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六章:地仙之祖

2018-01-17 08:52:46Ctrl+D 收藏本站

    阴间的地面微微颤动着,残垣断壁之中滚起漫天沙尘,正在逃散的鬼兵们纷纷顿住了身形,就连那些四处呼啸的厉鬼也扭头朝生死殿望去。

    下一刻,他们看到一道幻影从生死殿中冲出,高耸的塔楼直接被掀飞上天,沙石横飞。

    “既然来了,就别想跑——!”

    刺耳的咆哮声想起了,仿佛从四面八方压来一般。

    一道金光从生死殿中冲了出来,循着幻影的轨迹追逐而上。

    “老夫只是怕在殿中打斗毁了生死簿罢了。”

    “就算现在不毁,一会也会毁,留来何用?哈哈哈哈!”

    转眼间,两人已杀向云层之上。

    金箍棒挥舞之下,那云上如同炸开的海水般扬起冲天雾气。

    顷刻间,天空中厚厚的漩涡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

    镇元子调整身姿从云端盘旋而回,冲破云层,落到一处山巅之上,负手而立。

    “天道所化之物,有用没用,如何轮得到你一只妖猴评判?”

    猴子急追而下,降落到对面的山峰之上,咧着牙,露出狰狞的笑,缓缓摆出进攻的架势。

    “嘿嘿嘿嘿,那该谁来评判?你?还是须菩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还是,太上老君呢?老子受够你们了,一个个不念经修道,整日算计,妄称大能!”

    说罢,那金箍棒一会,一道涟漪扩散而出。

    镇元子连忙一跃而起,沙石飞滚之中。那脚下的山头都被削去半截。

    “轮谁都轮不到你一只要毁天灭地的妖猴来评判!”

    凌空一个翻转。镇元子双手交叉。用拂尘稳稳地架住从后方撕裂气旋袭来的金箍棒。

    这一击,溅起的火光如同闪过的雷电般将终年阴暗的地府都映成了白昼。那随之而来的气旋沿着地表扩散,如同一阵飓风将那些个沙石连同点燃的碎屑一并掀上了天。

    游魂都已经被吹得东歪西倒了。

    “是吗?那这毁天灭地的妖猴是谁弄出来的?”猴子嘎嘎地笑了起来:“天地为局是吧?今天,老子就让他们全栽在自己的棋盘上,连命都赔进去——!”

    一声暴吼,猴子的身后迅速伸出了另外两个脑袋和四只手,缓缓地望向镇元子,露出诡异的笑。

    镇元子猛地一惊。连忙后仰,却被猴子一个冲刺撞了上来。

    两人如同流星般下坠,重重砸落地表。

    烟尘之中,近距离的激斗开始了。

    汹涌澎湃的两股灵力肆虐而出,如同太阳砸落地面一般瞬间吞噬了周遭的一切。许多魂魄还没来得及反应便魂飞魄散了。

    刺耳的轰鸣声接连不断,滚滚沙尘直冲天际。

    那些个鬼兵站在远处的山岗上看着,目瞪口呆,瑟瑟发抖。

    下一刻,一只岩石汇成的巨手冲破烟尘,掌中紧紧攥着的。是还不到它一片指甲大小猴子。

    可就是这么小一只猴子,无论那巨手如何用劲都掐不碎。

    “轰——!”

    刺耳的声响中。那巨手整个被砸碎了,巨大的石头砸落地面,激起漫天烟尘。

    猴子快速后撤,依旧维持着三头六臂的状态,在空中顿住身形,臂膀处的擦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一个高百丈的岩石巨人撑着膝盖从翻滚的沙尘中缓缓站了起来,断去的左掌正在以疯狂的速度吸纳着周围的沙尘,再生。

    镇元子站在它的肩膀上冷冷地瞧着猴子,发丝凌乱。

    那手中紧握的拂尘早已化作一支毛笔,一册巨大的竹简闪着白光才他的身旁凭空悬浮,就如同一面缓缓卷动的盾牌一般。

    “悟者道能近战扛得下行者攻击的,当真不多见啊。”猴子咯咯地笑着。

    一阵狂风袭来,那地上的沙尘如同退去的海水般四散,显现出一只只高矮不一的石兽,密密麻麻,就好像一整支石兽组成的部队一般。

    一整片的石鸟拖着乳白色的光迅速聚到猴子与镇元子之间,将两人分隔开来。

    山岗上的鬼兵一个个慌忙逃窜了。

    伸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镇元子缓缓说道:“近战拿不下了,远程莫非你还能活?老夫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滚回花果山安心当山大王的好。”

    “试试呗。大罗混元大仙对大罗混元大仙,这一架可有的打了,你说,对不对呀?嘎嘎嘎嘎!”

    狂笑着,猴子六只手同时攥紧武器,朝着镇元子的方向硬冲了过去。

    慌乱之中,镇元子脚尖一点,身形后撤,无数的石鸟已朝猴子迎了过去。

    一时间,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

    弥罗宫中的两人脸色微微变了变,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镇元子也真是的,这时候出来搅局。妖猴灵力充沛,修为不断提升,现在平手,稍后,他该是斗不过那妖猴吧。”

    “不一定。”元始天尊缓缓摇头道:“如若妖猴修为无限增长,镇元子肯定是斗不过的,但妖猴的修为也是有限的。他不可能在与镇元子斗法的同时还能散戾气。戾气一旦过量,失了理智,定然不是镇元子的对手。”

    通天教主微微蹙眉,盘起手面色凝重地说道:“那,就得看是镇元子先落败,还是猴头极限先到了。”

    顿了顿,他长叹一声道:“镇元子,这又是何苦呢?”

    “人各有志嘛。”元始天尊捋着长须道:“你我,姑且观望便是了。”

    ……

    与此同时,天庭。

    天蓬在御书房领受了虎符,在凌霄宝殿前接了九齿钉耙,便带着哪吒一同急匆匆赶到南天门赴任了。

    在殿前。草草接了“大元帅”的印鉴。被贬为副帅的李靖带着众将行礼道了声:“末将参见元帅。”

    天蓬躬身搀扶。

    众将你看我。我看你,一言不发。

    如此,便算是完成了就职。

    还没来得及聊上什么,一位天将已经急匆匆地奔过校场,跨入大殿,单膝跪在天蓬面前:“启禀元帅,五庄观镇元子已经只身前往地府,正与那猴头激斗!”

    “镇元子?”在场的天将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蓬也是不由得一惊:“镇元子……”

    “地仙之祖去了。那太好了!”

    “大能们总算出手了,有镇元子在,还怕那妖猴做甚?”

    天将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李靖哪吒父子却只是默默对视了一眼。

    见那天将目光闪烁,天蓬低声问道:“战况如何?”

    “斗得……难解难分。”

    “那妖猴竟能与镇元子斗得难解难分?这……”那些个兴高采烈的天将一下又怔住了。

    “花果山妖军可有动静?”

    “花果山妖军暂且未有动静。”

    天蓬紧蹙着眉,缓缓望向李靖。

    李靖错开目光,依旧沉默不语。

    “李天王,可否闭门一叙?”天蓬低声道。

    闻言,李靖只得低头拱手。

    ……

    花果山,齐天宫。

    一位妖兵匆匆跨过殿门步入万妖殿:“启禀诸位将军。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子已在地府与大圣爷大打出手,如今已经斗了数百回合。胜负未分。”

    “地仙之祖!”

    闻言,众将皆惊。

    “五庄观镇元子?怎么他也冒出来了?”短嘴不由得紧了紧拳头。

    牛魔王与鹏魔王面面相觑。

    短嘴的目光缓缓朝他们斜了过去:“你们,之前和镇元子好像有过来往。”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望向了几位妖王。

    牛魔王深深吸了口气道:“是有过一些往来,先前,曾与他换过一些东西。镇元子修为已达大罗混元大仙之境,而且,并非初入。手中又握有‘地书’,精通炼丹之法。普天之下,除去西方佛门,只有三清,须菩提祖师堪与之匹敌。如今,大圣爷能与其激斗而不分胜负,怕是修为也已踏入大罗混元大仙境界。”

    “大罗……混元大仙境界?”

    听到这句,在场众将不禁动容。

    先前大婚莫名其妙扯出个太上老君已经让那些个还不清楚前因后果的奖励一阵头晕目眩,如今大圣爷吃了奇怪的丹药杀了金乌,还打向地府,忽然说镇元子介入,接着又得知大圣爷也踏入大罗混元大仙境成为天地一等大能。这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只能一个个望向短嘴。

    众人的目光想,短嘴明显有些彷徨了。

    他呆呆地站着,许久都拿不定主意。

    “既然他们斗得难解难分,要不……我们派出精锐战将,助大圣爷一臂之力?”吕六拐低声提议道。

    “你确定派出精锐是助大圣爷一臂之力吗?”人群中,多目怪低声道。

    所有的目光当即都朝他聚了过去。

    干咳了两声,他朗声道:“我们花果山,除了大圣爷,修为最高的便是九头虫。可他也只有太乙金仙的修为。其他的太乙金仙满打满算下来,大概也有十余个。他们现在是大罗混元大仙之间的战斗,虽说蚁多啃死象,但整整差了两阶的修为……这一去,究竟是干扰还是助力,恐怕难说吧。”

    闻言,众将纷纷点头。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黑子问。

    “依我看,咱就听大圣爷的,好好守着花果山,顺带盯着天庭便是。现在啊,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多目怪环视众将道:“大圣爷戾气也不轻了,小心……到时候全绞进去。”

    ……

    南天门。

    小小的军帐内,李靖与天蓬互相拱了拱手。

    方坐定,天蓬便轻声道:“不知道天王对方才镇元子出手一事,有何看法?”

    李靖冷眼道:“花果山妖军至今未动,可他们在南天门外必定安插了眼线,一旦我们稍有动作,不用等大军抵达地府,妖军就该杀上来了。以我们现在的军力,万万不是妖军的对手。大能们的算计,还是让大能们自己解决吧。”

    “如若我们只派遣少量精锐战将前往呢?这样既可以有效避开妖军耳目,一旦形势有变,又可以及时撤离。退一步讲,一旦妖军出击地府,我们还可以趁机偷袭花果山。”

    “你真想出征?”李靖半眯着眼望向天蓬。

    天蓬缓缓说道:“陛下的意思是大张旗鼓进军地府,此事万万使不得。但若镇元子已出手,我军派出奇兵,倒未尝不是一个办法。如此一来,说不定可解三界之困。”(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连点击也一起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