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七章:真正的诛仙剑阵

2018-01-17 08:52:41Ctrl+D 收藏本站

    过程总在改变,结尾却又惊人地相似,只不过,不同的人在这幻世的景观当中看到了不同的悲欢,有了不同的喜怒哀乐。

    天篷已经被贬下凡,兜率宫中,天道石碎片上的石粉却依旧在微微颤落,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空荡荡的大殿之中,老君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早已没有了出手阻止的念头。

    天道石已经碎去,老君的“无为”形同虚设,三界失去了一道屏障。

    只是,在那背后,天地真正的力量却在酝酿。那是即使修为高如老君也无法摆脱的力量,真正的,无形的,“天道”。

    也许,所有的轨迹终将汇向同一个点吧。

    ……

    南天门。

    通天教主捂着肩,衣冠不整地出现,惊得一众天兵修士都合不拢嘴。

    早已守候的元始天尊匆忙迎了上去,轻声问道:“没事吧?”

    “无碍。”通天教主摆了摆手叹道:“可惜了我那四把剑,连带着阵图都赔给妖猴啦。”

    元始天尊淡淡笑了笑道:“保住老命要紧。”

    闻言,通天教主也一下笑了出来。

    在这天地间活了数万年,即使是封神之战,他也未如此狼狈过啊。如何能想到如今竟被一只妖猴逼到如此境地呢?

    说到底,都是犯险了。

    如果不是因为众大能互相算计以至于深陷其中,但凡其中任何一位都不可能给那猴头机会。可就因为他们互相算计各有各的打算,到头来竟成就了这样一只毁天灭地的妖猴。

    远远地望着北方的点点星辰。通天教主一脸的无奈。

    ……

    那北海之上。猴子依旧被困在莫名其妙的“诛仙剑阵”之中。

    下方是海水凝聚而成的一个个漩涡。上方是云层汇聚而成的一个个漩涡,它们都在翻滚着,移动着,却寂静无声。

    伸出手,猴子发现连自己手背上的绒毛都没有任何的颤动。

    这法阵就好像能压制一切一般,就连空气都是静止的。与此同时,却又是天旋地转。

    不是猴子在动,而是眼前的天地在动。

    “这是怎么回事?”

    他猛地怔住了。

    悬在四个阵眼上的其中一把诛仙剑闪烁着红光。道道白色闪电在剑刃上缓缓流动着,“吱吱”作响。

    这是此时此刻天地间唯一的声响了。

    猴子紧蹙着眉注视着那剑,试探性地往前挪了挪。

    就在这一刹,那把放射红光的诛仙剑凌空一舞,一道剑气挥洒了出来。

    紧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剑气根本不是朝着猴子直射过来,甚至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瞄准猴子,也没有沿着直线轨迹掠行。

    或者说,它根本就没有轨迹,更不存在所谓的方向。而是在半空中犹如瞬移般来回跃动,快得连猴子都眼花缭乱。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只感觉背部一阵刺痛,鲜血四溅。

    那剑气已经准确地,无遮无拦地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淋漓。

    “这是怎么回事?它是怎么射中我的?”猴子猛地翻转身姿。

    可就在这一刹,他猛然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问题,整个世界都在随着他翻转。

    是的,无论他如何转动,却只能朝向一个方向,因为天地都在翻转!

    其余的三把剑也缓缓亮起了红光,下一刻,三道剑气同时挥洒而出。

    又是毫无逻辑可循的轨迹,在半空中来回瞬移,最终齐齐打在猴子身上。

    那身上又多了三道剑伤,鲜血淋漓。

    “这是……什么鬼东西?”剧痛之中,猴子举着金箍棒朝着其中一把剑冲了过去。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他分明在以极快的速度前进,可整个天地万物,却好像都在随着他移动一般,无论他如何加速,哪怕是一瞬万里的筋斗云,就是靠近不了那把剑一分一毫。

    远处的天空中,一位天将小心翼翼地拿着铜镜照耀着,一脸的忐忑。

    ……

    灵霄宝殿中,玉帝以及众仙都看着铜镜呆住了。

    “这是……”

    “启禀陛下,这是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呀。”福星缓缓躬身道:“此阵依托诛仙、陷仙、绝仙、戮仙四把诛仙剑,再配合诛仙剑阵图而成,以剑气伤人。要出此阵,必须破四剑。粗略一看,不过尔尔,但若细看,却是妙不可言啊。”

    在场的仙家一个个都朝着福星望了过去。

    玉帝淡淡叹了口气,轻声道:“看来,福星还知道得挺清楚的嘛。”

    “臣有幸,在封神之战时见识过此阵。”指着那铜镜,福星道:“当年诛仙剑阵,阐教倾一教之力加上老君,也才侥幸破除,此乃天下共知之事。只是都知道诛仙剑阵厉害,却少有人知道这内里乾坤。”

    “诛仙剑阵,说是剑阵,都以为重点在那四把剑上,其实不然。那四把剑虽是采天地灵韵所造,乃至宝,却也还达不到能将整个阐教挡住的地步。诛仙剑阵,真正厉害的是那阵图。”

    “哦?”

    伸手指着铜镜,福星道:“陛下看那下方的海水,那天上的云层。从表面看,阵内一概如常,其实却已经被分割成了无数份的空间,并不断移动变换。在这阵中,包括肉眼在内的一切感知皆已无用。任那妖猴如何都挣脱不了!”

    “感知无用……”闻言,众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空间变换……加上感知无用……”

    仰着头,福星略带得意地说道:“若是换了寻常人等,这一击的剑气便可让他毙命。说来这妖猴也真是了得。如此强横的剑气。竟只是伤。可惜。只要他逃脱不了,便迟早毙命于此,而且,死状要多惨,有多惨!”

    说罢,福星对着玉帝朗声道:“臣恭喜陛下,妖猴之患已除!”

    那四周的仙家闻言,也一个个对着玉帝拱手道:“臣等恭喜陛下!”

    龙椅之上。玉帝却依旧愁眉不展,许久,他低声问道:“既然此阵如此厉害,为何教主不一早使用?又为何使用之后便急急忙忙返回天庭,不等那妖猴毙命之后,将宝物收回呢?”

    被玉帝这么一问,众仙皆愣住了,一时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好在,那妖猴此时看上去确实岌岌可危,虽说还有疑虑。但玉帝一颗心也总算安定了不少。

    ……

    此时此刻,北海上空的法阵之中。猴子已然陷入了绝境。

    四把剑发射剑气的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到最后竟是一道接一道。

    面对这一道道诡异的剑气,猴子根本无从闪躲——他根本无法辨别那些个凭空消失的剑气下一刻会出现在哪个方位。

    而无论他如何加速,始终无法逼近那四把剑中的任何一把。

    更糟糕的是,这个法阵将一切都隔离了,内里原本仅有的一点点灵气早已被猴子吸了个干净,外面的灵气则都进不来。

    如此一来,虽说猴子不用再担心戾气过量的问题,却也意味着身上的灵力用一分就少一分。没有了灵气的吸收,自愈便无从谈起。若是任由这般下去,等待他的,只能是慢慢地被活刮而死,如同凌迟!

    无奈之下,他将金箍棒握在手中,对准了其中一把剑,大喝一声:“长——!”

    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金箍棒凭空断成了无数截!

    不,不是断成了无数截,而是随着它的伸长,同时打通了无数的空间!

    猴子微微怔住了。

    此时此刻,剑气重复不断地打在他的身上,血肉飞溅。他却紧咬着牙握着被分成无数份的金箍棒一动不动地呆着,就好像真的无视了那些剑气一般。

    “冷静,冷静,这法阵在操纵空间,只要我能找到规律……找规律……没错……要找到规律……一定有办法的。”

    那目光不断地在四周来回转动着。

    剑气已经在他的背上、胸前留下了无数道剑伤。小腿上一道伤痕里甚至可以见到森森白骨。

    浑身上下早已鲜血淋漓,可他还没找到规律。

    一记剑气打在他的额头上,削开了头皮,血水缓缓滴落。

    ……

    灵霄宝殿中,玉帝已经整个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整个大殿中一片死寂,一颗颗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

    ……

    南天门内,四海龙王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

    “你们说,这妖猴会就这样死吗?”北海龙王低声问道。

    “到底是通天教主,应该……有可能吧。”南海龙王犹豫着说道。

    东海龙王紧蹙着眉沉默不语。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

    ……

    只听猴子一声暴喝,这幅早已血肉模糊的残躯举起金箍棒就是一砸。

    一瞬间,伸长的金箍棒贯通了无数个空间,如同之前一般断成一截一截,与那剑气一样布满了四周每一个角落。

    那顶部悄然出现在了其中一把剑的旁边。

    ……

    玉帝猛地怔住了。

    ……

    可就在此时,那原本该准确砸中剑身的金箍棒,却莫名其妙地转了个弯,落空了。

    “规律变了……?”

    猴子彻底傻眼了。

    那身形如同一下失了重心般一颤,几片碎肉被剑气从他身上刮了下来。(未完待续……)

    PS:么么,要加班加点攒稿了~

    话说,还有谁有月票没被我刮出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