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章:回斜月三星洞

2018-01-17 08:52:55Ctrl+D 收藏本站

    斜月三星洞。

    潜心殿中,须菩提与清风子一如往昔地对弈。

    须菩提捋开衣袖,轻轻地放下一子。

    清风子面无表情的盯着棋盘,许久,也回了一子。

    如此反复。

    时不时地,须菩提都会抬眼看看清风子。从头到尾,清风子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棋盘。直到满盘皆输,被杀得丢盔弃甲,他既不认输,也面不改色,只是一味地沉默着。

    一盘毕,清风子低头默默地清理着棋盘。

    须菩提仰起身子抿了口茶水,轻声道:“万事皆有命,你也就不要过度思虑了。”

    清风子微微躬身道:“弟子明白。”

    将所有的棋子都收入棋篓中,清风子又拈起一子,正要置上棋盘之时,却见须菩提轻轻摆了摆手。

    “不下了,你都没心思下。”

    清风子默默地将棋子放回棋篓中。

    长叹了口气,须菩提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振了振衣袖道:“明天开始,为师就闭关不出了。观内一应事务,便全由你做主。”

    “闭关?”清风子微微一愣,道:“师傅为何忽然闭关?”

    缓缓地转过身去,须菩提轻声道:“闭关不过是个托词。明天,你那十师弟悟空,会回观里来,要我替他解开生死簿上的封印。”

    “那封印,该是师傅也解不开才是吧。既然如此,又何必托词躲避呢。”

    捋开衣袖,伸出手。须菩提轻轻打开了窗户。带起一阵轻风。

    凝视着窗外的一轮明月。他轻声叹道:“还是避而不见吧。明知结果,不见,也省得日后伤感。”

    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清风子静静地坐着,目光空洞。

    不发一言。

    ……

    次日一早,正如须菩提所言,猴子果然硬拽着幽泉子、凌云子、伊圆子三位师兄来到斜月三星洞。

    跨别一百多年,整个斜月三星洞看上去与原来却几乎没什么区别。

    真要论起来。无非是这里多了棵树,那边少了棵树之类的。

    至于那几乎全换了一轮的面孔……猴子在这里呆了一年多,受尽道徒的敌视,本来就没几个要好的,自然也没什么伤感的地方,倒是猴子出现在道观门口的时候差点将那把门的道徒吓出病来了。

    全观上下都知道有个十师叔是只猴妖,可这毕竟是第一次见。一只全副武装的妖王,这让一个个才凝神境从未历练过的普通道徒如何能不怕呢?

    好在旁边还拽着的其他几位师叔不久前才一个个在这里被罚闭门思过,道徒们也都认得,这才没引起什么混乱。

    进了大门。猴子一路催促着赶到须菩提的潜心殿前,却见大门紧闭。

    见到猴子一行。守在门外的于义先是一愣,又连忙躬身行礼。

    “于义参见师傅,参见诸位师叔。”

    整整一百多年过去了。

    一百多年前,于义不过是一个纳神境的道徒,只因性情敦厚,得了须菩提的赏识而留在身边,兼且看守藏经阁。如今的于义已有炼神境修为,就容貌而言与一百多年前一般无二,只是留了胡须,看起来成熟了许多罢了。

    还没等身为于义师傅的伊圆子开口,猴子已经快步走到于义身边,一手扶着他的肘示意免礼,另一手则指着大门道:“怎么回事?老头子呢?”

    悄悄瞥了伊圆子一眼,于义目光闪烁,犹豫着低声道:“师尊闭关了。”

    “闭关了?骗谁呢?你老实说,老头子是不是说了不见我?”

    于义闭口不言。

    伊圆子缓缓走到于义面前,压低声音问道:“师傅,什么时候闭关的?”

    自家师傅开口了,于义自然不敢敷衍了事,只得如实作答。

    “师尊昨晚闭的关。”

    “昨晚才闭关?”猴子顿时哼笑了出来。

    “看吧,早说过了不会帮忙的,来了也是白来。”一旁的凌云子摊手道。

    猴子闭上双目略略感知了一下,半响,却只能无奈睁眼道:“他不在里面。”

    “他在你还打算硬闯不成?”凌云子打趣地问道。

    这一问,猴子没有回答。

    那略略有些凝重的神情顿时让几个师兄心中一颤,有些后悔陪他走这一趟了。

    略略想了一下,猴子调转脸对着于义问道:“大师兄在观里吧?”

    “大师伯倒是在观内。”

    “带我去见见他。”猴子扬手道。

    “你去找大师兄做什么?”

    “去问问他老头子是怎么个意思。”

    闻言,凌云子的脸顿时抽了抽。

    ……

    正元殿中,猴子与清风子四目交对,席地而坐。其他三位师兄分坐两旁。

    伊圆子静静地给众人沏着茶。

    那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僵硬。

    强压着急切的心情,猴子抿了口茶,轻声道:“大师兄啊,师傅闭关之前,可曾跟你说过什么?”

    “师傅说,你想他帮忙的事,他帮不了。”清风子面无表情地答道。

    “他已经知道我找他干嘛了?”

    “应该吧。”

    抿了抿嘴唇,猴子注视着清风子,呲牙道:“那他是不是也早就知道这生死簿上,是什么内容了呢?”

    “这,当弟子的就不便妄加揣测了。”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转而问道:“师傅在哪里闭关?”

    “不知道。”

    “他连在哪里闭关都没交代?”

    “师傅做什么,需要向当徒弟交代吗?”

    猴子的眉头微微颤了颤,有点按捺不住了。

    深深吸了口气,他再次强压着憋出个笑脸道:“大师兄,这次我回来找师傅,是有急事。”

    “知道,你一百多年没回来了,没有急事你怎么可能会回来?”

    “现在不要计较这些了行吗?这种陈年旧账究竟什么因由你我心知肚明……我真有急事。”

    “我知道。”

    说吧,清风子依旧是那副淡漠的神情。

    身前的茶水都有些冷了,可他从头到尾,碰都没碰过。

    抿着嘴唇,猴子双手不断张合做握拳状了。

    这是即将发作的架势。

    侧边的凌云子连忙将蒲团往猴子的方向挪了挪,伸手扯了扯猴子的衣袖,低声劝道:“早就知道的情况,没啥好生气的。”

    微微挺了挺身子,清风子淡淡道:“观内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若是没其他什么事,就……不送了。”

    此话一出,猴子的神情顿时僵了僵。

    半响,他狰笑道:“大师兄这是要赶我走的意思?”

    “算是吧。”

    只一瞬,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猴子已暴起,金箍棒直指清风子的鼻梁,怒道:“今天我必须见到师傅!就不信掀了整个斜月三星洞他还能不出来!”

    肆虐的气流瞬间将整个殿堂里所有的一切都刮得东歪西倒。

    众师兄纷纷惊得瞪大了眼睛。

    一片纷乱之中,清风子若无其事地捋着长须,缓缓抬头,冷漠地注视着猴子。

    “想打?”(未完待续……)

    PS:重感冒,发烧,咳嗽,偏头疼……我这是快死的节奏吗?

    大家体谅一下,今天只能更这么多了。

    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