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欢之筵

2018-01-17 08:52:58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中,太上老君伸手出去触摸天道石上交错的两道裂纹。

    其中一道,已经在缓缓地愈合,另一道却还是纹丝不动。

    “天道自愈……”他长叹了口气,半眯着双眼,有一种说不出的忧虑:“接下来,只要解决这最后一道裂纹的问题,那么一切就重归原始了。”

    ……

    当太白金星一步步从万妖殿中走出的时候,那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在他的脸上,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只猴子简直是极尽折腾之能事,连他这个在天庭八面玲珑的大员都被折腾得没了脾气。

    没办法,谁叫人家实力雄厚、兵强马壮呢?连玉帝都要低头,他一个太白金星算什么?

    “虽说一塌糊涂……嘿嘿……但总算回去能糊弄”

    望着手中那一卷皱巴巴的圣旨,他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一步步走下台阶。

    恍恍惚惚间,他忽然看到三个妖兵共同搬抬着一面长达两丈的大旗从旁边走过,吆喝着将它升到了旗杆上。

    “这是……”

    当望见那黑色旗帜上的字的时候,他整个呆住了。

    “齐天大圣?这才刚刚……怎么可能这么快?”

    一阵微风从身旁掠过,夹带着两片枯叶。

    太白金星的眼睛缓缓眯成一条缝了。

    “巧合?不对,这里叫齐天宫能是巧合,可那‘大圣’如何得来?”

    “天庭有人泄密?也不对,这封号是我随意起的。陛下连看都没看。怎么可能如此准确?”

    “未卜先知?还是不对。起码要大罗混元大仙的修为,才有可能精确到这种程度。甚至大罗混元大仙也做不到,除非老君亲自出手。”

    一位妖兵缓缓来到他的身后,仰头拱手道:“星君,万妖殿外不宜逗留。”

    “行行,老朽这就走。”太白金星连忙低头从旗杆下匆匆走过,眼睛却还忍不住瞥了随风飘扬的“齐天大圣”四字。

    忽然间,他想起了太上之前许多匪夷所思的行为。

    “难道……天道?”

    握着圣旨的手不由得攥紧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三清不出手便顺理成章。可如此一来,我们这一众忙前忙后的,不都成了小丑?”

    想着,他加快了脚步朝齐天宫外走去,脸上带着丝丝复杂的笑意。

    ……

    庭院中,杨婵听着兵卫绘声绘色地描述,笑得合不拢嘴。

    “有那么好笑吗?”猴子在一旁悠悠道:“不就是耍了他一下嘛?”

    瞅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猴子,杨婵道:“别忘了当初如果不是他阻着天河水军,花果山也没有今天?”

    “所以我就该对他感恩戴德了?”猴子哼了一声,道:“小人永远是小人。便是敌人的敌人,也当不了朋友。”

    “你要这么说的话。以后帮你的人可得少许多了。”

    “少就少,本大圣就是看不惯这种小人。”

    瞧着着倔强的猴子,杨婵又是咯咯笑了起来。

    若他不是这种人,自己还会喜欢他吗?

    这世间的许多,本就没有对与错之分,例如喜欢与否,明知是错又如何呢?

    稍稍沉默了一下,杨婵轻声道:“其实,站在太白金星的角度,也没有错。功高盖主、不听将命、特立独行、自把自为、惹众怒,这些个大忌,天蓬全犯了个遍,不针对他针对谁呢?”

    猴子微微一愣,瞧着杨婵道:“你现在倒是看得很开啊。”

    闻言,杨婵歪着脑袋笑眯眯地说道:“这几天什么都不用管,心情自然就好了,特别是看到某人累得跟条狗似地,心情就更好了。心情这么好,怎能看不开呢?”

    “哎呀,这是在向我炫耀了?”猴子的眉头一下蹙起了。

    “炫耀怎么啦?我累了一百年了,某人却在天上逍遥快活,现在是风水轮流转了。”

    默默地看着杨婵那难得的俏皮模样,许久,猴子淡淡地笑了,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

    “不聊了?”

    “还聊什么啊?去继续当狗咯。”猴子伸了伸懒腰道:“今天约见了那个让你头疼的多目怪,在你这里憋了一肚子气,刚好发泄在他身上。”

    “你可别乱来。”

    “我像是没分寸的人吗?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安心过你的小日子吧。”

    说着猴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刚走出几步,又回头道:“对了,过几天我要去一趟幽泉谷,你也算是斜月三星洞的门人,要不要一起去?”

    “师门聚会?”

    “恩。”

    “那还是算了吧,我不去。”杨婵淡淡道。

    “行,那就这样了。”猴子甩了甩脖子,转过身朝着万妖殿走去。

    身后,几个随从小妖急急忙忙地跟上。

    待猴子走后,杨婵才回头对着身旁的兵卫问道:“对了,你刚刚说大圣爷最后给太白金星下了道什么旨?”

    那兵卫挠挠头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小的也听不太清楚,好像是……好像是要太白金星到地府去传旨,说大圣爷过些天要下地府查验生死簿。”

    闻言,杨婵顿时怔住了。

    ……

    猴子自称齐天大圣的消息很快在三界传播开来,自然也传到了天庭。

    灵霄宝殿御书房中,玉帝端坐龙案,怒目盯着身前的太白金星,一言不发,盯得太白金星浑身都不舒服了。

    许久,他拱手道:“陛下息怒,臣也是……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

    “那份圣旨究竟在哪里?”玉帝冷冷地叱喝道。

    “在……”太白金星擦了擦额头的汗,低声道:“在臣的宫里。”

    “那就真的是自封,不是受封咯?”玉帝瞪大了眼睛重重朝着龙案捶了一拳。指着太白金星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许久。才咬着牙低声道:“既然他不接旨。为什么你回来却要谎称他已经接旨?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

    太白金星无奈地笑了笑,摊了摊手道:“那,妖猴不接旨,偏要自封,陛下认为臣应该如何处理?”

    “这……”

    “如今的花果山,是打打不过,压压不住。若非如此,那妖猴也不敢如此狂妄。陛下。若臣回来便在凌霄宝殿上公开宣称那自封而不受封,陛下是发兵还是不发兵呢?”伸手朝着大门一指,太白金星轻声道:“现在事情是已传开,但只要妖猴不到凌霄宝殿上与臣对质,谁又说得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不过谣言而已,陛下无需多虑。若陛下认为微臣说得不对,大可以打开了门告诉三界,臣罪犯欺君。到时候坐实了谣言,天庭更加颜面无存。”

    一番话说得振振有词,玉帝微微张了张口。竟发现无从辩驳。

    不得不承认,太白金星虽说讨厌。却是众仙当中少有的精明人,也难怪西王母那么仰仗他了。

    看着气得瑟瑟发抖的玉帝,太白金星谄笑道:“陛下,您换个角度想想便觉得此事其实也非坏事了。”

    闻言,玉帝微微一愣,低声道:“怎讲?”

    “陛下,咱已定下‘宜纵不宜限’的方略,既然如此,妖猴越是嚣张,我们越是退让。我们越是退让,妖猴就越是嚣张……长此以往,那妖猴索求无度,如何能不惹三界大能之怒?”稍稍顿了顿,太白金星朝着两边瞥了两眼,低声道:“况且,天庭建立之初,便是为了维持三界平衡,看护天道……如今老君都不急,我们这么急是不是有点……”

    那话到这里便打住了,玉帝却已经心领神会,默默地点了点头。

    约莫半个时辰后,玉帝在御书房中召集了几乎所有天庭重臣,商讨任命二十八星宿之首的角木蛟为统帅,在收回的云域天港及观云天港上重建军伍之事宜。除了下旨要求府库竭尽所能拨付物资之外,更特许所部直接从凡间获取资源以加快备战步伐。

    天庭史上最大规模的扩军备战,就这么静悄悄地开始了。

    ……

    与此同时,幽泉谷的庭院中凌云子正兴高采烈地讲述着他前些日子在西牛贺州遭遇的趣事,逗得七师姐星颜眉开眼笑,却惹来了旁边的六师兄于清一阵白眼。

    大师兄清风正与三师兄丹彤、五师兄青云再加上月朝正在凉亭里品着茗闲聊,四师兄还没到,九师兄有事缺席。作为最小师弟的猴子则呆呆地坐在清池旁听着二师兄幽泉抚琴。

    这些个斜月三星洞的入室弟子当中除了另类的凌云子和怪异的猴子之外,大都生性淡薄,平日里极少互相走动,想要齐聚那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一旦有事,只要召唤一声却都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赶到。就好比一百多年前猴子花果山被围攻那次,八个师兄师姐瞒着师傅就静悄悄地就集结起来准备大干一场了,对天庭全无畏惧。

    虽说这件事最终因为大师兄的出现而未能成行,但猴子也是颇为感动。

    最起码,这说明他们并没有将自己这个最小的师弟当成外人。反倒是那摸不清深浅的师傅须菩提让猴子很是忌惮。离开斜月三星洞这么多年,竟从未回去过一趟。

    现在回想起来,猴子这一路反倒是在斜月三星洞的日子过得最为充实。因为看不清三界的全貌,他以为自己的目标近在咫尺,也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日子才可以那么单纯。

    不多时,风铃端着和诗雨萱一起做的糕点送了出来,放到石桌上的时候清风子侧过脸去不看她,她也只能默默无言,转过头给幽泉子枕琴的案头也放了一份。

    一曲罢,幽泉子低声道:“怎么,有心事?”

    “有一点。”猴子伸手捏了块糕点塞入口中,细细地嚼了起来。

    直到入口。他才发现是柿子糕。该是风铃特意做的吧。

    “什么心事。不妨说来听听。”

    “还记得悟空很早以前与师兄说过的那件事吗?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悟空这几日就准备下一趟地府。到时候,想请师兄同行。”

    一旁的风铃微微一惊,不由得攥紧了衣袖,眼睛不自觉地朝着两人的方向瞅了瞅。

    “哦?”幽泉子淡淡笑了笑,道:“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还得乔装打扮一番。虽说你是斜月三星洞的弟子这件事已经许多人知,但到底没浮上台面。若是太过张扬,怕惹来师傅责怪。”

    “看过生死簿确定了魂魄所在,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仰仗二师兄。”

    “师兄弟之间说这些作甚?”

    “悟空随是十师弟,却从未对师门做出什么贡献,还老是给诸位师兄添乱……”

    “这你就说错了。”幽泉子轻轻拍了拍猴子的手,道:“你当得我们师弟,便是缘,是天意。既然是同门,就该互助,若不然。要这同门做甚?”

    闻言,猴子尴尬地笑了笑。

    “我也要去!”风铃忽然说道。

    “你去干嘛?”猴子抬头道。

    “我……我可以帮忙!”风铃结结巴巴地说。

    看着她那模样。猴子噗呲一下笑了:“你别添乱就不错了,到时候可能会动手也说不定。我会带上主力战将的。”

    风铃当即亮出了手腕上当手镯戴着的金刚琢,眨巴着眼睛道:“我……我不比那些战将强吗?别忘了,你可也败在金刚琢手下了。”

    “金刚琢?”

    闻言,众师兄弟纷纷朝这边望了过来。

    清风子却是面色有些难看。

    凌云子急急奔了过来,看得眼都不眨:“这……这真的是太上老君的金刚琢?怎么会在你手里?”

    说着就要伸手去碰,却被风铃一下闪了过去。

    “给师叔看一下嘛。”

    “就不给,凭什么给你看?”

    “嘿,你这小妮子,师叔从小到大对你那么好,你这是忘恩负义知道吗?”

    这句话刚一说出来,两人似乎同时发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一收,齐刷刷地望向清风子。

    众师兄弟也都朝着清风子望了过去。

    只见清风子振了振衣袖缓缓站了起来,留了一句:“我先回屋了。”转身便走。

    风铃咬着嘴唇憋红了脸,两眼泪汪汪地。

    “大师兄这是怎么啦?都这么久了,还要计较吗?”星颜低声问于清。

    “我怎么知道?按大师兄的性子,该是不会这样的。”

    “我去劝劝吧。”青云子放下手中茶盏急急忙忙跟着进了屋。

    缓缓地转过脸来,风铃两眼泪汪汪地望着猴子:“我,我想陪你去地府查生死簿。”

    “能别这么看着我吗?”

    “我想去。”

    “都说了,你去干嘛?你忙也帮不上,动手了我还得分心照顾你。”

    “我就想去嘛!”风铃拽着猴子的衣袖道。

    “行了行了,答应你了。”

    在那泪汪汪的眼神之下,猴子最终还是举手投降。

    ……

    屋内,清风子隔着窗棂远远地望着清池边的风铃,许久,都没有半个动作。

    青云子缓缓走到他身后道:“师兄,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了吧。反正她现在在花果山过得也不错。虽说在悟空身边危险了点……但有个金刚琢在手,普通天将也近不了她的身。”

    静静地注视着风铃,清风子轻声叹道:“她是我从小带大的徒弟,是她父母亲手将她托付给我,从没想过,原来……”

    那话到这里便打住,没再往下说了。

    青云子顿时怔住,他惊恐地看着自己满面愁容的大师兄,半响都没缓过神来。

    悟者道最重修心,清风子是最纯粹的悟者道,修为更是已达大罗金仙巅峰之境,乃是三界有名的地仙大能……

    许久,清风子缓缓地转身,拍了拍青云子的肩道:“算了,不提这事。数百年了,今天师兄弟难得人这么齐全,今晚便好好喝一杯,一醉方休吧。”

    这一次的宴席,说是为了庆祝幽泉子在幽泉谷里养出了一株奇花,其实不过是凌云子贪热闹想把人都聚一聚罢了。

    可惜的是,到最后宴席也远没想象中那么热闹,反倒有些尴尬。

    从头到尾,大师兄清风都是一言不发喝着闷酒。师傅如此,风铃自然就更难受了。这让夹在中间的猴子颇为尴尬。

    有这三个人在,这宴席谁还快活得起来?

    如此沉闷的酒就这么一直喝到下半夜,直到喝掉足足十坛酒,清风子拉着猴子到一旁,似醉非醉地不断叮嘱着猴子,让他不要负了风铃,不断诉说着风铃儿时的种种。

    那些断断续续的话听得猴子一阵茫然。

    原来,修为再高也是会醉的。(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打赏,订阅已经渐渐回声~不过距离目标还有点远……

    三千均定可以领取一个勋章,虽说没奖金,但那是所有像甲鱼这样的扑街写手都想要的,他标志着江湖地位。

    现在还差一千三……

    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