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章:撤离

2018-01-17 08:52:44Ctrl+D 收藏本站

    凌风中,猴子使出所有的力量冲刺。

    这一刹,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化作线状的光,只剩下远处凌空悬浮的元始天尊那张淡然的老脸,带着一抹笑。

    还没等猴子手中棍棒触及他的衣角,只见元始天尊手中三宝玉如意微微放射出柔和的光芒。

    猴子的金箍棒落空了。

    元始天尊,连带着他身后的盘古幡还有三宝玉如意都消失无踪。

    刚一顿住身形还没来得及辨别,一股巨大的吸力已经从地面传来。

    地面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个巨大的坑洞悄然成型。

    手脚,身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沉重无比。

    这一次,他没有好似先前那样坠落,而是瞬间爆发出强大的灵力挣脱。

    巨大的灵力之下,他险些失控撞上侧边的山峰。

    好不容易顿住身形,便已感知到元始天尊悬在他身后不足百丈的地方了。

    “怎么样?你以为,空有一身蛮力就能天下无敌了吗?”元始天尊面无表情的说道。

    ……

    “到底是元始天尊啊!”

    “天尊一出手,看这妖猴还有几番能耐?”

    “陛下!应该勒令南天门出兵,配合天尊,乘此机会剿灭花果山!”

    灵霄宝殿中的一众仙家纷纷面露喜色,玉帝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动不动。

    ……

    南天门,李靖的眉头依旧舒展不开。

    哪吒捂着胸口的信函,那注意力全在正搀着奄奄一息的天蓬缓缓脱离战场的几个天将身上。

    ……

    猴子一个急转又是朝着他杀了过去。可还没等他棍棒近身。元始天尊又如同先前一般消失无踪。

    紧接着。又是吸力袭来。

    猴子猛地挣脱,再一次朝他杀了过去。

    连续数十次,那盘古幡已经在地面上汇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坑洞,猴子已经被折腾得极不耐烦了,可他连元始天尊的衣角都没碰到。

    这一战打到如今,生死殿,乃至整个地府,甚至是奈河及整个地府四周的山川河流都已经被全部毁得一干二净。

    那地形变了无数遍。

    若不是十八层地狱处在另一个空间之中。恐怕也被连带地毁去。

    整个阴间正中的一带都变成了乱石堆,寸草不生了。

    十殿阎罗中仅存的秦广王带着最后剩下的魂魄躲得远远地观望。让出方圆数千里的范围,给予这场他们无从介入的战争,一个劲的抹汗。

    “你这样杀不了我。”猴子悬在空中静静地望着元始天尊:“你想干什么,拖时间?”

    元始天尊缓缓地捋着长须,淡淡地笑道:“要杀你,太容易了。只要时间一到,你自己就会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七巧弥云丹,也一样。”

    猴子的眼眶中。那血丝微微波动着,蔓延。

    “呵呵呵呵。又是一个想等我戾气满溢的。可惜你身上没什么东西可图。”猴子缓缓地后退,转身就要走。

    正当此时,元始天尊一咬牙,一个弧形的力场迅速出现,将猴子困在正中,却不触及他分毫。

    “你,还是留下来和老夫慢慢过招吧。”

    “看来,你不只是在拖时间,还在争取时间啊。”猴子咧开嘴笑了笑:“在替谁争取时间呢?我来猜猜……是昆仑山的道途吗?”

    元始天尊双眼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看来,我猜对了。”猴子顿时笑得更欢了,身姿微微后仰,后退。

    “猜对了又如何,你去得了吗?”元始天尊缓缓撑开双手。

    “试试呗,不试怎么知道呢?”

    下一刻,猴子调转身形疯狂地冲刺。

    元始天尊双手一推,巨大的吸力席卷了猴子周遭的一切。

    轰鸣声中,整个阴间的地面如同一块蛋糕,被从中重重一击,捋开了一块。

    ……

    齐天宫中,以素缓缓地放下佩剑,收入鞘中,一步步朝殿外走去。

    “你去哪里?”短嘴大喝道。

    “你们不出兵,我自己出兵。”

    “你出兵能做什么?大圣爷现在的对手是元始天尊,那场战争是你能参与得了的吗?大圣爷交代了我们守好花果山,我们就守好花果山便是了!”

    以素停下脚步,缓缓地回过头来,注视着短嘴,轻声道:“这次大圣爷是鲁莽了,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其实很不满。可,大圣爷救过你吗?”

    短嘴一下怔住了。

    吕六拐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九头虫,你从来便是强力战将,当初大圣爷用两个蟠桃换你投靠花果山,说实在的,那代价有点低。到今天,就算你不去,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

    “五位妖王,你们和我们从来都是互相利用,参加这场战,其实你们不想,我也懂。”

    “可是短嘴,还有吕清,还有大角,你们呢?别怪小红直呼你们的名字。还记得我最早的这个名字吗?‘小红’。如果你们记得,那一定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的。没有他,你们早就死了。也许死在去恶龙潭的路上,也许死在恶龙潭,或者死在某一次天庭针对花果山的剿灭战中。”

    “我是他从树林里捡来的,我一直都记得,你们呢?如果他有事,你们打算怀着什么样一种心情活下去?小红想象不出来,所以,小红必须去。哪怕死在阴间,魂飞魄散也好。”

    背过脸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腰间的长剑拔出一点,又“锵”地一声收了回去,朗声道:“都听好了。日久见人心。如今大圣爷危在旦夕,此战出征。得胜归来之日。便是花果山权力版图重置之时!”

    最后瞪了短嘴一眼。以素大步走出殿外。

    众将面面相觑,望向短嘴。

    短嘴眼角微微抽了抽,紧紧地握住拳头,却始终不发一言。

    妖群中的多目怪稍稍迟疑了一下,朝着短嘴拱了拱手,甩开衣袖快步跟了上去。

    他那七个师妹也连忙跟了上去,紧接着,是一些新晋的妖将。

    大角和灵犀都盯着短嘴看。

    吕六拐淡淡看了短嘴一眼。低声道:“不阻止?”

    “你能阻止得了吗?她可是圣母最得力的弟子,威信不可小觑。而且……一旦出手阻止,必定背上背信弃义的骂名。到时候,必定内乱不止。”

    “那你打算怎么办?”

    短嘴想了许久,眨巴着眼睛道:“这场战我们根本介入不了,还是照大圣爷说的,守好花果山吧。”

    ……

    昆仑山。

    禁飞的法阵已经解除。

    夜色中,一艘艘浮空舰悬浮而起,实力较强的道徒在各自观主的引领下进入战舰,实力不济的道徒则被勒令立即背上行囊返乡。

    已处于昏迷之中的镇元子被放上担架。抬上船舰。

    望着漫天的浮空舰,太乙真人无奈地苦笑着。

    他恍然想起了百余年前乾元金光洞中的那次相见。

    那只跟在凌云子背后一言不发的猴子。那只,将整个昆仑山搅得天翻地覆,天河水军掘地三尺,最终却也没能捉住的猴子。

    “真是大逃亡啊……”他抿着嘴唇叹道:“没想到,百余年前,还弱不禁风的一只妖猴,如今竟逼得我昆仑山全体撤离,仅仅是因为他有可能进攻昆仑山……呵呵呵呵。果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说着,他缓缓地摇头,望向一旁的通天教主。

    “那妖猴已经彻底失控了,师兄正在阴间拖住他。镇元子就托付给你们了,总之,你们尽快撤离,虽说百万道徒,其实真正派得上用处的没多少。但如果加上花果山的妖怪……这凡间也没几个地方可以帮他散戾气了。老夫还得走一趟四海龙宫和五庄观,斜月三星洞就不去了,那猴子是须菩提自己教出来的,他该有办法自救才是。”

    “这是要祸水西引吗?”

    通天教主捋着长须淡淡叹了口气道:“若是真能西引倒也好。灵山有释迦摩尼在,要制止猴子当是不难。只可惜了,杀佛门的人,消不了戾气,否则倒也是个好计啊。”

    说罢,他轻轻拍了拍太乙真人的肩,转身化作一道云烟散去。

    ……

    南天门外,十几员天将搀着在药物的帮助下,已经稍稍缓过一口气天蓬踏上了平整的地面。

    哪吒带着几个天兵连忙迎了上去。

    那几个天兵七手八脚地挤开同样浑身是伤的天将,将天蓬抬上了担架。

    “怎么样了?”哪吒问道。

    “修为废了,以后……就是废人了。”天蓬干笑了起来,咳出一抹血丝。

    伸手把了把天蓬的脉门,哪吒蹙着眉道:“人活着就行,行者道怕什么?反正丹药提升的上限还在,不用几年又修回来了。”

    天蓬默默地点了点头。

    ……

    阴间。

    猴子咬着牙,使出所有的力量,缓缓地飞着。

    那速度很慢很慢,慢到不足正常速度的千分之一。

    环绕身体四周的灵力早已将整个身体都映成了金色,如同一颗星辰在夜空中闪烁。

    悬浮后方的元始天尊双手并用,使出所有的力量压制着。那灵力不断地灌入盘古幡中,以极快的速度损耗着。

    可纵使如此,他还是无法完全限制住猴子的行动。

    随着猴子的前行,地表的所有一切都被压成齑粉,一条长长的弧线在大地上被勾勒了出来。

    “奉劝你还是留口气一会逃命吧。我的灵力无穷无尽,你却不是。”猴子嘎嘎狂笑着。

    一粒豆大的汗珠从元始天尊的额角滑落,下一刻,被肆虐的灵力蒸发得无影无踪。

    ……

    凌霄宝殿中,一位卿家迈着碎步悄悄走到玉帝侧边,轻声道:“陛下,天蓬元帅已经进了南天门。据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他已经修为全无,形同凡人。”

    这一段话,众仙都听得清清楚楚。

    “修为全无?你们瞧瞧,元帅为天庭已经战到这份上了,你们还要怀疑他,当真可恶!可恶至极!”

    “陛下,臣倒有另一番见解。行者道修为全无,也不过几年便可修回,并无大碍。关键是,如今天庭危急,他却修为全无……呵呵呵呵,这是不是代表着,可以不用上战场与那妖猴面对面了?”

    “你什么意思?”有仙家当即叱喝道。

    “臣的意思是,这是苦肉计。”

    “苦肉计?”闻言,在场众仙家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上谏的仙家连忙拱手道:“若是由着他,说不定回头那妖猴叩门,他就下令打开南天门投诚了。陛下,此事不可不防啊。”

    “陛下,那天蓬都已经修为尽失了,反正也对战事无益,不如就招到凌霄宝殿来,审一审。”

    众仙都望向了玉帝。

    玉帝的眉头紧锁,手不断地揉搓着扳指,犹豫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