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八章:真相(2)

2018-01-17 08:52:56Ctrl+D 收藏本站

    齐天宫,旗帜招展。

    戍守的兵卫分列两旁,猴子带着大队人马匆匆走过,面色凝重。

    一路走进书房,停下了脚步,他背对着众人缓缓地说道:“你们先出去吧。这一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稍后会论功行赏。黑子,安排一下二师兄和四师兄的住处。两位师兄也辛苦了。”

    幽泉子与伊圆子默默地点头,其余众人皆面面相觑。

    犹豫了半响,黑子微微躬身道:“诺。”

    正当众人要离开之际,猴子又冷冷地补充了一句:“风铃,你留下来。”

    风铃眨巴着眼呆呆地站着。

    房门合上了,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下猴子与风铃。静默得令人害怕。

    许久,风铃有些慌了,她轻声道:“猴子,你听我说,那生死簿上写的也许是假的……”

    “假的?”猴子从腰间摸出了那片从生死簿上撕下来的纸,重重拍在桌上:“那上面本来就是空白,哪里来的真假之说?”

    “空白?”风铃整个怔住了。

    缓缓回过头来,猴子冷冷地盯着风铃,低声道:“一直以来,我最信任的就是你。对你的信任,甚至超过对杨婵的信任。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它藏起来。”

    “空白……”风铃还在呆呆地看着桌上枯黄的纸张:“你不是说,这就是记录雀儿转世的一页吗?怎么会……”

    “被佛道两门的秘法同时封住了,只有同时通晓佛道两门秘法的大能和雀儿本身,才能看到上面的内容。”猴子缓缓攥紧了拳头砸在桌上。一脸的怒意。却是咬牙笑了出来:“同时通晓佛道两门……妈的。不用说,一定是太上老君了,只有他才能做到。”

    “雀儿本身……才能看到……”风铃呆呆地眨巴着眼。

    “你看到这上面的内容了?”猴子半眯着眼睛问道。

    “没……没有。”风铃连忙摇头。

    “你自己一眼都没看就准备将它藏起来?”

    “不……不是。”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猴子静静地盯着风铃,风铃低着头,手不自觉的揪着自己的裙角,一动不动地站着,憋红了脸。

    偌大的书房里安静得只剩下风呼呼从窗棂透入的声响。

    “有幽泉师兄的咒法,只要晃一眼。你就可以辨别出这就是我要找的……”许久,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叹道:“算了,我不想和你计较那么多。你先回去吧。往后,雀儿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说着,猴子缓缓背过身去。

    那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风铃依旧静静地站着。

    “没听懂吗?”

    缓缓抬起头,风铃睁大了眼睛,强撑起笑脸,低声问道:“猴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雀儿真的转世了。你会怎么对待她的今生?”

    “什么怎么对待?等她寿元将尽之时打入地魂,这不是早就定好的吗?”

    “如果她也修仙呢?”她仰着头,眼巴巴地望着猴子。

    侧过脸,猴子厉声道:“那就杀了她!直接打入地魂!”

    ……

    庭院中,杨婵呆呆地坐着。

    “大圣爷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书房中。他遣散了众人,只留下风铃小姐,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低头静静地呆了许久,杨婵轻声问道:“他找到要找的了吗?”

    “好像没有。”那小妖恭恭敬敬地答道。

    微微顿了顿,小妖又接着问道:“黑子将军说大圣爷心情不好,不要去打扰大圣爷,所以……丞相让小的请圣母明天,继续上朝。”

    杨婵的嘴角微微上翘,却始终没能绽露笑容。

    “跟他们说,知道了。”

    ……

    书房中,风铃依旧静静地,呆呆地望着猴子。

    “非……非得这样吗?可是……可是她的今生是无辜的。”

    “一百多年了,我一刻都不曾忘记。”猴子攥着拳头,咬着牙道:“你知道她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风铃怔怔地望着眼前的这只猴子。

    “在我最最落魄的时候,是她陪在我身边,在我被老虎追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她为我引的路。在我被猎人困起来的时候,是她舍命救我……”

    “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现在有能力了,应该忘记她吗?”

    “我不会忘记她的,永远都不会忘记。”

    “如果不是我硬拉着她出海寻仙,根本就不会……”

    他的拳头攥得越发紧了,微微颤抖着。

    “你以为她对我意味着什么?”

    “为了她,我可以反天,我可以和太上老君正面叫板,我可以背弃师门。为了她,我什么都敢做!”

    “因为……因为,如果因为任何理由而放弃,我他妈就只是个人渣!我他妈就只是个人渣!”

    “别说是杀一个人了,我发过誓,就是整个三界都反对,我也要履行诺言!”

    风铃呆呆地望着这只泪流满面的猴子。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没有!”

    “我之所以一直不去地府,不是因为我忘记了,而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不够强大……不想那么快跟太上老君撕破脸皮。”

    “你以为那十年我是怎么熬过去的?你以为抱着木桶飘在通天河上的时候我喊的是谁的名字?你以为走在沙漠里七天七夜滴水未进的时候我想的是什么?”

    “我想的是她的声音,我想的是对她的诺言……不是这些,我根本撑不到今天!”

    他紧紧地咬着牙。露出狰狞的面容:“没想到……没想到最后还是……太上老君……生死簿是他封印的。雀儿的魂魄肯定也已经在他手里……妈的。他妈的!这个老杂碎!老杂碎!”

    抬起手,整张书桌被掀飞,堆放的折子散了一地。

    风铃呆呆地看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在算计,都在拿雀儿当筹码……太上老君、须菩提、元始天尊……”

    “这帮龟孙子……谁若是敢对雀儿动手,老子就敢玉石俱焚!这三界谁都别混了,大家走着瞧!”

    扬起披风,他大步走出门外,头也不回。

    卷起的气流牵引着散落一地的竹简纸张打转。

    偌大的书房中。就只剩下风铃呆呆地站着,望着满地的折子,红了眼眶。

    ……

    淡淡的月光下,风铃蜷曲着身子坐在花果山顶端的岩石上,哼着儿时的歌谣。

    那一曲,犹如天籁,带着莫名的感伤。

    一只雀鸟拍打着翅膀落到她的指尖上。

    “声音那么好听,为什么平时都不见你唱呢?”

    “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唱歌会引来雀鸟,怕被人当怪物,所以不敢唱。今天我终于知道。原来我跟他们是一样的。”风铃痴痴地笑着,静静地看着落到自己指尖上歪着脑袋的鸟儿。

    身后。太上老君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

    许久,风铃又是淡淡笑了笑,她仰头望着那一轮明月叹道:“老先生,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吐出的淡淡的雾在空气中缓缓飘散。

    月色中,蓝色的双眸蕴含了点点晶莹。

    “你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在风铃离开斜月三星洞之后……接近风铃。呵呵……我真傻,为什么会以为遇到道祖是因为偶然?”

    太上老君依旧静静地站着。

    “如果风铃就是雀儿,那兜率宫里的那一位,又是什么呢?”

    太上老君微微张嘴,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是你的羽毛,有跟你一样的记忆,便是用搜魂术,也分辨不出真假。”

    “你说错了,她不是我的羽毛……她是雀儿的羽毛。风铃和雀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如果她生了,我就得死。”

    那声音渐渐有些哽咽了。

    太上老君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风铃的背影,月色中,清清冷冷。

    至始至终,风铃都没有回过头来。

    许久,风铃微微低着头,轻声道:“老先生,可以告诉风铃一切吗?风铃想知道,猴子一直说要告诉我,却从未说的那些。风铃……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其实,许多事情你都已猜到一二了,只是还少了关键的一点,以便将所有的一切连贯起来罢了。”太上老君抿着唇,轻声道:“老夫执掌天道,而那猴头,乃是天道之外来物,在老夫发现他之前,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破坏天道秩序,导致连锁反应。这当中最重要的一道次裂痕,就是你。你因他而死,又转世到他身边,以至裂痕扩大。”

    “排除天道的自愈,老夫还必须设法让你们两个都按照天道的路线走下去。他的路线是两次反天,任弼马温,任齐天大圣,压五行山下。你的路线……”

    “我的路线?”风铃睁着眼,那眼泪一滴滴坠下:“我的路线则是死,因为我本就不应该存在……对吗?”

    老君静静地站着,沉默,许久才再次开口:“准确地说,不只是你,还有你所说的……那个雀儿。你们都不应该存在。”

    “那老先生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风铃呢?你完全有这个能力。”

    “不能杀。你和猴头已熟识,只要你一死,猴头必定会追查死因。届时,一翻生死簿,便是一个玉石俱焚的下场。”

    风铃又是痴痴地笑。

    飞舞的萤火虫印在双眸之中,就如同漫天的星辰。

    “那……老先生打算怎么呢?”

    “那假‘雀儿’你已经看过了。老夫的意思是,只要你自愿身死,老夫便许诺庇佑猴头,让他在往后的路上少些坎坷。同时,老夫也会还猴头一个‘雀儿’,以断了他继续追查的念想。如此一来,三界皆可回复往昔光景。”

    “如果我不同意呢?”

    一阵微风刮过,扬起风铃的长发,掠过太上的鬓角。

    寂静的夜中,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呆着。

    许久,太上静静地注视着风铃,低声道:“你会同意的。”

    风铃顿时笑了,痴痴地笑,笑到最后,掩面而泣。

    “好好考虑一下吧,老夫等你的消息。”

    太上的身形缓缓在黑暗中消散。

    空荡荡的山巅上,月色下,只留下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未完待续……)

    PS:还在感冒之中……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