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八章:僵持

2018-01-17 08:52:45Ctrl+D 收藏本站

    灌江口。

    闺房中,杨婵呆呆地坐着。

    “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立在窗边的杨戬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能,帮我问问吗?”

    “你还问他作甚?在新婚之日丢下你跑了,你还问他作甚?”

    杨婵微微低着头,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那眼泪一滴滴地下坠:“成亲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是这样了,他一心只有他的‘雀儿’……是我自找的。帮我问问他的情况,好吗?”

    杨戬缓缓地转过脸去:“我尽力吧。”

    说罢,他一步步走出门外,望见了一直守在门外的哮天犬和傲天鹰,低声道:“你们两个守着她,切记不能让她知道那猴子的情况。”

    “诺。”

    ……

    阴间。

    天空中,金刚琢来回盘旋着,不断袭向天将们汇聚而成的战阵,激起雷鸣般的声响。

    猴子化作一道金光不断跃动,一次又一次地撞击。

    “东南主站位退入内围,十一位填补!”

    “西南左辅位换人,与东北位辅位调换!快!”

    “左灵玄位替换青龙位!”

    剧烈的震动中,一个又一个的天将因为灵力不济而后撤调息,那位置立即就有新的天将填补上去。

    所有的天将都聚精会神地应对着眼前的强敌,面色凝重。

    连续上百轮的调整之后,足足数百名天将汇聚而成的繁杂战阵总算是撑住了。

    无论猴子如何进攻,都是徒劳的。

    稍稍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中汇聚的漩涡。又瞥了一眼浑身灵力肆虐疯狂不已的猴子。天蓬低声问道:“他在吸纳灵力。这是怎么回事?”

    “七巧弥云丹。”

    “通天教主的七巧弥云丹?”

    “对。”镇元子点了点头。

    天蓬顿时哼笑了出来:“通天教主的七巧弥云丹,太上老君的金刚琢,须菩提的徒弟,呵呵呵呵……看来,李天王真的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根本就是大能们的游戏。也难怪陛下要惧怕了。只可怜我天河水军六十万将士啊……”

    镇元子闭口不言,无奈地摇头。

    “万寿大仙还能跟上我们吗?”

    镇元子二指按在自己的脉门上,微微闭眼。低声道:“无恙。”

    “那接下来,就请跟紧了。”天蓬手中钉耙一指,整个战阵都动了起来。

    “你想作甚?花果山的妖将应该很快便会到,老夫劝你还是立即返回天庭为妙。毕竟,这妖猴通不过南天门,只要呆在门内,便可无虑。”

    “万寿大仙是否太小看天蓬了?”天蓬双手一掐,数十道灵光分散到战阵中的各个位置,那些个天将立即依着他的指挥又一次调整了位置:“既然来了,就断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否则。岂不是徒受了凡间香火?”

    “机会?”

    “以最快的速度,推进!”

    “诺——!”

    正言语间。战阵已经顶着猴子的猛烈轰击缓缓移动了。

    天蓬手持九齿钉耙居正中,镇元子也连忙跟了上去。

    战阵内的每一个天将都在疯狂地输出着灵力,那些灵力凌空悬浮着,就好像一片霞光,织成一个巨大的护盾,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这猪头想干什么?”猴子一下怔住了,等他缓过神来,那战阵已经移动到与生死殿近在咫尺。

    “妈的,他想死守生死殿!”

    “只要断了他消戾气的渠道,他迟早会输。”天蓬轻声道。

    镇元子捋着长须默默地看着聚精会神应对猴子突袭的天蓬,淡淡笑了出来:“临危不乱,有勇有谋,真乃……大将也。”

    天将之中,有一位拿着一面放射着白光的巴掌大铜镜不断朝着周围扫。

    ……

    南天门外,一位天将将铜镜递送给了李靖。

    “这是何意?”一旁的哪吒低声问道。

    “想让我们亲眼看到战况,如若势优,则希望我们直接出手增援。”李靖紧蹙着眉头道:“不过,没想到,真让他捉了个空挡。说不定能赢。”

    稍稍沉默了一下,李靖无奈地摇头道:“这天蓬,希望他这次能有个好结果吧。复制一份给陛下,让他也看看。”

    “诺。”

    哪吒静静地看着铜镜中照射出的光芒,低声叹道:“好人就会有好结果吗?只希望,他不要死得太惨才好。”

    对于天将来说,只要别把性命丢了,其实战功、胜负,都不是特别重要。可偏偏这家伙就是放不下。

    想着,哪吒又是伸手摸了摸藏在身上的信函。

    这东西,是有人交代了他,一旦天蓬走投无路,用来救他的。希望没有用上的一天吧。

    ……

    阴间,整个生死殿都已经被轰作飞灰,里面的生死簿及数据却分毫无损。天将聚成的战阵将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内。

    猴子双眼已经缓缓变成了暗红的颜色,他使出法天像地,化作百丈高的三头六臂巨人,使出所有的力量挥舞着三根巨柱,咆哮着对着战阵猛砸。

    战阵疯狂的颤动着,不只是战阵,整个大地都在疯狂地颤动着。

    以生死殿为中心,地面龟裂的条纹如同疯狂滋长的植物根茎般蔓延向四方,沙尘不断滚起又迅速被吹散。

    那猛烈的冲击波沿着地表肆虐,横扫一切。

    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中,猴子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野兽,那虎口都已经打出了血,天将一个接一个地败退,天蓬更是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整个战阵都萎缩了。

    三百比一。但对方早已是天地大能一级的人物。更有无穷无尽的灵力。他们如何可能一直这样坚持下去呢?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灵力忽然汇入战阵,顿时,刚刚萎缩了一点的战阵又重新撑了起来,还略有扩张的趋势。

    猴子整个被压了回去。

    缓缓回过头,天蓬看到镇元子二指点在自己的背上,迸发的灵力令他披散的长发都无风自动,漂浮而起。

    “老夫还剩下一些灵力。起点作用,应该是问题不大吧。”说着,镇元子随手放出了地书,那上面瞬间闪出蚂蚁般的金色图文。

    众将的眉心都凝出了一个“守”字。

    战阵之中,联系众将的灵力被重新捋清了,排布出前所未见的纹路。

    “这是老夫早年的游戏之作,用在这里,该是会比天庭的战阵要强一些才是。”镇元子淡淡道。

    一个挥手,那衣袖中洒出无数丹药悬到众将面前。众将都怔住了。

    “灵力不济就吞下去。”镇元子的声音直接传送到了众将耳边……

    “诺……”那些个天将呆呆地点头。

    这些个,平日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灵丹妙药。修行至宝。可到了这里,竟如同萝卜白菜一样随意挥洒。也不管它有什么其他功效,就全当填充灵力的普通杂丹拿来用了?

    “谢万寿大仙。”天蓬低声道。

    “谢什么谢啊?”镇元子捂着胸口干笑道:“你救了老夫一条命呢,就值这么点吗?何况你们死了老夫也活不成。”

    危急时刻,天蓬没再多话了,他默默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继续指挥战阵:“众将听令——!把妖猴彻底推回去!”

    “诺——!”

    强大的外援之下,整个战阵瞬间变得坚不可摧。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依旧呆呆地看着那不断抖落沙尘的天道石,那胸前的衣裳沾满了血渍。

    此时此刻,天道石已经碎成了十二块之多,那裂痕,更是不计其数。

    ……

    弥罗宫中,元始天尊掐指一算,笑了笑道:“胜负已分。”

    他拿出一个小小的沙漏,放到空荡荡的棋盘上。

    那上方的沙子如同细小的水流般缓缓坠入下方的盘座上。

    “这是何意?”通天教主问道。

    元始天尊淡淡道:“沙漏尽,便是那妖猴毙命之时。天道已破,我等,也可盘算着如何清除花果山的妖孽,让一切恢复正轨了。”

    ……

    无论猴子的攻势如何迅猛,那灵力凝成的坚盾还是缓缓地朝他压了过来。

    “天庭……大能……呵呵呵呵,我要你们全部都灰飞烟灭——!全部都给陪葬去吧——!”

    狂啸声中,他丢下金箍棒,化去多出来的两个头,撑开六臂,直接撞到护盾上,死死抱住。

    耀眼的白光中,那手上,脸上,胸前的绒毛都被烧得噼啪作响,皮肤焦黑。烟雾飘散开来,又被狂风吹散。

    他的双脚深深地陷入地面之中,足足被推行了数十丈,在大地上留下深深的刮痕。隆起的泥石堆起丘陵一般的高度。

    他又硬生生顶住了,甚至挣扎着往回推。

    整个护盾就如同一座大山般,却被他硬生生地往回推,连带着整个生死殿的地基。那另一面的土壤岩石都纷纷粉碎,隆起了。

    他的双目已经开始散发出红光,变成深红的颜色,微微张大了的嘴中獠牙在闪烁的光芒中显得格外狰狞。

    “你们谁!都不可能击败我!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们一起死!哈哈哈哈!”

    他完全无视疼痛,疯狂地用额头撞击着护盾。

    身上的毛发、肌肤在那僵持之中烧了又长,长了又烧,不断反复。

    那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如同恶鬼般的面容让一众天将都不由得脊背发凉。

    天蓬也是一怔。

    “戾气过量,他快撑不住了!”身后的镇元子喝道。

    ……

    灵霄宝殿上,一众仙家都呆住了。

    他们怔怔地看着那铜镜中的景象,大气都不敢喘。

    玉帝的手微微一颤,打翻了龙案上的琉璃盏。却浑然未觉。

    ……

    南天门。李靖静静地握着手中的玲珑宝塔。呆呆地看着,豆大的汗珠从额角轻轻滑落。

    “父亲,我们还不出击吗?”哪吒低声问。

    李靖正想开口说话,却不由得怔住了,那目光落到铜镜中一个微不起眼的角落里。

    ……

    僵持之中,远处天边亮起道道荧光。

    “那是什么?”

    “不好,是花果山的妖将!”

    “不要管他们,他们奈我们不何。只要击败了妖猴,我们就赢了!”天蓬叱道。

    转眼间,那道道荧光已经凌空顿住,一个个惊恐的看着眼睛的景象。

    是九头虫、牛魔王、短嘴、猕猴王等等的花果山一众大将。

    “大圣爷……”

    “滚——!趁我还有理智——立即滚回花果山去!”猴子声嘶力竭地咆哮着。

    众将微微后撤,不敢再往前了。

    那六臂上的肌肉越发膨胀了,甚至撑破了皮毛。

    他嘶吼着,巨大的十指扣入护盾之中,将护盾连同生死殿的地基往前推。

    灵气依旧疯狂地灌入他的体内,那双目已变成失明般的深红色。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这帮王八蛋!敢耍我……呵呵呵呵,只要我活着。只要我活着……你们谁也别想活——!”

    “这猴子彻底疯了。”天蓬咬着牙,死死地撑着。

    “快走。”鹏魔王一把拽住了短嘴的手。

    “可是……”

    “他失去理智。我们全都得没命!快走——!”狮驼王已经一个转身往回飞了。

    “走吧。”九头虫拉扯着短嘴低声道:“我们对付不了这个战阵的,万一失去理智,我们全都白死。”

    其余的众将也一个个犹豫着后撤。

    呆呆地看着挣扎的猴子,最终,短嘴也只得深深吸了口气,闭上双目,后撤。

    眼前的局势,早已经不是他们能逆转的了。

    此时,随着猴子力量的一步步提升,那战阵中的天将替换越发频繁了。护盾不断闪烁着,忽明忽暗,无以为继。

    ……

    弥罗宫中,那沙已经漏下去了一半之多。

    两清默默地,面无表情的看着。

    ……

    阴间,随着灵气的进一步灌入,猴子的力量疯狂地提升着。

    “他……已经突破到大罗混元大仙中期了……那药效太强了。”

    那战阵中的天将,包括天蓬与镇元子都拼尽了全力支撑,战阵却依旧摇摇欲坠。

    ……

    斜月三星洞中,老九一个起身就往门外奔去。

    “站住!”须菩提一下站了起来叱喝道:“你就算去了又有何用?就凭你那修为,还能扭转乾坤不成?”

    老九转过身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傅!悟空师弟如何可能同时对付镇元子和数百天将,再晚就来不及了!现在去,也许……”

    “来不来得及,不用你管!”须菩提拂袖道。

    那一众师兄弟都呆呆地望着须菩提,一个个攥紧了拳头,唯独清风子依旧好像失了魂一般呆坐着。

    ……

    沙漏中的沙子已经所剩无几。

    ……

    猴子仰着头,疯狂地嘶吼着,声嘶力竭。

    那声音大到足以传遍地府的每一个角落。

    整个战阵连带生死殿的地基已经被往前推了上百丈,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巨大的刮痕。

    最后一拨天将已经替上了一线位置,却依旧承受不住,口溢鲜血。

    居中的天蓬已是强弩之末,眼看着整个法阵就要坍塌了。

    ……

    最后一粒沙跌落下方盘座。

    两清淡淡地笑了起来。

    ……

    猴子整个僵住了,那心脏仿佛被什么重重一击,一刹那间,他眼前的一切都变成模模糊糊的一片,耳边嗡嗡作响。

    ……

    庭院中,杨婵仰头看着永恒夜空中的繁星,看着自己心爱之人,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永恒的夜。

    ……

    齐天宫中,以素一把拽住短嘴的领口咆哮道:“就因为他让你们回来,你们就全都回来了——?”

    “那种情况下留下,我们都得死!”九头虫叱道。

    “如果大圣爷有事,你以为我们能活吗?”以素一剑架到了九头虫的脖子上:“出兵,立即出兵!”

    大殿中的众将都呆住了。

    ……

    猴子一步步地后退,猛地甩头,不断地眨着眼。

    那脑海中无数的景象交织,自己有生以来的所有凶险,所有的痛苦,一遍遍地在他脑海中反复。

    无数的亡魂在耳边嘶吼,呢喃。无数的猛兽在胸中咆哮。

    他微微颤抖着,一步步后退。

    天将们都呆呆地看着。

    天蓬不可思议地望着猴子。

    镇元子强撑着睁大眼睛。

    李靖握着铜镜的手在瑟瑟发抖。

    玉帝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二清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沙漏。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望着天道石缓缓地笑了出来,那眉头蹙成了八字。

    “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只一句,下一刻,猴子瞳孔微微一缩。

    那脑海中的画面最终定格在风铃飘散的一刻,风铃,雀儿,一地夹杂了羽毛的碎骨……

    “我要……我要杀了你们这帮……王八蛋……你们……你们这帮……王八蛋……”

    那巨大口中的唾液穿透尖牙,失控一般滴落在地。

    他微微颤抖着,捂着脑袋,将本该飘散的神智硬生生又拉了回来,缓缓地望向那战阵。

    双瞳,已经凝成了完完全全的黑色,仿佛深渊一般,吞噬一切的光。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捋着长须,缓缓地抬头。

    弥罗宫中的二清不禁呆了一下。

    玉帝扑通一声瘫坐在龙椅上。

    李靖瞪大了眼睛。

    天将们隐隐有些退缩了。

    镇元子无奈地闭上双目:“天意如此啊。”

    天蓬抹去唇角的血,面无表情地握着九齿钉耙再一次居中。

    下一刻,方才稍稍安定的狂风又起,猴子嘶吼着撞向战阵。(未完待续……)

    PS:这章绝壁一章顶两章的,甲鱼已经习惯了无论多少字,反正每天只一章。算加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