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二章:修不修才是重点

2018-01-17 08:52:55Ctrl+D 收藏本站

    云域天港。

    浩瀚长空中,无数军舰往来运输着各种物资。

    这片悬浮的大陆上原本的残垣断壁已经被清理干净,新的楼阁却还没完全建起,四处都可见工匠拿着各种器械忙活。

    堆满了各种物资,地板破碎不堪的校场上无数新兵军阵正在操练。

    角木蛟与李靖并肩缓缓穿行其中。

    “进展很快啊。”

    “那是,凡间的时间是天庭的三百六十五倍。当年天河水军也是因为将总部设在南天门外实力才增长如此迅猛,难不成我角木蛟还不如天蓬不成?”

    “基础设施还要多长时间能建完?”

    “府库已经全力支持,不过从天庭运输物资确实慢,难以供应。还好,陛下已经批了可以从凡间获取资源。嘿嘿……其实妖军也不是真的多强,关键是他们占足了便利,而我们则多有忌惮……预计,恢复到原来的程度还要个把月吧。不过光恢复可不行,现在连冶炼等等的一应都搬了下来,接下来还得扩建,否则地方不够。”

    李靖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站到高台上,角木蛟用握鞭的手指了指校场上的军列道:“现在的问题是兵员。短时间内,根本就招收不到足够的兵员补充,我琢磨着,可能要在凡人那边动点手脚了。”

    李靖的眉头顿时抖了抖:“怎么说?”

    抿着唇,角木蛟低声道:“找几个凡人国度,直接从他们当中招募未修仙的凡人。自己从头训起。全部教行者道。这样一来。几年可成军。”

    闻言。李靖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这样……是不是不太合规矩啊?”

    “都这样了还讲什么规矩?那妖猴可是也有凡间的番邦属国的。特殊时期,该用特殊办法。”撑着围栏,角木蛟长叹了口气道:“不过,这种征调也要有些后续。例如,得四海龙王配合。只要征调之地风调雨顺,该是少了些壮丁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才是。只要这一波熬过去了……接下来也就不必再使这些个手段了。”

    李靖默默地瞧着角木蛟,许久,低声问道:“这事情你给陛下上了折子没有?”

    “还没呢。这事情挑明了,就不好办了。”角木蛟低声答道:“反正陛下已经下旨准许适量从凡间获取资源了,这人力……也算是资源的一种吧?‘适量’这说法,其实也不太好把握。我想着,近期先将部队派出去建点功勋,解一解陛下的燃眉之急。日后若是真在凌霄宝殿上挑破了,也好有个说辞不是?”

    说到这里,角木蛟微微顿了顿,瞥了李靖一眼,悄悄说道:“这次请天王过来。其实是还有点事想请天王帮忙。您也看到了,这新军刚组建。虽说进展迅速,但到底还是少了些底气。接下来要首战,天庭禁军出动不得,恐怕……还得仰仗南天门助阵才行啊。”

    说罢,他瞧着李靖淡淡笑了笑。

    李靖的眉头顿时抖了抖。

    ……

    悬浮在半空中,猴子喘着粗气,细细地打量着来人。

    身穿一袭白衣的僧人,顶上的头发卷曲得像一个个的疙瘩,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泛着金色光芒,微胖的身材,看上去慈眉善目,却好似一尊金人一样从面容中读不到半点情感。

    瞧那模样,该是一个位阶极高的佛。

    猴子半眯着眼睛问道:“你认识我?”

    那僧人的嘴角微微上扬:“齐天大圣,谁人不识?”

    “那你是谁?”

    僧人双手合十,微微鞠了一躬道:“贫僧不眴,法号正法明如来。”

    “正法明如来?”

    “不眴”猴子倒是知道,不眴太子,就是观音菩萨的前身,可是正法明如来是什么东西?

    正法明如来静静地注视着猴子,那目光看得猴子都有些不自在了。

    “你是特意来等我的?”

    “大圣说笑了,贫僧哪有这般本事?不过是恰好路过,见大圣在此冲阵,便过来问上一问。”

    “哦?”猴子转身用金箍棒指了指灵山问道:“怎么进入灵山?”

    “大圣心无佛法,进不得灵山。”

    猴子哼地笑了出来:“跟我耍这手有意思吗?”

    缓缓回头看了灵山一眼,猴子犹豫了半响,终究没将金箍棒变长直接捅进去破了诡异的迷阵。

    “这样吧,反正你人已经在我面前,我也就明说了。”他伸手掏了掏,摸出那页生死簿朝着正法明如来递了过去:“这页东西上有个封印,听说跟佛门有关,帮我破了。”

    正法明如来笑眯眯地没有伸手去接。

    猴子微微仰起头补充道:“什么条件都好说,只要一个合理的价码,我认了。”

    正法明如来还是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不同意?”

    注视着那页生死簿,正法明如来双手合十,躬身道:“这封印,贫僧破不了。”

    “你破不了可以找其他人,这灵山,总不至于没个破得了的人吧?怎么样,帮我找找,到时,也必有重谢。”

    闻言,正法明如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笑什么?”

    “大圣之前……怕是半卷佛经都不曾看过吧?”

    “你想说什么?”

    正法明如来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贪’字,乃佛门三毒之首,若贫僧因大圣的回报而动了心,莫说那酬劳,光是这失了的佛陀金身,大圣该如何补偿呢?”

    猴子顿时一愣:“佛门规矩如此之严?”

    正法明如来低眉道:“佛门从无规矩,只是这本心,骗不了。”

    猴子啧啧笑了起来:“你是在跟我说笑吧?佛门不索贿?就当你们不索贿好了。那凡间百姓每日供奉的都是啥?你就当我就是个路过拜佛的人。成全了我的愿望。当然。要求是高了点,不过,这回报也不会低。如何?”

    正法明如来淡淡笑了笑,不言不语。

    “我堂堂齐天大圣,你还怕赖账不成?你要什么?法宝?丹药?虽说上品的我现在还没有,但贵在多,开个价,万事好商量。”

    正法明如来淡淡叹了口气。道:“大圣莫非以为佛经上写的那些,都不过是一层遮羞布不成?”

    猴子微微一愣。

    那正法明如来又是双手合十微微一鞠,转身便要走。

    见状,猴子侧身一翻,直接便翻到他面前一把拦了下来:“站住,事情还没说清楚呢。”

    “贫僧已无话可说。”

    “怎么就无话可说了?你特地跑出来就是告诉我你无话可说?能直白点吗?我很讨厌拐弯抹角的人。”

    正法明如来瞥了一眼猴子手中的那页生死簿,轻声道:“这上面,同时有佛道两门的秘法,强破,必毁。只有熟知两门秘法之人以及所载之人。才能获悉个中内容。普天之下,除了太上老君。哪有人同时通晓两派之法?若有,除非大圣自己去修。”

    猴子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修佛……要多久?”

    “修佛与修道不同,若要达到能获悉内容的境地倒也简单,只需一个顿悟便可。至于多久,这就因人而异了。有人一日可悟,有人穷其一生,亦未悟。”

    “怎么个悟法?”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及五取蕴,脱了八苦,去了执念,方可成佛。”

    猴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是要玩真的啊。嘿嘿嘿,你看我这满身戾气的,能顿悟?骗鬼吧你!”

    正法明如来双手合十,淡淡道:“能不能顿悟不重要,修与不修才是重点。”

    “修与不修才是重点,修与不修才是重点……”猴子反复地咀嚼着这句话,似有所悟。

    ……

    兜率宫中,天道石上原本缓缓愈合的裂痕又微微撕裂了一点。

    一直盯着天道石的太上老君不由得蹙起眉头:“这猴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啊。”

    ……

    花果山,齐天宫。

    长长的回廊中,杨婵快步前行,以至于身后的两位庭官都不得不小跑着才能追得上她的脚步。

    “经我方探子确认,玉帝密旨任命二十八星宿之首的角木蛟为临时元帅在云域天港和观云天港上重建天河水军已是确凿无误之事。那角木蛟向四大部洲都派了探子,恐怕是将有动作……”

    “四大部洲都派了探子?那我们这里呢?”

    “也派了。”庭官连忙翻了翻手中夹满密函的本子,急切地说道:“其中一个天将吃了能散发妖气的丹药,已经装成一只狼妖混入了花果山,现在我们正在盯着,看有没有其他探子与他接触。不过……总体而言动作不大。看情形,角木蛟的主攻方向不是这里。”

    “主攻方向不是这里?”杨婵快步绕过转角,停下脚步。

    那两个庭官也连忙刹住脚步。

    略略想了想,杨婵道:“不是这里也要备战,通知各军加紧备战。无论他攻打哪里,我们都要出手,不能等着他们壮大!”

    “诺!”

    杨婵又快步前行了,两个庭官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大圣爷呢?”

    庭官低声道:“大圣爷已经几天未归了。”

    “知道去哪里了吗?”

    “先去了西牛贺州斜月三星洞,后面往西……好像是往灵山去了,已在那边逗留了几日。”

    又是停下脚步。

    咬着唇,杨婵的拳头缓缓攥紧了。

    “要告诉大圣爷,圣母大人让他回来吗?”那庭官轻声问道。

    “这只死猴子……”深深吸了口气,杨婵道:“不了,让他冷静几天吧。”

    “诺。”

    杨婵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一步步走向远方,轻声叹道:“今天还有其他的折子吗?”

    “有有有!”两位庭官连忙从夹子里抽出了各种折子。

    “右义军都统大人请求拨付新的火器以将老式火器换下……”

    “教义司呈上了修订的教材。请圣母大人检阅……”

    “东海舰队希望对军港进行整修。已呈上方案。请圣母大人批示……”

    “校院司邀请大圣爷和圣母大人一同出席即将举行的庆典……”

    ……

    齐天宫的另一处,风铃与白娟在院子里静静地看着落花。

    那场景,纷飞中,有一种寂静脱俗的美。

    谁能想到当日那个好像土匪窝一样的花果山也能有这样的一天呢?

    静静地看了许久,风铃低声问道:“没什么事情可以给我做吗?”

    “为什么一定要有事情做呢?”白娟反问道。

    风铃低着头,眨巴着眼睛道:“我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吃干饭可以吗?以前我都会帮忙炼丹的,可是前段时间去炼丹房报到。那主事的不肯让我动手……”

    白娟掩着嘴笑了出来:“你好好修行就行了。现在的花果山已经不是以前的花果山,不缺你那两个丹药。”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白娟托着腮道:“你啊,别瞎想了,好好呆着就成。若是实在没什么事情想做呢,就找我过来聊聊天。不然我们去踏青也可以。”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你看我不就是这样吗?”白娟笑眯眯地说道:“我家那口子还特地找人把我的公职全削了。刚开始我也有些不习惯,还跟他吵了一架。后来想想也是,男人要面子,不想自己的媳妇抛头露面的,由着他呗。女人还是做自己女人本分的事情。把家管好就好了。”

    “可我跟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风铃撅着嘴道:“你是大元帅夫人,我什么都不是。”

    白娟噗呲一下笑了:“喂。你这是嘲笑我家那口子官职小是吧?”

    “怎么这么说?”风铃一下睁大了眼睛。

    “我们之前也不熟,可你知道为什么我每天没事往这里跑吗?”

    “为什么?”风铃呆呆地问道。

    “因为你是大圣爷预定的妃嫔啊。”

    风铃一下整个怔住了,脸一下红到了耳根。

    “我家那口子是这么交代的:‘无论如何要跟风铃搞好关系。没事就找风铃聊聊天,看有什么需要的,能帮上忙的一定要帮。大圣爷最喜欢的就是风铃,连上天任职都带着,我们可千万不能得罪。’这叫夫人战术。”

    说着,白娟吐了吐舌头:“我这样直白地说出来,你会不会怪我啊?”

    风铃原本微微松开的眉头一下蹙得更紧了。

    “这些……他,他是哪里听说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娟摇头晃脑地说道:“反正现在大家都这么说。都说啊,只要大圣爷找回了雀儿夫人,应该会跟你还有三圣母一并成婚。你……不会不愿意吧?虽说三妻四妾,可他毕竟是齐天大圣啊。角蛇那家伙都娶了好几个呢。”

    风铃猛地摇头。

    “不是不愿意那你干嘛这幅表情?”

    “没,没。”风铃好不容易憋出一丝笑,淡淡道:“我,只是开心。”

    迎着凉风,微微闪烁的目光望在飘落的花瓣上,有种刺痛的感觉。

    “圣母大人是女中豪杰,主外。你心思细,主内。到时候大圣爷可就幸福咯,感觉他好像什么都不用管了……不过他是大圣爷嘛。”白娟稍稍歪了歪脑袋道:“对了,你知道雀儿夫人长什么样吗?是不是和你们两个一样这么漂亮呢?听说她是一只金丝雀精。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是三位夫人里唯一一个妖怪了。”

    “不过我俩比较要好……到时候你可得想办法赶紧怀上孩子才行。有了孩子,地位就稳固了,人类的宫廷都是这样的,他们第一个生下来的王子就立为储君,叫太子。一旦君王去世,太子就继承王位。”

    “当然,咱大圣爷肯定不会有退位的一天的,也不需要什么储君,不过有备无患嘛。”

    “这个我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大圣爷最疼爱的就是你了,怎么都该是你先有孩子。”

    “咦,你怎么哭了!”白娟忽然惊叫道。

    “没……没什么,只是眼睛不小心进沙子了。”风铃揉着通红的眼睛笑道。

    这一刻,眼泪仿佛决堤一般地流。(未完待续……)

    PS:恩恩,今天更新总算稍微给力一点了,身体又好了一些。

    希望尽快康复,这样就可以好像月初那样奋发图强了。

    话说……我一月三十一号生日哦,就没有哪几位还没订阅的读者准备全订阅作为送给我的礼物么?

    最后,惯例,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包养,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