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三章:头发

2018-01-17 08:52:50Ctrl+D 收藏本站

    “恭迎大圣爷回宫——!”

    伴随着猴子一脚跨入齐天宫的大门,整个花果山范围内所有的一切异常都在顷刻间销声匿迹了。

    天空中的云层缓缓地漂移,明月探出头来,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将一切都染成了惨白的颜色。

    除了那蜂拥而出的戍守部队还在四处搜索着入侵者之外,一切看上去又如同往常一般美好。

    长长的石阶上,猴子带着一众妖将缓缓地走着。

    或许是因为刚刚的警戒印证了他某种不详的预感,这每一步,他都走得极为谨慎,那目光时不时瞥向阴暗的角落,警惕地搜索着。

    过道两旁的庭官一个个朝着他叩拜。

    “是我太敏感了吗?”他疑惑地想。

    ……

    “老先生,老先生,现在怎么办?”

    没有回答。

    “老先生,你听到了吗?快说说话啊。”

    依旧没有回答。

    “老先生……你,你答应过我不能破坏猴子的婚礼的,你答应过我的……”

    ……

    山巅上,太上老君半眯着眼睛,静静地站着,一脸铁青。

    ……

    二十里外的山崖上,通天教主盘起手来与太上隔空对望。

    正在他身旁的元始天尊盘腿而坐,双目紧闭。

    ……

    书房中,几位师兄依旧静静地坐着。

    风铃抿着唇,微微颤抖着,提着笔。借着烛光一字一句地修着竹简上因被雨水侵蚀而模糊不清的文字。

    烛光下。那如同翡翠一般的双眸微微放射着光芒。如同波光粼粼地湖面一般。

    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月朝整个怔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修个文也能……

    他有些惊慌地朝四周张望。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了书房中的异常。

    自他踏入这间房开始,除了一开始的见礼,几位师叔几乎都没说一句话。他们一个个都是蹙着眉,或低着头,或掩着脸,仿佛在尽力躲着什么似得。

    “还说没事……这叫没事吗?”丹彤子环抱着双臂,缩了缩脖子。一脸的无奈。

    许久,凌云子轻声道:“反正师弟还没回来,要不,我们出去透透气?”

    “好,这个主意好。”丹彤子忙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啊。”伊圆子连忙起身。

    只一会,四位师叔便走得一干二净,房间里只剩下月朝和风铃了,那气氛越发尴尬。

    望着一边修着文,一边落泪的风铃,月朝连手该往那放都忘了。

    半响。他干笑了两声道:“师妹,要不……要不你先修着。我出去看看悟空师叔回来没有?”

    “恩。”风铃呆呆地点头,两点眼泪溅落到竹简上,将她刚刚修好的文字缓缓晕开了。

    眨巴了几下眼睛,月朝转过身去飞一般地跑了,甚至连房门都忘了关。

    书房中,只剩下风铃一个人了。

    依旧拿着笔,依旧修着文,依旧落着泪,许久许久,都没有半点多余的动作。

    “老先生,你说说话啊……你是不是,不想履行约定了?”

    她握笔的手微微颤抖着,最终一个不慎,整个戳到竹简上。

    墨汁顺着竹简的缝隙晕开了。

    烛光下,她睁大了眼睛,泪流满面,一动不动地站着。

    ……

    猴子一步步地朝书房走去,静悄悄地将自己的神识扩散出去,远远地便已知道几位师兄和月朝都离开了书房。

    书房中,只剩风铃一人。

    “这是干嘛呢?”他稍稍加快了脚步。

    ……

    正走在庭院里的几位师兄面面相觑。

    “师弟好像,回来了。”

    凌云子长叹了口气道:“回来就回来呗……咱还是先在这里吹吹风吧。那事情,得他自己解决。”

    话是这样说,可他那眼睛总是不停的往回瞄。

    ……

    隐去气息,猴子一步步走到房门口,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推开了房门。

    门外的月光透过门的缝隙飘洒在鲜红色的地毯上,缓缓扩散,一路延伸到风铃的脚边。

    她微微怔住了,惊慌失措地转身,望见站在门外的猴子,那眼泪仿佛决堤一样地流。

    “你这是怎么啦?”猴子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风铃连忙低下头去。

    不知为何,恍然中,猴子竟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前,在斜月三星洞中,他偷书被捉,她冒着风险偷偷跑过来帮他藏书的场景。

    那一次,年仅十岁的她,也是如此地手忙脚乱,哭得梨花带雨。

    也正是那一次,他为了逗她笑,承诺给她以庇护,告诉她,他将成为齐天大圣,往后若是有人欺负她,他都将为她出头。

    一百多年过去了,如今,他真的成为了齐天大圣。只可惜,那个承诺从未兑现过,反倒是一再辜负。

    一步步走到风铃面前,猴子微微躬下身去瞧她的脸。

    风铃连忙转过身去。

    “我,把她抢回来了。”

    “我知道,他们告诉我了。真替你开心。”

    “你,为什么哭呢?”

    “只是,只是太开心了。”

    “你骗我。”

    风铃猛地摇头。

    “你肯定是骗我了,你不开心,对吗?”

    风铃依旧猛地摇头。

    “如果你没有骗我,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呢?”

    风铃转过身来,仰起头正视猴子的双目。

    可那双早已朦胧的泪眼之中,勇气仅仅维持了一刹,很快。她又忍不住转过身去背对猴子。

    依旧是低着头。

    猴子不由得苦笑了出来。

    这小女孩。这么多年了。其实还是与在斜月三星洞中一般无二,什么事都藏不住。

    他微微挺直身子,深深吸了口气,却只能轻声道:“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许就永远错过了。”

    风铃微微颤抖着,点了点头道:“你和她在一起,才会幸福。”

    顿了顿。她哽咽着笑道:“杨婵姐真的很棒,她不只能帮你修行,在你不在的时候,她还能帮你打理整个花果山,花果山的妖怪也都拥戴她……而且,又那么喜欢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

    “那你呢?”

    风铃的笑忽然僵住了。

    就这么背对着猴子,她呆呆地站着。

    许久,她轻声道:“我……这关我什么事?”

    “你真的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我哭,只是因为替你开心。喜极而泣。”微微低垂着脸,她伸手指向一旁的桌案道:“那个。是我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

    侧过脸,猴子望见放在桌案上的命牌。

    一步步与风铃擦肩而过,猴子拿起桌案上的命牌细细看了看。

    “这不是我送给你的那块吗?”

    “是啊……风铃,风铃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只好拿来回赠了。你不介意吧?”

    猴子将命牌朝风铃递了过去。

    “说了送给你了,怎么能又拿来回赠呢?我不要什么新婚礼物,你已经给了我最好的礼物了。”

    风铃抿着嘴,猛地摇头,将双手放在身后,就是不接。

    无奈之下,猴子长叹了口气道:“行吧,那我就把它留下了。”

    两人又是静静地站着,那气氛异常地凝重,就仿似生离死别一般,以至于猴子都有点不习惯了。

    半响,猴子轻声道:“师兄们还在外面,他们大老远地来道贺,我得见见他们。”

    “恩。”风铃默默点了点头。

    正当猴子要迈开脚步之时,风铃却又猛地抬头喊了一声:“猴子。”

    “恩?”猴子连忙停下了脚步,望向她。

    “我,可以抱抱你吗?”她眨巴着眼睛问道。

    望着这楚楚可怜的泪人儿,望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猴子最终还是点了头。

    风铃生疏地张开双手,小心翼翼地望着猴子,一步步向前,到最后两步的时候,她猛地扑了上去,紧紧地将猴子抱住,将脸埋在猴子的胸膛上。

    那力度,就仿佛一生一世都不想放开似地,就连猴子也有些诧异了。

    还没等猴子开口说话,怀中已经隐隐传来了风铃微弱的抽泣声。

    那抱着他的双手越发用力了。

    猴子顿时呆住。

    他只得呆呆地放下仓皇之中举起的双手,拥着风铃,用手轻轻抚着风铃的长发。

    “别哭了好吗?”

    “猴子……”

    “恩?”

    “风铃,风铃真的好舍不得你,非常非常,舍不得。”

    “你在说什么?”

    “你别说话……听我说好吗?就这一次……求你了。”

    烛台上,一滴蜡泪缓缓的滴落。

    昏红的火光将两人相拥的影子歪歪斜斜地刻在墙面上。

    猴子静静地站着,那神情有些恍惚了。

    ……

    舰队缓缓地航行着,旗舰已经悬上了红色的丝绸,一片喜庆。

    船舱中,早已换上了一身嫁衣的杨婵透过舷窗静静地遥望着天边的星斗,一众女侍在她身旁往来忙碌着为她梳妆打扮。

    “大圣爷现在在忙什么呢?”

    “不知道。”一旁的庭官连忙拿出了玉简道:“小的这就问问。”

    ……

    此时此刻,书房中只剩下风铃微微哽咽的声音。

    “一直以来,风铃都是个累赘,跟在你身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直都是风铃任性了,对不起……但是以后,以后风铃保证,一定不会再那样了。一定,一定不会再拖累你了……”

    “杨婵姐真的很好,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你一定要好好对她。即使有一天雀儿出现了,你也千万,千万不能忽略她的感受……因为,她远比雀儿要爱你……”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风铃瞒着你做了什么事,求你一定,一定不要怪风铃……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猴子低声问道。

    正当此时,门外传来了凌云子急促的声音。

    “师弟,我们可以进来吗?”

    闻言,两人惊慌失措地分开,慌乱之中,猴子扯下了风铃的一根头发。(未完待续……)

    PS:额,继续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感谢果油妹纸,你已经变成我的第一粉了!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