不自觉地避开了猴子近在咫尺的眼睛,低声答道:“那……那是陛下的圣旨,众阎罗不敢违抗……还请猴王……请猴王……多多……多多包涵……”

    猴子死死地盯着牛头,冷冷道:“把东西都带回去,替我告诉他们,我只给他们一个月时间。将我花果山的亡灵都找回来,送入轮回。而且都必须投胎大富大贵人家。做不到,我就挥军阴间。自己动手料理。听懂了吗?”

    “懂……懂了。”

    “听懂了就好。”

    猴子淡淡一笑,手一松,牛头身子一软,整个瘫坐在地。

    看了一眼侧边上身躯庞大却缩在地板上动都不敢动的马面,猴子呵呵地笑了起来,扬起披风转身便走。

    身后,庭官拉长了声音喊道:“送,特使——!”

    ……

    天庭,凌霄宝殿。

    十殿阎罗之首的秦广王匍匐在地,是不是抬头仰望。

    玉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面色发青。

    殿上众仙一言不发。

    许久,秦广王低声道:“陛下,此事,还得尽快有个决断,不然……”

    玉帝的手缓缓攥紧了,那牙咬得咯咯响。

    秦广王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在场的任意仙家此刻都明白,一旦撤回将花果山妖众打落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的圣旨让他们重入轮回,此例一开,三界便任花果山为所欲为了。

    既然花果山都能随意逼迫玉帝改变旨意,那各方势力还会继续服从天庭的调遣吗?

    到时候,便是三清不开口,天庭对三界的统领也名存实亡了。

    可若不同意,到时候花果山攻打阴间又该如何处理?万一花果山真的挥军阴间……

    虽说阴间有几十万鬼兵,但那些个鬼兵对付对付魂魄还行,对上百万精锐妖军,完全就没有还手之力。更何况,阴间可没有南天门这样的天险,便是玉帝下旨调动整个天庭的军力援救,恐怕也无法抵挡妖军的进攻。

    到时候,天庭出兵了,阴间却依旧被花果山强行入主,其后果可就不是损兵折将那么简单了。

    此时此刻,玉帝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当初将花果山妖众的魂魄打落十八层地狱的决定本是作为惩戒,谁能想到最终惩戒的却是自己?

    沉默了许久,他抿着唇轻声道:“诸位爱卿对此事有何见解?”

    闻言秦广王连忙左顾右盼,却见在场的仙家一个个都往后缩。

    秦广王都快急哭了,他急匆匆地往前爬了半丈,叩在台阶前喊道:“陛下,那妖猴只给一月时限,下界一月,不过等于天庭一个时辰啊!陛下!臣恳请陛下早做决断!”

    那一个个头磕得“咣咣”作响。

    这一闹,玉帝的心顿时更烦了,他一掌拍在龙案上:“朕知道!”

    一声暴喝之下,连带着秦广王在内的众仙顿时骇然。

    整个灵霄宝殿安静得没有半点声响。

    许久,玉帝深深吸了口气,强压着怒火低声道:“大家,都提提意见,快点!”

    那手紧紧的扣着龙椅的扶手,手背上青筋尽露。

    半响,一位身份低微的仙家从众仙当中躬着身子唯唯诺诺地走了出来,低声奏报道:“陛下,臣以为,那妖猴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玉帝微微一愣,半眯着鹤目道:“此话怎讲?”

    那仙家深深吸了口气,又左顾右盼了两眼,方才低声道:“陛下想想,花果山妖军作战向来都是将那些战死的魂魄收走,并未交付阴间。如今,在阴间被扣魂魄充其量不过数百,又皆是小妖,那妖猴如何可能为了这些个小妖大动干戈?”

    玉帝微微仰头,捋着长须寻思了起来。

    见状,那仙家伸长了脖子小声道:“臣以为,那妖猴该是为了一个名分。”

    “名分?”玉帝微微蹙眉,指了指那仙家道:“细细说来。”

    闻言,那仙家笑了笑,总算有些底气了,朗声道:“这妖猴生性狡诈。陛下想了,如今老君闭关未出,那妖猴才能这般嚣张。可老君又如何可能一直闭关?一旦出关,这妖猴犯下如此大罪,又怎能置之不理?”

    稍稍顿了顿,那仙家又接着说道:“若是那妖猴能在老君出关之前讨得陛下的赦免,便等同于得了一张免死金牌。老君出关之后,必不可能对他再行追究。若是没有名分又得不到陛下赦免,那么……老君出关之日,便是那妖猴殒命之时!”

    众仙皆默默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此时,玉帝心里却是啧啧苦笑。

    便是给他一个名分,要逼反他也是轻而易举。可是……老君的心意谁能猜透?

    当初老君亲自开口保那猴子,玉帝便倍感诧异。之后,若不是老君闭关前给玉帝来了句:“自行决断”,玉帝又怎么可能贸然在老君闭关之时对猴子动手,逼反猴子?

    到后面就更离奇了,将猴子想方设法送往兜率宫,原本看着兜率宫肯接,以为老君愿意料理这个烂摊子了,结果他居然把猴子放了。

    不仅仅是放了,连金刚琢都被那仙娥风铃给带走……

    说到底,此次天军大败,与其说是妖军强大,天军战不利,不如说是因为玉帝会错了老君的意。甚至……根本就是被老君骗了。

    可老君究竟为何要如此这般呢?

    这让玉帝百思不得其解。

    那些个什么“风铃假冒老君信函、风铃私放钦犯”之类的,都不过说给外面人听的场面话。堂堂道祖,便是闭关,也绝不可能闭到不知道自己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若不是让妖族入主天庭根本不符合三清的想法,玉帝都几乎以为太上准备让猴子来接自己的位了。

    如此情况还要寄望老君……除了长叹,他玉帝还能如何呢?(未完待续……)

    PS:今天四千字,恩,就这样了,明天来个六千字大章哈。

    感谢大家的支持,这几天均定都略有上涨……

    继续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