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章:质问

2018-01-17 08:52:48Ctrl+D 收藏本站

    天牢中,披头散发的天蓬呆呆地望着没再透入半点光芒的铁窗。

    一位狱卒从铁栏外匆匆跑过,另一边的卷帘急急忙忙地喊道:“发生什么事了?阳光怎么消失了!”

    那狱卒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有些恍惚地说道:“小的,小的也不太清楚。听说花果山的妖猴把金乌杀了……”

    “妖猴把金乌杀了……”卷帘呆呆地眨巴着眼,一步踉跄,跌坐在地:“这怎么可能,那些大能都干什么吃的?怎么可能让他把金乌杀了?就没人阻止他?”

    那狱卒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小的也说不清……听说那妖猴已经孤身进攻云域天港了,他是大罗金仙巅峰修为,没人挡得住啊。云域天港,怕是要彻底毁了。”

    天蓬低着头,缓缓地笑了起来,那拳头攥得紧紧地,噼啪作响,瑟瑟发抖。

    在场地两人皆惊恐地朝他望了过去。

    ……

    此时此刻,整个云域天港已经被当成沙堆一样玩,砂石之中夹带的尽是鲜血与残躯。

    火光中,那张狰狞的脸上时刻带着扭曲的笑意,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刻不停地在废墟中搜寻着,每一个动作都激起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一位天将急匆匆地腾空而起想要逃脱,却被猴子一把抓来,还来不及惨叫便已经被捏成了肉酱丢回“沙堆”之中。

    注视着那只化作高达数百丈巨人行走在烈火之中时而咆哮,时而痛哭的疯猴子,李靖的眼角不住地抽搐了。

    巨灵神干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立即通知观云天港撤离。我们返回舰队。如果只是他一个的话。我们还可以控制。怕就怕花果山的妖军……”

    话音未落,一个巨大的黑影已从李靖的身旁甩过,瞬间将几个天将都打飞了出去。

    众将皆惊慌失措地后退。

    定睛一看,眼前一条巨大的尾巴正缓缓地舒展着。

    李靖猛地怔住了。

    远远的,他看到猴子转动巨大的头颅,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那神色之中尽是挑衅的意味。

    微微颤抖着,他喝出一团雾。咯咯地笑起来。

    “我要,让你们,全都生不如死……”

    那声音浑浊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深渊一般,让人辩不清方向,寒入骨髓。就连哪吒也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

    还没等李靖从那深深的恐惧中缓过神来,下一刻,猴子已经一拳重重击打在云域天港上,维持着法天像地的形态跃起,朝着东边呼啸而去。

    悬浮了数百年的云域天港就这么在李靖一行的眼前拖着滚滚浓烟冲破云层坠落了。那火光染红了半边天。

    “都疯了。”转过身,李靖大喝道:“快。我们快返回舰队!”

    ……

    黑漆漆一片的天空中,悬挂着花果山旗帜的战舰缓缓航行着。

    船舱内。杨婵呆呆地坐着,身上依旧是那嫁衣,眼角的泪珠一颗颗啪嗒啪嗒地往下坠。

    守在舱门口的牛魔王与九头虫悄悄背过脸去。

    坐在侧边以素低声劝道:“别伤心了,杨婵姐……也许再过不久,大圣爷就会去接您回来。”

    “他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杨婵抿着唇,手中的绢子卷了又卷:“他都要死了,凭什么认为让我去灌江口就是安全?真为我考虑,他根本就不应该去……说到底,他心中根本就没有我。”

    ……

    兜率宫前,玉帝急匆匆地带着众仙赶来,还没进门却已经被把门童子拦下。

    那童子振了振拂尘冷冷地说道:“师傅还在闭关,陛下还是请回吧。”

    玉帝指着看不到一丝光亮的天,怒目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快给朕滚开!那妖猴把金乌都杀了!”

    那童子非但没有让开,反倒往旁边跨了一步挡到正中,仰起头直视玉帝,依旧是那句话:“师傅在闭关,陛下还是请回吧。”

    两人怔怔地对视着。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呆呆地坐着,注视着那裂成两半的天道石。

    一位童子匆匆来到他身旁跪倒在地:“师傅,外面的事,您真的就不管了吗?”

    老君啧啧苦笑了起来,反问道:“怎么管?”

    望着老君那神情,童子不禁有些疑惑了:“师傅……不将那猴头制住?”

    老君缓缓地摇头:“吞了七巧弥云丹,此时制住猴头,他必死无疑。老夫也违背了约定。况且,也多的是人不想他被制住。”

    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缓缓闭上双目,轻声道:“天命如此啊……”

    ……

    兜率宫外,玉帝已经气得瑟瑟发抖了,他满面怒意地盯着兜率宫。

    那身后的众仙一个个面面相觑,却没一个站出来说句话。

    太白金星站在人堆里无奈地苦笑。

    许久,玉帝抿着唇,攥紧了拳头一步步后退,狠狠地拂袖,转过身去咬牙道:“走,去弥罗宫!”

    “诺。”

    那身后的众仙急匆匆地跟着玉帝转向。

    ……

    观云天港中,天兵们涌向港口,解开缆绳,一艘艘的战舰扬帆起航,那些个重物被直接从空中抛了下去以减轻船舰的重量。

    天边,云层之中缓缓地伸出巨大的毛茸茸的手,紧接一个巨大的猴头穿云而出。

    “嘎嘎嘎嘎,你们这么急,想去哪里?”

    “是那只妖猴——!”看清那张脸的瞬间,整个观云天港都惊叫了起来。

    所有的天兵都尖叫着腾空而起。

    一艘战舰猛然加速,不慎撞到前方的战舰上。整个军港顿时乱成一团。

    猴子呵呵地笑着。夹带着云雾朝观云天港呼啸而去。

    一时间。惨叫连连。

    ……

    千里之外,浩浩荡荡的南天门舰队。

    持国天王面色惨白地放下了手中的玉简,轻声道:“观云天港失守了。”

    在场的众天将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惊恐地望向李靖。

    “看来修为还在提升……接下来,应该是我们了。”抿着嘴唇,李靖紧紧地握着玲珑宝塔,侧过脸去对着多闻天王交代道:“全军减速,加强戒备。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有可乘之机!”

    “诺!”

    整个南天门舰队,二十万大军缓缓地改变阵型了。

    “只要抵达南天门,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遥望着观云天港的方向,李靖想起了花果山猴子与太上老君的对话,低声对身旁包括哪吒和四大天王在内的几个亲信说道:“南天门外的两个据点皆已失守,我们现在只要守住这支大军就可以了。关上南天门,剩下的就交给那些大能去操心吧。”

    ……

    弥罗宫外,玉帝一行又一次被拦了下来。

    那童子拱了拱手轻声道:“陛下,师傅正与通天师叔对弈。他人不便打扰。还是,请回吧。”

    “对弈?”玉帝一阵错愕。那嘴角猛地抽动,那身后的众仙一个个默不吭声。

    一只猴子把天给捅了,金乌都没了,南天门外两个据点接连失守,凡间一片混乱。天庭遭遇大劫,三清一个闭关,两个声称“对弈”不便会客……

    此时此刻,任谁都知道这里面内有乾坤了。

    ……

    弥罗宫,阁楼上,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相对而坐,啧啧地叹着,遥望远处的一抹云烟。

    通天教主低头抿了一口清茶,缓缓道:“没想到,那老狐狸居然藏了这么一招……能将所有的痕迹抹去。嘿嘿,若只凭你我两人,这次,怕真就失手啦……”

    “还好,有人布局布得远比你我深。”元始天尊淡淡道:“接下来,就等着看天道石碎成粉末了。”

    缓缓地瞥了一眼通天教主,元始天尊捋着长须轻声道:“顺便看看你那得意之作,究竟能到何种程度。”

    “看不到的。”通天教主抱着臂微微摇晃着身子,蹙眉道:“杀了金乌,顺便端了两个天港里的几万守军确实能极大提升实力,可惜凡间就只剩下二十万南天门镇守军了,就全杀了也无法填平戾气和业力的坑。况且,那猴子还不一定打得赢李靖那二十万兵将呢……两个天港里连半个排得上号的天将都没有,李靖的军中可是还有大将的。毕竟只是孤身一人呐,到头来,无非是一个爆体而亡的结局罢了。”

    ……

    万里长空中,南天门舰队一方面将战舰全部结成球状阵型,连起法阵防护,另一方面又将整个斥候团洒了出去,将舰队方圆百里的范围都监控了起来。

    甲板上,李靖拿着千里镜来回不停地踱着步,在黑漆漆一片的天空中来回不断地搜索着。那身旁的天将一个个忐忑不安。

    距离南天门只剩下最后五百里了,只要跨过这五百里,这支舰队便是真正地安全。可这短短的五百里,此刻在众将心中就好像万里长征般艰难。

    谁都知道,他们即将是下一个袭击目标。

    ……

    斜月三星洞,潜心殿。

    须菩提静静地端坐,身旁的清风子双目通红,那神情就如同大病方愈一般木然。

    幽泉子面无表情地躬身叩首,缓缓地抬头,轻声道:“师傅,弟子想知道,师傅是否早已知晓风铃便是雀儿一事,却依旧听之任之,甚至……助纣为虐!”

    此话一出,身后的三个师兄弟连同清风子皆不由得一惊。

    须菩提只是淡淡笑了笑,捋着长须,注视着面色淡然的幽泉子道:“你觉得呢?”(未完待续……)

    PS: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通通滴来吧!把甲鱼推上去,给那些渣渣看一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因为这不是流水线生产的爽文故事,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