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四章:混乱

2018-01-17 08:52:46Ctrl+D 收藏本站

    天庭大牢的门打开了。

    高举着火把的天兵蜂拥而入,瞬间挤满了过道。

    对面监牢里的卷帘急急忙忙站了起来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叮当声中,监牢的大门打开了,拿着钥匙的狱卒让到一旁,哪吒抬腿跨入监牢。

    一直盘腿坐着的天蓬缓缓地仰起头来。那脸上沾着已经变成漆黑颜色的血污,面色惨白,眼中看不到一丝神采。

    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哪吒,他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

    淡淡看着天蓬,哪吒缓缓侧过脸去低声道:“解开琵琶锁。”

    “诺!”

    几个天兵迅速走到天蓬身边,伸手将那琵琶锁硬取了下来。

    鲜血溅起,剧痛袭来,天蓬的手紧紧地攥着沾满血污的囚衣,紧闭着眼,没有丝毫血色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缓缓滑落。

    哪吒一步步走到他的跟前,蹲下,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盒子递到天蓬面前,低声道:“这是陛下赐给你的金丹,助你恢复功力。”

    天蓬缓缓地睁开眼,静静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陛下已经下旨释放你了,准备授大元帅之位,要让你领兵前往地府追缉妖猴。现在,我要带你去见他。”微微顿了顿,哪吒低声道:“之所以这时候起用你,是因为我父亲不愿意去地府追缉妖猴。我这么说,你应该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吧?”

    说罢,哪吒将盒子塞到天蓬手中。缓缓站了起来。伸手一扬:“带走!”

    几个天兵一下将天蓬整个架住。弯腰穿过牢门朝着外面走去。

    对面监牢里的卷帘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茫然。

    ……

    兜率宫中,那天道石微微颤抖着开裂,石屑如雨点般洒落。

    老君微微仰着头,静静地看着。

    ……

    生死殿的大门已经被锁死,阵阵惨叫声响起。

    每一声,都伴随着一道白光沿着阴间的大地如同涟漪一般扩散。

    每一声,地府的煞气都会减少一分。

    黑色的血透过门缝渗了出来。

    门外的鬼兵一阵错愕。

    生死簿是天道所化的至宝。那十殿阎罗是什么呢?

    他们,生来就是看守这件至宝的小鬼罢了。千万年的光阴,凡间已从当初的一片不毛之地发展到如今的郁郁葱葱七彩斑斓,当初的十个小鬼也变成了高高在上,主导阴间,掌控六道轮回的十殿阎罗。

    不过,这一切到今天便宣告结束了。

    当听到第九声惨叫的时候,鬼兵们已经急急忙忙找来千万年都没有用过的冲车,在鬼将的指挥下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生死殿的大门。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那大门终于轰然倒塌了。

    扬起的尘烟渐渐散去。鬼兵们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惨白了。

    血迹斑驳的生死殿被熊熊火光照得通红,猴子静静地背对着他们蹲坐在地。他的两边。一边堆着九个阎罗的尸体,一边堆着山一样高的生死簿。

    唯一仅存的阎罗——秦广王正颤颤巍巍地将一叠又一叠的生死簿搬到猴子面前,供猴子送入火堆焚烧。

    望见那些蜂拥而入的鬼兵,秦广王明显怔了一下。

    “怎么?想跑?”猴子低声问道。

    秦广王微微抽了抽脸,忙道:“大圣爷说笑了,小的怎敢……”

    “不敢就赶紧搬,这么多要烧到什么时候?”

    “小的谨遵大圣爷的吩咐。”秦广王缩了缩脑袋,将手中的生死簿往书堆上一丢,又连忙朝着书架奔了过去。

    那一众鬼兵鬼将都怔怔地看着,不敢动弹。

    猴子扭过头冷冷道:“你们既然来了,也一起帮忙吧。”“我倒要看看,他能撑到几时。”

    说罢,他将手中的最后一册丢入火堆中。

    望着那火堆中缓缓晕开焦黑颜色的生死簿,众鬼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

    天空中的云层飞速地翻滚着。

    一个老头卧在病榻上微微睁眼呆滞地仰望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把脉的郎中缓缓摇头,朝着家属拱了拱手。

    顿时,那一众家属皆跪地嚎嚎大哭。

    可就在此时,那老头忽然眨了眨眼睛坐了起来。

    一众家属,连同那郎中都呆住了。

    “这是……回光返照?”

    那老头呆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活动灵敏的手,想了半天,低声道:“我想,喝口水。”

    ……

    一只骨瘦如柴即将老死的狗趴在路边缓缓地喘息着。

    几只乌鸦停在它头顶的树上静静地等着死亡的降临,以便饱餐一顿。

    可就在此时,那老狗眨巴着眼睛缓缓地站了起来,竟然一步步奔跑了起来,气得乌鸦们只能干瞪眼。

    ……

    原本朝生暮死的蜉蝣没有在预定的时间死去。

    应该枯萎的草木依旧摇曳生姿。

    这是继太阳消失之后的又一奇事,四大部洲,几乎每一处都有生命在因为忽然脱离死亡发出欢快的尖叫。

    ……

    阵阵绞痛袭来,老君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却依旧呆坐着,一动不动。

    此时此刻,他身上的灵力已经紊乱无比。

    天道石上的裂痕正疯狂蔓延着,一块快的石粉洒落。

    地面都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了。

    老君缓缓用衣袖抹去嘴角的血,无奈苦笑着。

    这就是修成“无为”的坏处了。

    天道无异,则天下无敌,一旦天道有异。便是伤筋动骨。

    可事到如今。他又能如何呢?

    墙倒众人推。他不过是,一个任人鱼肉的老头罢了。

    ……

    一位童子急匆匆地将来自地府的消息送入了弥罗宫中,那假对弈的两位微微怔住了。

    许久,通天教主半眯着眼道:“毁法器消戾气吗?消戾气的本意,是将灵力归还天地,同时也除去业力。生死簿记载三界万物生死,又为天道产物,册数极多……如果毁的是生死簿的话……那确实。有助与消除戾气啊。没想到这猴头竟盯上生死簿了,真真是胆大包天啊……生死簿一毁,三界六道轮回必大乱,这当真是不管不顾了啊。这猴子果真是疯了。”

    元始天尊啧啧叹道:“也就延迟罢了,戾气消得了多少不说,就算他把生死簿全烧了,业力也除不得分毫。到时候,他能扛得过天劫?”

    “或许,他根本不是为了增进修为,而是复仇心切。单纯为了……”

    顿时,两人恍然大悟。相对而笑。

    “复仇之心。行者道兼修悟者道,这如何修,也修不成个智者。”

    “一步错,满盘皆落索。嘿嘿嘿,老狐狸也有今天。天道被毁成这样,去,妖猴必与他同归于尽。不去,妖猴就把天道毁个一干二净。”

    “这叫一物降一物。”

    此话一出,两人皆笑了起来。

    半响,元始天尊稍稍收了收神,略带凝重地说道:“不过,闹成这样,往后要恢复天地秩序,也不容易啊。要是那猴头再如此,我们恐怕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通天教主微蹙着眉头盘手道:“这番破天道,这代价也着实大了。”

    ……

    一片漆黑的九重天。

    吞服了金丹,简略地梳洗了一番,天蓬便换上了往昔的战甲,却不是直接上凌霄宝殿,而是被带往御书房。

    那一路上,一个个相遇的仙家都停下了脚步,默默地行礼,天蓬却好像谁也看不见一般径直与他们擦肩而过,面无表情。就连那带路的天兵都不由得有些错愕了。

    御书房外把门的天兵伸手为他开了门。

    书房中,玉帝端坐龙案前。

    天蓬淡淡朝里面看了一眼,抬腿跨过了门槛,走到正中,单膝跪地,轻声道:“罪臣天蓬,参见陛下。”

    瞧着天蓬,玉帝淡淡地笑了出来:“怎么,伤势还没痊愈?”

    “本来也没大碍,吞服了金丹,自然是已经痊愈。”

    “那为什么这么低声细语呢?这不像你啊。”玉帝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天蓬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起来吧,免礼。”

    缓缓起身,天蓬低声道:“不知陛下接见罪臣天蓬,有何要事?”

    “别一口一个罪臣的,当初让你遭那牢狱之灾,朕也实属无奈。如今一有机会,不就将你放出来了吗?”玉帝转过身去一步步走向龙案,随口道:“赐座。”

    还没等玉帝在龙椅上坐稳,两位天兵已经搬着椅子放到天蓬身后。

    “坐吧。”玉帝指着椅子道。

    “臣,不敢。”天蓬面无表情地答道。

    玉帝的神情顿时僵了僵,稍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怎么?还在怪朕当初放你下天牢?”

    “臣不敢。”

    “那是怪朕没有派兵支援天河水军咯?”

    “臣也不敢。”

    “那是怎么回事?”

    天蓬微微低头,闭口不言。

    玉帝干咳两声道:“那妖猴在地府作乱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听说了一点。”

    “你当初的决断是对的,花果山,万万不能留。只可惜啊,那些个仙家,都没有你这个觉悟,如此,方酿成大祸。朕,现在急需一人,担任大元帅一职,统兵前往地府擒拿妖猴。”说到这里,玉帝悄悄看了天蓬一眼,轻声道:“你在天军之中威信极高,又精通兵略。真要论起战功,这整个天庭,还真没人及得上你的。由你来担任此一职,想必,也没人敢有异议。你可愿往啊?”

    天蓬微微拱了拱手道:“臣无能,难堪大任。”

    玉帝当即加重了语气道:“你也不愿意去?若是不去,那朕只能撤回旨意,将你重新押入天牢了。”

    说罢,他静静地注视天蓬。

    只见天蓬淡淡笑了笑道:“天蓬心已死,若是陛下能赐天蓬一死,天蓬感激不尽。”

    此话一出,玉帝整个怔住了去,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呆呆地看着天蓬,脑海中浮现了无数种假设,最终只能低声道:“你还记得霓裳仙子吗?”

    “臣记得。”

    “你说过愿意用永世的忠诚换霓裳仙子永世的荣华幸福的!”

    “臣还不够忠吗?”天蓬仰起头,淡淡笑着,注视着玉帝轻声道:“就因为这份忠,天蓬害死了多少兄弟。如果不是因为天蓬执意围剿花果山,如何会出现云域天港的陷落?虽说就算天蓬在也不一定能击败花果山众妖,但至少,可以保他们不死。可就是因为这份固执……呵呵呵呵,天蓬还有什么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玉帝一掌击在龙案上,怒视着眼前满面平淡的天蓬,攥紧了拳头,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心不会碎,只是因为还没伤到痛处。再坚强的人,也有崩溃的一天。

    天蓬,就是那个眼睁睁看着自己整个世界崩塌的人。

    此时此刻,他淡淡地看着玉帝,心情竟是如此地平静。

    犹豫了许久,玉帝撑着龙案低声道:“朕赐你九齿钉耙作为你的兵器,授予你大元帅之职,给你军中生杀予夺的大权,无论是谁,只要他胆敢违抗军令,你可以先斩后奏。”

    “陛下,臣只求一死。”

    “那妖猴现在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也许已经是大罗混元大仙了。如果不是几位大能出面,没有谁降得住他。但他现在孤生一人身在地府,身边没有大军,如果……如果战术得当,也许还是有点机会的。”

    “陛下,臣只求一死。”天蓬依旧是那句话。

    “有些话,朕只跟你说……就算朕现在不说,稍后也肯定会有人跟你说的。此行极其危险,少有差池,出了南天门就回不来了,无论是你,还是其他天将,都一样。但这一仗必须打,若是不打……”

    “陛下,臣只求……”

    “住口!你听朕说完行吗?”玉帝猛地咆哮道。

    天蓬缓缓抬起眼,静静地看着玉帝。

    缓缓地喘息着,玉帝低声道:“总之,这一仗必须打。若你能赢,朕就答应你,不惜一切代价复活你天河水军的将士,不仅如此,朕还可以替你复活霓裳仙子。这一战之后,朕可以革除你二人的仙籍,让你们到凡间去过安逸的生活,双宿双栖。但前提是,这一战,必须得赢。只要你保住了朕的地位,朕就满足你的一切愿望!”(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包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