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六章:三份喜帖

2018-01-17 08:52:53Ctrl+D 收藏本站

    肆虐的气流中,猴子身穿黑色战甲,手持金箍棒,像一颗流星般呼啸而过,一跃千里。

    沿途的云层像被刀切一样被硬生生地撕开,汹涌澎湃地扩散。山林中的绿叶在冲击之下微微颤动。

    那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空间都微微扭曲了。

    城邦中的凡人呆呆地抬头仰望这一奇景。

    一艘天军战舰不幸挡在他的身前。

    没有丝毫的停顿,没有丝毫的犹豫,还没等那战舰上的天兵天将反应过来,他已经直接洞穿而过。

    战舰在风中微微颤动,在天兵天将的惨叫声中缓缓解体散落。

    “不应该让她伤心,不应该让她伤心……”他不断地默念着,咬紧了牙,疯狂地加速,嘴角微微上扬。

    “在她返回花果山之前,在她返回花果山之前……我要将天庭的大军收拾干净——!”

    那歇斯底里的咆哮声顺着穿行的轨迹荡漾开来,震慑天地。

    ……

    战舰在云中缓缓穿行。

    狂风中,肩上的狐裘微微颤动着,绒毛摩擦着如玉的脸庞。

    杨婵呆呆地站在舰首,遥望这个漫无边际的世界。

    历经千余年,无数风雨,立在这苍茫天地间,依旧是这样的满目婆娑,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希望。

    她低头看着糊成一团的刺绣,微微紧了紧披风,眼泪一滴滴地掉落。

    “父亲……母亲……大哥,还有他……到头来,我什么……都没挽回……我都做了些什么……”

    风鼓满了风帆。船缓缓地航行在无边无际的山脉上。

    没有人烟。甚至没有绿叶。

    ……

    联军旗舰上。角木蛟身穿一身灰色铠甲,手持千里镜远远地眺望着对面布阵的妖族大军。

    身旁的几位天将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妖军不过虚有其表,等元帅将军势上下整顿完毕,哈哈哈哈,到时,必可一击制胜!”

    “说得不错,我们都来了那么些天了,就在他们的家门口。他们竟连叫阵都不敢。当日天河水军之所以会输,全因天辅指挥失当。”

    “若陛下早委派元帅统军,花果山哪里有机会发展到今日境地?”

    放下千里镜,角木蛟淡淡地笑了笑。

    忽然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颗流星从远处瞬间袭来,重重地撞在角木蛟的身上。

    连惨叫都来不及,只一瞬,战舰上的金属甲板碎成了粉末,天兵们都惊叫了起来。整支舰队迅速骚动。

    对面妖族大军战舰上的短嘴大吃了一惊,连忙握紧了手中的千里镜查看。

    烟尘缓缓地散开了。渐渐显现出那陷入船舱中的身影。

    在场的,天兵天将一个个缓缓睁大了眼睛。

    一片纷乱之中,角木蛟惊恐地卧在粉碎的金属壁上,口溢鲜血。

    猴子一脚踩着他的腹部,一手扼住他的咽喉,尖利的指甲从他的脸颊划过,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缓缓地回过头来,冷冷地扫了众将一眼。只一眼,那些个天兵天将齐刷刷地后退了一步。

    “是齐天大圣……”

    刷地一下,战舰上所有的天兵天将都脸色煞白了。

    “听说,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跑到我家来捣乱,很是嚣张啊。”猴子瞧着角木蛟轻声哼笑道:“知道你给老子添了多大的麻烦吗?”

    角木蛟的眼角猛地抽动:“你……你的修为怎么增长了……”

    猴子笑盈盈地说道:“之前通缉榜上不是写明了我吞了老君的丹吗?怎么样?大罗金仙,还凑合吧?”

    “是大圣爷!”短嘴猛地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呼喊道:“是大圣爷回来了!”

    “大圣爷回来了?妈的,大圣爷怎么跑对面去了?所有战舰准备转向开炮!”

    “开你妈!大圣爷就在对面!所有部队准备冲锋!”

    号角吹响,战鼓擂起,所有的妖族战舰都开始移动了,联军一片哗然。

    一片喧乱之中,猴子缓缓贴近角木蛟的耳边,笑眯眯地说道:“放心,跟我作对,我不会杀你。我要你这个草包,比死更难受。”

    说罢,轻轻拍了拍角木蛟的小脸蛋,嘎嘎地笑了起来。

    望着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角木蛟口溢鲜血,惊得瞪大了眼睛。

    ……

    “圣母大人。”鹰妖缓缓来到杨婵的身后,低声道:“外面风大,还是到船舱里吧。”

    杨婵缓缓地摇了摇头,淡淡道:“不了,偶尔冷一下,也挺好。可以将一些事想得更清楚一点。”

    她呆呆地站着,原本明媚的眼睛黯淡得看不见一丝光芒。

    ……

    一道金光从舰队上空飞掠而过,金箍棒骤然变大,如同一道闪电般席卷。那些较小的战舰纸糊的一般迅速崩溃。

    妖军的先头部队发起了一轮接一轮的霹雳筒齐射,天兵们一个个如落叶般飘零。

    哪吒往前跨了一步,却被李靖一把握住了手腕。

    “父亲!再不救就来不及了!”

    李靖一脸淡漠地摇了摇头:“现在救也来不及了。敌强我弱,本就是不争的事实。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还好,天庭没在这位刚愎自用的‘元帅’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说着,他淡淡笑了笑道:“扩张,不是空凭一身的蛮勇就行的。用一堆新兵去面对一群真正的恶鬼,他们有天河水军那样宁死不屈的意志吗?哼,很多事情,终究得好像天蓬那样的人来才行。”

    他缓缓转身,一步步走向舱门,对着一旁的持国天王交代道:“撤军吧。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守好南天门。”

    “诺!”

    妖的先锋已经冲入阵中。那高亢的士气和声嘶力竭的咆哮让新兵胆寒到了极点。

    回过头,哪吒只能呆呆地望着这支刚组建的新军在他面前一点一点地崩坏,陨落。

    ……

    远远地,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巍巍壮观。

    杨婵侧过脸去低声问道:“那是哪里?”

    “启禀圣母,那是华山。”

    “华山,华山……”她默默地念着,无力地笑了出来:“没想到兜兜转转。最终竟又回到这里。”

    闻言,身后的妖怪们一个个面面相窥。

    ……

    当最后一艘南天门舰队的战舰撤离战场,新军已经彻底沦为妖怪口中的一块肥肉。

    黑色浪潮蜂拥向前,银色军舰节节败退,由一开始的战略性后撤,渐渐演变成了全面的溃败。

    猴子、九头虫、牛魔王、鹏魔王、猕猴王……一只只史诗级的大妖化作七彩闪电在整个战场方圆数里的范围内跳跃,砸碎所有即将筑成的防线。

    二十八星宿甚至还没来得及拧成一股便被分割开来。

    五方揭谛迅速脱离战场,隐去身形。

    九曜星官的战舰在妖怪前锋的冲击下只能不断后撤。

    一艘艘黑色的战舰直接撞击在银色战舰上,甲板上布满的妖怪们咆哮着跃过两舰之间的鸿沟。

    从未见过战场的新军士兵们一个个面容扭曲,惊慌失措地奔逃。在妖怪们毫不对称的力量面前被撕成了碎片。

    后方的天将们好不容易组成战阵试图自保,可他们面对的却是更加强悍的大妖们所组成的战阵。

    滚滚浓烟之中。一艘艘银色战舰陨落,血肉横飞。

    妖怪们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冲锋,天军们则在不惜一切代价地逃命。

    大筒轰在战舰上,燃起惊天大火,那面帅旗在火光中缓缓化作飞灰。

    ……

    当最后一抹残云荡尽,夕阳将大地染成昏红的颜色之时,天空中已再没一艘银色军舰。

    妖军的战鼓声还在缓缓地响着,如同曲罢残留的尾音。

    杀红了眼的妖怪正驱使着战舰在天空中来回搜索着早已不复存在的天军。

    无数的秃鹰乌鸦落地吞噬着血肉。

    追袭新军八百里,在八百里的绵延海岸线上,布满了天军军舰的残骸,天兵的残肢。那血,甚至将海浪都染成了淡红色。

    这是一片真正的人间地狱。

    身穿厚重铠甲的牛魔王一脚踏碎了骸骨,提着混铁棒一步步来到蹲坐在碎尸堆上,满面血污的猴子面前,躬身拱手道:“大圣爷,这家伙怎么处理?”

    身后的妖怪军阵缓缓让出了一条过道。

    过道的末端,四只妖怪押解着被五花大绑顺带锁上了琵琶骨的角木蛟。

    此时的他,披头散发,一双眼睛恍恍惚惚,哪里还有先前那般得意神色?

    或许,此时此刻,他才终于领悟到什么叫万妖之王吧。

    从尸骨堆上,猴子拄着金箍棒缓缓起身,高高地仰着头,俯视着一脸死灰的角木蛟,笑了笑,道:“带上,跟我送礼去。”

    “诺!”

    ……

    九重天上,李靖怀抱头盔,带着哪吒大步走入众仙齐聚的凌霄宝殿。

    众仙齐刷刷地望向他,一个个呆若木鸡。就连玉帝也不由得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李靖。

    一路走到正中,李靖一拳重重捶在自己的胸甲上,单膝跪地,奏报道:“末将无能,未能辅佐大元帅旗开得胜,恳请陛下降罪。”

    顿时,众仙哗然。

    “溃败……”

    恍惚间,这个词从玉帝的脑海中响起。手中的茶盏顿时“咣当”一声掉落,洒了满地茶渍。

    他缓缓地瘫坐了回去。

    殿中众仙,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接下来……怎……怎么办?”玉帝呆呆地说道。

    “启禀陛下,妖军来势凶猛,元帅不幸被俘,但南天门镇守军侥幸撤离。实力保存完好。末将将率部固守南天门。请陛下放心!”

    “好……好。做得好。”

    两次大败,人族的天庭还能再承受多少损失?

    在众仙的注目下,玉帝缓缓伸出手,低声道:“传朕旨意,角木蛟刚愎自用,统兵不利,有负圣恩。从即日起,撤除角木蛟大元帅之职。封托塔天王李靖,为天庭兵马大元帅,统领天庭各军。”

    “末将,谢陛下隆恩!”

    ……

    南瞻部洲某地上空,猴子带着九头虫和牛魔王押着角木蛟稳稳地降落在甲板上。

    望见猴子,那甲板上的妖怪们一个个都愣了神。

    “嘘,别出声。”猴子笑眯眯地问道:“圣母大人在哪?”

    一只妖怪呆呆地眨巴着眼睛,单膝跪地,低声道:“启禀大圣爷,圣母大人她。在华山……”

    “华山?”猴子缓缓瞪圆了眼睛,怔住了。

    ……

    风轻轻地刮着。草木微微摇曳。

    杨婵裹着厚厚的白色披风,提着裙摆,一步步行走在蜿蜒的山道上,面无表情地眺望远方。

    “老人家,你平时都在这山里狩猎吗?”

    走她身旁看上去已经年近七十,却还硬朗的老头子抹了把汗道:“是啊,老头子走这山道往返已有三十余年了。姑娘您该是大家闺秀吧?若不是身上没锦带,方才老头子还以为是遇到仙女了呢。哎……老头子没用,你都面不改色,老头子走几步却气喘吁吁啊。不过,您上山做什么呢?”

    杨婵只淡淡笑了笑,没有回答。

    远远地,他们望见了山顶上一间破落的庙宇。

    “那里是……”

    “那是圣母庙。”老头子乐呵呵地说道:“百多年前,神明托梦与地方官,说天庭委派了一位圣母作为华山的镇守天神,那地方官醒了便急匆匆地带着人在山顶上修了这座庙,想当初可是香火鼎盛……可惜啊,百多年了,圣母却一次都没显灵过。如今,已是荒废了。”

    “一次都没显灵过……”

    ……

    “圣母大人说在华山下船,你们就让她下船了?”九头虫揪着一个妖怪吼道:“你们长没长脑子的!长没长脑子!”

    “圣母大人的命令,小的不敢不从啊!小的不敢不从啊!”那妖怪吓得跪地磕头。

    所有的妖怪都扑通扑通地跪倒在地。

    狂风在耳边怒吼着。

    猴子呆呆地站着,看着跪得满地的妖将,眨巴着眼睛,缓缓松开了拽着角木蛟绳索的手。

    “华山……华山……她终究还是去了华山。”他苦涩地笑,躬身捡起掉落甲板上的刺绣,呆呆地望着那只原本被他嫌弃的,糊成一团的丑陋鸭子。

    “大圣爷,华山距离这里不远,我们现在过去,一下就能将圣母大人找回来!”

    猴子紧紧地攥着那刺绣,紧紧地捂在胸口,紧紧地咬着牙。

    那锥心的痛楚又是来袭。

    额头上的青筋微微跳动着。

    一手扶着船舷,他深深闭上双目,静静地站着。

    “大圣爷,得快点出发才行。”

    “圣母大人把所有的玉简都留了下来,去晚了就不知道往哪里找了。”

    “是啊,大圣爷,快出发吧!”

    所有的妖怪都在他耳边呼喊着。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忽然溢出,鲜红的颜色滴落在地,缓缓流动。

    所有的妖怪顿时都惊呆了,牛魔王连忙要过来搀扶,却被制住。

    “不了。”他缓缓地摇头,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低声道:“既然她已经选择远离了这个漩涡,就不要让她再回来了。那里,对她来说才是最好了。谁也……不许去找她……”

    ……

    绣工精致的白色布靴踩在厚厚的落叶上,杨婵一步步地前行,走入已经坍塌了一半的圣母庙。

    庙宇中远远传来人声。

    “圣母在上,请受小人三拜,此行前往京都寻先父旧日的关系谋职,若是能高就,在下必定回来还神,为圣母塑金身。”

    拨开垂在门前的藤蔓,杨婵看清了跪在殿堂中的是一个衣着破烂,背着包裹的书生。

    “金身有何用?”杨婵哼笑道。

    “谁!有人!”那书生惊叫道。

    杨婵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难道是圣母显灵了?”那书生呆呆地仰着头望向已经风化得看不清容颜的圣母像。

    憋了半响,他跪正姿势,“咣咣咣”地磕了三个响头。

    “圣母说金身无用,那便换一个,只要能高就,圣母认为该如何还愿,小人就如何还愿!”

    杨婵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那只负心的臭猴子,想起没有被遵守的诺言,想起高坐凌霄宝殿上的那个不念亲情的舅舅,想起手握重兵却没有勇气反天的,那个被誉为三界战神的哥哥……

    命运赐予了她无比高贵的出身,却也赐予了她一生的颠沛流离。至始至终,都是环绕着这三个人,无论如何拼命追赶,到头来却都是一场空,无可挽回。

    既然如此,何不当一次命运的主人呢?

    六角的花儿在这一刻盛开。

    她淡淡的笑着,凛若冰霜。

    “真的,什么要求都行吗?”

    “什么都行!”那书生连忙喊道。

    “那好。”杨婵轻声道:“若是到时你反悔,我就要了你的命。而且,包你永世不得超生。”

    “谢圣母恩典!谢圣母恩典!”

    寒风中,她静静地站着,似乎又恢复了原本的冰冷,变成了遇见猴子之前的,那一朵独立世外的倾世白莲。

    ……

    绝望,也可以是一种力量。

    只是,不知道这赐予他人无尽苦难的苍茫尘世,是否已经准备好了承受这绝望女子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燃起的熊熊怒火。

    一年后,三份喜帖从华山发出,分别被送往凌霄宝殿、灌江口、花果山。

    一时间,三界,风起云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