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四章:谁想问

2018-01-17 08:52:42Ctrl+D 收藏本站

    “天”字大旗猎猎作响,巍巍军阵陈列殿前。

    天庭的风,是清冷的。

    随风颤抖的衣角上还有斑斑血迹。

    巨大的白玉石阶上,重伤未愈的天蓬撑着膝盖,一瘸一拐,颤颤巍巍地攀爬,那身形渺小得如同一只蚂蚁。

    “这是,最后一程了吧。”

    所有的天兵天将都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哪吒有意无意地拉开五步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

    那眉头蹙得紧紧地,生怕眼前摇摇晃晃的身姿一脚踩空从白玉石阶上滚下去。

    可就算不死在这台阶上,跨入殿门,等待他的又何尝不是死呢?

    ……

    北海。

    通天教主凌空飞行,双手掐合,聚精会神地操纵着剑阵。

    四柄宝剑环绕着猴子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来回穿刺,任他三头六臂,却也只能被困在“诛仙剑阵”中央。

    鲜血飘洒而下,溅在海浪上,瞬间被抹去了踪迹。

    天空中的闪电依旧在怒吼着,那声音却早已被底下漩涡发出的轰鸣所掩盖。

    疯狂的水龙卷席卷了一切。

    他嘶吼着,咆哮着,左冲右突,每一次突进,都带来更多的伤痕,而转眼之间,那些伤痕便已经消失无踪,开始下一轮的突进。

    豆大的汗珠从通天教主的额头滑落了。

    由四把诛仙剑组成的“诛仙剑阵”是他的成名剑阵,号称三界之中最强剑阵。此阵一出,任何大能都难以独立抵挡。要破。只能是避其锋芒。

    当初。这个剑阵让多少大能叫苦不迭。

    可通天教主做梦也没想过会遇到这样一个对手。他不怕疼,灵力几乎没有极限,不存在所谓的损耗。即使受再重的伤,也能在极端的时间里恢复。

    很明显,此时此刻猴子的修为已经渐渐达到与他比肩的大罗混元大仙巅峰境,接近天道……

    太上“无为”,如来“无我”。

    一个具备天道修为的行者道修者,会修出来什么呢?

    隐隐地。他已经有了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

    灵霄宝殿中,一位卿家缓缓走到正中,拱手道:“陛下,天蓬已在殿外侯旨。”

    所有仙家都默默地注视着玉帝。

    “带上来吧。”玉帝轻声道。

    “带,天蓬——!”

    “带,天蓬——!”

    ……

    一声声的呼喊传递。

    天蓬抬腿跨过高高的门槛。

    披散的长发下,那脸色惨白如纸。

    捂着腹部的伤,他一步步地前行,在众仙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到大殿正中。缓缓仰起头,静静地注视着这个他侍奉了千年的君王。

    不叩不拜不行礼。

    一旁的卿家想要叱责。却被玉帝抬手制止了。

    微微直起身子,玉帝靠坐在龙椅上静静地瞧着天蓬,揉搓着扳指,轻声道:“天蓬啊,众爱卿,想你解释一下那妖猴为何救你。你,就给说说吧。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怕是这次朕也救不了你啊。”

    “救不了我……”天蓬淡淡笑了,捂着嘴笑,笑到最后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鲜血从指缝溅洒而出,滴落在脚下光洁的石板上。

    在场众仙皆是一惊。

    一左一右随他入殿的两位天将连忙想上前搀扶,却被他伸手制止。

    他微微颤抖着,笑着,缓缓摊开手掌,让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见那上面淋漓的血。

    “这个,能当成答案吗?”

    “这个……当成答案?”

    在场的仙家,连带玉帝在内都纷纷怔住了。

    天蓬朝着右边的仙家迈开一步,仙家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闪避。

    天蓬调转身姿望向左边的仙家,仙家们一个个摇头摆手,扎成一团。

    “你们连血都不敢碰……呵呵呵呵……咳咳……连血都不碰的人,你们准备要拿什么来质疑在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呢?”

    一时间,整个凌霄宝殿上只剩下天蓬狂妄的笑声。

    龙椅上,玉帝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

    天蓬缓缓地摇着头,那目光从群仙的身上扫过,长叹道:“现在,可以告诉天蓬,究竟是谁要问我吗?”

    众仙面面相觑,却是一个个避开了他的目光,微微退缩了。

    那目光最终停留在太白金星身上。

    只见太白金星紧蹙着眉头与天蓬对视。

    所有人都默默的注视着两人。

    半响,太白金星干咳两声,低声道:“这件事老夫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

    说罢,悄悄一指,指向一旁的福星。

    “我?”福星一惊,连忙说道:“本座只是,只是疑惑,那妖猴为何要救你,对吧?这件事难道不可疑吗?你们不觉得奇怪?”

    他摊开双手朝着周遭的仙家望去。

    那四周的仙家却一个个摇头摆手,拉开与他的距离。

    他惊恐地指向了寿星:“这件事是寿星先提起了,本座也只是附议罢了。”

    “这件事哪里是老夫提起的?”寿星连忙后退了一步,左顾右盼,一把拽住了身旁的另一位仙家:“这件事是他先提出来的,老夫当初就觉得不合适,天蓬元帅怎么会通敌呢?”

    “怎么是我?我……我从头到尾就没说过一句话啊!”那无辜的仙家尖叫了出来。

    整个场面顿时乱成一团了。

    天蓬深深吸了口气,静静地看着,看着这帮好似小丑一样的天神在互相推脱。

    缓缓转过身,他望向高台之上的玉帝,轻声道:“既然众仙都不想问了。那么。天蓬想知道。陛下想问吗?”

    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

    此时此刻,众仙都已噤若寒蝉,一个个抬着眼,那目光在玉帝与天蓬之间来回,竟也没人开口制止他。

    哪吒悄悄往人群中一缩,刚好站到太白金星身旁。

    龙椅上,玉帝依旧静静地坐着。沉默了许久,他抿了一口清茶道:“这件事。难道身为元帅,你觉得不应该给朕,给天庭,给将士们一个解释吗?为什么你对那妖猴每战必败?又为什么,那妖猴要在你濒死之际,救你?为什么,偏偏只救了你?”

    那一双鹤目眯成一条缝,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蓬。

    所有的仙家都诧异地望向玉帝。

    太白金星无奈地笑了,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哪吒将那信函折了又折,收入腰间。

    天蓬的双眼微微睁大了。呆呆地站着。

    整个凌霄宝殿中,寂静无声。

    ……

    海啸几乎袭击了北海沿岸的每一个角落。夹带着闪电的乌云笼罩了整个北俱芦洲。

    天空中没有太阳,草木却也不枯萎。

    地府已经彻底沦陷,那些个魂魄飘上了人间。恶魂在每一个角落呼啸。

    整个世界都疯了。

    连接城邦的山道上挤满了人。

    出于恐惧,所有的人类都举家奔逃,只是无论他们怎么逃,都无法逃脱这场噩梦。

    ……

    北海。

    四把剑一把接一把地被弹了回去,悬到通天教主身旁。

    猴子维持这三头六臂的姿态,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通天教主。

    那双目已经渐渐变成了深红的颜色。

    他瞪圆了眼,卯足了劲头咆哮道:“来啊,怎么不接着来?”

    那声音瞬间压过了天地间的一切声响,身上的绒毛一根根竖起,流动着微弱的电光。

    此时此刻的他,早已处于半失控状态。

    通天教主伸手握住其中一剑,那目光缓缓捋过。

    微微放射七彩光华的剑刃上已经被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这是自剑阵成型之日起从未有过的。

    “老夫杀不死你,但,困住你绰绰有余。”伸手一捋,那布满缺口的剑刃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通天教主握着剑,带着其余的三把缓缓朝着猴子的方向前进:“或许你真的有很强的意志力,但无论如何,戾气总会到极限。届时,便是你的死期!”

    他随手一挥,一道半月状的白色剑气激射而出,与猴子擦肩而过,落入他身后的海中。

    原本汹涌澎湃的海洋被切成了两瓣,无论是漩涡还是水龙卷,都在一瞬间被扼止了。片刻之后,才缓缓愈合,恢复原本的面貌。

    通天教主面无表情地瞧着猴子,伸出左手又握住了一剑,几道的术法同时加身,七彩光华耀亮了天际。

    猴子的脸上缓缓绽开了笑,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金箍棒,露出獠牙,怪笑了起来:“那就,看谁先死了。”

    下一刻,他一个翻滚化作一道电光袭向通天教主。

    猛烈的冲击波瞬间扩散开来,吹散了天空中盘旋的云层,震动了脚下轰鸣的海水。

    璀璨的火花中,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在半空中来回激斗。那随手洒出的剑气将整个海面如同糕点一般切割。

    他们从天空打到海面,又从海面打到海底,一刻不停地战着

    所有接近他们的,无论是海水,是云烟,还是海底的岩石,哪怕是生灵,都会在下一刻被彻底摧毁。

    ……

    兜率宫中,又是一瓣天道石的碎片缓缓地碎成了粉末,飘散而下。

    老君神情恍惚地看着,呆呆地看着,许久,他缓缓笑了出来。

    “毁了老夫的‘无为’,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低头抿了一口清茶,叹道:“还不够。”(未完待续……)

    PS:求个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