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章:祭

2018-01-17 08:52:52Ctrl+D 收藏本站

    术法变的酒,是醉不了人的,特别是好像杨戬与猴子这种顶尖的行者道修者,更该是千杯不倒才对。

    可那一夜,杨戬分明是醉了。

    他勾着猴子的脖子说了很多很多,从瑶姬被压桃山,一直说到封神之战,说到灌江口,反复反复地叮嘱着猴子,一定要对杨婵好。为了表明好与不好的厉害关系,一向温文尔雅的二郎神甚至不惜动用起了威胁的手段。

    当然,是半开玩笑的方式。

    也许,对他来说,唯一的妹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远比自己成亲要来得开心得多吧。

    到夜半时分,当篝火燃尽了最后一缕火苗,两人终于告别。

    猴子匆匆地腾云驾雾,一路飞驰赶上了舰队,在旗舰的甲板上见到了彻夜守候的杨婵,两人呆呆地站着,对视着,许久,皆笑了出来。

    猴子一步步走到杨婵面前,捧着她的手低声道:“你二哥祝我们早生贵子。”

    “他不来喝喜酒吗?”杨婵眨巴着眼睛道。

    “他说不来……不过,我刚刚跟他喝了不少,他已经认了我这个妹夫了。”

    杨婵抿着嘴甜甜地笑着,那眼泪又是一滴滴滑落。

    轻轻替杨婵拭去眼泪,猴子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我那么晚才去。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杨婵伏在猴子的胸膛上,挑了最嫩的一块肉狠狠地掐,掐得猴子眉头都蹙了起来。却碍于旁边还站了个以素不敢出声。

    “不准运灵力。”

    “诶……可是好痛啊。能不能轻点。”

    杨婵紧贴着猴子的心。闭上双目轻声道:“你这次再不抓紧,真有下次,我连喜帖都不发就直接嫁了,让你后悔一辈子。”

    寒风中,两人紧紧的相拥,静静地站着。

    天边已经隐隐露出了鱼肚白,一轮朝阳正在缓缓升起。

    遥望着天边被嵌上了金黄颜色的云层,猴子轻声说道:“我让他们准备一下。回到花果山,我们就成亲,也别挑什么日子了,好吗?”

    “恩。”杨婵点了点头道:“都依你,不过……我想先去一趟桃山拜祭我娘、我爹,还有我大哥。也带你去见见他们。”

    “这是应该的,我这女婿,总要见见他们二老的。”

    舰队缓缓地转向,朝着桃山驶去。

    ……

    当太阳缓缓升起之时,各方诸侯已经收到风声。以最快的速度派出特使携带贺礼赶在路上。

    似乎为了给接下来的婚礼预留出足够的时间准备,那支庞大的舰队走得特别特别地慢。

    不过。大圣爷迎回圣母的消息早早地已经传遍了花果山的大街小巷,每家每巷都张灯结彩,喜庆异常。

    齐天宫被铺上了红色的地毯,悬上了红色的绸缎,挂起了红色的灯笼。一个个的喜字贴满了各个角落。

    庭官们为了确保礼仪的到位,特别从人类国度请回了几个熟知各种礼仪的老者,硬生生在最短的时间内拼凑出一套属于花果山的婚庆礼仪,在万妖殿中反复地排练着。

    负责乐师为了确保婚礼的气氛,早早地开始谱新曲,一遍又一遍地演奏。

    侍女们开始准备婚庆当天的节目。

    虽说只是从一个房间般到另一个房间,但草小花还是将库房里所有贵重的物品全部搬了出来,一件件清点登记,分作聘礼和嫁妆两部分。

    每一只妖怪都欢天喜地地笑着,以至于连空气都比往常要新鲜得许多。

    毫无疑问地,这将会是一场规模旷世的婚礼。

    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身穿一身紫色衣裳的风铃默默地将最后一封信装入了信封,与其他的信函叠在一起,收入怀中。

    眨了眨翡翠一般的双眸,欣慰地笑了笑。

    带着这些书信,她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庭院,绕过回廊,与身穿缤纷衣裳正在为大圣爷的婚礼而感慨的侍女擦肩而过,穿越了布满演练兵将的喧闹校场,从后门离开了齐天宫,运起她那本就单薄的灵力腾空而起,一路飞跃了三块浮石,落到军港边上一座小小的庭院门前。

    深深吸了口气,她眨巴着眼睛,伸手轻轻碰了碰大门上的铜环。

    “云妮姐姐在吗?”

    ……

    斜月三星洞,潜心殿中,须菩提与清风子呆呆地对坐着,一个面容平淡,另一个却仿佛已经失了魂。

    ……

    桃山。

    孤单单的一座坟,墓碑上却刻了三个人的名字。

    杨婵跪在坟前,轻轻叩首。

    “爹、娘、大哥,婵儿要成亲了。这个,是我的夫君。”

    猴子连忙跟着跪了下去,用力地磕了三个响头,高声喊道:“小婿拜见岳父、岳母、大舅哥!”

    静静地注视着那墓碑,杨婵抿着唇,面带笑,微微哽咽着说道:“他叫孙悟空,是一只猴子……”

    说到这的时候,杨婵悄悄白了猴子一眼。

    猴子的眉头微微蹙起了。

    微微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不过,他是须菩提祖师的入室弟子,是万妖之王,齐天大圣,三界之中,所有的妖怪都以他马首是瞻。跟玉帝平起平坐,打败过天庭无数次。昨天,天庭派兵拿我,巨灵神连动都没敢动就让他把我接走了。”

    “他人不错,挺重情义的,本事也有,肯定能保护好婵儿。就是有点死脑筋,倔得离奇,不过还好撞了南墙懂回头。”

    “有这么跟岳父岳母介绍自己相公的吗?”猴子小声嘀咕道。

    杨婵悄悄瞪了他一眼,又接着说道:“爹、娘、大哥。二哥已经见过他了,他也同意这门亲事。这一趟回去。我们就要成亲了。到时候我会在齐天宫里竖起你们的牌位。让你们也看看花果山。那是我和他一起打造的妖的国度。比天庭还漂亮,却没有天庭的那些规则,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说罢,杨婵轻轻地叩首。

    猴子也跟着叩首。

    直起身子,杨婵静静地为孤坟除草,替坟边遮阳的两棵大树浇水。

    猴子连忙上前帮忙。

    “这里面……只有母亲的遗骨。”杨婵一边细细地除着草,一边低声道:“大哥和父亲的太久远了,那时候我们兄妹俩连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住了。根本就顾不上他们。”

    “从这里到金霞洞,是二哥带着我一路乞讨过去的。一路上,我们几乎找遍了原来与母亲有来往的仙人,可他们没有一个愿意见我们,就连一口饭菜都不愿意施舍。因为他们都怕玉帝怪罪,不想沾染我们这两个祸害。”

    “那时候我还很小,不懂事,一饿了就哭闹。我还记得,二哥为了给我抢一个馒头,和一只野狗大打了一架。最终抢到了,他却被咬伤了。那胳膊半个月都使不上劲。鲜血淋漓地……”

    她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微笑着说道:“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哭闹了,无论多饿都不敢。因为我真的很怕,很怕连二哥也离开我。到时候,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后来,师傅收留了我们,顶住所有的压力,悉心教导我们,带着我们东躲西藏,整天提心吊胆地怕他的那些师兄找上门……老头子虽然整天没正经地怎么看都不像个大仙,但他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没有他,我和二哥都得死。”

    “所以,回去之后,你要对师傅行父母之礼。我们成亲,也必须他来做主婚人。”

    “恩。”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深深吸了口气,杨婵注视着孤坟道:“后来,二哥修成了,我们一起回到这里,却发现已经找不到爹和大哥的遗骨了。也许……是被天庭收走了吧。”

    “要不要把他们复活?”猴子轻声问道。

    杨婵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们也曾想过要复活他们,可是……他们已经投胎转世了,有了来世的幸福和牵挂,所以,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也许那样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没必要再卷入这个没完没了的漩涡了……母亲也已经不在,一旦复活了,他们还得再伤心一次……还不如就让我们伤心算了。”

    说着,她淡淡的笑了笑道:“以后每年扫墓,你都陪我一起来吗?”

    “当然。”猴子牵起杨婵的手轻声道:“以后,他们也是我的家人了呀。”

    杨婵甜甜地笑了。

    ……

    两个妖族侍女带着风铃缓缓步入了小小的庭院。

    在那院落中,云妮仙子端坐着。

    望见风铃的到来,她连忙起身迎接了过来。

    一阵寒暄之后,风铃从怀中取出了那叠信函交予云妮仙子,轻声道:“云妮姐姐,风铃要去修行了,可能会去很久很久……这些信,改天有机会,麻烦替风铃转交一下行吗?”

    “要去修行,你一个人去吗?”云妮仙子诧异地接过信函,这里面一共十几封,有给凌云子的,给青云子的,给月朝的……这当中,给清风子的最厚。

    “是啊,一个人去。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师兄师姐们都是到了纳神境就要去修行,唯独我,一直都没机会去。”

    “你一个人去……安全吗?”

    风铃微笑着说道:“我不是有金刚琢吗?有这个在,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闻言,云妮仙子默默地点了点头:“这倒是,有金刚琢,就是一般的化神境修者也奈何不了你。不过……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们呢?”

    “因为……因为风铃好不容易下了决心,怕一旦见了他们,就又打退堂鼓了。所以,只能拜托云妮姐姐替我交给他们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交到他们手中。其实你拜托大圣爷更好。梦湘还在闭门思过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放出来。你的那些师叔们我也不是经常能见到。”

    “没关系,等你见到了,记得替风铃转交就行了。”

    风铃淡淡地笑着,云妮却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告别了云妮,风铃一步步地往回走,回到齐天宫自己的住所里,细细地整理着那些个琐碎物品,写了一张张的小纸条,在每一件物品上都贴上人名,贴到最后,看见了那个她和猴子一起从天庭的府库买回来的命牌。

    眼眶顿时微微发红了。

    这是猴子送给她的,唯一的一件东西。

    虽说是随手送的,但她真的很开心。因为命牌,代表着关心,代表着无论她走到何方,他随时都可以将她找回来。

    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记得拔一根自己的头发将它用上呢?

    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尽是与猴子一起的景象交织。

    如果……如果他当初没有忘记的话……

    紧紧地握着那块命牌,她呆呆地坐着。

    许久,她深深吸了口气,抹去眼角的泪珠,微笑着说道:“猴子,风铃要走了,以后,再也不给你欺负了。”

    紧紧地握着那块命牌,她一步步地朝猴子的书房走去。

    微风中,那一身紫色的衣裳,如同天边那一抹稍纵即逝的晚霞。(未完待续……)

    PS:话说,这个月起点严打,大神都不敢刷票了。甲鱼一觉醒来发现月票榜前面站着蝴蝶兰,后面站着血红……我擦,这真有点牛叉了哦。

    放眼望去,前面都是大神级的人物,距离还都不太远,不如大家静悄悄帮甲鱼把他们的菊花都爆了吧。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