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二十九章:元始天尊

2018-01-17 08:52:44Ctrl+D 收藏本站

    夜空中,一只萤火虫振动着翅膀缓缓地落到杨婵的指尖上。

    她注视着那微弱的荧光,露出难得的,恬静的笑。

    守在一旁的哮天犬与傲天鹰紧蹙着眉,悄悄对视了一眼。

    ……

    “兵器越是捶打,出鞘之日,便越是锋利。所有的痛苦,都将在那一刻化作力量,去征战……”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依旧面色淡然。

    ……

    阴间。

    疯狂的咆哮声中,猴子不顾一切地撞在战阵的护盾上。

    带着白色荧光的冲击波以生死殿为中心如同涟漪一般瞬间横扫了整个世界。

    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因为高浓度的灵力而渐渐扭曲了。

    他嘶吼着,咆哮着,撕心裂肺地嚎哭着,一步步向前,每一步,都拼尽了所有的力量。

    纵使忘记全世界,也不会忘记她,这就是这只猴子最后死守的底线。

    光影交错间,他的眼神,他的心,那面容,所有的一切,都在戾气的摧残下渐渐扭曲得不成样子。可他依旧在坚持。

    ……

    三十三重天上,太上老君无奈地苦笑。

    ……

    东海边上,一艘楼船停泊岸边。

    船舱中,四海龙王以及一众家眷齐聚。

    一面铜镜放在正中,投影出的影像,是地府中猴子狰狞的脸庞。

    所有人都惊恐地望向敖听心。

    眼前的这只庞然巨兽,是一只达到大罗混元大仙中期境界却依旧维持着最后意识的妖猴,一个天地间从未有过的行者道大罗混元大仙境界修者。

    犹豫着。敖听心轻声道:“我想。大能们已经玩脱了……”

    ……

    凌霄宝殿中。众仙目不转睛地看着。

    ……

    南天门,哪吒早已惊得合不拢嘴。

    ……

    天上地下,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只被世界,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的猴子,为了一个渺小的愿望,对整个世界宣战。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

    这是一场只剩下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歇斯底里,无所顾忌,疯狂。

    ……

    弥罗宫中,二清互相对视了一眼,冲出了大殿。

    ……

    天蓬紧咬着牙,苦苦地支撑着。

    他看到五方揭谛、二十八星宿、十二元辰一个接一个地口吐鲜血,败退。

    整个战阵已经摇摇欲坠,就连镇元子都已经撑不住了。

    只有他,还在苦苦支撑着,为了自己也说不清的那一份坚持。

    不断闪动的光芒之中。那六只巨大手掌上的指缓缓扣入护盾里,缓缓地。一点一点的撑起。

    整个护盾,连带战阵,连带天蓬,连带镇元子以及那数百名精锐天将,连带着生死殿的地基,全部被连根拔起,扛到肩上。

    ……

    玉帝已经惊得面色煞白,众仙哗然。

    ……

    扛着所有的一切,白色的雾从他的口中喷出,那双脚已经深深陷入地面。

    漆黑的眼眶中无由来地漫开了泪。

    多少年了,一路咬着牙走过来,怎么可以在这时候倒下?

    他瑟瑟发抖,可是他撑住了,一如这么多年来的每时每刻。为了坚守心中最后的一线,他咬着牙死死地撑住了。

    那是一种谁也无法明白的执念。

    ……

    当于义奔入潜心殿中汇报最新战况的时候,众师兄弟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

    咆哮声中,猴子将整个战阵高高抛起,凌空一抓,那金箍棒已经化作擎天巨柱落入手中。

    他一跃而起,夹带着飓风,在天将们惊恐的目光中,六臂同时紧握金箍棒使出所有的力量朝着战阵砸了过去。

    “轰——!”

    那溅起的闪电将整个世界印成了白昼。

    轰鸣声中,整个战阵凌空散开了,许多天将都在这一刻失去了意识。

    书架分崩离析,生死簿散得漫天。

    纷飞的书页中,镇元子如同一颗流星般下坠,那最后一眼,他看到猴子用灵力将所有飘散的生死簿都缚住,每一页,都同时被点燃。

    只一刹,囚于生死簿中的灵气飞散出来,如同一场璀璨的烟火,将整个天空耀成了乳白的颜色。

    镇元子无奈地闭上双目,平静地笑着,坠落。

    ……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又是一口鲜血溢出。

    眼前的天道石,早已数不清碎成了几瓣。

    ……

    天上地下,所有人都怔住了。

    ……

    猴子悬在空中,随手一挥,几个还没来得及掉落地面的天将被金箍棒直接挑飞了出去,生死未卜。

    药效还在持续,灵气依旧疯狂的灌入体内,戾气依旧满溢,但烧了生死簿,暂时已没有失去意识的危险。

    猴子的双瞳已经恢复到原来布满血丝的状态。

    他散去法天像地和三头六臂,拽着金箍棒朝着镇元子坠落的方向急追而去。

    天蓬举着九齿钉耙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朝着猴子砸了过去,却被轻而易举地拨开了。

    当猴子再度望向镇元子的方向之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还有谁躲着——!”他猛地咆哮了出来。

    远处,乱石堆上,通天教主将奄奄一息的镇元子放了下来。

    “该感谢你吗?”镇元子有气无力地问道。

    “就这情况,如果把你都杀了,弄不好他维持着意识突破天道修为也不一定……到时候真就麻烦了。”

    “终于发现自己办了件蠢事了吗?”镇元子捂着腹部呵呵地笑了起来。仰着头凝望空中飘散的灵力。咳出了一缕鲜血。

    刚刚悬停了身姿的天蓬又是挥舞着九齿钉耙朝正在空中四处搜寻镇元子下落的猴子砸了过去。可还没等他冲到猴子身边。对方已经从他眼前消失了。

    下一刻,有什么东西从他背后重重地撞了下来,将他如同一颗陨石般从空中压下地表。

    扬起的沙尘被滚动的气流冲开了,碎石堆上深深地印着天蓬的轮廓,他整个都陷入了地面,微微颤抖着,那血沿着石的缝隙流淌。

    那手,还在无力的寻找着九齿钉耙。

    猴子缓缓松开踏在他背上的脚。将他整个拽了起来,将一粒散落的丹药吸入手心,又塞入他口中。

    ……

    握着铜镜的李靖与哪吒对视着露出疑惑的神情。

    ……

    坐在龙椅上的玉帝伸长了脑袋,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那妖猴在救他?难道天蓬是那妖猴在天庭的内应?”

    “这不可能!元帅一直主张剿灭花果山!”

    “走到这般境地,天庭必是出了奸细,越没可能的,便越有可能!”

    “胡说!谁都有可能,就他绝对没可能!”

    “他主战?那他究竟干了什么了?至今为止,他取得过任何针对花果山的战绩吗?”

    在场的仙家皆议论纷纷。几乎已经争吵了起来。

    玉帝的眉头越锁越紧。

    一直躲在人堆里的太白金星一脸的无奈。

    ……

    “你修为已经废了。以为我会杀你吗?放心吧,我杀谁都不会杀你。留着你一条命。让你看看自己的下场。”那目光缓缓落到不远处的那面铜镜上,猴子低声在天蓬的耳边笑道:“你猜,玉帝会认为我现在在跟你说什么?哈哈哈哈……”

    额头流下的鲜血糊住了眼睛。

    奄奄一息的天蓬朦朦胧胧地望着猴子。

    松开手,天蓬缓缓地瘫倒在地。

    在他的眼前,只剩下那天空中汇聚的漩涡,和云间来回跃动的闪电。

    猴子一步步地退后,朝着天蓬指了指,对远处躲在岩石后面的天将吼道:“来,把你们的元帅还给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你们,还要你们替我护送他回去呢。你们这点修为,不够我塞牙缝的。”

    转过身,他一跃而起,将依旧不太清楚的神识放了出去开始搜寻镇元子的下落。

    几个还能动弹的天将连忙朝着天蓬奔了过去,将他搀扶了起来。

    远处,一道白烟汇聚,元始天尊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通天教主面前。

    他捋着长须遥望远处悬在空中的猴子,低声道:“我牵制住他,你带他走。”

    通天教主默默点了点头,躬身将镇元子搀起,又扭头迟疑地问道:“你能行吗?”

    “拿,估计已经拿不下了。但牵制应该没问题。躲到天庭去,下界就给他去折腾吧。除非真扛下天劫突破天道,否则他最终也只有一死。”

    通天教主点了点头,正要走,却又被元始天尊叫住了。

    “回去之前,先到昆仑山去一趟,让他们都躲到天庭去。那里有百万道徒……不能再给这妖猴留机会了,不然,天都收不了他啦……”

    “知道了。”

    一拂袖,元始天尊化作道道白色荧光飘散,瞬间出现到猴子面前。

    他悬浮在半空中,捋开衣袖,双手缓缓拨动四周飘散的灵力。一时间,那身上的荧光更盛了,如同天空中一颗耀眼的星辰。

    ……

    见到元始天尊出现,无论是玉帝,还是李靖,都不由得干咽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的脸上缓缓绽露了笑意。

    ……

    猴子缓缓地回过头,望向元始天尊。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元始天尊来了啊。怎么,不是想破老君的‘无为’吗?我现在做的,不就正合你意了吗?”

    “万事万物,都要有个度,过犹不及。”

    “说白了,就是过河拆桥的意思咯?”

    元始天尊注视着猴子,缓缓地念起了咒文。

    “通天教主呢?怎么不一起出来?还是说他已经护着镇元子跑了?”猴子嘎嘎地笑着,缓缓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一面火红色的巨幡在元始天尊的身后缓缓竖起,其上布满了各种繁杂的金色符文。

    一时间,天空中出现了红色的霞光。

    “盘古幡?”

    只见元始天尊隔空一指,猴子整个失控般撞向地面。

    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一道红色光芒从盘古幡上照下,以他为中心,方圆一里的范围地面都深深地陷了下去。

    元始天尊瞪大了眼睛,撑开十指,用力一压。

    顿时,那些个逃亡不及的魂魄瞬间魂飞魄散了,斜卧的巨柱裂成了齑粉,又重新压成石块,高山化作平原,平原凹成深谷。

    在那范围之内,所有的一切都被疯狂地扭曲、压缩着。

    “妈的……是重力……”猴子整个被压在正中,动弹不得。那身形缓缓地陷入地面之中。

    见状,元始天尊一咬牙,使出浑身力气连续打出六道符篆落到盘古幡上,那红光更盛了。

    无数繁杂的图文从盘古幡上飘起,在四周来回滚动。

    整个世界都在颤动着。

    伴随着元始天尊的咒文,一声巨响,以猴子的所在为中心足足一里范围之内的地面瞬间塌陷,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坑。大地仿佛都跳了跳,就连天空中的云也被吸入其中,不见踪影。

    还没等盘古幡的光芒暗淡下来,一声闷响,元始天尊身后的高山整个裂开了。

    轰鸣声中,他缓缓地回过头,看到在那巨大的缝隙之中,猴子手握金箍棒一步步地走了出来,浑身是血,怒视着元始天尊。

    “很好。是通天教主救走了镇元子吧?老子倒要看看,一会谁来救你!”

    元始天尊缓缓伸出一手,其上灵力滚动,凝出一把三尺长的绿色如意:“老夫有没有人来救不知道,但你这妖猴,肯定就没人来救的。因为,谁也,救不起。”

    “是吗?”猴子咧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下一刻,他双目一瞪,化出三头六臂朝着元始天尊冲了过去。

    ……

    灵山,大雷音寺。

    耀眼的金色宫殿中,一位僧人急匆匆地走过布满浮屠塔的广场,奔入大殿。

    那大殿之中早已遍布着罗汉,佛陀,一个个维持着各种奇异的姿势,或立,或坐,一动不动,静静地等着。那一双双的眼睛随着僧人的到来而缓缓转动。

    正法明如来也在其中。

    僧人躬身走到正中,双手合十,跪地。

    “启禀佛祖,一切已就绪。那元始天尊如今更是亲下了地府,应对妖猴。是否……”

    “莫急。”一个雷鸣般的浑厚声音响起了。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一起。

    居于大殿主位上的金色巨佛缓缓睁开双眼:“追寻佛法,岂是一朝一夕之功?我等,暂且观望便是了。”

    那神色,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息怒。(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赞求点击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