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九章:无路可走

2018-01-17 08:52:56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以来和蔼可亲的笑,原来一切都可以是假的。

    她淡淡地笑着,泪眼朦胧。

    如果自己是雀儿转世,那斜月三星洞又是怎么样一种态度呢?

    师傅,师尊他们都知道吗?他们已经决定袖手旁观了吗?

    观前温润的阳光,微风拂过摇曳的枝叶,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假的。

    猴子呢?他也是假的吗?

    她想起了跪在朱红木门前的倔强,想起了单人独斗天庭大军的执着,想起了狰狞的面容,想起了在生死殿中的狂乱……

    “你知道她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她紧紧地抿着唇,泪水一滴滴地滑落。

    背弃师门,穿越十万八千里路,醒来望见那张毛茸茸的脸的一刻,她以为漫长的旅途已经结束,这里会是她的安乐窝。

    可她错了,对于她来说,命运不过刚刚开始。

    她呆呆地坐着,遥望天际。

    “将一切告诉猴子吗?”

    她恍然想起了猴子在凌燕里给自己的,那个从未兑现过的承诺。

    让他去抉择,从自己和雀儿之间挑选一个……

    可是,万一……万一他真的挑了雀儿呢?

    风铃不敢赌,她已经一无所有,唯独剩下这份期盼。

    她淡淡地笑着。

    “只要我消失了,猴子就能得到日思夜想的“雀儿”,了却心结。‘老先生’就能恢复天道,不会再为难猴子。师傅也不用再因为这个不听话的弟子而生气了……”

    “也许……也许我真不该存在。”

    她缓缓地起身。呆呆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步步朝着齐天宫的方向徒步而去。

    沿途的荆棘刮破了她的手。全无知觉。

    依旧带着笑。

    夜风凄冷。

    这一刻,天地苍茫,无依无靠。

    这个一步步将自己引入绝境之中的女孩,一无所有的女孩,只能死死地捂住那份最后的希望,独自走向天地大能为她设置好的归宿。

    ……

    星夜。

    齐天宫外,身穿紫色道袍的凌云子急匆匆地赶来,随着戍守的妖兵快步绕过万妖殿一步步来到书房前。

    “大圣爷。凌云上人到了。”

    “快请进。”

    随着大门敞开,凌云子望见屋内的猴子、幽泉子、伊圆子,一个个眉头紧锁。

    “怎么样了?找到了吗?我刚被师傅放出来。”提起前摆,凌云子抬腿跨过了门槛。

    伊圆子伸手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枯黄纸张:“在那里。”

    凌云子急切地拿起纸张,怔住了:“空白的?怎么回事?”

    幽泉子轻声道:“上面同时有佛道两门的封印,除了精通佛道两门术法的大能和雀儿本人,没人能看到上面究竟写了什么。凌云师弟,你不是修过佛吗?不如你试一试?”

    凌云子眉头紧蹙,尴尬舔了舔嘴唇道:“我那算什么修佛啊,还没入门我就跑了。这事情。如果师傅来倒还有些许可能性。”

    “师傅?”猴子顿时睁大了眼睛:“对了,师傅修过佛。”

    “师傅修佛从未成过。况且,他也未必肯帮这个忙。”伊圆子道。

    “我去求他……也许……”猴子的目光在三位师兄身上来回。

    幽泉子沉默不语。

    伊圆子错开他的目光。

    凌云子低声道:“你就别做梦了,我们自己的师傅,我们还不知道吗?肯帮,他早就出手了,不会等到今天。”

    “那现在究竟怎么办?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猴子猛地咆哮道。

    三位师兄皆沉默不语。

    许久,猴子咬牙道:“这封印必是太上老君封的,只要拿下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闻言,在场众人皆是微微一惊。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猴子急匆匆地走入内室,不多时手中拿着一个木盒子便走了出来,伸手递给幽泉子。

    “二师兄,你帮我看看这枚丹药。”

    说罢,他便睁大了眼睛巴望着。

    其余两位师兄皆惊恐地看着他。

    幽泉子捋开衣袖,伸手接过了木盒,打开,闻了闻,又用手轻轻触碰。

    摩擦着手指,幽泉子轻声问道:“这丹药,师弟是哪里得来的?”

    “这是从通天教主那里弄来的,吃了,可以突破修为!”

    “七巧弥云丹?”

    在场三人皆是一惊。

    “你们都知道?”猴子也是一惊。

    “嘿。”凌云子无奈地摇头,轻声道:“这三界谁不知道通天教主有七巧弥云丹?当初他还声称只要谁敢吃就给谁呢。只可惜,看了药理,还真就没人敢一试。这东西,和毒药差不多。”

    说着,凌云子摊了摊手。

    “怎么说?”猴子忙问道。

    幽泉子捋着长须,低声道:“这药能突破行者道极限没错,但这药也是要人命的。塌方似地吸收灵力,谁敢一试?何况这东西还要太乙散仙以上修为才能吃。光是一个戾气问题就足够让使用者身陨了,更何况还有个天劫。”

    “也不一定,只要杀戮够多,说不定……”

    还没等猴子说完,凌云子已经从幽泉子手中接过七巧弥云丹,装回丹盒,塞回猴子手中,长叹道:“行啦,师弟。这个办法跳过。这玩意啊,属于最后手段,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才能用。谁也不知道它的上限在哪里,若是你吃了只是从太乙金仙涨到大罗金仙还好,若是高了……我估摸着整个天军拿来给你杀都不够化解戾气的。千万年了,为什么这世间从未出现大罗混元大仙修为的行者道。这事情你想想就明白了。”

    “说白了,这就是通天教主突发奇想弄出来的东西。要真那么有用。你以为当初为何没人肯接他这个丹?据我所知。他自己都是半个行者道。为什么他自己不吃?”

    猴子紧紧握着丹盒沉默不语了。

    许久,伊圆子开口道:“师弟啊,有句话,师兄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兄,请说。”

    “现在我们已经确定雀儿在生死簿上有记录了,至于是转世还是复生,未定。如果是复生的话,其实你大可以不必再找。有人肯费尽心力将她复活。肯定有所图谋,便是你不找,迟早有一天他也会将雀儿送到你面前。”

    “要强破这封印,只要肯花上个百八十年,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如果是转世的话…………若她转世未修仙,那么百年光阴,必是已多次轮回,破了这一道,我们怕得接着破下一道。如此反复。永远都没有个头……若是她转世已修仙,你真的下的了手吗?”

    猴子顿时怔住了。

    “而且。我始终不认为雀儿已经在太上老君手上。就算这道封印是太上老君下的,也肯定是他前往地府查阅生死簿之后才下的。雀儿的魂魄并非太上老君引走,这是已经确定的事情。那人既然有能力瞒过土地将雀儿的魂魄勾走,又瞒过阎罗将她送入轮回,那么必不会放任自流,修仙的可能性极高……这些,你可是都想好了?”

    猴子不禁沉默了。

    微微低头,伊圆子轻声道:“还是顺其自然吧。既然那背后之人肯花费如此多的心思,他必然有办法让老君即便知道雀儿的魂魄在哪里也无法取得。同样的,他花费如此多的心思,早晚,也会来找你。”

    “不行。”猴子猛地摇头,厉声道:“太上老君下封印,就是为了阻止我获知她的去向……她是天道裂痕,万一被太上老君抢先一步的话……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先确定她安全。”

    那拳头攥得噼啪作响。

    “先去找师傅,行不行都要求过才知道。”

    “实在不成,就去灵山。”

    “再不成,我自己修佛。”

    “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

    偌大的书房中,三人呆呆地注视着猴子。

    话到此处,三位师兄也早已不知如何规劝了。只能无奈叹息。

    或许,还是当初那句话吧。

    此猴,执念甚深……

    ……

    此时,九重天,凌霄宝殿。

    庭院中的溪水叮咚流淌,御书房中,天庭重臣们聚在一起面面相觑。

    “那妖猴到地府去折腾了一个多月,居然就撕了一页空白的生死簿走?”

    玉帝一脸疑惑地对着龙案上那一页枯黄的纸张,微微挺直了腰杆靠到龙椅上,环视周遭齐聚的重臣们。

    “会不会搞错了?”角木蛟迟疑道。

    福神躬身道:“陛下,那妖猴走后,秦广王守在书旁足足等了三天,等到生死簿自愈完成,便立即撕了呈上天庭,该是绝无错漏才是。”

    “生死簿有空白页吗?”玉帝的双眼缓缓滑向了金头揭谛。

    金头揭谛微微一愣,数了数手头的念珠,躬身道:“陛下,生死簿上该是没有空白页的。若是有,也只能是被人故意封去了内容。”

    “那妖猴知道我们在等着查看,所以撕走的同时顺便封印这一页?”玉帝的眉头缓缓蹙成了八字。

    若真是这样,这猴子也……未免太狡猾了吧?

    握着那一纸空文,玉帝低声道:“这妖猴兴师动众下地府,就是为了这上面记载之人,如果我们能抢先一步找到此人,说不定,就因此而获得牵制妖猴之法了。”

    说着,玉帝伸手指向太白金星:“爱卿,不如你来看看。”

    太白金星顿时一呆,唯唯诺诺地走上前来。

    伸手接过那纸张,太白金星定睛细看了许久,缓缓松了口气,双手奉还玉帝,道:“启禀陛下,这里面隐约可见梵文,该是佛门秘法才对。臣,破解不了。”

    “佛门?”玉帝连忙转而递给另一边的金头揭谛。

    接过纸张,金头揭谛也细细看了许久,道:“此封非贫僧所能解。如今老君闭关未出,不如,让贫僧送回灵山,寻佛祖一观?”(未完待续……)

    PS:还在感冒中,发烧了,看什么都晕乎晕乎的。看到订阅的时候就更晕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