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七章:走漏

2018-01-17 08:52:45Ctrl+D 收藏本站

    阴间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天空中的漩涡依旧翻滚,闪电来回跃动,时不时将整个世界照得通亮。

    激烈的对战之中,高山被夷为平地,河流被阻断,平原被打成峡谷。地形一再地重塑,不断掀起的热浪夹杂的沙尘几乎覆盖了整个地表,远远看去,就好像一片黄褐色的汪洋。

    纵使如此,那两个人的战斗却还在继续。

    猴子一次又一次地冲锋,三头六臂、法天象地、分身术,所有一切能使出的术法都被用了出来,却依旧反复地被击退。

    镇元子召出的石怪一拨接一拨地被撕成粉末,却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排山倒海,无穷无尽。只可惜也伤不得猴子分毫。

    这两人,彼此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又是一轮冲锋被化解,将一个百丈高的岩石巨人砸成粉末,猴子顿住身形飞速后退,脱离石怪们的包围圈落到一处丘陵上,拄着金箍棒,算是赢得了一点恢复的时间。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手腕上的血,面目狰狞地注视着远处的镇元子嘎嘎地笑了起来,道:“快撑不住了吧?我有无尽灵力,你的灵力已经耗费过半了吧?”

    那神情比先前越发嗜血了,看上去就如同一只恶鬼一般,却还勉强维持着理智。

    此时此刻,灵气还在疯狂地从四面八方灌入他的身体,产生的戾气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那心猛烈地跳着,气血疯狂地涌上大脑。全身上下的肌肉早已失控似地紧绷。血脉不住地搏动着。每搏动一下,耳边都是一阵轰鸣。

    眼前的景象都已经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了。

    他紧紧地咬着牙,那手中的金箍棒攥得咯咯作响。

    远处,石兽环绕之中气喘吁吁的镇元子伸手缓缓拨开了垂落额间的几缕发丝,哼地笑了出来:“地府夹杂了煞气的灵气感觉如何?你也快撑不住了吧?”

    此时,他那发髻上的簪子都早已不知掉落何处,长发披肩。便是身上的道袍也多有破损。

    尽管如此,他还是勉强维持着原本的威严。

    “嘿嘿嘿嘿。我的承受能力,远比你想象的强得多。”猴子咬牙咧嘴道。

    “老夫的灵力,也远你比想象的澎湃得多。”说着,镇元子用手从衣袖中夹出三枚金色丹药,含入口中,顿时,那灵力又涨了几分。

    猴子一愣,狰笑了出来:“嗑药可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法。”

    “哼,杀你这个祸害三界的邪魔,要什么光明正大?今天。老夫就替三界收了你这只为祸的妖猴。”

    “那就试试吧!”

    一个跃起,猴子挥舞着六臂化作一个火球朝着石兽阵冲了过去。

    镇元子身形猛然后挫。手中毛笔凌空绘制了一个符篆,一掌打出。

    顿时,那些个石兽眉心都出现了一个“攻”字,纷纷咆哮着朝猴子冲了过去。

    凌空将一只石鸟绞成粉末,猴子一个冲刺洞穿了一个岩石巨人的胸口,又一个翻转一脚蹬在身后扑来的石虎额头上,高高跃起,瞬间穿越了石阵高高扬起金箍棒朝着镇元子砸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那棍棒沾到镇元子的衣角,一阵沙尘卷过,镇元子已失去了踪影。

    猴子连忙凌空顿住。

    滚滚沙尘之中,四周的石兽都朝他缓缓地围了过来。

    “是不是发现,自己的感知越来越不清楚了?”一个声音在猴子耳边响起了。

    “在这里!”猴子一个翻滚,一阵飓风顿时在身后扬起。

    沙尘散去,半空中浮现了镇元子的身影,面色惊恐。

    下一刻,猴子的金箍棒骤然伸长,重重砸在他的脸上,一下砸飞了脑袋,鲜血四溅。

    “赢了?”猴子一下懵了。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便见那还悬浮着的躯体缓缓碎去,化作一堆石块,坠落。

    “障眼法?”猴子连忙闭上双眼,猛地甩头。

    “老夫已经说了,你的感知已经不清了。徒有一身蛮力,有何用?”那声音又在猴子的耳边响起了。

    一刀石刃从烟尘中瞬间突起,准确地刺中了猴子腹部。

    鲜血溅洒而出。

    紧接着,一个巨人用双手将猴子整个紧紧扣住,所有的石兽都骤然暴起,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撞在一起,将猴子团团围住。

    远处的山巅上,镇元子松开毛笔,双手十指紧扣,缓缓用力。

    “合!”

    那些个石兽嘶吼着缓缓融合到一起,化作一个巨大的石球。可还没等那石球成型,只听一声闷响从石球内部传来,整个石球微微一颤,裂开了。

    下一刻,金箍棒冲天而起,将整个石球彻底撕开了。缝隙中,一道白光朝着镇元子射了过去,来势极凶。

    镇元子身旁缓缓卷动的巨大竹简瞬间挡到了他面前。

    “轰——!”

    一声巨响,溅起的火花瞬间将一切映得如同白昼。

    镇元子猛地顿挫后撤,一口鲜血喷洒在身前的“地书”上。

    那白光被远远地弹开了,一个回旋,落到站在石球上浑身是血的猴子手中。

    镇元子捂着胸口,蹙着眉头远远的望着立在裂开石球之上的猴子,不禁有些骇然:“金刚琢?”

    金箍棒瞬间缩小,旋转着落到猴子手中。

    :“我的感知是不清楚了,但它的感知还清楚得很。”猴子无力地睁着双眼,狰笑着,一字一顿道“灵力不济,你,输了。”

    说罢,一阵尖啸,他也不等身上伤势愈合,将金刚琢随手一丢。自己一个翻滚。朝着镇元子冲了过来。

    镇元子心中一惊。连忙凌空飞起,那脚下的山迅速散作一只只的石兽朝着猴子蜂拥而上。

    猴子凌空一个横扫,那金箍棒瞬间化作百丈长短,直接将高高跃起的几只石兽砸成飞灰。

    这一眨眼的功夫,镇元子已经消失无踪了。

    可下一刻,还没等那些石兽与猴子撞在一起,石兽身后灰茫茫一片的沙尘之中已经闪现了几缕火光。

    “在哪里!”

    猴子嘶吼着一个盘旋冲了过去,连带地顺手击碎了几只石兽。

    沙尘之中。镇元子正与金刚琢纠缠在一起,还没等他成功摆脱,猴子的棍棒已经招呼了过来。

    一咬牙,他只得用地书同时防住两侧,那手中的笔瞬间击出了好几道符篆打在地书上。

    金箍棒全力一击之下,那地书猛地颤动,火光四溅。

    镇元子整个如同流星般被击打了出去,重重砸在地面上。

    一时间,大地上如同滚滚洪水般弥漫的沙尘被猛烈的气流冲开了。

    碎石堆中,镇元子整个瘫倒着。身上披着地书,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溅湿了衣裳。

    那面色已是惨白如纸。

    缓缓地,他苦笑了出来。

    仰起头,他看到猴子挥舞着金箍棒朝他砸了过来。

    “老君啊老君……你居然连金刚琢这种护身的法宝都让这妖猴拿到了,呵呵呵,老夫也无能为力了……”

    说着,他缓缓的闭上双目,一脸的无奈。

    正当此时,一面单纯的灵力护盾在镇元子身前撑开了。

    猴子的金箍棒重重砸在那上面,一时间,飓风夹带着闪电翻滚,沿着地表扩散了开来。

    猴子虎口一阵剧痛,连忙后撤。

    天空中照下耀眼的光芒。

    仰起头,猴子看到一个足足由数百名天将组成的繁杂战阵。

    天蓬手握九齿钉耙一跃挡到镇元子面前,身后,金头揭谛和银头揭谛将镇元子搀扶了起来。

    ……

    南天门。

    哪吒无奈地摇头,望向李靖道:“这猪头蓬真是……我以为他在天牢里已经学乖了。没想到还是这样。”

    “也许吧。”李靖微微抬头,捋着长须道:“要是能学乖,他就不是天蓬元帅了。也就因为他这样,才有那么多人跟他去……全部不是亲信,自由原则,居然都有数百天将愿意跟他出击地府……我这天王,除了说个‘服’字,还能如何?”

    “劝他也不听,迟早会撞墙的。”哪吒翻了翻白眼,回头看了一眼魏巍天宫,低声道:“以前还好说,起码玉帝撑他。现在得罪了玉帝,立什么功都不会给他记上的,何苦冒这个险呢?”

    说着,哪吒抽出放在怀中的一个白色信封看了看,无奈叹了口气,又塞了回去。

    ……

    “万寿大仙,没事吧?”天蓬侧脸问道。

    在两位揭谛的搀扶下,镇元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脸的痛楚之色,淡淡看了天蓬一眼,笑了笑道:“被一只妖猴折腾得如此狼狈,让你们这些晚辈看笑话了。咳咳……”

    远处,一只已经偷偷看了不知多久的狼妖连忙闪入沙尘之中。

    猴子悬浮在空中盘起手来冷冷地瞧着天蓬嘎嘎地笑了起来:“我说是哪个不怕死的呢,原来是你这猪头。怎么,坐了那么久的牢还没想清楚吗?”

    天蓬静静地看着猴子,一声不吭。

    “真没想到你会来。”镇元子站在天蓬身后喘息着低声道:“用战阵能防得住他,却永远制不住他。不过,还好来了,否则,老夫刚刚就命陨在此了。呵呵呵呵。大恩不言谢啊。”

    “当日天蓬欠万寿大仙的人情至今未还呢。”天蓬轻声道。

    漫天的天将都朝天蓬汇聚了过去,摆开一个繁杂的战阵。

    ……

    齐天宫中,短嘴瞪大了眼睛,缓缓地放下玉简:“坏了,天蓬元帅已经带着人马赶到阴间支援镇元子。九头虫和以素究竟是怎么放的哨?”

    闻言,众将皆呆住了。(未完待续……)

    PS:我就不起那种让你们知道写什么的题目,哼哼。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点击求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