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七章:真相

2018-01-17 08:52:57Ctrl+D 收藏本站

    生死簿是按照时间排布的,在知道确切死亡时间和降生时间的情况下,想要找到确切信息其实极为容易。

    才刚进入生死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猴子便已经找到了雀儿去世的那一页。不过,真正的问题才刚开始。

    为将今生来世互相联系起来便于查找,生死簿上今生结束后会附加一句来世于何年何月投胎何处之类的说辞,如若没有,魂魄待审一栏便会打上勾。

    然而,当猴子翻到雀儿那一页时候,却发现非但结尾本该写着魂魄投胎字句的地方放空,魂魄待审一栏亦放空……

    “师兄,你帮我看看。”转过身,猴子急切地将手中的生死簿递给了幽泉子,睁大了眼睛巴望着。

    接过生死簿,幽泉子只用手轻轻抚了抚那一页便得出了结论:“转世相关被人用秘法封住,无从探知,但这魂魄待审一栏却是真的。”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幽泉子缓缓地说道:“她必定已投胎或者复生。在这生死簿上,必定有她的另一份记录。”

    猴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笑,掩不住的笑。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很快就能见到日夜期盼的雀儿了呢?

    他忍不住地挠头,活像一个欢天喜地的孩童,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一百多年了,足足等了一百多年了,一百多年前那只落魄的野猴子,已经长成了权倾三界的齐天大圣。有能力实现那只傻鸟儿的一切愿望。

    是的。一切愿望。只要把她找回来,她想要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他忍不住地傻笑,笑得一旁的众妖都怔住了。

    那笑容简单得就好像山野中一只普通的猴子。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齐天大圣,统御万妖的齐天大圣,威震天庭的齐天大圣,将玉帝逼得束手无策的齐天大圣。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

    风铃静静地看着欢天喜地的猴子,呆呆地看着,沉默着。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找到了,一切就戳穿了吧。她想。

    握着生死簿,幽泉子轻声道:“不过这封印的秘法甚为诡异,怕是一时半会,谁也破不了。”

    “没事,没事。”猴子自我安慰道:“只要这里有她的记录,就一定能找到……太上老君找了半年能找到,我们也一样能找到。秦广王——!秦广王——!给我滚出来!”

    秦广王连忙从妖怪堆里挣扎着挤了出来。

    “卑职在。卑职在!”

    还没等秦广王站稳,猴子已经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立即告诉我,太上老君最后看的,是那一卷,哪一册?”

    “老君?”秦广王一下懵了。

    “一百多年前,太上老君来你生死殿查过一次生死簿,耗费了半年时间,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

    近距离地望着猴子那狰狞的面容,秦广王猛地哆嗦了一下,干咽了口唾沫畏畏缩缩地指着一旁道:“老君……老君最后查阅了那边书架……”

    “走!”拽着秦广王,猴子快步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哪一个书架?快说!”

    “就,就这几个。”

    “几个?”猴子微微一愣,狰笑着将秦广王摆正,伸手给他整着衣冠,淡淡笑道:“告诉我老君同时看几个书架的书?你是活腻了吧?”

    秦广王顿时慌了神了,哭丧着脸道:“大圣爷……老君,老君真是同时看这几个书架的呀!卑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怎敢欺瞒大圣爷?”

    “是吗?”

    话音未落,猴子一只手已经掐到秦广王的脖子去了。

    其余的阎罗一个个都惊得合不拢嘴,却又不敢出手阻止,生怕惹祸上身。

    猴子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咧开嘴露出獠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说不出我想要的答案,那我就问别人去了。”

    秦广王吓得鼻涕都出来了,却张大了嘴巴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好。

    “慢。”正当此时,化成妖怪的伊圆子伸手握住了猴子的手腕,低声道:“他说的该是真的,以老君的修为,同时查看数个书架不出奇。”

    猴子缓缓望向幽泉子。

    只见幽泉子默默点了点头道:“他说的是真的。”

    听到这一句,猴子才稍稍松手。

    秦广王一下跌坐在地,捂着胸口喘着粗气,小心翼翼地望着猴子,不敢动弹。

    抬头望了望那几个庞大得没有边际的书架,猴子一脸的茫然。

    “那就只能挨本看了?”

    幽泉子又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几个书架,所有的书,任何一本任何一页都不能放过!”

    “诺——!”妖怪们齐声应和道。

    猴子一个纵身凌空飞起,灵力激射而出,瞬间牵引着上百本书飞到他面前,自动翻了起来。

    那目光飞速在各书本之间跳跃。

    风铃依旧呆呆地站着。

    毫无疑问地,这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相比一百多年的漫长旅途,早已算不得什么了。

    ……

    灵霄宝殿,御书房中,玉帝还在静静地等候着来自地府的消息。

    “还不确定他究竟想找什么吗?”

    “回陛下的话,还不确定。”福神恭敬地说道:“但可以确定此事跟老君有关系。”

    “老君?”玉帝顿时骇然。

    许久,玉帝抚弄着扳指道:“再探!此事务必弄清楚!”

    “诺。”

    ……

    三十三重天上,太上老君盘腿而坐,低着头。闭着眼。犹豫着。

    ……

    花果山齐天宫的庭院中。杨婵呆呆地坐着,手中握着她与猴子联系的玉简。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默默地站在围栏边上,抬头仰望天边的那一抹夕阳,静静地等着。

    ……

    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对弈着。

    ……

    一只小小金丝雀的魂魄去向,此刻仿佛成了决定天地归属的关键,所有的。各方大员都在细细地关注着,等待着。

    ……

    书架间的阴煞之气缓缓扩散,生死殿中的蜡烛换了一轮接一轮,戍守的鬼兵换了一批接一批。

    妖怪们一个个细细地翻阅着生死簿,两千多只妖怪聚在一起,竟只剩下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和妖怪们重重的喘息声。

    地府没有昼夜之分,光影流逝之间,在各方大能的关注下,一转眼已经十天过去了。

    记录三界生灵跨度一个月时间里生与死的书架已经被啃了三分之一。

    猴子依旧飞腾在半空中,一本本的书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面前闪过。又被塞回了书架上。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怎么回事?”

    原本的耐心随着那一页页翻滚的纸片被渐渐消磨,那心渐渐变得忐忑起来。

    炼神境的妖怪早已撑不住了。不得不轮班查阅。漫长而繁琐的工作,早已让这支原本斗志昂扬的精锐部队疲惫不堪,却又不敢提出来。

    大圣爷都没说累,他们好意思吗?

    黑子唯唯诺诺地来到猴子身旁:“大圣爷,丞相问您什么时候回去,已经催了四次了……花果山没了您不行啊。”

    “天庭有动作吗?”

    “没有。”

    “没有就让他们自己看着办!这么多年没有我他们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猴子不耐烦地说道。

    从始至终,那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生死簿。

    黑子不敢再问了。

    光影交错间,时间依旧一点一点地流逝。

    疲惫的妖怪们倒地就睡,发出轰鸣般的呼噜声,睁开眼睛,又继续沉浸在书海之中周而复始地翻阅。

    秦广王组织人手送来了食物与水借机跟妖怪们打好关系以便提醒他们翻页的时候轻点,却也没敢给日渐暴躁的齐天大圣送一份。

    大圣爷的脾气一天天变坏,这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

    ……

    “圣母大人,大圣爷……他不肯回来。”

    微风掠过,抚青丝。

    庭院中端坐的杨婵,那眼眶中渐渐多了点点晶莹,却只是笑了笑。

    她微微低着头,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绢子上的两只歪歪曲曲的“乌鸦”。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明天开始,我去替他上早朝。”

    “诺。”

    ……

    三十三重天上的太上老君还在犹豫着。

    ……

    整整三十天过去,猴子不眠不休,一刻没停。

    直到合上最后一页生死簿的时候,当初满怀的希望终究被消磨殆尽。

    “没有……怎么会没有?这是怎么回事?他把那一页撕毁了?还是整册都藏起来了?会不会是你们看漏了?”

    他瘫倒在地,呆呆地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眼前的黑暗仿佛一个无底深渊般,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吸干。

    他静静地躺着,眨巴着布满血丝的双眼。

    四周的妖怪一个个疲惫不堪地站着,没有人敢开口。十殿阎罗一个个缩在角落里,生怕猴子迁怒。

    “应该不会看漏才对。”黑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家都找得很认真,还有两位上人术法的帮助,不可能看漏。”

    “再从头找一次……”

    “啊?”

    猴子一跃坐了起来:“再从头找一次。一定是看漏了,所有的人交换位置,从头开始找。不可能没有的,不可能。”

    “从头?”所有人都怔住了。

    找了整整一个月,再从头?

    “从头找,一定就在这里面。没错。一定是看漏了。”猴子捂着脸囔囔自语道。

    伊圆子开口道:“这里面肯定是有其他问题。也许我们应该试一试其他线索。不如……先回去吧?”

    “没有其他线索。就这个线索。无论如何必须找到。”

    “可是,这阴间煞气极盛,你看大家都已经……”

    “我等了一百多年!一个月算什么!我等这一天等了一百多年——!别说了一个月了,就是一年,十年,都要找到为止!”猴子猛地嘶吼道。

    那咆哮声在生死殿中荡开,引发无数的回响,仿佛千万人在咆哮。

    绒毛微微竖起。咧开的嘴里露出尖牙,额头上布满青筋……昏红的烛光中,面目狰狞。

    这一刹,所有人都怔住了,一个个惊恐不已。

    没有人会怀疑,此时此刻谁出手阻止他,会被他当场撕成碎片。

    风铃依旧呆呆地看着猴子。

    幽泉子无奈地长叹。

    猴子稍稍收了收神,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抱歉,语气重了。我们从头再看一遍吧。再找一次,看看怎样之后再做决定。实在不行。就往其他书架找。只要一直找,总有一天会将它翻出来的。”

    躬着身子。他缓缓地拨开将他团团围住的妖怪,一步步走向书架的开头。

    “大圣爷的情绪……有些不对了,怎么办?”

    “别乱说话。”黑子轻声道:“大圣爷说再找一遍,那就再找一遍,谁敢不从,军法处置!”

    “诺!”

    “这么找下去不是办法。”伊圆子侧眼望向幽泉子。

    幽泉子沉默不语。

    望着他渐渐远去,孤零零的背影,风铃呆呆地站着。

    她听不见四周的言语,看不见四周的光。蓝色的双眸里,只剩下他。

    许久,她不自觉地迈开了脚步,朝着他远去的方向走去。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的手微微颤了颤。

    ……

    生死殿广阔无边,却四面密封,如同一个巨大的陵墓。

    如此广阔的空间里,不会有气流涌动,有的只是无穷无尽从生死簿中释放出来的煞气,时刻考验着生者的心智。

    幽暗的长廊中,两面都是绵延的书架,漫长的路,看不见来处,也看不见前方。

    风铃低着头,孤零零地走着,一步步迈向猴子远去的方向,那脚步时快时慢。

    手不自觉地紧紧攥在胸前,目光中没有一点神彩。

    明明不希望他找到,可……

    也许,一切终究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吧。

    只要说了,便不用再因为隐瞒而不安。

    他会找到他日夜思念的雀儿,回到花果山继续当那权倾三界的齐天大圣。

    自己呢?

    “呵呵,无所谓了。”

    她淡淡地笑了,脑海一片空白。

    她只是不愿意再看着他那么颓丧,他是顶天立地的齐天大圣,应该回到花果山,而不是在地府里为了生死簿而发狂。

    那脚依旧不自觉地朝他走去。

    ……

    三十三重天上,太上老君缓缓地睁开双眼,手指微微抖了抖。

    ……

    生死殿中,一本书毫无征兆挪出了一点点,跌落在缓缓走过的风铃面前。

    她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那本书。

    ……

    太上抿着唇,抬头,闭眼,静候。

    ……

    她捋开长袖,躬下身子,伸手捡起了生死簿,缓缓地翻了几页。顿时,那瞳孔迅速放大。

    整个怔住了。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缓缓地仰起头,面无表情地仰望长空。

    身后,清风子呆呆地跪坐着。

    ……

    “你在干什么?”

    风铃惊慌失措地将生死簿藏到身后,睁大了眼。

    一片漆黑的远处渐渐显现了猴子的身影,他一步步朝着风铃走来,意味深长地瞧着慌乱的风铃。

    “你身后藏着什么?”

    “没……没有。”她呆呆地说着,一步步后退。

    “还说没有?”

    还没等风铃反应过来,猴子已从她身前消失,在身后一把夺过了生死簿。

    “猴子,你别看!”

    风铃要伸手去夺,却被猴子一把推开。

    冷冷地瞧了惊恐的风铃一眼,猴子低下头,一页页地翻起了手中的生死簿。

    顿时,他缓缓瞪大了眼睛,仰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风铃。

    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凝固了。(未完待续……)

    PS:继续感冒中……

    订阅是对作者最好的支持。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