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一章:大婚前夕

2018-01-17 08:52:51Ctrl+D 收藏本站

    灵霄宝殿,御书房。

    福星带着金头揭谛急匆匆地推开房门,步入房中,躬身奏报道:“启奏陛下,送往灵山解封的那页生死簿,送回来了。”

    “送回来了?”玉帝微微愣了愣神。

    福星连忙双手将手中的那页生死簿呈上,低声道:“那上面记载的,是一名叫风铃的女子。臣方才已校对过,这女子正是当日与猴头一同上天任职的那位仙娥。”

    呆呆地注视着手中的那页生死簿,玉帝疑惑地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福星躬身道:“据秦广王所言,那猴头进入生死殿之后首先搜索的是一只金丝雀的魂魄,记载金丝雀魂魄的那一页,魂魄去向一栏也被封印。也正是因此,猴头才在生死殿中耗时一月有余,费劲百般心力搜索。而这风铃,正是金丝雀转世。那猴头怕是始终追寻的这金丝雀的魂魄,却浑然不知金丝雀早已在自己身边。”

    玉帝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站着,脑海中上千种念头交织,迅速罗织出一道脉络。

    望着玉帝,福星又低声道:“那风铃先前任过仙娥,臣已从广寒宫取来她的印记,经测定,她现在正在花果山。”

    “那妖猴呢?”玉帝问道。

    “妖猴协同妖族大军,正在返航的路上。”

    “这么说,现在妖族大军也不在花果山……花果山防御空虚?”

    福星沉默不语,只静静地注视着玉帝。

    那双鹤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目光不断流转着。

    深深吸了口气。捋着长须。玉帝囔囔自语道:“这么说……拿住她。十有**,就能牵制妖猴了?”

    福星依旧沉默不语,躬着身子,静静地注视着玉帝。

    只一会,玉帝便低声道:“时间不多了,你立刻带着她的印记前往花果山。”

    说罢,又转身对一旁的卿家道:“立即着令李靖派人前往接应,务必。在妖猴返回花果山之前,拿下这个风铃!”

    “诺!”

    ……

    星夜,太上老君静静地站在山巅上,捋着长须,将神识扩大到整个花果山的范围严密地监控着整个地域。

    在他的眼中,这片波澜壮阔的土地早已分割成无数细碎的点。

    灯火之间,妖怪们正在忙碌着,他们在每一间房子上悬挂花果山的旗帜,涂抹喜庆的色彩,一个个的红色灯笼被高高挂起。只为庆贺那位为他们带来安身立命之所,乃至带着他们改变整个世界的齐天大圣的婚礼。

    许久。老君不由得淡淡叹息,摇头。那目光远远地望向了齐天宫的方向。

    ……

    夜色中的齐天宫,灯火通明,一片喧闹。

    长长地回廊中,风铃缓缓地走着,抿着唇,低着头,手中的命牌攥得紧紧地。

    “大圣爷他们应该今晚就能到吧?”

    “我听说起码要黎明,不过一到就立即成亲。庭官们今晚还要通宵排练呢,咱齐天宫,可还从没办过喜事。”

    “早该这样了。成了亲,三圣母就是我们花果山真正的主母了。没名没分跟着大圣爷这么多年,也够委屈她的。”

    “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一路穿越熙熙攘攘的人流,风铃始终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到她的脸庞。

    直到走到猴子的书房前,抬头望见了那两个把门的庭官。

    “风铃小姐,大圣爷还没回来。”

    “我知道……我只是,有点东西想带给他。”

    “那,就让小的替您转交吧?”说着,那庭官伸出了双手。

    风铃手中的命牌攥得越发紧了,她猛地摇头,眨巴着眼睛道:“我想,我想自己放到他桌上,可以吗?”

    两位庭官面面相觑,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退开,给风铃开了门。

    紧握着命牌,她一步步走入了空荡荡的书房,望见了雕文繁琐的嵌金穹顶,望见了摆满了各式装饰的博古架,望见了那正中大红色的喜字。

    月光从窗棂歪歪斜斜地照入,远处传来正在排练的鼓乐。

    红彤彤的烛光中,整个房间洋溢着喜庆、华贵的味道。

    一种冷情、落寞的感觉瞬间从四面八方袭来,泛入心口,有一种微微的痛。

    光影交错中,她将那块仅有的命牌紧紧地捂在胸口,呆呆地站着,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一切,真像一场梦。

    一百多年前,她还是斜月三星洞里的一名无忧无虑的道徒。而他,是走过十万八千里路,历尽艰辛前来求道的一只猴子。

    他跪在门前,死活不肯走。她出于怜悯,每日给他送吃的。

    明媚的阳光下,一个小女孩与一只野猴子……一段情缘就此结下了。

    他说他要修成仙法,不再任人鱼肉,要将敢觊觎他的人全部杀光。

    她不懂那种悲伤,那种执着,那种绝望,更不懂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可她愿意帮助他,无由来地,由衷地愿意。

    就像一只飞蛾,张开了翅膀,义无反顾地扑向一团火焰。

    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那是命中注定的情感,是前世姻缘的延续。

    想着,她睁着那翡翠一般的双眸,淡淡地笑了。

    兜兜转转,整整一百多年了。

    她拼命地追赶,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他的步伐。

    百余年前跪在朱红色大门前苦苦哀求着要进门,在斜月三星洞中宁死也不低头,自己想尽办法要护着的那只傻猴子,如今已经贵为万妖之王。

    他真的,如他当初说的那样,变成了齐天大圣了……可他的身边。早已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这一路。真像……一场梦。

    她微微低着头。抿着唇,笑着,眼泪一滴滴地滑落,溅在朱红色的地毯上,如同血一般的鲜艳。

    她轻声说道:“真的,好想好想,好想一切就好像当初我们在斜月三星洞里一样。那样安静的时光,没有算计。没有天庭,没有天道……就那么,静静地一起度过,每天给你准备饭食……你还记那间小木屋吗?你不在的日子,风铃每天都有打扫的,每天都希望着……你能忽然回来。”

    “你教风铃的文字,风铃也一直都记得,本想用那种文字给你写封信的。可是……”

    “猴子,对不起……风铃给每一个人写了信,可……风铃没有给你写。因为风铃不想骗你,也不想你伤心。所以……”

    “你不知道,当风铃听到你说,如果我是雀儿,不会打入地魂的时候有多开心……当风铃听他们说你已经抢回了杨婵姐,有多开心……”

    “老先生答应了风铃,只要风铃按着他说的做,他就会庇护你。哪怕你娶杨婵姐有损天道,他也会想尽办法修补,绝不会出手拆散。”

    “齐天大圣和三圣母,才应该是一对……”

    “老先生还答应风铃,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兜率宫的雀儿送回你身旁,绝不会让你知道风铃的去向……”

    “这样,你就不必再为了雀儿的事痛苦了。”

    “他不会骗风铃的。”

    说着,她的唇角微微颤抖着,扬起,绽露了一抹微笑。

    呆呆地站了许久许久,风铃深深吸了口气,将手中的命牌轻轻放到猴子的桌案上,轻声道:“这个,就当是风铃送给你和杨婵姐的新婚礼物吧。这一次,千万不要忘记用上了……这样,无论杨婵姐去到哪里,你都会知道。如果她有不测,你也能第一时间出现在身边……这样,她就不会像风铃这样忽然消失了。”

    “永别了,猴子……”

    ……

    妖族大军。

    船舱中,以素缓缓来到猴子身后,轻声道:“大圣爷,凌云上人他们已经到了花果山了。”

    “已经到了?这几个师兄动作还真快啊。”猴子伸手整着衣冠道:“正好,我也得先回去准备一下。让他们到书房等我吧,我马上就回去。”

    “大圣爷,您准备就穿这一件?”

    “不行吗?这可是我最漂亮的战甲了。要做新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恐怕赶不及婚礼。”深深吸了口气,猴子淡淡叹道:“我不想再等了。”

    ……

    拉开房门,正要跨过门槛的风铃恍然望见走廊末端走来的凌云子、丹彤子、伊圆子以及幽泉子,顿时心中一惊,那脚不自觉地缩回房内。

    门外,两位把门的庭官快步迎了上去,躬身道:“小的参见几位上人。”

    “嘿,免礼了,我们不讲这一套。”

    “几位上人,大圣爷还没回来呢……要不,几位先到偏殿……”

    “不用说了,就书房等。呵呵呵呵。”丹彤子扯着嗓门嚷嚷道:“这是你们大圣爷自己说的,让我们几个,都在书房等他。”

    “小的明白了,几位上人这边请。”

    ……

    立在山巅上的太上老君不由得微微蹙起眉头。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苍老的脸上缓缓浮现了一抹微笑。

    ……

    仓皇之中,风铃躲到了书架后。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了,四个师兄乐呵呵地走了进来。可刚一踏入门中,他们便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凌云子的眼睛悄悄朝着风铃躲藏的位置瞥了一眼,微微蹙起眉头,与其余的师兄交换了眼神。

    只一瞬,大家似乎都心领神会了。

    他们分别坐到书房两面的椅子上,一个个不言不语。

    丹彤子与凌云子之间使了半天眼色,也没确定谁开口。

    风铃躲在书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眨巴着眼睛,捂着嘴,静静地等着他们离开。

    ……

    凌冽的风中,猴子带着九头虫以及牛魔王、鹏魔王飞速往花果山赶着。

    ……

    花果山以北五十里开外,树林里,福神与李靖、哪吒、巨灵神、四大天王以及另外二十余名天将聚到了一起。

    拿着那寻仙盘,福神低声交代道:“趁着妖族大军还没返回花果山,拿下这个叫风铃的仙娥。记住了,要活的,若实在不行,就把魂魄带回去。这是陛下的旨意。”

    闻言,李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挑了挑。(未完待续……)

    PS:老实说……这一章写得不满意。

    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

    还有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