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三章:天上地下

2018-01-17 08:52:43Ctrl+D 收藏本站

    平静的海底开始疯狂颤动,龟裂,隆起,岩浆喷流。

    气泡疯狂地上涌。

    “这是怎么回事?龙王呢?快禀报龙王!”

    “龙王不知道哪里去了!”

    几个虾兵蟹将奋力游动着,却依旧被海底汹涌的乱流卷得无影无踪。

    海面上掀起巨浪。

    岸边的人们呆呆地望着天边奔腾而来的海啸。

    ……

    阴间,元始天尊静静地仰望着。

    巨大的穹顶上一片片岩石脱落,在与空气的摩擦中燃起火焰,碎成漫天火雨洒落地面。

    一颗颗的陨石穿透云层砸落,燃起遍野的大火。

    地面上仅存的鬼兵惨叫着四下逃散。

    整个世界都已经变成了火红的颜色。

    轰鸣声中,那金箍棒还在疯狂地钻入穹顶。

    一滴滴的海水顺着金箍棒的缝隙滑落。

    元始天尊静静地仰望着,却早已回天乏术。

    ……

    南天门大门缓缓地敞开,载着昆仑山道徒的浮空舰争先恐后地穿行通过。

    一艘重型浮空舰撞在大门上卡去了半边的路,天兵们正用绳索拉扯着试图将它移开。

    两艘浮空舰的头领因为过道的争夺而争吵了起来,一位天将匆匆赶来直接亮出兵刃勒令停止。

    更多的浮空舰还在往这里赶的路上。

    人群之中,四海龙王一家被推怂着,缓缓地走着。

    小白龙惊异地四下张望,白骨精白素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镇元子被放在担架上。睁着眼望着空无一物的石穹顶。仿佛周遭的喧嚣都与他无似地。

    五庄观的道徒匆匆赶来接应。

    ……

    南天门外。通天教主凌空顿住了身形。

    “我灵力枯竭了。穹顶被捅破了,他在北海。”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通天教主的双眼缓缓眯成了一条缝,微微动了动嘴唇,轻声道:“明白了。”

    转过身,他朝着北面呼啸而去。

    ……

    疯狂肆虐的海水夹带着炙热的岩浆迎面而来。

    猴子瞪大了双目狰狞地笑着,依旧死死地抱住金箍棒。

    那双目已变成了暗红的颜色。

    ……

    巨大的水柱灌入阴间。

    “整个世界,都疯了……”

    元始天尊淡淡笑了笑,缓缓转身。离去。

    史无前例的巨大漩涡在海面悄然成型,天空都为之变色。

    ……

    甲板上,以素呆呆地望着北边疯狂卷动的云层。

    下方的海水仿佛沸腾一般地滚动。

    ……

    庭院中,杨婵惊恐地注视着脚下微微颤动的鹅卵石。

    大风袭来,所有的树叶都指向了一个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怎么啦?”她呼喊了出来。

    杨戬缓缓地转过身去,低声道:“无论如何,不能让三圣母出这个院子,明白吗?”

    “诺!”哮天犬与傲天鹰齐声应和道。

    杨婵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哥哥,一动不动。

    背对着杨婵,杨戬缓缓说道:“从今往后。他与你已经没有任何瓜葛。”

    迈开脚步,他一步步地走着。腾空而起,只留下杨婵呆呆地站在原地。

    ……

    兜率宫中,其中一块天道石的碎片瞬间碎成了粉末。

    ……

    冲破了海底的土壤,疯狂肆虐的海水之中,金箍棒擎天而起,撞开海面。

    猴子张开嘴尖啸了出来。

    这一刻,似乎天地都在未知颤抖。

    闪电在他的周遭滚动,海水在他的脚下肆虐,狂风在他的耳边缭绕。

    金箍棒终于停止了伸长,他一步步的攀爬着上了顶端,死死握着被招回手中的金刚琢站在巨柱的顶上。

    身上的绒毛在风中微微颤抖着。

    整个凡间,都已经被腾出来作为他的战场。

    望着仿佛被撕裂了的天地,他迎风狂啸。

    云层之中道道闪电交错,照亮了天地,却只是一声声的闷响,照亮了狰狞的脸庞。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镇元子、元始天尊,接下来是谁?车轮战,老子等着你们——!都他妈来啊——!”

    此时此刻,在他的面前,天地也只能像一只困兽般无助地叹息,发出声声低吼。

    猛地回头,他看到通天教主一言不发地悬在身后。

    ……

    此时此刻,天庭早已一片混乱。

    天牢中,卷帘隔着围栏一把拽住了走过的狱卒:“外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为什么外面这么吵?不是说天蓬元帅已经带兵在地府与妖猴决战了吗?”

    “天蓬元帅已经战败了,现在凡间的各宗门都在往天庭撤。这吵闹声都是那些个宗门招致的。”

    “元帅已经战败了……怎么会?那元帅现在怎么样了?”

    “他已经回来,保住了一条命,可惜修为已经被废了,而且……”

    “而且什么?”卷帘拽着他胳膊的手勒得更紧了。

    “卷帘将军,疼……”那狱卒缓缓扯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说道:“而且,是那妖猴救了元帅的命,现在陛下及众仙怀疑元帅通敌……已经派人撤去他的职务,将他招回凌霄宝殿,要审……”

    “要审……”卷帘瘫坐在地,一脸的呆滞:“怎么会这样……陛下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胡言乱语?难道……”

    那狱卒静悄悄地离开了,只留下卷帘依旧呆呆地坐着,任监牢走廊中昏红的火光照耀着,在身后映出一个朦胧的影子。

    ……

    云雾之间,一行人还在缓缓前行着。

    “不要再有幻想了。当初的异元九转丹,根本就是他给霓裳仙子的。散播你和霓裳仙子月树上花蕾消息的。也是他。你是天庭大员。手握重兵。只是一个花蕾并未真的开花,就算月老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闹得人尽皆知。这消息,月老只会上报给他。”

    “为什么消息散播出来了,他想保你却没有及时制止?即便是太白金星也是西牛贺州一战之后才发难。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个借刀杀人的伎俩罢了……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你以为你获得元帅之位,便可以护住霓裳仙子,其实恰恰是你害死了她。”

    “天庭序列里,最难管的不是禁军。也不是南天门舰队,而是你的天河水军。因为他们只认你,甚至不在乎仙籍。只怪你带兵带得太好了,他们太强了,而你又心有牵挂,不肯安安稳稳地跟其他人一样当一个神。所以,他不得不格外关注,也为此费尽了心思。”

    “你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奋斗,用战功累起的荣耀。他必须找到一个让你感恩戴德的办法。”

    “让霓裳仙子死。不为别的,只为收买你的心。因为你是天蓬……可他到头来还是错了……因为你是天蓬。”哪吒淡淡地笑着:“其实我真不喜欢你。老把自己当救世主一样。真的很让人讨厌。但我更讨厌耍阴谋诡计的小人。”

    “为什么不救天河水军……因为天庭想重建一支部队是很快的,如果天河水军覆灭的同时,拿下妖猴,那么……同时除去两个心腹大患,对他来说,将是最理想的结果。”

    “今天你已经修为尽失,不再是往昔的天蓬元帅,天河水军也早已覆灭,就连要你带兵大张旗鼓进军地府,你也没有答应……你以为他还会给你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注视着天蓬,哪吒缓缓说道:“我觉得,他不会。也许会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但他最终,一定不会保你。因为保你,毫无意义。”

    天蓬手中的信函,攥得紧紧地。

    那双目紧闭,泪水静静地流淌着。

    “这些……你都早就知道了吗?”他轻声问道。

    “我哪有那本事?也不过刚知道不久罢了。信是菡薇仙子给我的,是霓裳仙子最后的遗书,也是用来指证他背地里盘算的证据,她是在收拾霓裳仙子遗物的时候发现的……她想的是万一对方不守诺言,用来威胁他。为了自己的名声,也许他会救你一命。可她太天真了。这封信,他一道圣旨,说是真的就是真的,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天庭是利益构成的,从来就不是一封信能改变的。”

    “听我的吧,赶紧离开吧。管他真相有没有水落石出,逃得远远地,再也不要回来。这里,从一开始就不是你该来的。”

    前方已经隐约看到了凌霄宝殿的宫殿群。

    天蓬撑着担架,微微颤抖着坐了起来。

    前后的两位天将连忙停下脚步,就连那卿家也疑惑地回头望。

    “你要干什么?”哪吒惊问道。

    天蓬低垂着脸推开前来搀扶的哪吒,咬着牙,强撑着落地,低声道:“我要,自己走着……去见他。”

    “你还要去见他?”

    缓缓抬起头来,天蓬说道:“我要,当面问清楚。”

    ……

    “当初,真的太小瞧你了。”

    北海上空,通天教主目不转睛地盯着立在巨柱顶端的猴子。

    缓缓撑开双手,四把剑同时从衣袖中飞了出来,撕裂空气,环绕着两人飞速旋转了起来,凌空绘出了一个圆,在闪电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寒光。

    海水被吸上了天空,形成了一道道的水龙卷,疯狂地肆虐着,却在触碰到那“圆”的瞬间被削成了条状的水纹泼洒而回。

    “诛仙阵?”猴子咧开嘴笑了:“好样的,连大名鼎鼎的诛仙阵都出来了。真是久仰大名啊!哈哈哈哈!”

    躬身按在脚下的巨柱上,那金箍棒瞬间缩回原本大小,握入掌中。

    下方的漩涡越发凶猛了。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与众弟子依旧静静地坐着。

    门外,一片漆黑的世界里不断回荡着轰鸣声,大地都在颤抖,狂风将树木都吹得弯了腰。

    头顶,潜心殿的瓦片叮叮咚咚地响着。

    此时此刻,感觉就好像整个天地都要崩塌了一般。

    “师傅,这就是您说的破而后立吗?”清风子低声问道。

    “破而后立?”

    “破而后立……”

    众弟子纷纷朝着须菩提望了过去。

    “师傅,你究竟想做什么?”丹彤子瞪大了眼睛高声问道。

    须菩提双目紧闭,轻声道:“为师要为一件大事做准备。只有将天地原本的格局毁去,才有可能为新的东西,腾出空间来。”

    “如果我们阻碍了那件事,师傅是不是准备把我们也牺牲了呢?”幽泉子轻声问道。

    须菩提闭口不言,只淡淡地看着他。

    其余的弟子一个个静静地望着须菩提。

    潜心殿中的气氛早已僵到了极点。

    ……

    人群中,北海龙王死死地捧着铜镜,险些背过气去。

    ……

    凌霄宝殿外旗帜招展。

    宏伟的广场上,天蓬沿着正中的过道一步一拐,艰难地走着。

    走过千百次的路,这一次,也许是最难的一次吧。

    两旁列阵的天兵天将皆静静地注视着。

    哪吒一步步走在他的身旁:“你是有病吧?你想干嘛?你想找他理论吗?”

    “你找他理论没用,你已经是弃子了,谁会跟弃子理论?”

    “你进凌霄宝殿,绝对就是一死!就是贬下凡!你明白吗?”

    哪吒已经气得跳脚,天蓬却只是淡淡说道:“死可怕吗?”

    “啊?”

    停下脚步,仰起头,天蓬默默地注视着眼前大门上的蓝色牌匾,面无表情地说道:“活着,也没什么可庆的。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之外,还有许多许多更重要的东西。”

    哪吒瞪直了眼。

    “宁愿死,我也不愿浑浑噩噩地活着。”

    他恍然想起了天河水军的一张张笑脸,想起了霓裳临终前的话。

    “你是顶天立地的天蓬元帅……”

    千年的过往一幕幕浮现。

    独战妖王,九死一生,兴建云域天港,飘扬的浪花利剑大旗征战四方。

    所有的一切,此时此刻都仿佛一把把尖刀刺入心中。

    “是啊,我是顶天立地的,就算死,也不沾这污名……我要找他问个明白……如果那就是真相……”他淡淡地笑着,捂着嘴演变成了剧烈的咳,泪眼朦胧。

    低声道:“没有爱人,没有兄弟,没有理想,所有一切都没有了……活着,对我还有什么意义?愿来生投生猪胎,可以浑浑噩噩地生,浑浑噩噩地死,再也……不用熬白了头。”

    迈开脚步,他一步步地走向大殿。

    手中的信函掉落在地。

    哪吒呆呆地站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攥着拳头紧紧地咬着牙。

    “真是个……疯子!”

    犹豫再三,他还是迈开脚步捡起地上的信函跟了上去。

    天空中的云缓缓变换着。

    千年的鞠躬尽瘁,到头来,竟连一个清名都无法留下吗?(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支持,甲鱼的均订马上要达到两千了~

    额,虽然距离目标三千还有三分之一的距离,但只要努力,总会一步步到的!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