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七章:我爱你

2018-01-17 08:52:49Ctrl+D 收藏本站

    那些个天将想要逃散,却一个个被逼了回来。

    漫天妖军瞬间将整个山头围了个水泄不通,九头虫、牛魔王等,包括几位师叔,一个个都惊恐不已的看着她。

    “怎么会……婚礼……如果不是我选择这个时候……”

    “别分心,做好自己该做的!只要术法成功,一切都会被当成没发生过!”

    “风铃,风铃知道了。”

    她呆呆地睁着眼,依旧默念着咒文,那身体已经微微颤抖。

    法阵上的符文依旧缓缓流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在对你做什么?”猴子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了。

    风铃深深吸了口气,依旧默念咒文。

    “你快说啊!早跟你说过这死老头不能信了,你是故意的吗?”脑海中猴子的声音在咆哮。

    风铃睁大了眼睛,那眼泪一滴滴下坠,一颗心揪得紧紧着。

    看见他手持金箍棒朝着老君走去,她的手不自觉地攥在胸口,口中的咒文都微微减缓了速率。

    “不能停!”老君的声音又是响起了。

    她看见猴子对着老君咆哮,挥舞着金箍棒朝老君砸去,如同一道闪电。

    一瞬间,砂石飞滚。站在远处的妖怪们都不自觉地掩住了双目。

    天空中云层化作漩涡汇聚,整个世界似乎都一下暗了下来。

    狂暴的灵力之中,飓风掠起,以至于四周的树木都如同野草一般飘摇。许多实力不济的妖怪一下被吹得找不着北。

    滚滚沙尘之中。她看见猴子握着金箍棒来回突击。奋力挥舞,奋力咆哮,癫狂地搜寻着老君的踪迹。

    那些个妖将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呆呆地睁着眼,泪如雨下,在流转的气流中化作点点晶莹飘散,口中的咒文却依旧不敢停。

    那碰到球壁上的沙尘都在瞬间激起火光,化作飞灰,消失无踪。

    下一刻。老君出现在她前方,毫发无损。

    “老夫答应过你会庇护他,无论他做了什么,老夫都会庇护他,你无需担心。只要术法一成,他就会忘记这一切,婚礼也将正常举行。”

    闻言,风铃默默点了点头,闭上双目。

    ……

    殿堂中,杨婵呆呆地瘫坐着。

    一位庭官急匆匆地赶来。低声禀道:“圣母大人,风铃小姐出事了。所以大圣爷才……”

    “什么事情,能比婚礼更重要呢?”她呆呆地笑着,眼泪如决堤般滑落,糊了一脸的胭脂:“如果不是我逼他……也许,今天穿上嫁衣的该是她吧。”

    以素从门外冲了进来,快步跑到杨婵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是老君……老君来了。”

    “老君来了?”杨婵哼地笑了出来,怔怔地抬头:“这又是怎么回事?老君要帮她出头吗?”

    正在此时,她微微愣了一下,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一片玉简,贴在唇上。

    玉简的另一端传来了婆罗僧揭谛的声音。

    下一刻,她整个呆住了,缓缓地望向以素,那神色之中是说不出的惊愕。

    “风铃……是雀儿?”

    ……

    山巅上,万妖包围之中,李靖一行背对背地靠在一起。

    望着漫天飞舞的妖怪,那一把把出鞘的兵刃,上弦的箭矢,此时此刻,就连一直以来骁勇无比的哪吒都感觉头皮发麻,更别提其余的一干人等了。

    这情形,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此时此刻,所有的妖将,甚至包括猴子的四个师兄,无论实力强弱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一个个神色紧张。

    万妖丛中,太上老君静静地站着,捋着长须,与猴子对视。

    那地面都已经被猴子砸出了无数个大坑。

    他气喘吁吁地问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太上老君沉默不语。

    “这究竟是什么法阵?”

    太上老君依旧沉默不语。

    咬着牙,猴子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布满了青筋,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说,你会后悔的。”

    老君静静地注视着已经处于癫狂边缘的猴子眼角一阵抽搐,只得淡淡叹了口气道:“命牌该是身陨的一刻才会生效,你就没想过为什么风铃没身陨,它却生效了吗?”

    ……

    狂风中,已经赶到花果山外围的镇元子远远地望着漫天飞舞的妖怪,顿时一惊,连忙顿住身形,远远地注视着。

    ……

    猴子顿时怔住了。

    “你这猴子当真是冥顽不灵。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这三界之中,会竭尽全力保你的,只有老夫。如果你那师傅真有意护你周全,他早该出来了。师徒情?这对道家大能来说就是个笑话!封神之战战死的那么多修士,哪一个不是跟三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瞪着猴子,老君缓缓说道:“是,老夫是用尽手段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设下各种局将你困在局中,但只有按着老夫的局走,才是你唯一逃出升天的机会!不然,一旦老夫天道修为破了,你以为其他大能为何要在世间留一个坐拥百万妖军的大妖王?”

    “不是老夫在压着,你以为他们能让你花果山发展壮大?他们能让你顺利迎娶杨婵?三界灵韵,神仙动情,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之所以一直还能活蹦乱跳,只是因为老夫的天道修为还没全破!他们忌惮老夫!”

    指着漫天妖众,老君怒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一直都是谁在帮你!”

    最后那句,他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

    那声音,在场的所有妖怪。包括那二十几个天将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面面相觑。

    此时此刻老君已经是完全不顾形象。微微翘起的胡须,瞪圆了的眼睛,整个气喘吁吁。

    那双唇微微颤抖着。

    远远看着的镇元子也不由得哼笑了出来。

    一个声音传入了老君脑海中:“都逼成这样了,需要把这些妖怪全收了吗?”

    “不用你插手。”老君答道。

    猴子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他缓缓举起金箍棒,指向老君:“你说的都对,可我现在问你的是,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将她牵扯进来?”

    “半个时辰之后。你自然会知道。”老君怒目道。

    “半个时辰,什么意思?”

    “半个时辰后,她就魂飞魄散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妖军迅速让开一条过道,以素一步步地走了出来,握着那片杨婵用来与婆罗僧揭谛联系的玉简,冷冷地看着老君道:“天庭刚刚传来消息,那生死簿上的封印已经解开。风铃,就是你一直在找的雀儿。”

    在场的一干人等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靖无奈地低头。

    老君惊恐地望向以素。

    猴子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风铃,那脑海一片空白。

    殿堂中,杨婵缓缓地起身。一步步朝殿外走去,苦涩地笑着。

    ……

    一片黑暗之中。风铃的魂魄悬浮着,机械地诵读着咒文。

    四周,无边的冰冷袭来,她蜷缩成一团,如同冬日里露宿雪地的无助孩童般微微颤抖着。

    还有半个时辰,她就将在这无边的黑暗里长眠了。

    “猴子不会记得我了……可我还记得他吗?”她忽然想。

    此时此刻,那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可她还在坚持着诵读咒文。

    “你就是雀儿的转世?你看到生死簿上的内容了?”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只一声,那原本渐渐消散的神识又被唤回了。

    可她不敢睁眼,她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能睁开双眼。

    因为,只要一眼,她就会妥协。

    就好像当初他盗书,她帮他遮掩那样。在他的面前,她的意志总是那么地不堪一击。

    她只能继续紧紧地闭着眼睛,默念咒文。

    “你是因为看到了上面的内容才想将它藏起来的?你说啊!”

    风铃依旧紧紧地闭着眼,眼角处的泪一刻也没停。

    “怎么可能……月树上面没有花啊……怎么可能……”

    仰起头,猴子呆呆地看着老君:“你连月树也做了手脚?”

    “老夫从未对月树动过任何手脚!”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猴子攥紧了金箍棒声嘶力竭地咆哮着。

    横扫而出的灵力瞬间激起飓风。

    头顶,云层之上的漩涡中闪电来回跃动,整个世界都在那轰鸣声中微微颤抖。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

    老君一步步地后退,最后看了一眼风铃。

    “记住老夫跟你说的话,若是此法失败,不仅仅是你魂飞魄散那么简单,他也将万劫不复。”

    “风铃……知道了……”

    老君缓缓地转身。

    “别走!解开术法!我让你解开术法!”

    话音未落,猴子手中金箍棒已经呼啸而至。

    狂风中,老君的身体如同细砂一般被砸裂开来,飘散无踪。

    金箍棒落空了。

    猴子呆呆地站着,颤抖着。

    “他不辩解……那就是说,你真的是雀儿了?”他缓缓地转过头,望向风铃:“告诉我,是不是,是不是——!这个法阵是用来让你魂飞魄散的,对不对——!”

    所有的妖怪都惊恐地看着猴子。

    这一刹,雀儿和风铃的身影在他眼中重叠了。

    是啊,杨婵也就算了。为什么一个人类的小女孩,会那样死心塌地地爱着一只猴子呢?所有的一切,看上去是如此地自然,以至于从未有人怀疑过。

    每个人都笑她傻,每个人都说她审美观有问题……

    他呆呆地站着,眼角微微湿润了。那心仿佛刀割一般地痛。

    妖群中让出一条过道。杨婵一身嫁衣。面无表情。

    风铃依旧紧紧地闭着眼。

    “这……这个法阵究竟是什么?”他托着金箍棒一步步走向风铃:“告诉我,这个法阵究竟是什么,你究竟在做什么?半个时辰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铃没有回答。

    “你说啊——!”

    抡起金箍棒,他一棍子砸在圆球上。

    一瞬间,如流水般的闪电肆虐开来,耀眼的光芒之中,猴子身后的披风,连带着四周的树木都在这一瞬化作飞灰。

    将山头团团包围的妖军。包括那些个天将都恐惧地后退了。

    唯独杨婵睁着眼睛,呆呆地站着,任那闪电从自己的脸颊划过,甚至都没有任何遮掩的动作。

    抡起金箍棒,猴子又要砸,却被幽泉子伸手制止了。

    “这是反弹法阵,除非法阵的灵能耗尽或者法阵中的施法者停止,否则打不透的。”

    猴子缓缓地望向风铃。

    “解开法阵。”

    风铃猛地摇头。

    “立即解开法阵!解开法阵——!”

    风铃紧紧地闭着眼睛,猛地摇头。

    “你疯了吗?那只老狐狸想你死,你懂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修为……”

    “对你的承诺,我一直都记得!我答应过娶你为妻。我一直都记着!一直都记着……”

    “十年西行,我挺过来了。离开师门,建立花果山,上天庭,多少场血战,九死一生……你以为我为了什么?”

    “不是因为知道那死老头想牺牲你,我用得着离开师门?不是因为知道老君要你的命,我用得着在花果山和天庭拼命?”

    “我就是忘不了那一&夜,忘不了对你的承诺……一刻都没忘……”

    “一直和他死磕到现在不妥协,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我就是不想你死,无论如何要保住你,无论如何都要履行诺言。我咬着牙挺到现在,你居然自己要放弃?”

    “你有什么资格放弃?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说要放弃?”

    不顾幽泉子的劝阻,猴子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如同疯了一般挥舞着金箍棒,那灵力如同喷泉一般地挥洒。

    他一次又一次地砸在法阵上,激起的闪电席卷了四周每一个角落,就连身上的铠甲也一片片碎落。

    整个山头都已经如同一片炼狱。

    所有人都惊恐地后退,杨婵依旧呆呆地站着,无奈地笑着。

    打到最后,金箍棒脱手而出,虎口早已被震裂,鲜血淋漓。

    天空中闪电交错,云层凝成的漩涡缓缓地转动着。

    绝世妖王,像一个孩童般跪倒在地,嗷嗷大哭,那一声声,撕心裂肺。

    “解开法阵,我求你解开法阵!听到没有!”

    整个花果山都在静静地聆听着。

    一个声音颤颤巍巍终于出现在猴子的脑海中。

    “我……是风铃。我,不是,你要找的。”

    “那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我说了不会打入地魂,你难道这都不相信我吗?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相信……”风铃缓缓睁开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微笑着:“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所以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护着我,一定不会让别人伤我。可是……可是那样,你就没有人庇护了。总有一天,那些大能会对你动手的。你斗不过他们的,我不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

    “我就是一条烂命,我怕什么?大不了一死,你凭什么帮我做决定!”

    “猴子……你听我说。只要……只要我不在了,老先生就会庇佑你,会让你拥有,你想要的一切。这是他答应我的,他一定会做到。”

    “我什么都不要——!”

    风铃呆呆地流着泪,笑着:“没想到还能最后见你一面……谢谢你,我真的,很高兴。再过一会,你就什么都不会记得,不记得,这个世界上有过风铃……只要时间一到,我就会从这个世界被抹去。”

    风铃哽咽着,呆呆地看着猴子。

    猴子微微仰着头,惊恐地望着风铃。

    “你只会记得雀儿……老先生,会还你一个雀儿,到时候……只要这个术法完成,老先生就能恢复天道修为,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即使是压在山下五百年,也只是走走过场,老先生,会派弟子一直,一直照顾你,绝不让你多吃苦。这是他答应我的。”

    “不要……不要死……解开,立即解开这个法阵……”猴子低着头,微微颤抖着,不断地喃喃自语。

    已经凌乱的灵力从身上肆虐而出,将铠甲撕得四分五裂。

    “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了,这个术法不能停,即使停下来了,风铃也会魂飞魄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风铃用自己,换你千年安稳呢?”她淡淡地笑着:“其实,我知道,我现在跟你说什么都没用,只要这个术法完成,你全部都会忘记。可……可风铃还是想说……”

    缓缓地,法阵停止了转动。

    所有的咒文都已完成,她终于停止了默念。

    凌空漂浮的身体一点一点地碎去。

    她甜甜地笑着,说道:“我,爱你。”

    这一刹,猴子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未完待续……)

    PS:目测一场暴&动正在酝酿,大规模下架浪潮开始。那些还没订阅的朋友,再不订阅,就没机会订阅了。甲鱼要坚持写自己心中的故事,求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