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四章:凋落的花

2018-01-17 08:52:50Ctrl+D 收藏本站

    红彤彤的书房中,猴子静静地站着,风铃低头抹着泪。

    “进来吧。”猴子淡淡叹了口气。

    门推开了。

    还没等凌云子和庭官跨过门槛,风铃已经一个箭步与他们擦肩而过,匆匆离去。

    呆呆地望着风铃远去的身影,凌云子整个怔住了,他惊恐地望向猴子。

    猴子低头望着手中那根或有意,或无意拔下的头发。

    ……

    挂满了红色灯笼的长长回廊中,风铃快步走着,那脚步渐渐加快,以至于变成了小跑。

    月光照着大地,留下的光影在紫色的衣裳上交错而过。

    她仰着头遥望天空中的明月,深深地吸着气试图抑制自己的情绪,却不慎哭出声来了。

    “老先生……老先生,你在哪里?你是不是不愿意……不愿意履行我们的约定了。对不起……都是风铃的错。”

    ……

    山巅上,太上老君静静地站着,凝视着齐天宫的方向,那眉缓缓地蹙起了。

    “一堆大能围绕着一个女娃儿斗,嘿嘿……都将她逼成什么样了?修了千年万年,还是都如此下作啊。”他缓缓地摇头,抿着唇,对风铃说道:“要不,就算了吧。老夫这修为也不要了。执掌天道这么久,也是时候换人了。也许,别人做得比老夫好也说不定。”

    ……

    “可是……可是老先生不是说其他大能不会放过花果山吗?到时候……到时候猴子怎么办?”

    “有生必有死,千万年来不都是如此吗?花果山冒天下之大不韪,改变三界灵力之存蓄……迟早的事啊。”

    仓皇失措的奔跑中。风铃猛地停下了脚步。掩着嘴失声痛哭:“不要。风铃求你了……老先生,求你庇护猴子,庇护花果山。哪怕要他被压五百年也好,一定……一定要给他和杨婵姐一个安稳的结局。只要你能恢复天道修为,一定可以做到的,他们谁都不是你的对手。”

    太上苦涩地笑了笑。

    “你这样换来的……你的猴子会开心吗?”

    “别让他知道,只要……只要不让他知道就行……”她紧紧地捂着胸口,低声道:“风铃已经没有遗憾了。求你了,一定帮风铃了结最后的心愿。这一次……风铃绝不拖累猴子,绝不……”

    月光下,她微微哽咽着。

    ……

    山巅上,太上老君微微蹙着眉。

    许久,他深深吸了口气,无奈叹道:“你这一说……老夫反倒变成好人了……”

    他缓缓地望向远方。

    在那里悬崖边上,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依旧静静地站着,与他隔空相望。

    “真的还能成吗?”太上老君不禁啧啧地叹。

    无论如何地不愿承认,事实就是事实。

    三清之中的另外两清早已开始了对整个花果山大范围的神识入侵。甚至局部阻断他的探知。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他太上老君一个人说了算了。

    修为再高,没有了先知先觉的“无为”。到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隐隐地,太上忽然有一种感觉,他的这一着棋不但没能挽回局势,反倒将自己整个推到了绝望的边缘。

    可他应该怎么办呢?离开吗?

    仰着头,他看着斗转星移,看着云卷云舒。许久,捋着长须哼笑道:“还是,搏一搏吧。”

    ……

    书房中,猴子依旧呆呆地站着,手中握着那根头发。

    “出什么事了?”凌云子摸着下巴问道。

    “不清楚。”

    随同而来的庭官躬身道:“大圣爷,再过不久,圣母大人他们就要到了,所以,还请摆驾万妖殿。”

    猴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一根头发塞到凌云子手中,将手中的命牌放到桌上,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我这边走不开,你帮我盯着风铃,千万别出什么事。”

    凌云子用手悄悄揉搓着那头发,看了一眼猴子刚放到桌案上的命牌,点了点头道:“行。”

    ……

    就在此时,花果山北面的湖畔。

    一艘战舰从天空中缓缓掠过,射下的光柱将整个湖面都照得通亮。

    那舰首上站着的,正是九头虫。

    池塘边上的芦苇丛中,一众天将半身泡在彻骨冰凉的湖水里一动都不敢动。

    巨灵神悄悄靠到李靖身边。

    “刚刚是牛魔王,现在是九头虫,妈的,说花果山空虚,这里面没一个好对付的……天王,现在怎么办?”

    “现在离开肯定会有折损……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只要撑过了这关就好了。等天亮了他们应该会撤,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李靖咬牙低声道。

    对他来说,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夜晚。

    ……

    空荡荡的书房中,凌云子握着风铃的头发,念动咒文,抹在命牌上。

    那命牌上缓缓浮现了风铃的名字。

    翻过命牌,凌云子又在背面刻了个法阵。等到都弄好了,他才捋开衣袖伸手将那命牌摆到博古架上,拍了拍双袖朝门外走去。

    ……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

    不多时,朝阳缓缓地从天边升起,挥洒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

    万物都在苏醒。

    舰队浩浩荡荡地航行着,穿越了云层,出现在花果山西南面的海面上。

    舰队缓缓朝着两边分开,为旗舰让出过道。

    甲板上,杨婵穿上了凤冠霞帔,盖上了红盖头,静静地站着。四周无数妖将拱卫着。

    整个齐天宫早已调转了将正门朝向西南。

    正门前光洁的广场上,猴子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静静地站着。四周。同样无数妖将拱卫。

    “迎——圣母!”

    一时间,鼓乐齐鸣。

    举世瞩目的婚礼开始了。

    整个齐天宫,乃至整个花果山,瞬间笼罩在一片欢庆的气氛之中。

    妖众们挤上街头抬头仰望,妖兵们沿着甲板与军营列队,齐声高呼,久久不止。

    人群中,风铃与她的四位师叔静静地站在一起。梅山七圣化成妖怪淹没在妖众之中静静地观礼。

    一位庭官靠到猴子身边低声道:“大圣爷。该接新娘了。”

    猴子默默地点了个头,缓缓地向前。

    杨婵在以素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下台阶。

    缓缓地走到猴子面前,以素微微福身道:“恭喜大圣爷。”

    猴子默默朝她点了点头。

    以素躬身将手中红绸的一端递给了猴子,另一端,握在杨婵手中。

    用红绸牵着杨婵,猴子一步步地往回走。

    黑子手持金刀大步走在前方开路。

    所过之处,妖怪们齐刷刷地下跪,齐声高呼:“恭喜大圣爷,恭喜圣母娘娘!”

    过道边的绿叶上露珠微微滚动,一群鸟雀从高空滑翔而过。

    宽大的红裙拖过通向万妖殿的地毯。

    风微微地吹着。杨婵的双肩微微颤抖,眼泪滴落在手中的红球上。

    猴子缓缓走在她的身边。低声道:“你哥没来,所以我们只拜天地,拜夫妻。就拜不了高堂了。”

    “我师傅呢?”

    “我让人问过他了,他说还是低调点好,这礼,就回头再补上吧。”

    “恩。”

    人群中,风铃静静地拭泪,笑着,那模样看的凌云子一阵惊慌。

    一步步穿越前门,中门,走过殿前校场,踏入万妖殿。那四周身穿喜庆朝服的庭官如同一阵阵的潮水,乐官列阵大殿两边,管乐之声震耳欲聋。

    一众花果山的大将文臣随着他们的脚步鱼贯而入,瞬间挤满了过道两侧。

    吕六拐站在王座边上捋开卷轴,一脸正经地摇头晃脑,扯着嗓子嘶吼道:“有道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有一女子杨婵,家世清明,温、良、恭、俭、让、贤、德兼备!实乃……”

    听着那话,猴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悄悄低声道:“吕六拐这是要把你夸上天啊。”

    “我倒觉得认识他这么久,就这一句说得最贴切了,毫不夸张。”杨婵低声回了一句。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猴子脸上笑意更浓了。

    闻言,杨婵悄悄伸出了一只手,用力掐在猴子的手背上:“不准运灵力。”

    “……”

    高台上吕六拐依旧诵读着他的长篇大论,不把两人都夸上天绝不善罢甘休。

    观礼的众妖却都已经跑了神。

    白娟伸长了脖子一脸的羡慕,扁着嘴在短嘴耳边悄悄说道:“我们当初成亲就没这样。”

    “人家是齐天大圣,我只是一个领兵的,能比吗?”

    “那也不能随便把我拐进门,请客喝个酒就算了呀。”

    “这都是人类的礼节,我们是妖怪。”

    “不行!你一定得给我补一场,不然跟你没完!”

    “行行行。”短嘴一脸的无奈。

    黑子挤到以素身边低声道:“回头我跟庭官把流程清单都要来,到时候我们……”

    “谁跟你是‘我们’了?”

    以素翻了翻白眼,一下将黑子还没说完的话都顶了回去。

    鼓乐声中,前来观礼的敖寸心混在妖群中挽着敖听心的手哭地稀里哗啦地。

    四位师兄站在外围静静地望着,一阵感叹。

    站在王座边上的吕六拐终于合上了手中的卷轴,扯着嗓子嘶吼道:“新郎新娘,拜天地——”

    妖群中瞬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温润的阳光照进殿堂。

    和风缓缓地吹过,抚弄那红裙,扬起那披风。

    牵着杨婵的手,猴子缓缓地转过身去隔着殿门面向苍茫天地,面向他们一起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花果山。

    “谢谢你,一直都对我不离不弃。”

    杨婵牵着他的手微微紧了紧,低着头,绽露一抹微笑。那当中难得一见地带着一丝羞涩。

    ……

    太上老君站在山巅上无奈地叹息。

    ……

    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站在山崖上与他静静对视。

    ……

    斜月三星洞中,清风子与须菩提对坐着。

    ……

    书房中,一缕从西方飘来的微弱金光缓缓渗入命牌背面的法阵。

    ……

    山隘里,无比狼狈的李靖与众天将呆呆地站着,聆听远处传来的鼓乐。

    ……

    熙熙攘攘之中,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风铃最后看了一眼那殿堂之中的新郎,开心地掩着唇,流着泪,悄悄地后退,挤出了妖群,一步步朝着宫外走去。

    恍然间,她想起了第一次遇见猴子的场景。

    那一天,也如同今天一样阳光明媚,和风拂面。

    低着头,她睁着那如同翡翠一般的双目,流着泪,痴痴地笑着:“猴子,风铃走了……”

    枝桠上一片紫色的花瓣微微颤动着,凋落。(未完待续……)

    PS:话说,月票榜要守不住了~求助攻啊!来个二十票就能扭转局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