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五章:心事

2018-01-17 08:52:53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的露珠在叶片上缓缓滚动,滴落。

    院落中的妖怪一个个竖耳聆听,寂静无声。

    正殿中,猴子呆呆地站着,注视着杨婵,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怎么忽然就……”

    “不是说其他什么都可以吗?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杨婵怔怔地望着猴子道:“是不是这个要求也不可以呢?”

    呆呆地站了许久,猴子紧蹙着眉道:“我……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在这时候……因为这种问题而……”

    “你觉得这是无关紧要的问题?”杨婵怔怔地问道。

    “我知道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可是……可是……我也说不清楚……要不你再换个……”

    杨婵睁着眼睛,呆呆地笑了,一步步后退。

    “说不清楚?好一个说不清楚。这就是我等了一百多年等到的结果吗?”

    “我很感激你这一百多年来的贡献,可是……”

    “感激?”杨婵用手背掩着唇,泪如雨下。

    “咣”的一声巨响。

    大殿的门被冲开了。

    杨婵低着头,紧紧地裹着披风快步穿越了庭院,头也不回地走出寺庙。

    阴暗的正殿里,猴子依旧静静地站着,静静地注视着她远去的身影。

    一个个妖怪都怔住了。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几个妖怪迅速跟上了圣母的脚步,余下的几个呆愣地回过头望向站在正殿中的齐天大圣。

    “我们……怎么办?”

    一路低着头,杨婵快步走上吊桥。

    守在浮空舰上的几只妖怪看见满面泪痕的圣母一下慌了神。

    “开船。”她掩着唇。眼泪依旧如同决堤一般。

    “哦……哦。诺!”

    归航的号角在山间缓缓荡开。

    留在院落中的妖怪听着声响。回头望了猴子两眼,最终一个个犹豫着行了礼,退出寺庙。

    扬起风帆,浮空舰返航了。

    猴子依旧呆呆地站在正殿之中遥望渐渐远去的风帆。

    老和尚挣脱了绳索惊慌失措地跑回来,看到小和尚们一个个都安好,顿时,师徒几个抱在一起嗷嗷大哭。

    淡淡地望了抱成一团的众僧一眼,猴子缓缓背过身去。捡起一串掉落在地的念珠,躬身坐回蒲团上,眨巴着眼睛,发呆。

    ……

    船舱中,一众五大三粗的妖怪围着一个泪如雨下的三圣母束手无策,只能不断地递着手绢。

    “这……大圣爷这次实在太过分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胡说什么?圣母大人,您就别哭了,大圣爷不还没答复嘛?”

    “对啊,兴许大圣爷只是还在犹豫。我看大圣爷对圣母大人也是有情有义,要不怎那么大家当都放心交给圣母大人打理呢?你们说对吧?”

    “对对对。”众妖怪纷纷点头。

    杨婵依旧低着头哭个不停。妖怪们更慌了。

    “皱皮!皱皮!”鹰妖扯着嗓子嘶吼。

    “在,在这儿呢!”一只脸皱得像八十岁老头的蜥蜴精从妖怪堆里钻了出来。

    “你不是有八房媳妇吗?这种男女之事我们不懂。你来给三圣母出出主意。”

    “我……我那都是以前当山大王的时候掳的,投靠的时候就顺带带了过来。”

    “掳来的就没主意了?”

    那蜥蜴妖眨巴着眼睛,低声建议道:“要不我们返航,替三圣母把大圣爷掳回去?”

    “这个办法好!”鹰妖点头道。

    “好你妈!”耗牛妖重重在鹰妖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叱道:“你打得过大圣爷?”

    一众妖怪顿时乱成一团。

    “都给我滚出去!”杨婵忽然将沾满眼泪的手绢甩在那蜥蜴妖的脸上,吓得一众妖怪连滚带爬地出了船舱。

    站在门口,一个个苦着脸,无所适从。

    ……

    明媚的阳光斜斜地照着山峦。

    寺庙里的和尚们已经七手八脚地开始收拾妖怪们留下的烂摊子了。

    一个年仅七岁的小和尚被勒令不准捣乱,塞到猴子身边摇头晃脑地读着佛经,时不时嘴里冒出几声不清不楚的声调,估摸着该是有些字不认识了。

    盘起手,猴子微微靠向小和尚,紧蹙着眉头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啊?”小和尚伸了伸脑袋呆呆地听着。

    半眯着眼瞧着那小和尚,猴子低声道:“你来说说,我是不是真做错了?”

    小和尚眨巴着眼睛,挠了挠头想了许久,摇头道:“不懂。”

    “你不懂也是正常啦。”猴子躬着身子呆呆地想着,轻声道:“情况是这样的,我呢,欠了一个人许多,欠她一条命,她为我而死,我答应了复活她,并且娶她为妻。”

    “她是一只母猴子吗?”

    “是一只金丝雀。”

    “猴子还能跟金丝雀在一起?”

    猴子当即恶狠狠地瞪了小和尚一眼。

    那小和尚连忙闭嘴,低头,半响,又偷偷抬起眼来小心翼翼地望着猴子。

    吧唧了下嘴,猴子又接着说道:“可后来出了问题……这问题很复杂,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有好多大坏蛋都盯着她,拿她做文章。其中有个王八羔子最可恶,他不只不想让我复活她,还想将她从世上完全抹去。你说我能因为代价大就背信弃义吗?”

    小和尚木讷地摇头:“不能。”

    “恩,看来我们有共同语言了。”猴子点了点头,将蒲团往小和尚的方向挪了挪,掐着手指接着说道:“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反正我和那个王八羔子势不两立,大家死磕就是了。可现在形势又发生了点变化……哎。说了你也不明白。”

    摆了摆手。猴子想将蒲团挪回去了。

    “你倒是说啊。说一半算什么?”小和尚蹙眉道。

    “你听懂了?”

    “听懂了……一点。就跟佛经一样嘛。师傅哪次念经我听得懂了?反正先听着,懂不懂往后再说呗。”

    “行!那咱接着聊。”

    那蒲团又挪近了几分。

    屋外正七手八脚试图将寺门装回原位的众僧望见猴子与小和尚靠在一起津津有味地聊着,一个个面面相窥。

    ……

    浮空舰的船舱中,风卷着残云从敞开的舷窗外呼啸而过。

    杨婵静静地呆坐着,任由窗外卷入的风拂过脸颊的泪痕。

    许久,她低下头,从衣袖中取出那份随身携带的刺绣,伸手细细地抚摸着上面的一针一线。

    依旧是那歪歪曲曲的乌鸦。依旧没有颜色。

    几个月过去了,因为繁忙的政务,她竟没能抽出时间给它上色。

    就这么一只乌鸦,她足足绣了一百年,本以为送给他的那一天,他会欣喜若狂。没想到……

    “乌鸦……难道就真的不如金丝雀吗?”她静静地叹着,泪眼朦胧。

    ……

    寺院的大门总算装好了,现在轮到被妖怪们倒腾的一塌糊涂的庭院。

    正殿中,糊里糊涂的谈话还在继续着。

    “……恩,总之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我开始只是想要复活她。后来又建立了花果山,再后来我还反了天当了齐天大圣。到地府查了生死簿,结果……那生死簿居然是空白的……我一下发现原来我干什么都是白搭,人家早一百多年就做好准备了!”

    小和尚呆呆地眨巴着眼睛。

    猴子盘起手,无奈地摇头叹气:“我算看明白了,那王八羔子,一直都在干着釜底抽薪的勾当。花果山?齐天大圣?这对他来说算什么?就算我将角木蛟的大军全灭了又如何?只要那王八羔子点个头,不用几年,天庭又是百万大军。玉帝,也就是个扯线木偶罢了。”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呆呆地说道:“那些家伙,比谁都狡猾,一个个都是上万年的老妖怪,活成了精。他们看似撒手什么都不做,看似由着我胡来,可轻巧的一个动作,就能逼得我走投无路。他们知道我在乎什么,知道什么才是我的弱点……这玩的根本就是心理战。在这里这些天,佛是没修成,但我算是想明白了,这些老家伙啊……”

    低下头,猴子喃喃自语道:“我在乎什么,他们就利用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武器……那个王八羔子还跟我说,他可以接受我和杨婵成婚……嘿,他早就算到有这一天了。下一步,他是不是也要用杨婵来威胁我呢?一旦我……”

    哽了半天,猴子才紧蹙着眉低声道:“那样,就等于更进一步将她卷进这场漩涡里。不只是她,连花果山也一样。一旦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天知道这些老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来。越在乎,就越容易失去。只有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拿着一本破佛经,他们才会拿我没辙。”

    “这一路,我一直想跳脱,可是越走越多牵绊,到头来其实只是不断往里陷。为什么?就因为我顾念太多,我不像他们那样抛弃一切虚幻直击重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猴子撑着额头道:“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走回老路上的。到时候,便是一个满盘皆输,任人鱼肉的结果。不只是我,还会害了我周围所有人。”

    “看着我已经拥有了一切。可我真的拥有了吗?没有,其实我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点头我才拥有,只要有一天……有一天,他们摇头,就可以轻易地将一切夺走。一旦走回老路上,万一我真被压五行山下,那杨婵在哪里?风铃在哪里?我花果山的兄弟们在哪里?”

    “其实我真的恨不得跟所有的一切都切割干净,唯独雀儿不行,我无论如何不能放,因为,她只有我。她只剩下我了……如果我松手……”咽了口唾沫。猴子低声道:“如果我松手。她真的就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抿着唇,他低头呆呆地坐着,注视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一卷微风从窗棂透入,微微颤动着脸上的绒毛。

    那眼眶微微发红了。

    小和尚懵懵懂懂地眨巴着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

    船舱中,杨婵一点一点地解开自己绣了一百年的丝线,试图将“乌鸦”变成鸳鸯,变成它原本就该有的样子。

    可眼泪一滴滴的坠落。只一会,眼泪与丝线糊在一起,它变成了一只丑陋的鸭子。

    所有的线拧成一团,再也解不开了。

    她只能呆呆地看着,呆呆地落泪。

    长发在风中微微地起伏。

    她呆呆地说道:“真的……都补救不了了吗?”

    ……

    “你想娶刚刚那位姐姐吗?”

    “啊?”猴子心一虚,反问道:“你一个和尚,有这么问话的吗?”

    小和尚扁了扁嘴道:“你以为我想当和尚啊?”

    “不想吗?”

    “肯定不想啦。”小和尚摇头晃脑地说道:“女人是何物我都不知道,肉是啥滋味我也不知道。还没入凡尘呢,就要跳脱凡尘……可是师傅说,我生来就是当和尚的。因为我一出生,就被送到这里。只有斋菜。自然只能吃素啦。”

    “人小鬼大。你要不想当和尚啊,我跟你师傅说去,回头,我送你下山。”

    小和尚摇了摇头道:“可是,那样师傅肯定就会伤心。师傅抚养我长大,我怎么能因为一己私欲让他伤心呢?我要当好这个和尚,长大了接师傅衣钵。”

    顿时,两人都沉默了。

    许久,小和尚低声问道:“你不喜欢那位姐姐吗?”

    猴子低着头,嘴角微微翘了翘,却最终也没能绽露笑容。

    他呆呆地说道:“怎么说呢……她真的很好,好到,我都感觉我配不上她了。”

    “她和雀儿不同。雀儿,我只能死死攥住她才能有一线生机。她……只有我松手了她才能有幸福。”

    “她说她做噩梦梦见我回到花果山看见一片焦土嗷嗷大哭,梦见我被玉帝拿下了没人去救我……其实我也梦见她了。梦见她嫁给刘彦昌,成亲的那天,我喝得烂醉,不省人事……梦见她被压在华山下,我每天去看她。梦见她的孩子来找我,我倾尽所有教他……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刀子在你心口上戳,一刀接着一刀。”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投入,歪歪斜斜地照着两人。

    小和尚仰着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猴子。

    “三界都知道我肆意妄为,玉帝的脸想打就打。可对她,我不敢……”他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有些话,她能告诉我,我却不敢告诉她……”

    “为了我,她已经付出那么多,难道我还要牺牲她的幸福吗?”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那一天到来。可我给不了她幸福,真的,给不了。跟着我,她只会在这个漩涡里越陷越深。有一天,成为那些老家伙用来对付我的筹码。”

    “其实我都懂,我只是想着,再等等,等到刘彦昌出现了,也许……也许到时候,她就再看不上我这只猴子了。那样虽然也坎坷,但最起码,她最后是幸福的。”

    “那么多的老家伙盯着雀儿……我不想有一天她也一样。我已经害了一个,不能再害第二个了……”

    猴子正在伤感着,那小和尚却忽然插嘴道:“那你是喜欢她咯?”

    “你这小和尚怎么说话的?”

    猴子勃然大怒,那小和尚却一点不怕他,双手合十,学着他师傅的样子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喜欢还让她伤心,这什么道理?”

    一句话,顿时哽得猴子无言以对。

    半响,他举起手重重在小和尚的脑瓜子来了一下。

    “你干嘛?”

    “打你了,怎么啦?”

    “干嘛打我?”小和尚捂着脑袋气鼓鼓地说道。

    “小小年纪不好好念佛,搅合这些,将来肯定修不成佛。”

    说着,猴子拍了拍大腿缓缓地站了起来,往外走。

    “你去哪里?”

    停下脚步,猴子掏了掏耳朵,懒懒地回头道:“回花果山收拾角木蛟,免得她继续伤心了。”(未完待续……)

    PS:杨婵妹纸表示,才40张月票就想把她给嫁了,这实在太廉价了,她不同意。

    恩,就是这样的。甲鱼说的绝壁是真话。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各种求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