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一章:齐天大圣

2018-01-17 08:52:59Ctrl+D 收藏本站

    “所以,那妖猴必定是想讨个名分,逃过罪责。依臣之见,两害相权取其轻。如今,老君闭关,妖军势成,天军又征战疲惫,不如就顺了那妖猴的意,给他一个名分先安抚一番。如此一来,也可将被妖军收走的天军魂魄索要回来,投入轮回,予三界一个交代。度过了这个难关,待到老君出关……嘿嘿,若那妖猴再有异动,再行处置,不迟。”

    “对对对,先度过了这个难关再说。要处置妖猴,等老君出关了随时都可以。”

    “陛下,臣以为,此计可行。”

    那仙家还在说得兴起,周遭的许多仙家也纷纷附和,玉帝却只是仰头长叹。

    事情走到这一步,玉帝也早已失了主见。

    听说,凡间的明君都是一杆称,臣子们的意见提出来了,通通拿到称上称一称,若是众人皆认同,便落实,若是众人皆反对,便搁置。

    若真只是这般,这明君怕是世上最好当的差事了。

    无奈地摇头,他双目开合,低声道:“那你们说说吧,该给他一个什么名分安抚?”

    那神情,充斥了失望,以至于众仙都看得错愕。原本因获得一良计而引起的喧哗声顷刻间被扼断了。

    群仙之中,太白金星掩着嘴笑了笑,那笑意稍纵即逝,神情却恰好落入了玉帝的眼中。

    凌霄宝殿上静悄悄地,许久,那主张安抚的仙家往前跨了一步。唯唯诺诺道:“臣以为。他既然自称‘美猴王’。不如就封他一个‘美猴王’。反正有名无权,叫什么都没所谓。也无需他到天庭任职,想必……那妖猴也该知足了。”

    玉帝淡淡叹了口气,揉搓着扳指悠悠问道:“他称什么就封什么,这样好吗?”

    “这……”那仙家一时间答不上来了,其余仙家更是面面相觑。

    见他那模样,玉帝不由得哼笑了出来。

    在这种时候再次对妖猴进行招安,对天庭来说本就是如同吃了一只苍蝇那般恶心的事。却被这帮仙家说得好像捡了个宝似的。

    圣旨上写满了“天恩”、“赦免”之类的华丽辞藻,难不成就能抹杀得了天庭示弱的事实吗?

    若不是实在找不出办法解开困局,又怕众仙再不提意见,玉帝早就将那兴高采烈发言的仙家给轰出凌霄宝殿去了。

    见事情竟在这种地方卡住,那秦广王又是忐忑了起来,微微颤抖着提醒道:“陛下,时间不多了。”

    “朕知道。”玉帝不耐烦地应了一句,指着太白金星道:“太白爱卿,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陛下想听臣的意见?”太白金星一下怔住了。

    犹豫了片刻,他整了整衣冠从群仙之中走了出来。随手施了个术法将自己与玉帝笼罩其中,躬身拱手道:“启禀陛下。虽说给妖猴一个名分形同示弱,必损天庭威严,但臣以为,此计可行。”

    “你也觉得可行?”玉帝的眉头微微蹙起了,饶有兴致地瞧着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干咳两声,轻声道:“只是……此计当做两手准备。”

    “哪两手,说来听听。”

    太白朝着左右看了看,深深吸了口气道:“其一,那妖猴是否真只要一个名分,此事还难说。若不是,届时圣旨一传,万一被拒,便成了三界的一大笑话。故而,传旨之时,须得附带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那便是,赦免花果山上下一众妖怪。”

    玉帝那双鹤目缓缓眯起了。

    “虽说封了妖猴,便等同于赦免了那些个妖怪,但写与不写,于妖猴来说相同,于他麾下妖怪来说,却是差得远。毕竟,天庭还是三界正统,六道轮回皆握在手中。那些个跟着妖猴的妖怪,多多少少该会顾及往后的路。那妖猴若真敢不理麾下妖怪的想法,那么花果山自乱,也便无需陛下操心了。如此一来,妖猴接旨的把握,就又多了一分。”

    “好计!”玉帝高声赞道。

    “另一方面,收于地府的妖怪也属花果山,若是圣旨明言赦免,那他们,也将一并被顺理成章地赦免。当然,那投生大富大贵之家的说法断是不可能。但如此一来,妖猴若真是一心要救回那些个妖怪魂魄,此事也了。”

    “说得在理。”玉帝捋须点头道。

    “再一方面,妖猴持强索要魂魄与天恩浩荡赦免其罪责,这两者之间名义上本就不同。而流程,则更是不同。一旦那妖猴应下来,还可拖上一拖。此举,乃是做给各方诸侯看。届时那妖猴已经应承,便需受天庭约束,该也不敢随意造次。如此一来,天庭也可挽回些颜面。”

    “不错,如此一来,各方面都照顾到了。”玉帝又是点头。

    术法笼罩之外,众仙看着太白金星唇齿不断地动,玉帝不断点头,却是半个字听不到,一个个不由得紧蹙双眉,一脸的疑惑。

    “此乃其一。”术法笼罩之中,太白金星又接着说道:“这其二,便是关于名分。虽说是有名无权,但天庭在此时招安,已是大失颜面,若因名分不对而导致那妖猴不接旨……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臣以为,这美猴王的名分,还有待斟酌。”

    “那爱卿以为该以何名分?”

    太白金星微微躬身,奏道:“此名宜大不宜小。一来,名分越大那妖猴接旨的可能性越高,二来……招安本就是骄纵,既然如此,不如将妖猴骄纵到底。妖猴之祸,说到底皆因三界大能袖手旁观而起,事到如今……陛下,此猴‘宜纵不宜限’啊。”

    “宜纵不宜限?”玉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一方面,当设法保住天庭威严。另一方面。纵其在下界为祸胡来。只要那妖猴不慎踏过了线。届时,三清与三界诸大能,自会有人出手收了他。”

    “爱卿的意思是……”

    “请陛下,封他个‘一字并肩王’。”太白金星拱手道。

    ……

    天边云层翻滚,战舰往来不息。

    枝桠上的叶片在风中微微荡漾。

    花果山齐天宫的庭院中,猴子与清风子静静地端坐石桌两旁,光影流转间,沉默。

    许久。猴子似乎都有些不适应了,低声道:“大师兄,要悟空遣人去请风铃过来吗?”

    “不要让她知道我来了。”清风子淡淡道。

    那脸上的神情一如往昔的冷淡。

    猴子只得默默点了点头。

    又稍稍坐了一会,清风子忽然开口道:“她最近……还好吗?”

    “风铃一直都不错,悟空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清风子深深吸了口气,颤了颤拂尘,抬眼望着天空中的流云,许久,叹道:“好就好,好我这当师傅的就放心了。”

    微微张了张口。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犹豫了许久,只抿着唇低声叹道:“她是个好女孩,为了你,她连我这个师傅都可以不要。从没出过斜月三星洞,却有勇气孤身走完十万八千里……你要记住你说的话,别辜负了她。若是有朝一日你让她出了事,师兄定不饶你。”

    这一句话下来,猴子顿时一阵错愕。

    沉默了许久,猴子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师兄的话,悟空,记住了。”

    那微颤声音当中甚至没听出半点底气。

    默默地看着猴子,清风子振了振衣袖缓缓站了起来,轻声道:“过几天,二师弟在幽泉谷宴请诸位师弟,我和月朝都会去,要是抽得出时间,你也一起过来吧。同门师兄弟也许久没聚了。如果可以,带上风铃。”

    “恩。正巧我这几天也想抽个时间去一趟幽泉谷。”

    “那就到时候再见吧。”

    说罢,转过身,清风子化作一缕青烟飘散无踪,只留下猴子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庭院中。

    “风铃,风铃……”仰望长空,他只能默默地叹。

    清风子要他不辜负,可他真的做得到吗?

    最难消受美人恩。

    “欠她的,该是这辈子也还不清了吧……”猴子无奈地笑了笑,正要起身之际,却见杨婵远远地走来。

    在猴子身旁的石椅上坐下,杨婵轻声问道:“大师伯过来干什么?”

    “你叫他大师伯?”

    “不行吗?”

    “只是诧异而已,我都还没见你主动承认过凌云师兄是你师傅。”

    杨婵撇了撇嘴道:“凌云子那不着调的样子承认他作甚?清风道人是三界有名德高望重的地仙,我叫他一声师伯,不吃亏。”

    “看来这称呼还看人的。”猴子呵呵地笑了起来,盘起手躬着身子,淡淡道:“没什么,他过来问我风铃怎么样了。”

    “问风铃?”杨婵微微愣了一下,一想清风子与风铃到底是师徒,便也不以为意,转而说道:“阎罗之首的秦广王把你逼他们将魂魄送入轮回的事情告上凌霄宝殿了。”

    “意料中的事情,玉帝准备怎么应对我呢?”

    “说要对你再招安,圣旨应该很快到了。”

    “招安?”闻言,猴子淡淡笑了笑,不予置否。

    阴间乃三界重地,若不是一来不熟,二来怕强攻引发三界大乱招来大能介入,猴子连最后通牒都不会发,早就挥军攻打了。

    “那本是一位地位低微的仙家提出的建议,虽说大多数天庭大员听了都觉得不靠谱,但毕竟他们也没主意,所以也没人开口反对。也不知道太白金星在殿上施了禁音术跟玉帝说了什么,总之,最后玉帝就同意了,听说批的头衔还很大。当然,不过是个虚衔,没实权的。”

    是宿命,还是老君又在背后搞鬼了呢?

    猴子不由得想起了四海龙王送来的那几件东西,那手微微紧了紧:“不会是……‘齐天大圣’吧?”

    “齐天大圣?‘齐天’、‘齐天’……”杨婵默默念了几次,笑道:“这可真够大的。是个好称号。消息没说具体是什么名号。不过。如果不是有三清,有南天门,这次我们都端了天庭了,你现在也担得起这名号。若是此次招安不成,你也大可自称……”

    杨婵兴高采烈的述说着,猴子的思绪却早已飞到了另一处。

    “齐天大圣,齐天大圣……”他默念着,笑了。

    温润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在他的脸上。反射出暖暖的色调。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吗?

    恍然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孤零零的坟,那块被风雨侵蚀得不成样子的墓碑,那只在海上与他相依为命,却成天叫他“死猴子”的傻鸟。

    一百多年前那个寒冷无助的夜晚,一只潦倒得只剩下执念的野猴子在那个不知名的小山坡上郑重立下的誓言……答应了那只傻鸟儿,这一路,无论路多长,多远,多苦。多累,无论耗费多少年。无论如何,他都要回到那里,履行诺言。

    一百多年后,野猴子终究变成了齐天大圣,诺言就要兑现。所有的苦楚,如今回首,竟都带着丝丝的甜味。

    这一刻,他的眼眶是湿润的。

    一路咬牙挺过,一百多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将她找回来,让她当堂堂正正的齐天大圣夫人了。

    “跨别一百多年,再见面,她第一句话会说什么呢?”

    此时此刻,心被从未有过的欣喜所占据。

    他痴痴傻傻地笑着,竟是热泪盈眶。

    ……

    三天后,太白金星手持圣旨来到了花果山,在万妖殿受到猴子的接见。

    看着巍巍殿堂,过道两旁立着的铮铮铁甲,太白金星惊得合不拢嘴。

    知道花果山已经极为强盛,但他万万没想到花果山强盛的远不只兵甲。

    此时此刻,他面对的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占山为王的大妖,而是一个权势堪比玉帝的妖族君王。

    他握着圣旨的手都不由得颤了颤。

    还好当初他提议名分往高了写,若真按其他人所说的封个美猴王,此刻他恐怕就该立即打道回府了。

    猴子高高坐在王座上,冷冷地瞧着太白金星,一言不发。

    那眼神看得太白金星心中忐忑无比。

    许久,王座旁的庭官高声喝道:“下站何人,报上名来!”

    这哪里是来宣圣旨啊,这感觉……根本就是来朝见的。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太白金星双眉微蹙,只得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在下太白金星拜见美猴王!此次前来,乃是奉命传旨!”

    “奉命传旨?”猴子淡淡笑了笑,微微躬身,懒懒地问道:“奉的是谁的命?”

    “奉……奉陛下之命。”太白金星支支吾吾地说。

    “你家陛下是谁?”猴子又问。

    “我家陛下……”太白金星有点懵了:“我家陛下是……是玉帝。”

    “完整说来!”猴子忽然暴喝道。

    “完整说来——!”四周的兵卫重重顿下兵刃。

    整个大殿都微微震了震。

    太白金星腿都软了。

    就这情况,结合猴子当日斗天庭的狠辣,太白金星丝毫不怀疑自己万一一句话说错有可能整个身家性命交代在这里。

    眨巴着双眼,他想起了以素当日在凌霄宝殿上的对答,唯有躬身拱手道:“臣下太白金星,奉昊天金阙无上至尊上帝之命前来……”

    “前来传旨?”猴子的眉头挑了挑。

    “不不不。”太白金星连忙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轻声道:“前来出使花果山,给猴王陛下带个话。”

    猴子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大殿上的一众妖怪皆笑了出来。

    爽朗的笑声中,只有太白金星低头猛地擦汗。

    许久,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问道:“说吧,他让你传什么话。”

    舔了舔干瘪的嘴唇,太白金星低声道:“我家陛下让臣下告知猴王,他……他愿封猴王陛下为‘齐天大圣’……”

    “哦?齐天?这名字好!”往那膝盖一拍,猴子坐在王座上冲着太白金星猛地招手。

    见状。太白金星只得连忙卷起衣袖屁颠屁颠地跑上前去。站在王座边上低头哈腰。

    近距离地注视这太白金星。猴子低声道:“你来给本王说说,那‘齐天大圣’有什么福利没有?”

    “这福利嘛……齐天大圣,顾名思义,就是与天比齐,便是见了我家陛下,也不必行礼。”

    猴子咧开嘴笑道:“就是跟玉帝一样大的意思?”

    “对对,猴王英明,就是这个意思!”太白金星点头连连。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

    猴子狐疑着双眼问道:“能来去地府自如?”

    “能!”太白金星斩钉截铁地答道。

    “想查生死簿就查生死簿?”

    “没问题!”

    “众仙见了都要行礼?”

    “这是肯定!”

    “那本王手下被扣的那些魂魄……”

    “通通赦免!”说罢,他睁大了眼小心翼翼地注视着猴子。

    猴子故作思量状,半响,两手一拍,对着太白金星笑道:“不错!这个我喜欢!”

    见猴子肯接称号,太白金星总算松了口气,嘴里嘟囔着:“臣给大王看看圣旨。”

    急匆匆地就要取出藏在衣袖中的圣旨,却不想被猴子一把给按了回去。

    瞧着太白金星,猴子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些个好处,本王都要。这封号。就不劳玉帝下旨了,本王自封便是。”

    太白金星顿时怔住了。笑着,笑得嘴角猛抽。

    “怎么?不同意?”

    “不不……”太白金星连忙摇头摆手,又扭扭捏捏道:“可是……若不是陛下亲封,这称号……恐怕生效不了,那些个好处也就……”

    只见猴子脸色一变,一手搭着太白金星的肩,冷冷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本王就给玉帝下个圣旨,封他个奉昊天金阙无上至尊上帝。他那称号,本王没下旨封过,也是不算。”

    太白金星顿时汗如雨下了。

    这圣旨要是被送到天庭还得了?

    将抽出一半的圣旨又塞了回去,太白金星躬身道:“大圣爷说的是,大圣爷说的是。大圣爷自封便好,这圣旨……老朽还是带回去算了。”

    “孺子可教也。”注视着太白金星,猴子缓缓绽开了笑容,拍着他的肩道:“你这么说,听着不就顺耳多了吗?”

    “大圣爷教诲得是。”

    “这名字大圣爷我着实喜欢,这么着,玉帝立此大功,大圣爷我赏罚分明,也不好没点表示不是?你看这样如何,那云域天港和观云天港,就赏赐给他了?”

    太白金星神情一僵,盯着猴子,又缓缓露出了满脸的谄笑,竖起拇指道:“大圣爷赏罚分明,真乃三界表率也!老朽替玉帝谢恩了!”

    猴子忽然又是一手拍在太白金星肩上,顿时,太白金星浑身一颤。

    他维持着那僵硬的笑,惊恐地盯着猴子伸出的一只手指,看着那手指戳在自己脸颊上。

    “大圣爷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哈哈哈哈!”

    太白金星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却还强撑着谄笑:“能讨大圣爷的欢心,是老朽的荣幸啊!”

    猴子戳着太白金星的老脸,一字一顿地说道:“真是个彻彻底底的奸臣啊。”

    “奸……奸臣?”太白金星眼角直抽。

    “怎么?大圣爷我说的不对?”

    “不不不,大圣爷说得对!大圣爷说老朽是奸臣,老朽就是奸臣!”

    “天庭就需要你这种奸臣!”

    “对对对。”

    “其实我这里也需要奸臣,不如就留下来任职吧?”

    看着猴子,太白金星笑得更欢了,笑得像哭:“大圣爷真爱说笑?”

    “认真的。”猴子忽然不笑了。

    顿时,太白金星整个表情又是僵住,死的心都有了,心里开始玩命打算盘。

    还没等他理清状况,一转眼,却见猴子噗呲一笑,咧嘴轻声道:“逗你的。”

    说罢,瞧着太白金星又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脸色惨白的太白金星是彻底笑不出来了,就连装都装不出来,他微微低头,颤抖着伸出双手行礼,低声道:“大……大圣爷,小的……若是没其他什么事,小的这就告退了……”

    话音未落,只见猴子神情一收,大喝道:“太白金星听旨!”

    突如其来的一喝瞬间摧垮了太白金星最后的精神防线,他整个瘫坐,又挣扎着跪好,战栗着,不敢抬头。

    猴子冷冷地说道:“本圣命你即刻前往地府传旨,让那十殿阎罗备好生死薄,等候本圣三十日后查验,滚吧。”

    说罢,他转身便走,只留下太白金星呆呆地跪在原地,不明所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