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三章:战事再起

2018-01-17 08:52:54Ctrl+D 收藏本站

    弥罗宫的阁楼上,通天教主盘着手静静地站着,眺望远方。

    在他的身后,元始天尊静静地品着茗。

    许久,通天教主淡淡叹了口气道:“这又跑去修佛了?如来出手了吗?”

    “不一定。”

    “那是怎么回事?”

    “佛门最擅无欲而为,该只是顺水推舟给老君添点堵罢了。若真出手,他还如何能在兜率宫里安坐?”

    闻言,通天教主啧啧笑道:“没想到啊,他们都已经排兵布阵多少年了,我们两个竟是最后知道的。那猴头的死穴,竟是一只金丝雀?”

    转过身,他一步步走向圆桌,长叹道:“这么多大能围绕着一只金丝雀出招,也不怕传出去招人笑话。”

    说着,端起桌上的杯子将茶水一饮而尽。

    元始天尊淡淡瞥了他一眼道:“这么喝,再好的茶也是浪费啊。”

    “茶便是茶,再好的茶也只是茶,是用来喝的,哪里有浪费这一说?”

    “细微之处,方见胜负。”轻轻滑动杯盖,闻着茶香,元始天尊悠悠道:“同样是喝茶,有的人可以封茶圣、茶神,有的人,却只是茶客,更有的人,连茶客都不如,不过喝着解渴罢了。好茶落入此等人口中,怎么不是浪费?”

    通天教主的眉头不由得蹙起,静静地盯着元始天尊看。

    淡淡抿了一口,元始天尊轻声叹道:“一只小小的金丝雀,却牵动着那猴头的心。这根线。拨起来非同小可。拨对了。一本万利,拨错了,一个不小心,便是玉石俱焚的结果。正法明如来引猴头入佛道,说白了,其实是逼老君出手。”

    说到这,元始天尊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通天教主一脸的茫然。

    他盘起手轻声道:“逼老君出手这倒是看出来。可是,这着棋下着有意思吗?我看不怎么明白。”

    稍稍收了收神,元始天尊低声道:“对弈之道,本就在一个博字。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棋局走到这一步,谁先按捺不住,谁就输了。就拿一事论,便可明了。”

    稍稍顿了顿,元始天尊低声道:“你想想,若那猴头吞下你的那枚丹药。会如何?”

    这一问,原本有些清明的通天教主反倒迷糊了。

    “如何?”

    “吞下那丹药。无非两个结果。戾气肆虐,天劫缠身,神形具损,老君天道自破。便是妖猴侥幸挺了过来……届时,妖猴乱世,老君天道亦破。说白了,只要吞下那丹药,无论结果如何,老君必败无疑。那粒丹药现如今就好像一把悬在老君头顶的利剑,就放在齐天宫,可老君敢去取否?”

    通天教主半眯着眼道:“若他去取,我便再予猴头送一枚!”

    元始天尊摆了摆手道:“便是你不送,那如来、须菩提岂会都不送?届时,老君更险。说白了,妖猴性多疑,谁先出手,谁便落了下风。老君封印生死簿,已是做到了极致,若再出手阻猴头修佛,那便是撕破脸皮的结果。所以啊,他只能用另一种方式去扭转啦。佛门这一着棋下得随意,一方面暂断了猴头对灵山的怨念,另一方面,又将祸水引向老君,倒是漂亮啊。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紧蹙着眉问道:“那我们现在,该如何?”

    元始天尊低头抿了口茶,淡淡道:“我们,看戏便是了。”

    ……

    日子一天天地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与纠结。

    随着云域天港新军的日趋成熟,与花果山的各种明争暗斗开始在整个凡间展开。然而,花果山的齐天大圣却始终没有出面主持大局,所有的一切单凭圣母在支撑。

    三个月后,云域天港的新军与南天门派遣军会师,挥军荒芜的北俱芦洲。

    就在此时,花果山朝联军派出了一位特使。

    旗舰中,角木蛟恶狠狠地将那盖有齐天大圣印鉴的黑色绢子撕成两瓣,丢弃在地,叱道:“你们这什么意思?我剿北俱芦洲的妖怪你们也要管?”

    以素高高的仰着头,冷冷地瞧着那被丢弃在地的黑色绢子道:“元帅可知自己已犯了大罪?”

    “什么意思?”

    “撕毁玉帝的圣旨是何罪责,撕毁大圣爷的旨意便是何罪责。我家大圣爷位比玉帝,这可是你家玉帝自己说的。”

    “你!”角木蛟一时语塞。

    “若是你即刻撤军,本督倒可以在大圣爷面前替元帅美言几句。”

    “你不要欺人太甚!”角木蛟怒道:“便是我不从,挥军北俱芦洲,你们还要开战不成?!”

    “你觉得呢?”以素淡淡笑道。

    这一笑,角木蛟反倒萎了。整个怔在原地无所适从。

    弯下腰捡起两瓣绢子,以素往前跨了两步,将它们平铺在角木蛟的桌上,低声道:“大圣爷交代了,往后妖的事,自有他处置。若天庭再私动刀兵,就休怪他不客气了。撕毁圣旨一事大圣爷该是不会计较,但挥军之事,还请元帅三思。”

    抬起头,以素又是淡淡笑了笑,一步步往后退,礼貌地行了个军礼道:“元帅打的什么心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家大圣爷亦知。只可惜,今日的三界,已非往日可比,卑职奉劝元帅一句,莫等到生灵涂炭,才后悔莫及。”

    这是在威胁……

    角木蛟的手微微颤抖着,瞪大了眼睛。

    四周的战将一个个惊恐不已,却也无能为力。

    以素环视四周,淡淡笑了笑道:“卑职告退。”

    说罢,也不等角木蛟开口,她扬起披风。转身便走。

    齐聚了十余名战将的殿堂里只剩下众将沉重的喘息声了。

    许久。一直作为副将立在一旁的李靖低声道:“跟你说了花果山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挥军北俱芦洲的。依我看哪。还是撤军吧。”

    “不行!”角木蛟厉声道。

    撑着桌子,他咬牙道:“这只是第一战,第一战啊!就这么草草收场,往后新军还有何士气可言?”

    “不然你想怎么做?”李靖微微抬起眼皮道:“跟花果山决战?”

    “我……我……”角木蛟憋红了脸,一拳重重砸在桌面上,咬牙道:“对方若想硬来,便上折子请陛下下诏,将灌江口杨戬。也一并招来!”

    闻言,李靖只淡淡笑了笑。

    “你笑什么?”

    李靖若有若无地扫了一眼在场的战将。

    见状,角木蛟只得摆了摆手道:“本帅与天王有要事相商,诸位且退下。”

    “诺。”

    随着众将退出大殿,李靖扶着矮桌轻声道:“杨婵的事情你知道吗?”

    “杨婵?”

    李靖微微仰头道:“杨婵,很可能就是花果山的妖众口中的圣母大人。本来此事只是疑,并未有真凭实据。但上次陛下着令杨戬统军攻打花果山,向来攻势凌厉的灌江口大军,却只是列阵威慑,从头到尾。未动刀兵。这事儿,怕是已经**不离十啦。”

    “杨婵和……花果山……”角木蛟差点没咽过气去。

    他呆呆地坐回帅椅上。眨巴着眼睛半天没有动静。

    李靖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低声道:“当日陛下只令杨戬统军奔袭花果山,而未令其统军援助天河水军,怕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如若现在招杨戬前来,会出什么事,这……真不好说。依我看哪,还是算了吧。”

    “不!”角木蛟忽然吼道:“就这样才更要他来!就逼着他表明心迹!”

    李靖哼笑道:“若他不表呢?到时,你去征讨还是我去征讨?”

    角木蛟一时语塞。

    李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踱步道:“花果山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最起码,比捉一只妖猴难多了。当日在天庭,众将围攻都拿不下妖猴。如今蛟龙入海,哪里那么容易对付得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轻轻拍了拍角木蛟的肩,李靖低声道:“剿灭花果山之事还得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啊。”

    角木蛟攥紧了拳头,微微颤抖着。

    李靖也不再多言,转过身一步步朝外走去。

    空荡荡的大殿中,只剩下角木蛟一个人呆坐着了。

    许久,一位天将疾步走了进来,低声奏报道:“元帅,据探子回报,花果山已经整军待发。我们是不是……先避其锋芒?”

    “不……”

    “啊?”

    “不!”角木蛟猛地吼了出来:“首战岂可如此作罢?若真如此,本帅颜面何存?陛下颜面何存?”

    那天将一下呆住了。

    角木蛟缓缓站了起来,面露狰狞道:“传令各军,转向花果山,准备迎战妖军!我要……让他们知道天庭新军的厉害!”

    ……

    花果山。

    齐天宫内廷书房中,一身戎装的杨婵正细细查看着各方奏报。

    一位庭官快步从书房外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圣母大人,天庭联军已经朝我花果山开来,同时,还朝各洲都派遣了小股部队。”

    “以主力部队和我军对峙,分散小股部队剿妖建功吗?角木蛟这草包……”杨婵不由得哼笑了出来,一脸的不屑:“李靖就没阻止他?”

    “这……”前来禀报的庭官微微躬身道:“这探报上没说的,卑职就不清楚了。”

    杨婵淡淡叹了口气,将原本握在手中的奏折随手丢到桌面上,叹道:“来了也好,既然来了,就好好教训他们一番,让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她低声询问道:“大圣爷还在灵山附近吗?”

    闻言,那庭官连忙道:“启禀圣母大人,卑职刚测过,大圣爷确实还在灵山附近没错。”

    “这关头……死猴子真是不分轻重啊。”

    杨婵眉头紧蹙,却也只能无奈摇头。

    见杨婵那模样,庭官稍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有一事,卑职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卑职听闻,大圣爷令黑子将军搜寻佛经教典……”

    顿时,杨婵瞪大了眼睛,面露惊恐之色。

    “行者道修佛……他疯了不成?”(未完待续……)

    PS:么么,过了十二点就是我生日了~不过明天没啥活动,所以大家可以放心,更新照旧。

    到时候新年也是一样滴,甲鱼从未断更的金身是破不了的!

    恩,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各种求!!!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