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五章:天蓬之愿

2018-01-17 08:52:46Ctrl+D 收藏本站

    阴间,镇元子手持拂尘化作一道光束飞速前行。

    许久,他稍稍降低了飞行的高度与速度,似乎开始搜索什么。

    在他的身下,连绵不断的残垣断壁之中滚滚浓烟冲天而起,那火光将原本漆黑的世界都映成了红色了。

    空气中尽是刺鼻的焦味,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斥着厉鬼的呼喊声,那些个无意识的魂魄更是散得随处可见。

    深深吸了口气,他朝着生死殿的方向滑翔而去了。

    ……

    御书房中,天蓬淡淡地看着玉帝,一脸的茫然。

    这一刻,他忽然发现他完全不认识站在眼前的这个人了。

    这还是一直以来,他誓死效忠的那位三界统御吗?

    “怎么样?只要你想办法,拿下那妖猴,朕就实现你的一切愿望!”玉帝睁大了双眼缓缓说道:“朕知道你一定能做到的,上次如果不是太白金星他们,你已经顺利拿下妖猴了。这次虽然凶险了点,但朕信得过你。”

    说罢,玉帝已经亲自将龙案上的装着虎符的盒子取来,送到天蓬面前:“这一次,天庭的军队全归你调用。只要你能将妖猴拿下,朕准许你用任何手段,不用再有任何忌惮!”

    天蓬依旧静静地望着他。

    “还等什么?没时间了。”玉帝咬牙道。

    低着头,天蓬缓缓地笑了。

    玉帝一下怔住了:“你在笑什么?”

    “陛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朕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只要你帮朕扛过这一关,所有的愿望朕都可以帮你实现!”

    “那陛下认为。天蓬的愿望是什么呢?”

    “你的愿望……”玉帝一下迟疑了。他一手扶着龙案。略带疑惑地问道:“你的愿望不就是和霓裳仙子在一起吗?这个条件,难道还不够?”

    闻言,天蓬不禁笑了出来,他一步步后退,淡淡地看着玉帝,轻声道:“陛下,如果天蓬只是想和霓裳在一起,早就反了。根本不必要等到今天陛下给出这种许诺。”

    “那你想要什么?”

    “天蓬想要的东西,陛下给不了。”天蓬转身就走。

    “你究竟想要什么?”玉帝猛地咆哮道。

    停下脚步,天蓬缓缓地回头,淡淡道:“天蓬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许,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落到这番境地。害死了霓裳,害死了天河水军的兄弟,整个天河水军的覆灭,说到底。都是我的责任。可是,天蓬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望着玉帝。天蓬轻声道:“天蓬,不想要一个能置苍生于不顾,只想着自己权位的主君。陛下,你知道现在的局势吗?”

    “你想说什么?”

    “出征地府,胜算连一成都不到,别说陛下了,就是天蓬这等被关在牢里的人都知道。陛下这是要天蓬带着天军去送死啊。”

    “你反正想死,这不是你刚刚自己说的吗?为什么不带着军队去搏一把!”

    “那他们呢?”天蓬指着门外轻声道:“他们也想死吗?”

    玉帝忽然呆住了。

    “陛下,死守南天门才是正道。如果你要天蓬死守南天门,不用任何条件,天蓬都会死战到底,这是职责所在。可如果你要天蓬去镇压他们,然后带着他们去打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战争……”

    瞪着天蓬,玉帝咬牙说道:“如果这一战不打,连兵都没出,届时三界必定质疑天庭的威信,不只是地府,连四海龙宫,乃至地仙,统统都……朕往后还如何统领三界?到时候,到时候……”

    “到时候三清有可能另觅贤良,入主凌霄宝殿,对吗?”天蓬面无表情地说道:“陛下,当你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适合当玉帝了。”

    ……

    花果山,齐天宫。

    猕猴王带着一众妖将快步走入万妖殿。

    那殿堂之中本就挤满了花果山的要员。

    见了猕猴王,短嘴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猕猴王紧蹙着眉道:“大圣爷没去南天门,李靖的部队已经顺利进入南天门了。现在天庭封锁了南天门,大圣爷人在地府。”

    “人在地府?他去地府做什么?”以素连忙问道。

    猕猴王轻声道:“似乎和鬼军开打了。鬼军没什么作战经验,正要论起来,恐怕还不如四海龙王的虾兵蟹将,这点倒是无需担心。具体大圣爷去地府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想逼天庭出兵援助吧,毕竟地府是三界重地,一旦有事,天庭的颜面就彻底毁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派兵杀向地府?”

    “我们哪都不要去,就在这里呆着。只要天庭不出兵,大圣爷就是安全的。我们这样贸然跑过去……你也追不上他的速度,到时候反而添乱。”短嘴转过头望向以素问道:“圣母大人一直都与天庭有联系,她将跟天庭联系的玉简给你了吗?能不能了解一下天庭现在的情况?”

    “没有。这种东西,圣母大人怎么可能交给我?”

    “那没办法了,只能派人前往南天门盯梢,一旦天庭出兵,我们也好立即行动。”

    一旁的九头虫伸了伸懒腰道:“我去吧。”

    “我也去。”以素连忙道。

    ……

    斜月三星洞,潜心殿。

    须菩提面无表情地坐着,灵台九子齐聚,分列两旁,一个个默不吭声。

    于义缓缓地步入大殿,那目光轻悄悄地瞥了自己的师傅伊圆子一眼,躬身道:“启禀师尊,十师叔正在焚烧生死簿,整个凡间生死秩序已紊乱。花果山并未出兵,天庭也未有动静。不过……五庄观的镇元子似乎已经去了地府。”

    “知道了,你下去吧。”须菩提淡淡道。

    于义默默点头,退出门外。

    那一众师兄弟,一个个都朝须菩提望了过去。丹彤子的手更是攥得紧紧地。

    “悟空如何,自有天命,尔等无需为他操心。”淡淡叹了一句,须菩提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依旧是那般神色。

    那身前的一众弟子,已经隐隐按捺不住。

    ……

    天庭。

    御书房的门缓缓打开了。

    天蓬端着装有虎符以及圣旨的盒子抬腿跨过了门槛,两边的天兵见了他手中的虎符,连忙跪地行礼:“参见元帅!”

    一直守在门外的哪吒一怔,半眯着眼望着天蓬道:“你真接受了?”

    淡淡看了哪吒一眼,天蓬道:“怎么?你那么怕死?”

    “这不是怕死。”哪吒火尖枪一顿,拍着胸脯道:“本太子就算死,也要死得其所,不是被某些人玩弄致死。去地府找墙撞,咱还没那么蠢。反正我和我爹都是不会去的,你要去自己去。不过,你是大元帅,去之前还可以将我们全部关入大牢。”

    “放心吧,如果一定要去,我会自己去的。”天蓬伸手拍了拍哪吒的肩膀,转身朝远处走去。

    哪吒一愣,连忙快步追上:“怎么说,你没答应?”

    “我只答应了坚守南天门。”

    “这样他都肯放你出来?”

    天蓬淡淡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御书房内,玉帝咬紧了牙,一拳重重地砸在桌案上。

    ……

    地府,生死殿。

    殿外的鬼兵颤颤巍巍地为这陌生的来客让开了一条过道。

    镇元子一步步向前,直到一脚跨入门内,望见了那只正站在火堆旁飞速将书架的碎片和生死簿一并丢入火堆中的猴子。

    猴子缓缓地回过头来:“你是谁?”

    那眼睛依旧布满了血丝,微微张开的嘴里獠牙尽现,一副狰狞的面孔。

    “一个过路的人。”

    猴子微微眯了眯眼,又猛地瞪大:“你是镇元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想知道你是代表哪一方来的?代表破天道的一方,还是代表守天道的一方?”

    猴子的手已经悄悄摸到了靠在一旁的金箍棒上。

    镇元子淡淡笑了笑道:“老夫代表自己,过来看看将三界都搅得一团乱的妖猴,究竟是长什么样的。”

    那藏在衣袖中的手已经悄悄运起了灵力。

    猴子握着金箍棒,注视着镇元子,缓缓地踱着步:“我现在正在烧生死簿。你们几个,不都该希望我把天道搅得越乱越好吗?这样,你们就可以有机会问鼎天道了。”

    “有些人希望,也有人不希望。”

    秦广王已经借机闪到了一边,那些个被勒令帮忙焚烧生死簿和书架的鬼兵也一个个准备要退缩。

    “站住!谁敢走!”

    一声叱呵之下,那些个鬼兵连忙回归原位,不敢动弹。

    猴子握着金箍棒缓缓指向镇元子,咧牙道:“这是我和太上老君那死老头之间的事,奉劝你不要管。”

    “你杀死金乌,搅乱三界秩序,就已经不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了。”镇元子缓缓捋开衣袖,身旁骤然聚起了一阵旋风将他团团包裹住。

    一时间,火堆中那些个尚未燃尽的生死簿碎片纷飞而起,炙热的气流席卷了每一个角落。

    “是吗?”猴子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就管管看吧。”

    下一刻,他已经挥舞着金箍棒朝镇元子砸了过去。(未完待续……)

    PS:嗯,这几天的更新都不太给力,大家体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