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一章:心中无佛

2018-01-17 08:52:55Ctrl+D 收藏本站

    “想打?”

    清风子面无表情地盯着猴子。

    灵力已经无声无息地汇聚。

    这种灵力不同于行者道的暴虐,它温润如水,捉摸不定,无声无息,一旦真正触碰,却又会在顷刻间变成要命的猛兽。

    猴子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最少有六件法器已经处于半发动状态。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金箍棒距清风子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

    凌云子一脸的惊骇想要出手制止,却被一旁的幽泉子拽住了手。

    行者道对付悟者道,在战斗上有着天然的优势。可惜的是这种优势越到高处就越小。

    大师兄清风子的修为最起码是大罗金仙巅峰,甚至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大罗混元大仙境界。莫说在凡间,就是放诸三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以太乙金仙巅峰的行者道修为对付这种顶尖的地仙,面对面的话猴子还是有些许把握的。可他真的要在这里和大师兄来一场歇斯底里的大厮杀吗?

    挣脱了幽泉子的手,凌云子急匆匆地挡到两人之间:“师弟!你真要在这里动手啊?把棍子收起来!大师兄,你这是干什么呀?别跟他一般见识。”

    隔着凌云子,两人怔怔地对视着。

    轻轻捋开衣袖,清风子挺直了腰杆面无表情地说道:“在外面为祸惯了,以为斜月三星洞也跟花果山一样任你为所欲为吗?”

    猴子咬紧了牙,金箍棒的末端微微颤动着。

    “大师兄,师弟也是急了。绝无恶意!绝无恶意!”

    清风子哼笑了出来。

    “师弟。你不能这么放肆。同门相残。任你有万般理由也不可原谅的!”

    猴子的脸颊微微抽搐。

    “大师兄,您消消气,师弟也是太急了。他等了一百多年才等到这一天,结果生死簿上是空白的,换了谁都接受不了。”

    “师弟,把棍子放下!放下!”狠狠地压着猴子握棍的手,凌云子高声吼叫道:“你打不过大师兄的,别傻了!放下!”

    两人依旧怔怔的对视着。一动不动。

    凌云子整个慌了,只得闭上眼睛挡在两人中央喊道:“你们要打就先打死我好了!”

    许久,金箍棒无力地垂下,点地。

    到此时,双方才缓缓散去灵力。

    凌云子整个瘫坐在地。

    猴子也无力地坐下,一双眼睛深深地闭上。好一会他才缓缓地睁开,攥着拳,低着头,抹了把脸叹道:“对不起,是师弟我过分了。”

    “谁没有个想不通的时候?若放在悟者道。这叫心魔。”清风子的目光依旧平淡如水。

    见此情形,其余的两位师兄也才稍稍松了口气。

    风从门外呼呼刮入。带入几片枯叶,轻轻摇曳门窗。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亮了一角。

    殿堂里一片死寂,只听见猴子重重的喘息声。

    五个师兄弟静静地呆着。

    好一会,清风子低声道:“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你属于花果山,而不是斜月三星洞。这一点,从你选择修行者道的一刻起便已经注定。”

    说着,清风子缓缓地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猴子整个瘫倒在地,咬牙道:“师傅的意思究竟是如何?无论如何不肯帮我吗?如果他想断绝师徒关系就明说,不要老是玩这些花样!是不是还要嘱咐一句‘出了事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

    隔间中,须菩提默默地对着那一盏飘着雾气的清茶,一动不动。

    ……

    深深吸了口气,清风子淡淡道:“师傅的意思,是他也解不开封印。”

    “解不开封印为什么不当面说?”

    “因为他不想见你。”

    这一句话很重,但落入猴子耳中,却没激起半点波澜。

    “不想见我……”他呵呵地笑了起来,道:“九师兄勾搭上个仙女他就开口责骂……我呢?我把天捅破了他都没管我。大家一起惹事,其他师兄弟回来闭门思过,我这动手杀人的反倒没事……呵呵呵呵。”

    “说到底,他是没把我当徒弟啊。我知道,他从来没有当我是徒弟,他心里只有他的大计。”

    “从我进门开始,他就知道我想做什么。他听之由之,推波助澜……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吗?从他不让我知道太上老君在找雀儿的魂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确定他在耍花招了。也就因为那样,我才出逃。”

    “没什么,这都没什么。反正他也不欠我的。相反,我还欠他的。不是他引我入门,我早就在门口跪化了。”

    “可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想破天道吗?既然如此,不是应该尽力帮我找回雀儿吗?还是说他已经改变主意,想站在太上老君那边了?”

    ……

    隔间中,须菩提端起清茶默默地品。

    ……

    清风子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猴子。

    “师傅怎么想,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重要?他怎么想不重要,那什么重要?你一直最注重的不就是师傅的想法吗?”

    淡淡笑了笑,转过身,清风子一步步地走出门去,最终在跨过门槛的一刹停住了脚步,轻声道:“当你心中有什么东西是非要不可的时候,便已经有了执念。有了执念,便会破绽百出。这些,道藏上都是写明了,你也该懂得。”

    微微仰起头,他叹道:“你说得对,师傅确实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当初,行者道是你自己硬要修的。让师弟去劝你回观,你也不听。”

    “没错。师傅是另有盘算。这个盘算。或许对你来说真的无法接受。但……如果你只是顾念着往昔,能不能追回遗失的不知道,今天的,却必定被牺牲。师兄奉劝你一句,不要等到那一天才悔恨莫及。”

    微微低下头,他啧啧笑着,无奈摇头道:“一个错误,要用千千万万个错误来弥补。那千千万万个错误又用什么来弥补呢?有时候一念之差。便是一个天差地别的结果啊。自己斟酌吧。”

    说罢,他抬腿跨过了门槛。

    猴子依旧呆呆地躺着,一脸迷茫,苦笑。

    凌云子悄悄扯了扯幽泉子的衣角:“大师兄这是话里有话的意思啊。”

    幽泉子一动不动地坐着,伸手拍了拍凌云子的脚示意他不要说话。

    殿堂中静悄悄一片。

    许久,猴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弯腰捡起自己的金箍棒,嘿嘿地笑着,收入耳中,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去。

    “师弟。你去哪?”凌云子开口道。

    “去……该去哪去哪。”猴子紧蹙着眉,回过头懒懒地笑着:“师傅跟大师兄不帮忙。我别处走去呗。去找找看灵山,说不定如来佛祖会帮我呢。对不对?”

    凌云子与伊圆子都静静地看着他。

    许久,他抿着唇低声道:“这件事,我不会放弃的。”

    说罢,他转过身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西方呼啸而去,只留下三个师兄面面相觑。

    ……

    隔间中,清风子与须菩提默默相对。

    “师傅,弟子多嘴了。”

    须菩提缓缓地摇头:“说什么都没用的。他要真那么容易劝得回头,也撑不起一个花果山,当不了万妖之王。有些事,就得他这种固执到了极点的人才能完成。倒是你,刚刚若不是我在,怕是他没动手,你都已经动手了吧?”

    清风子沉默不语。

    “悟者道跟行者道不同,天道无情,悟者,若是做不到无情,永世都无法突破天道。若是陷入执念,破道心,身陨,亦未可知也。”

    犹豫了许久,清风子躬身叩首道:“师傅教诲,弟子谨记在心。”

    瞧着昏暗隔间中匍匐在地的清风子,须菩提淡淡叹了口气道:“从今天起,你也闭关吧。外界的事情就不要再理睬了。观中之事,也交给你五师弟一手操办吧。”

    “弟子,遵命。”

    ……

    凌冽的风中,猴子紧咬着牙纵身滑翔而过,一路向西。

    极速的飞腾之中,所有的景物都在身边稍纵即逝,以至于化作道道光线指向同一个方向。

    光阴交错间,一个翻滚,金箍棒已紧紧攥在手中。

    “灵山,灵山,灵山……灵山在哪里?”

    远远地,他看到一座呈金字形的巨山,高耸入云,山腰上布满了一个个隆起的小山峰,其上多是寺庙。

    他连忙顿住身形悬在半空。

    一道金色阶梯从山脚一路蜿蜒攀上了巨山峰顶,进入了金色的宫殿。

    道道金光从山顶倾泻而下,将一切都照成黄灿灿的颜色。

    钟声缓缓传向四方。

    “这就是灵山了吗?”

    他卯足了劲朝那山顶冲去。

    可只一瞬,那金光就消失无踪了。

    猴子呆呆地喘着粗气,茫然地望着天地。

    不,不只是金光消失无踪,连带的,整个景象都不一样。

    猛地回过头,他恍然发现那散发金光的山峰就在自己身后。

    “整座山移动了?”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对,不是山移动了,是我在不知不觉中被调转了方向。”

    他又试探性地朝灵山冲去,这一次,他刻意减慢了速度。

    然而,就在他的眼前,整个世界所有的景物都移动了起来。

    只一瞬,又与原来一般无二。

    “这是怎么回事?迷阵吗?”

    他有些慌了。用力地闭眼,再睁开,双瞳中放射出道道银光,却没有看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正当此时,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后。

    “齐天大圣心中无佛,又如何到得了灵山呢?”(未完待续……)

    PS:恩,宣传下自己的新浪微博(起点-甲鱼不是龟)还有腾讯微博(甲鱼不是龟)。

    大家有微博的加一下哈。

    今天还在还在生病中,稍微好一些了……希望明天能痊愈,不过不测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