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一章:过奈河

2018-01-17 08:52:48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微风从窗棂透入,大殿内烛影晃动。

    凌云子微微蹙起眉头,丹彤子惊恐地望着须菩提,伊圆子微微瞪大了眼睛,清风子低着头不发一言。

    幽泉子静静地坐着,对着须菩提,那手已缓缓攥紧了自己的衣袍,面无表情。

    须菩提同样静静地坐着,捋着长须,面色泰然。

    许久,幽泉子微微动容了。他轻声道:“师傅,风铃是我的师侄,是你的徒孙,是清风师兄的嫡传弟子。悟空师弟,更是你的入室弟子,是我们的师弟。自入门之日,师傅便教导弟子万不可同门相残,可你今天竟然……从一开始收悟空师弟为徒,就是为了今天,对吗?”

    除了清风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须菩提望了过去。

    须菩提微微蹙起眉头,注视着幽泉子缓缓道:“这是天命。打破天道,破而后立,才能换来苍生的无尽生机。”

    “所以,师傅就决意牺牲十师弟和风铃,对吗?用自己的门徒,换天下苍生的福祉,师傅,真是慷慨啊。”

    闻言,须菩提的眼角微微跳了跳。

    门外,于义缓缓地走了进来,拱手道:“师尊,十师叔已经前往追袭南天门舰队了。”

    须菩提微微抬眼,还没等他开口,只听一声巨响,伊圆子已经一掌打在地板上,直轰出了一个深深的掌印。

    “跪下!”

    于义整个怔住了。

    “不用再探了。”瞪着须菩提,伊圆子憋了一口气对于义吼道:“为师平日里对你的告诫都当耳边风了吗?今日你竟然助纣为虐,为师该如何处置你!”

    于义整个错愕了去。惊慌地望向须菩提。

    一时间。大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

    花果山万妖殿。除了几个被派去护送杨婵的大将之外,其余花果山能排得上号的头领都已齐聚一堂,一个个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报——!”一个妖兵急匆匆地奔入殿堂,单膝跪地道:“大圣爷已经前往六重天。”

    “李靖的南天门舰队也在六重天,大圣爷是想一个人挑战整支舰队吗?”

    “一个人对付南天门舰队……五方揭谛也在里面,这恐怕……”

    “对付南天门舰队的话,以大圣爷现在的状态说不定还可能。关键是南天门内的那些。那里还有整个天庭禁军。如果御前诸将全部出动的话……”

    “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站着,我们也得出兵!”黑子高声喊道。

    一时间,殿内附和者众多。

    就在此时,猕猴王低声嘟囔了一句:“现在才出兵赶得上吗?”

    “你什么意思?”黑子瞪着猕猴王叱道。

    “我们距离六重天南天门多远?他们就在南天门开战,我们现在才去,你觉得赶得上吗?”猕猴王摸着下巴缓缓道。

    “你的意思是,赶不上就可以不出兵了?”黑子怒视着猕猴王道。

    一时间,大殿内剑拔弩张,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很明显站到猕猴王一方的极少。

    “够了!这时候还要内讧吗?”短嘴叱道。

    “这是我们要内讧吗?”黑子指着猕猴王道:“这几个家伙跟我们从来就不是一路的!”

    “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猕猴王耸了耸肩道:“不过。该说的我还是要说,大圣爷是孤身一人。战舰的速度怎么都赶不上他快。就算天庭禁军出动了,他们也不一定拿得住大圣爷。别忘了,这次可不是在南天门内。我们现在统领大军匆匆赶过去,等我们到了,战场都不知道转移几次了,根本就于事无补。大圣爷临走前不也交代了要守好花果山吗?”

    “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出兵嘛!”

    “所以,我的建议是,大部队留守花果山,我们派几个人,从旁接应大圣爷就行了。”淡淡看了黑子一眼,猕猴王举起手,拉长了声音喊道:“为了避嫌,我算一个,这样你没意见了吧?”

    黑子一下哑口无言了。

    一直站在猕猴王身旁的狮驼王与狱狨王却不自觉地往外挪了一步。

    ……

    云层被一只巨手拨开,一个巨大的猴头显现了出来,那绒毛上血迹斑斑。

    放下千里镜远远地注视着悬停前方的猴子,李靖扬起一手。

    整支舰队都停止了前进,甲板上的兵将一个个颤颤巍巍地。

    李靖侧过脸去低声问道:“有没有发现妖军?”

    “没有,花果山那边的探子说妖军压根就没出动的迹象。”

    “我们距离南天门还有多远?”

    “只剩下两百里了。大军已经在集结,不过按照凡间与天庭的时差……恐怕赶不及。”

    “我们只要撑住,就能赶得及。”

    大军又是开始变阵了,所有的重舰都被横到了前方。天兵们腾空而起,列开阵型,严阵以待。

    然而,猴子却只是看着,并没有好像之前那样直接发动进攻。

    ……

    一片漆黑的天空中云层涌动,形成了诡异漩涡,道道闪电交错。

    阴间,黄泉路上,一大群天兵的魂魄被鬼差驱赶着向前。

    马面站在高处抬头仰望天空的漩涡,挠着头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金乌死了导致的异象?”

    一个鬼差缓缓来到马面面前,奉上本子,低声道:“大人,第二批天兵的魂魄送到了。”

    “什么?还有一批?”马面不由得瞪圆了眼。

    牛头快步从远处走来,抹了一把汗道:“这次是观云天港的,又是那只妖猴。妈的。真能折腾。不过他这次怎么都没把魂魄收走了呢?”

    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白茫茫一片的天兵魂魄。马面那眉头蹙得紧紧的。

    鬼差将手中的本子往前推了推,道:“大人,还得麻烦您给他们查查生前的功德。”

    “都是天兵天将的,查什么查?你以为是花果山的妖怪吗?直接过桥就是了。”马面不耐烦地说道。

    闻言,那鬼差呵呵地笑了起来:“花果山的妖怪也不用查,反正就丢河里泡着就是了。”

    马面仰望着天道:“怎么样都行,反正赶紧走。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没有人注意到,在那群一脸呆滞的天军魂魄之中有一个天兵时不时低头拨弄着套在手腕上的铁环。

    ……

    灌江口。

    战舰的吊桥缓缓地放了下来。披着白色披风,面色惨白的杨婵在众妖的护送下一步步走下,来到了杨戬面前,缓缓地抬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哥哥,那早已红肿的眼眶顿时又湿了,泪珠啪嗒啪嗒地下坠。

    “先带婵儿下去吧。”杨戬侧过脸去交代道。

    身后的哮天犬连忙拱了拱手,上前领着杨婵一步步走入府邸中。

    待到杨婵走后,以素才一脸歉意地躬身道:“此次事出突然,还有劳真君将圣母大人先安顿好,待到事情解决了。我家大圣爷必定亲自迎回。”

    杨戬哼笑了一声,道:“从今往后。我灌江口跟花果山,老死不相往来了。如果有机会,你替我把这句话转达给那只猴子吧。”

    以素硬着头皮道:“真君,此事另有……”

    “滚,从即日起,花果山若敢派人踏入灌江口,格杀勿论。”

    没等以素再开口解释,杨戬已转过身去冷冷道:“傲天鹰,送客。”

    “诺!”

    几个草头神一拥而上,将以素连带着九头虫、牛魔王一同轰出门外。

    ……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了,南天门舰队依旧与猴子对峙着。

    持国天王疑惑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居然就这样干看着。”

    哪吒缓缓地盘起手道:“看着有什么不好?他本身在吸收灵气,戾气越多越神志不清。再加上我们还有援军,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

    李靖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缝:“不对,他没有在吸收灵气了。”

    他恍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一把夺过身旁天将手上的长弓,拉了个满弦朝着猴子射出了一箭。

    飞越数里的距离,那箭矢直接穿越了猴子庞大的身躯,却连半点伤痕都没留下!

    甲板上的天兵天将皆怔住了。

    “这是……分身术?他不是神智不清了吗?怎么还……”李靖缓缓瞪圆了眼:“引开所有人的注意……他这是想干什么?”

    ……

    奈河上,独木桥的另一端,鬼差们用铁链将桥上的亡灵一个个牵引下去,忙得晕头转向。

    一个鬼差刚刚送走了一位天兵的魂魄,又赶回了桥边扬起铁钩去勾下一个魂魄。

    只见那铁钩直接打在天兵魂魄的身上,咔哒一声,掉落在地。

    那鬼差顿时呆住了。

    四周的鬼差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怎么回事?想死吗你,勾个魂都不利索?”坐镇的白无常从空中缓缓飘了过来。

    天兵缓缓地抬起头来远远地朝他笑了笑。

    “活人?”白无常也愣住了。

    下一刻,那天兵缓缓地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猴子。

    “孙悟空——!”鬼差纷纷惊叫着后退。

    只一瞬,猴子的身边拉开了一个巨大的环状。

    白无常吓得将那条长长的舌头一下卷了回去。

    缓缓地从耳中掏出金箍棒,猴子缓缓地回头看了一眼作为地府天然屏障的奈河,咧着嘴懒懒地说道:“别害怕,我只是,来烧一下地府而已。”(未完待续……)

    PS:过年不断更,加更就实在……有点难了。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