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六章:怎么回事

2018-01-17 08:52:50Ctrl+D 收藏本站

    地面上的法阵开始运转了,那侵入纹路之中的黑色液体渐渐变成金黄的颜色。

    法阵中央,她缓缓地悬空,那一身紫色长裙在风中微微起伏。

    太上老君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她开始默念咒文。

    泛着微微银色光华的光芒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将她包裹其中。

    天依旧飘着花雨,云层微微滚动,明媚的阳光照在绿叶上。

    此时此刻,她再也听不到球外的声响了。

    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变成了一幅单纯的光影画,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响了。

    远处的草丛里,李靖伸手拨开绿叶,又猛地缩了回来,呆呆地干咽了口唾沫。

    “天王怎么啦?”

    “是……是老君。”

    “老君不是在闭关吗?”巨灵神也伸手拨开绿叶,吓得猛地缩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老君和风铃在一起……他们在干什么?”

    众将面面相觑。

    李靖用力拍着脑门,那双眉蹙成一团:“有问题,有问题……我们一开始就被算计了……有人在利用我们。昨晚根本就是有大能在和老君过招……也许不只一个。”

    闻言,蹲在周围的众天将那脸猛地抽搐,一个个背拔凉拔凉地。

    背对着众将所在,老君缓缓抱起双臂,厉声喝道:“都给老夫出来——!”

    众天将一惊,只得微微颤抖着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还没等李靖开口,老君便已不耐烦地叱道:“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管。立即。返回天庭。听明白了吗?”

    李靖瞪大了眼睛,缓缓低头拱手道:“卑职,遵命。”

    ……

    恰在此时,命牌中,一缕金色的灵力悄无声息地开始旋转,渐渐凝成了一个“卍”字。原本被封印的命牌在这一刹被激活了。

    ……

    熙熙攘攘的万妖殿中,正在接受众妖拜贺的猴子忽然整个怔住了。

    妖怪们顺着猴子的目光望去,望见了一脸惊恐的凌云子。

    他呆呆地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命牌上风铃的名字缓缓渗出了血的颜色。

    只一瞬,猴子已经飞身来到凌云子面前将那命牌一把夺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妖怪们一个个转过脸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他猛地咆哮道。

    那声音在大殿中缓缓回荡。

    喜庆的鼓乐,众妖的庆贺,大殿中所有的声响都在这一刻被扼断了。

    所有人都惊恐地望着猴子。

    “这……我也不知道啊。”凌云子惊慌失措地解释道:“命牌……命牌不应该会这样的……要么碎,要么安然无恙……这……这……是不是被什么人动过手脚了?”

    猴子恍然想起了风铃这一段时间以来的那些异常,想起了太上老君那只老狐狸。

    只一瞬,猴子已经化作一道金光消失无踪。

    在场的,所有的,都怔住了。

    杨婵一把揭开了自己的红盖头,瞪大了眼睛。惊愕地望着猴子离去的方向。

    ……

    风铃凌空默念着咒文。

    渐渐地,她感觉自己昏昏欲睡。

    “不行。老先生说过不可以打断。”

    强打起精神,她瞪大了那蓝色的眼睛,依旧口中念念有词。

    飘散的花瓣仿佛叶片般干枯,云层渐渐凝固,阳光也缓缓失去了原本的温热。

    蓝色双眸中,整个世界都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这就是,即将消失的感觉吗?”她想着。

    ……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命牌会没反应?”

    凌冽风中,猴子咆哮着,紧紧地攥着那命牌以极快的速度盘旋。

    那金箍棒已经紧紧攥在手中。

    “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动了手脚!”

    整个花果山都在呆呆地仰望,仰望他们的王,像发了疯一般在天空中来回跃动。

    山崖上的二清惊得瞪大了眼睛。

    李靖一行顿时慌了神。

    呆呆地看着那天空中惊慌失措的猴子,太上惊慌地一步步后退,最后望了一眼悬浮空中的风铃,他将一道讯息传到了风铃的脑海中。

    “只要你不停止了咒文,无论何人,都无法破坏这个秘术。哪怕被他发现了,只要你坚持到秘术完成……那么,所有的痛苦就会解除。你明白吗?”

    已经昏昏欲睡的风铃睁大了朦胧的双眼,默默点头。

    ……

    元始天尊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拂袖道:“不行,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趁着他还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得赶紧离开。”

    “怎么?”

    “如果一会出事,那猴头误会是我们动的手脚,那就全完了。”

    一阵微风吹过,山崖上再不见二清的身影。

    ……

    天空中,猴子还在来回翻滚着。

    周遭的一切在他的眼前化作光影流转。

    他惊慌失措地飞驰着,目光从每一个角落扫过,手中那一柄金箍棒越攥越紧。

    ……

    殿堂中,众妖呆呆地站着,面面相觑。

    ……

    转过身,太上对恐慌不已的众天将叱喝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走!想等他发现你们在这里吗?”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李靖连忙喊道:“快快——!撤!”

    正当此时,猴子已从天而降,重重坠地。

    那脚下的岩石都整个龟裂开来了。

    他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咧着嘴笑,那一颗颗的獠牙,让眼前的一众天将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你在干什么?”猴子问。

    风铃听不见猴子的声音,她只能泪眼朦胧地望着猴子。

    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了:“你一定要谨记,这术法一旦开始,无论成与不成,你都必死无疑。若你坚持到术法完成,那么所有的,他的痛苦都将被抹去。若是你无法坚持到术法完成……”

    风铃呆呆地点头,口中的咒文一刻都不敢停顿。

    指着风铃,猴子扫了一眼老君与在场的天将,冷冷道:“来,给我说说,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给我说说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回事——!”

    一声暴喝冲天而起,那声波沿着地面快速扩散。

    他狰狞地笑着。

    整个花果山都惊恐地竖起了耳朵。

    “是大圣爷……”

    “发生了什么事了?”

    大殿中的众将惊恐地对视,下一刻,他们纷纷操起兵器冲出殿外。

    只一瞬,整个大殿之中只剩下杨婵一人。

    她呆呆地瘫坐在地,无奈地笑着,眼角的泪,湿了红妆。

    战鼓擂起,号角吹响。

    老君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猴子手中的命牌,在他的身后,身穿黑色战舰的妖怪大军如同蝗虫一般腾空而起,遮天蔽日。

    一个天将惊得瘫坐在地。

    猴子瞪大双眼,冷冷地说道:“如果今天她有什么事,我要整个天庭给她陪葬。”

    ……

    斜月三星洞中,清风子紧咬着牙,一动不动地坐着。

    那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一旁的须菩提蹙着眉,缓缓捋着长须叹道:“生亦何哀,死亦何苦啊……”(未完待续……)

    PS:今天只有这么多了,明天努力哈~话说月票榜前五十又攻回来了。不过还是不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