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零七章:三方

2018-01-17 08:52:52Ctrl+D 收藏本站

    灵霄宝殿。

    宽广的校场上,一位卿家孤零零地端着一份红色的帖子躬身快步前行,就如同一只蚂蚁一般渺小。

    招展的“天”字大旗中,他步上了白玉石阶,穿过了庭院,绕过九转回廊,一步步来到御书房前。

    朝着把门的两位天将点了点头,那两位天将伸手替他开了门。

    门内,玉帝正与一众仙家商谈着军政要事。

    “陛下,下界送来了一份喜帖。”

    “喜帖?又是哪家龙王办喜事啊?”有仙家呵呵地笑道。

    卿家沉默不语,目光闪烁。

    抿了一口清茶,玉帝放下手中的茶盏伸手道:“拿来吧,朕看看。”

    “诺。”

    那卿家躬着身子,双手将喜帖呈上。

    玉帝微笑着捋了捋长须,翻开喜帖。

    只一瞬,那脸色便紫色了。

    在场的所有仙家都呆住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送喜帖的卿家一声不吭地跪回地上,整个御书房寂静无声。

    半响,玉帝微微颤抖着将喜帖递给李靖,咬牙道:“派……派兵捉拿,立即……派兵捉拿!”

    李靖小心翼翼地接过喜帖,翻开一看,上面就一行字:“我要成亲了,你咬我啊?”

    落款,杨婵。

    顿时,李靖眼角微微抽搐。

    他连忙躬身,干咽了口唾沫道:“陛下,现在花果山之事还不稳,杨婵之事牵动多方。贸然派兵下凡。恐怕……”

    “立即派兵。立即!”玉帝瞪圆了眼,猛地咆哮道:“不惜一切代价将犯仙捉拿归案!不惜一切代价!”

    所有的仙家皆骇然。

    犹豫了许久,李靖唯有躬身道:“诺……”

    ……

    华山之巅,奢华的庭院,杨婵独自坐在自己的闺房中静静地对着铜镜梳妆,淡淡地笑着。

    有生以来最最任性的一次。

    无论结果如何,这都将是三界最盛大的一场婚礼。

    为了这一天,她要让自己变成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要以最美的姿态,迎接幸福,或者死去。

    ……

    灌江口。

    傲天鹰直接以原型冲入大殿,化作妖身,跌了个满地找牙,却还不忘将手中的喜帖呈给端坐主位上的杨戬。

    “喜帖?”杨戬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他连忙接过喜帖,翻开一看,顿时怔住了。

    “真君,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旁的哮天犬连忙问道。

    杨戬咬着牙。将喜帖递了过去。

    翻开那喜帖,哮天犬看到那上面只有一行字:“我要成亲了。天庭要拿人,你看着办吧。”

    落款,杨婵。

    顿时,哮天犬也傻眼了。

    傲天鹰还躺在地上一口气没喘上来,结结巴巴地说:“玉帝也接到了封喜帖……”

    “玉帝也接到了?”哮天犬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这唱的哪出啊?”

    “召集大军!”杨戬忽然暴喝道。

    “啊?”

    “召集大军,还有梅山七圣,随我去华山!”操起三尖两刃刀,杨戬快步朝门外冲去。

    ……

    如今已经贵为宰相的书生,缓缓走到杨婵身后,望着铜镜中艳绝尘世的杨婵,不由得失了神。

    他伸手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朱钗道:“娘子,让为夫来帮你插上朱钗可好?”

    杨婵伸出二指,轻轻一卷,那朱钗已落到自己手中。她轻声道:“这‘娘子’,现在还不是你叫的,等你挺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我们这不是快成亲了吗?”书生冷哼一声道:“难不成还能出什么茬子不成?”

    杨婵掩着唇轻笑道:“那可就难说了,说不准,有人来抢亲。”

    “嘿,抢亲?”书生道:“为夫如今贵为宰相,已经调集十万大军镇守华山,难不成,还有人能从十万大军中把你劫走不成?”

    说着,那书生又低声笑道:“说起来,真是祖上有灵啊,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当宰相,更没想到,能娶如花似玉的华山圣母为妻。得圣母相助,假以时日,本相爷便是推翻了王上,自立为王争雄天下,也毫不奇怪啊。”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杨婵笑眯眯地答道。

    ……

    花果山,齐天宫,万妖殿。

    猴子正一脚踩在沙盘上手持长尺与众妖臣议论着新的规划。

    一位庭官躬身来到他的身旁,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圣爷……有,有一份给您的喜帖。”

    “喜帖?又谁成亲啦?”猴子指着众臣子问道。

    闻言,众人皆笑了起来。

    伸手接过喜帖,猴子翻开一看,那神情顿时僵住了。

    那上面就一行字:“喜酒已温好,来不来随你。”

    落款,杨婵。

    在场的妖怪一个个都怔住了。

    ……

    一个仅有炼神境的女子,三份喜帖,三界闻风而动。一场古往今来最盛大的婚礼,已经缓缓拉开了它的帷幕。

    ……

    华山之颠已经张灯结彩,一个个的喜字红艳似火。

    殿堂中,杨婵带着两名侍女,穿着一身红衣,迈着小步,细细地检查着自己的嫁妆,微微地笑着。

    那神情看得一旁的书生不由得蹙起眉头,疑惑万分。

    隐隐地,他也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了。

    “究竟是谁会来抢亲?”

    ……

    南天门,无数的兵将被召集。

    巨灵神站在高台上呼喊着:“此战,关乎陛下颜面,必要拿下华山圣母,只许胜,不许败!”

    “诺——!”无边的银色铠甲高举长戟回应。

    “出发——!”

    一声令下。银色洪流蜂拥向港口。瞬间填满了战舰。

    扬起风帆。南天门镇守军倾巢而出了。

    李靖和哪吒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二哥会去吗?”哪吒问。

    “应该会。”

    “那只妖猴呢?”

    “估摸着也会。”

    “那我们去干什么?”哪吒惊问道。

    “我们去看戏,巨灵神去送菜。”李靖无奈地叹了口气,迈开脚步朝旗舰走去。

    望着漫天的战舰,哪吒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杨婵姐这招可真绝了……陛下的脸,伤得不轻啊。”

    ……

    灌江口,密密麻麻如同蝗虫一般的草头神遍布山野。

    杨戬手持三尖两刃刀站在高台上。在他的身后,是傲天鹰、哮天犬、梅山七圣。

    “此行。若无必要,切不可与天军动手。可,若真撕破脸皮,就不留活口!都听明白了吗?”

    “都明白了——!”

    疯狂的呼喊声中,草头神们挥舞着如同长鞭一般的树藤,一艘艘的战舰腾空而起,遮天蔽日。

    ……

    万妖殿中,那一份喜帖被摊在猴子的桌上,一场思想斗争才刚刚开始。

    “必须阻止他!圣母嫁给一个书生,我花果山颜面何存?”

    猴子的眼角不禁抽搐。

    “没有三圣母。哪来花果山的今天?大圣爷三思啊!”

    猴子的手缓缓攥紧了王座的扶手。

    “大圣爷,这是最后的机会了。错过了,便再无法弥补啊!”

    猴子的额头上青筋微微跳动着。

    “阻止了她……我和她成亲吗?”他自言自语道。

    “报——!”正当此时,一位妖兵急匆匆地从殿外奔入,跪倒在地,奏报道:“天庭和灌江口都已出兵,皆是倾巢而出!”

    “倾巢而出?”众妖皆吃了一惊。

    “便是倾巢而出又如何?以我花果山的实力,大不了将他们全吞了!”大角站出来咆哮道。

    猴子依旧没有动作。

    以素一声不吭,在众人的注目下一步步缓缓走到正中,迈上台阶,来到猴子的面前,伸手将一字排开陈列桌面的虎符抓起一个,轻声道:“师傅成亲了,徒弟带点人去观礼,大圣爷不介意吧?”

    猴子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她。

    转过身,以素扬起披风,大步走出殿外。

    顿时,众妖都看明白了什么。

    短嘴也缓缓走过来恭敬地行了个礼,从猴子的桌上抓起一个虎符道:“我也去。”

    说罢,转身快步走出殿堂。

    “暖暖和圣母是好姐妹,也想去。”九头虫嬉皮笑脸地也跑过来抓了一个。

    “主仆多年,这婚礼,实在不好不参加啊。”吕六拐干笑着也抓了一个走。

    不一会,猴子满满一排的虎符已经一个不剩。

    ……

    “快快快快快——!动作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不要重舰,全部带轻型战舰!”

    以素站在舰首上嘶吼着。

    猕猴王的部队从她身旁经过。

    她看着站在舰首上的猕猴王,轻声道:“你们也去?”

    猕猴王摸着鼻子,蹙眉道:“你们都去了,我们不去,回头在花果山还能混吗?”

    以素淡淡笑了笑道:“那就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破了天军和灌江口大军,再顺手把那书生宰了。”

    “放心,杀人我最在行了。”

    说着,猕猴王顺手耍了个棍花。

    呼喊声中,一艘艘的战舰腾空而起,黑色洪流跨越大海,朝着南瞻部洲的方向席卷而去。

    整个妖族大军都出动了。

    ……

    “神……神仙不准动情?”那书生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端坐主位上的美得如同寒冬里傲雪梅花般的杨婵,微微颤抖着问道:“那……那他们会怎么对我?”

    “大概,会杀了你吧。我父亲就是这么死的。”杨婵面无表情地说道。

    只听扑通一声,那书生双脚一软,跪坐在地。

    杨婵眉目低垂。一脸淡然地站了起来:“都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玉帝要你三更死。应该四更都挨不到才对。”

    书生的脸刷地白了。

    “要……要不……圣母大人,这亲……还是别成了吧……这宰相我也不当了……”

    他急匆匆地要脱去官袍。

    只见杨婵缓缓地走到他面前,躬下身去轻轻将脱了一半的官袍又扯了回去,在他耳边笑眯眯地说道:“不成亲,你现在就得死。这可是自己说的,只要能当大官,我要你怎么还愿都行的。还记得你的政敌是怎么死的吗?”

    呆呆望着眉目如画的杨婵,那书生吓得直哆嗦。

    也许。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他家祖坟不是冒青烟,而是被人挖了……

    ……

    空荡荡的齐天宫。

    书房中,猴子一个人呆呆地坐着,那身影、面容皆笼罩在黑暗中。

    摊在桌面的依旧是那张喜帖。

    他怔怔地望着,手握一串一百零八子佛珠,缓缓地捋,每捋过一子,捏碎一子。

    站在书房外的两位庭官小心翼翼的透过门缝暗暗观察着猴子的脸色,大气都不敢喘。

    风铃急匆匆地赶来。看了两位庭官一眼,伸手推开了虚掩的门。

    她眨巴着眼睛。迈着小步,缓缓地走近猴子。

    “你不去吗?”

    “你也觉得我该去吗?”猴子呆呆地答道。

    “你不应该去吗?”

    “她会跟我回来吗?”

    风铃抿着嘴,睁着翡翠般的双眸,微微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也许再也找不出一个比杨婵姐对你更好的女人了。无论什么理由,你都不应该放手。”

    ……

    “御前神将巨灵神奉至真玉皇上帝之命,下凡捉拿犯仙杨婵,闲人速速回避!”

    雷鸣般的声音响起,仿佛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茶几上的瓷器都在微微颤动着。

    “来了。”杨婵微微笑着。

    门外传来喧哗声,那所谓的“十万大军”正在逃散。

    书生已经被吓破了胆。他挣扎着想要爬走,却被杨婵一把拽住了衣领。

    “不要……我不想死,三圣母,我不当宰相了,我不想死啊……”

    “有人要拿我,这时候你身为新郎,不是应该挡在我前面吗?”她眉目带笑地说道。

    一卷狂风掀走了整个屋顶。

    纷飞的瓦片之中,阳光照亮了她的脸庞,那一身红衣在风中飞扬,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手持剑,一手拽住已经吓得昏厥过去的新郎,她笑对漫天战舰。

    望见如此场景,悬空而立的天兵天将不由得暗暗吃惊。

    强压下心中的忐忑,巨灵神朗声道:“犯仙杨婵,若你束手就擒,到了凌霄宝殿,本神将必将替你向陛下求情!”

    “求情?不必了。”杨婵举起长剑指向巨灵神:“要拿我,就试试吧。”

    顿时,众天将面面相窥。

    这杨婵不过是个炼神境修者,怎么……

    巨灵神干咽了口唾沫,对身旁的天将低声道:“去,拿下她。”

    “我去?”那天将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道金光从天边激射而来,瞬间钉入杨婵身前碎裂的地面,激起漫天烟尘。

    待到烟尘散尽,在场的天兵天将皆吃了一惊。

    “三尖两刃刀?”

    天空中的云层缓缓撕开,一人身穿金色战甲,带着哮天犬、傲天鹰踏着祥云从天而降。

    肉眼可视的澎湃灵力在他的四周环成了弧状,如同一渺渺升腾的云烟。

    这就是能单枪匹马杀入天河水军阵中,追得玉帝无处可躲的三界战神——杨戬!

    众天将皆看傻了眼。

    稳稳地落地,杨戬淡淡瞥了一眼那昏厥的“新郎”,无奈地吸了口气。

    拔出三尖两刃刀,他拦在杨婵身前,仰头对着天空中的南天门镇守军拱了拱手道:“舍妹不懂事,闯下大祸,实属不该。还请各位回禀陛下,此事杨戬必定给天庭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样恐怕不好吧?陛下的旨意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杨婵捉拿归案。”一位天将在巨灵神耳边低声道。

    正当巨灵神犹豫之际,天边响起了战鼓声。

    远远地。地平线浮现了无数诡异的战舰。那甲板上挤满的树妖一改往日的温顺。挥舞着树藤咆哮。喊声震天。

    “灌江口的草头神大军……”

    众天将皆惊得张大了嘴巴。

    “怎么样?神将,不如给杨戬一个面子如何?”杨戬温文尔雅地说道。

    巨灵神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

    “我去接她回来……如果有一天,我也把雀儿找回来了,她看到我已经娶亲……”猴子捂着额头,那眉蹙得紧紧地:“你们都觉得她只是一只金丝雀,我这么疯地想要复活她不合理。可是……我这条命都是她救回来的,没有她,就没有我。对我来说。她就是个真真切切的人。我对她的承诺还没实现,却已经先娶了妻……到时候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不需要解释。”风铃微笑着说道:“一百多年了,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依然没有忘记她,这份感情已经够深了,已经足够解释一切了。她一定会理解的。”

    猴子缓缓抬起头道:“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理解呢?”

    风铃目光闪烁地打趣道:“生死簿不是还封印着吗?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她呢?”

    “我怀疑过,特地去查了月树。月树也是天道产物,无法篡改的。就算修去了花也会立即再长。所以我很肯定你不是她。还好……如果你真是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风铃沉默了。

    许久。她低着头轻声道:“如果我是她,你会强行打入地魂吗?”

    猴子缓缓摇了摇头:“不会。”

    这一刻。风铃的眼角漫起了泪光,甜甜地笑了。

    她忽然展开双臂怀抱猴子,在猴子耳边哽咽着说道:“相信我,雀儿会理解的。去吧,别让杨婵姐等太久。”

    “都说了你不是她,你怎么会知道她一定会理解……”

    “女孩子才懂女孩子的心思,你一只猴子懂什么?”风铃紧紧地握着猴子的手,睁大了眼睛说道:“相信我,雀儿一定不会怪你的。相反,你不去她才会怪你。如果,雀儿回来了,知道因为她,你牺牲了另一个为你付出了整整一百多年的女孩,你觉得,她会快乐吗?”

    “真的?”猴子呆呆地问道。

    “真的。”风铃笑着,笑出了眼泪。

    猴子呆呆地眨着眼,恍如大梦初醒一般。

    他迅速站了起来,快步跑出书房外:“拿我的战甲来!快拿来!”

    “大圣爷,战甲您不是穿着吗?”

    “不……不行,这套不行。我怎么能穿这套去见她?拿……龙王送来的那些,藕丝步云履、锁子黄金甲、凤翅紫金冠!”

    “诺……诺!”

    风铃静静地坐在书房中,远远地看着那一只惊慌失措的猴子,流着泪,咯咯地笑着。

    ……

    一位天将悄悄来到巨灵神身后,低声道:“花果山妖军已经到了五里开外。”

    “花果山妖军也来了?来了多少?”巨灵神的手微微一颤。

    “大概……有百万吧。”那天将唯唯诺诺地说道。

    “百万?今天是什么日子?”

    巨灵神微微战栗着望向依旧挡在杨婵身前的杨戬,望向已经近在咫尺的灌江口草头神军团,感觉自己就要疯掉了。

    ……

    碎石堆中,杨婵依旧紧紧地拽着那个昏厥过去的“新郎”的衣领,握着长剑,静静地立在风中,呆呆地等着。

    此时此刻,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等的是什么,能不能等到。

    ……

    妖军旗舰甲板上,聚集了花果山几乎所有的大将。

    “两军正在对峙,南边是灌江口军团,北边是南天门镇守军。南天门镇守军四大天王、李靖和哪吒都在,还看到了五方揭谛的帅旗。灌江口军团大将不多,但都很精,杨戬、梅山七圣,都不是好惹的。还有他们的兵很难缠。”

    “我们兵分两路一口气全吃了?”

    “一口气有点难吧……主要里面有个杨戬,我建议九头虫、牛魔王、鹏魔王、猕猴王你们四个先牵制住杨戬。等我们搞定其他的再一起对付他。”

    “五方揭谛也不好对付,佛门功法最是诡异了,最好想好怎么做免得一会阴沟里翻船。”

    一直插不上话的以素猛的叱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该是先派人冲进去保护圣母大人!”

    “对对对。”众妖纷纷点头。

    “那这计划又得重做了,哎,最讨厌临时搞作战计划了。等等,那是什么!”

    随着短嘴一指,围在一起的众妖纷纷望向天边。

    在那里,云层正在缓缓地被切开。

    “那是……大圣爷?”

    “是大圣爷没错!大圣爷来了!”

    整支舰队都欢呼了起来。

    ……

    凛冽的狂风中,他身穿金甲,脚踏七色云彩朝着黑压压一片的敌军阵营呼啸而去。

    天军,草头神,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呆呆地看着他脚踏七色云彩而来,看着他拖着大红色的披风瞬间穿越敌阵,看着他落到与杨婵相距不及三丈的地方,扬起漫天沙尘。

    杨婵微微睁大了眼睛。

    哪吒无奈地叹了口气。

    巨灵神恍然想起了被挂在月树上的事,那眼角猛跳,猛跳。

    杨戬扬起三尖两刃刀指向那弥漫的烟尘,低声道:“我知道你和她有约定,但这是我杨家的事,不需要你管。我向你保证,她不会有事。”

    “那个……”空着两只手,猴子一步步穿越烟尘,悄悄瞄了一眼一身嫁衣的杨婵,伸手掏了掏耳朵,望向杨戬咧开嘴笑嘻嘻地说道:“大舅哥啊。其实……我是来抢亲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住了。

    “抢亲?”杨戬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抢亲?”巨灵神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抢亲?”哪吒不由得伸长了耳朵。

    一直被拽着衣领的新郎与手中的剑一起咣当一声掉地上。

    杨婵掩着嘴,呆呆地望着眼前这只一年没见的猴子,泪如雨下。

    这一刻,天地寂静无声。

    猴子小心翼翼地望着杨婵,一步步走向她,低声问道:“怎么样?跟我回去?”

    “回去做什么?”

    “回去,当然是成亲啦。”

    “那你的雀儿呢?”

    “到时候再说呗。”

    “谁要嫁你这毛茸茸的死猴子?”杨婵抹着眼泪,高高仰起头,抿着嘴,笑着,哽咽着说道:“既然……既然是抢亲,哪有那么容易?怎么都得打赢我哥再说。”

    ……

    半个小时后,公众章节,作品相关那里发一章叫《聊聊2月2日晚至2月3日的事》。大家看看吧。之所以写在这里,是因为我知道那些扫字软件会将这些一并扫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