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二章:暗战

2018-01-17 08:52:51Ctrl+D 收藏本站

    书房里,猴子的四位师兄端坐着,不发一言,互相之间直接用意识术法传递着讯息。

    “风铃躲在书架后……”

    “大概,是不想见我们吧。”

    “这不是废话吗?悟空成亲,她能开心得起来?”

    “她不会以为我们真的不知道她在书架后吧?”

    “按那小妮子的个性,估摸着该真以为我们不知道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揭穿吗?”

    “还是装不知道的好,我可不想一会去安慰她。”

    四位师兄互相交换着眼色,静静地坐着。风铃依旧捂着嘴,静静地呆着。

    整个书房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只剩下烛台上的火吱吱地燃烧着。

    站在山巅上的太上老君已经隐隐感觉到猴子的到来了。

    这件事情不容有失。

    “还等什么?”一个声音直接从风铃的脑海中响起了。

    “师叔们都在,我……我想等他们走了……”

    “你现在走出来,一样可以离开。”

    “万一他们留我呢?”

    “那你就说你要回去换衣服。”

    太上老君食指凭空一点。风铃所靠着的书架上,一个花瓶微微倾斜,缓缓坠落。瓶中的水缓缓溢出,如无意外,将溅洒到风铃的衣服上。

    可就在此时,那水倒流,花瓶悄无声息地回归了原位,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房间里,就连猴子的几位师兄也丝毫没察觉到刚刚的异常。

    太上猛地一怔。

    ……

    明月高悬。

    二十里开外。花果山的另一面一个陡峭的山崖上。浑身泛着白色荧光的元始天尊静静地站着。

    微风拂过他的衣袖。

    伸出的二指上还残留着刚刚释放灵力余韵。

    他缓缓地抬起眼皮。望向老君所在的方向,淡淡地笑了。

    ……

    只一瞬,太上便已明白过来。

    一咬牙,他伸出一掌,又一道灵力悄无声息地释放出来。

    相距十里外的书房中,风铃的脚边一道灵力悄然形成,眼看着就要将她绊倒。

    可就在此时,一道灵力瞬间掩去风铃的六感。一双无形的手将风铃悄无声息地提起,又放回原位,巧妙躲过了那朝她袭来的灵力。

    “这是……”

    ……

    元始天尊的身后,通天教主微微笑着,缓缓走了出来,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垂于袖中的双手上暗红色的灵力在翻滚。

    “天道石已开裂,莫非还以为自己依旧无所不知?我们,不过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现在时机已到……”

    ……

    太上老君那苍老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忽然间,他猛地一惊,望向了花果山的另一端。

    ……

    夜色中。一队天将幻化成妖的形态接着阴影小心翼翼地避过妖族的岗哨,飞速朝着齐天宫的方向狂奔。

    那为首的天将手心攥着的赫然就是玲珑宝塔。

    ……

    豆大的汗珠从太上老君额头缓缓滑落了。

    他双目眯成一条缝。低声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天庭会在这时候派……”

    ……

    十重天,弥勒阁中,银头揭谛低声问道:“师兄,师弟有一事不明。那生死簿上的封印,不是只有老君这等同时精通佛道两门秘法的大能才能解开吗?莫非佛祖已经……”

    “师弟此言差矣。”金头揭谛扶着围栏,轻轻拍着银头揭谛的手道:“要解开生死簿上的封印,说难,确实是极难。说易其实也是极易,易到,任意一人均能解开。”

    “此话怎讲?”银头揭谛疑惑地问道。

    遥望着远处的云雾,金头揭谛微微仰着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只要,这个人,知道生死簿上本来记叙的内容……”

    闻言,银头揭谛恍然大悟。

    ……

    “只要天将被俘,生死簿上的秘密便将大白于天下。好计,真是好计。”老君缓缓地笑了:“一方面阻止风铃履行约定,一方面设法让猴头自然得知生死簿上的秘密,这是数计并施啊。”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微微笑着。

    ……

    “倒是很齐心啊,都来了……”

    天空中的云在翻滚,缓缓遮掩了那一轮明月,天地都被黑暗吞没了。

    山巅上,老君孤身立着,微微仰着头,捋着长须,淡淡地笑着。

    许久,他长长叹了口气,卷起衣袖道:“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接替老夫的位置了。”

    ……

    猴子带着众妖将沿着山川河流掠行着。

    微微蹙着眉头,他低声对一旁的九头虫说道:“我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九头虫扑哧一下笑了:“你这是怎么啦?堂堂齐天大圣也怕成亲?”

    “不,不是怕,我有不详的预感。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行。”

    一行人瞬时加快了速度。

    ……

    与此同时,整个花果山仿似化作了一个偌大的棋盘,一场关系三界未来走向的劫争已经悄无声息地开始了。

    山巅上,老君左手一掐,一道灵力激射而出。

    绿林中,潜藏的天将队伍中的一位天将双目闪动,鬼使神差地看漏了岗哨上隐藏在角落里的一只妖军哨兵。

    一行人缓缓地在李靖的带领下朝着高耸的围栏奔去。

    正当此时,一道灵力从十里开外的山崖上无声无息地传来,岗哨上那隐藏在角落里的妖兵莫名其妙地转过脸去打了个喷嚏。

    月色下,李靖一行有惊无险地越过了围栏。

    通天教主淡淡地笑着。

    老君的眼角不禁跳了跳。他右手一掐。

    齐天宫。书房中。风铃忽然觉得一阵晕眩,就要跌倒。

    元始天尊双手一掐。

    一双看不见的手将风铃悄悄扶正,顺带地将她一只手搭在一旁的扶手上。

    书房中的一切又如同原来一般安静。

    转过身,老君朝着李靖的方向一指,一道灵力从山巅上激射而出,将李靖边上一个营帐上的旗帜打下,引来周围的妖兵。

    通天教主的眉头微微跳了跳,扬起衣袖。一道灵力从悬崖边上激射而出,将营地另一面的一个草堆点燃,引开了原本朝着李靖一行隐藏地奔来的妖兵的注意。

    喧哗声中,李靖那心猛跳,猛跳。

    他捂着胸口,带着一众天将,趁机越过了营地的外围。

    老君开口试图直接朝李靖的脑海中送入言辞,勒令他撤回。

    趁着这机会,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联手意图取代老君与风铃直接沟通。

    老君只得将神识收回,硬生生将两人的神识逼了回去。死守与风铃沟通的通道。

    而就在这神识战争的同时,双方手上的动作也是毫不停歇。

    夜色中。李靖一行依旧朝着齐天宫的方向狂奔着。

    沿途,老君不断地设法吸引妖军注意,意图停止李靖的步伐。通天教主则不断地引开妖军注意。

    趁着太上老君与通天教主斗法无暇顾及之际,元始天尊更是连续不断地发出术法,几乎将所有的警戒法阵都停止了运行。

    李靖一行险象环生,却又每每侥幸过关。天将们一个个惊得汗流浃背,绷紧了神经。

    ……

    狂风中,猴子的速度越飞越快。

    ……

    老君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他疯狂地施展着术法应对着凶猛地攻势。

    ……

    “不行了,你必须立即离开!”那声音又在风铃的脑海中响起了。

    “我……可是师叔们还……”

    “那猴子马上就到了,你必须立即离开!你不……若是我们的约定无法履行,那猴子的婚礼也别想办了!你要想清楚!”

    风铃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稍稍缓了口气,那脑海中的声音缓缓到:“对不起,老夫说话有点重了……你那些师叔早就知道你躲在书架后的,老夫何时骗过你?”

    许久,她低着头,一步步从书架后走了出来,福身道:“风铃,参见诸位师叔。”

    众师叔面面相觑。

    半响,丹彤子伸长了脖子看风铃微微低垂的脸,轻声道:“你……没事吧?”

    风铃好不容易憋出一丝笑容,道:“风铃能有什么事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伊圆子点了点头道。

    “看,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老夫没骗你吧?现在,立即,立即离开!”脑海里的声音又是响起了。

    “诸位师叔,风铃先告退了。”

    也不等他们回答,低着头,风铃就要往外走。

    正当此时,月朝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从书房外推门进来,望见了风铃。

    “师妹?原来你在这里我,我到处找你呢。”

    “你找我……找我干什么?”风铃呆呆地眨巴着眼睛。

    山巅上,正同时与另外两清过着招阻止天将进入花果山内围的老君不由得怔住了。

    月朝将包裹放到桌上,摊开,里面足足数十卷竹简。

    “当初这些竹简是师妹整理的吧?前几日被雨打湿了,好些字现在都看不清了。师尊特别交代了拿过来让师妹你将错漏给补上。”

    说着,他伸手拿起猴子桌案上的墨条,就开始磨墨。

    “内容你该都还记得吧?”

    风铃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师兄,微微颤抖着,最终还是伸手接过了毛笔。

    老君的眼睛不由得微微抽搐。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依旧眉目带笑,缓缓地捋着长须。

    ……

    猴子一行已经落到齐天宫正门前,守候在宫门外的庭官连忙迎了上去。

    “这里,一切正常吗?”猴子拽住一位庭官低声问道。

    “大。大圣爷……问的是哪方面?”那庭官惊恐地答道。

    ……

    此时。李靖所带领的天将已经糊里糊涂地穿越了花果山的最外围防线。

    虽说如今花果山防御空虚。可这一路走得实在惊险,实在诡异。

    那感觉,就好像有两位大能在自己的四周斗法,一位想尽办法制造各种困难和错漏让自己无法成功,另一位则想尽办法破除各种困难和错漏为自己护航。

    有那么一瞬,李靖甚至感觉有几个强大的神识要攻入自己的脑海中。

    “这是……花果山法阵的幻觉吗?”

    这种诡异的感觉,李靖统兵千年,也从未有过。若是平时。他肯定调头就走,因为这里面明显有问题。可惜的是,此时此刻,他们根本无路可退。

    这一路走来,他们每走过一地,那地方就会被弄得翻天覆地,将所有的妖军都被莫名其妙地惊扰,以至于他们根本无路可退,只能往前走。

    远远地望着灯火通明的花果山,望着那悬浮空中如同荷塘上遮天荷叶一般的陆地。他的背拔凉拔凉地。

    随行的天将,包括哪吒在内也是一个个惊恐不已。

    “天王。现在怎么办?”巨灵神低声问道。

    “现在……”李靖抿着唇,眨巴着眼睛低声道:“陛下已经下了旨,就姑且试试看吧。所有人切记小心行事……千万千万小心……没有我的明白,什么都不要动,听懂了吗?”

    “懂了!”

    ……

    山巅上,老君呆呆地望着李靖所在的方向。

    再往前,就是花果山的内围了。到了那里,整个攻守便会逆转。

    进入了内围,再被发现,这些天将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这不就是他们要的吗?

    老君呆呆地笑了。

    早已封印了天道修为,在这种被偷袭的情况下,要独斗另外两清,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他缓缓地摇着头,伸手一指,一道灵力从花果山的山巅上射出,无声无息地掠向齐天宫正下方的幽冥殿。

    只一瞬,暗红色的涟漪沿着陆地扩散开来,所有的法阵都被激活了。

    刺耳的声响从花果山地域的每一个角落响起了。

    号角吹响,战鼓擂起。

    仅存的妖兵成群结队地从营帐中涌出,无数战舰起航,整个花果山地带瞬间被从天而降的光柱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

    一道光柱从天空中的战舰照下,从身前扫过。

    无奈之下,李靖统领的一众天将连忙就近缩到了树林里,开始设法撤离了。

    ……

    远在二十里外的元始天尊淡淡笑了笑,将双手收入衣袖中。

    通天教主微微蹙着眉头道:“这就停战了?”

    元始天尊捋着长须,笑眯眯地说道:“李靖进不去,风铃也出不来。这叫,休战吧。”

    ……

    山巅上,太上老君面色铁青地遥望着,那拳头越攥越紧。

    ……

    齐天宫前,猴子静静地俯视着骚动的花果山,那眼睛眯缓缓成了一条缝。

    “有人触发了主法阵?”

    周遭的庭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他朝着一旁的九头虫使了个眼色,道:“去看看。”

    “诺!”

    飞身一跃,九头虫化作一道黑色光芒朝着军营激射而去。

    转过身,猴子对着一旁的庭官交代道:“今晚戒严,所有人等,除非有我的手令,否则一律不准进出花果山!”

    “诺!”那庭官恭敬地说道。(未完待续……)

    PS:话说,再求个月票可好?起点严打刷票,咱难得展示一次实力杀入起点前五十……周围可都是大神啊!!要不大家帮甲鱼再提高一下成绩,让所有人都看看大泼猴绝非浪得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