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八章:困兽

2018-01-17 08:52:41Ctrl+D 收藏本站

    “法阵的规则会变……也就是说,没有破绽了?”

    当看到金箍棒落空的一刹,猴子便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灵力被切断了,感知被扼杀了,还有其他任何办法吗?

    肆虐的剑气之中,他疯狂地上蹿下跳左冲右突,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动弹不得。

    一道道的剑气打在他的身上,挑破了皮毛,掀起了血肉。

    森森白骨都已依稀可见。

    ……

    那天上地下观望的人都怔住了。

    ……

    猴子徒劳地挥舞着金箍棒,疯狂地咆哮着,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野兽。

    那肆虐的灵力喷洒而出,却徒溅起一阵阵的火花,始终无法触及那凌空飞舞的四剑一分一毫。

    看似只有百丈的距离,却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鲜血一滴滴洒落下方的大海,灵力、与生命力都渐渐无以为继。他只能拼命地嘶吼,拼命地挣扎,然而,一切看上去都是徒劳的。

    被凌迟处死,似乎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

    灵霄宝殿中的众仙紧张地握紧了拳头,一个个满脸的期待。

    李靖依旧面色凝重,却也不禁睁大了眼睛。

    四海龙王都屏住了呼吸。

    站在身后远远看着北海龙王手中铜镜的道徒呼喊了起来,顿时引来大量的人流围观,一个个掩不住地笑。

    甚至已经有的人开始准备返航了。

    南天门外,元始天尊搀扶着通天教主一步步缓缓地走着。低声问道:“那剑阵。有可能杀死妖猴吗?”

    通天教主抿了抿嘴唇。轻声叹道:“如果他没吞下七巧弥云丹的话,可以。”

    “吞下了呢?”

    “吞下了,就难说了。”

    ……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阵中苦苦挣扎,危在旦夕的猴头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法阵外围早已经缓缓凝聚起了薄薄的一层晶莹液体。那是巨大压力下液化了的灵气,也就是俗称的灵水。

    本该涌入猴子体内的灵气全部被阻隔在外。

    没有人发现,那法阵早已在巨大的压力下微微颤动。冠绝三界的法阵。遇上强大无边的天地灵气,又会是怎样一种结果呢?

    ……

    通天教主缓缓回头朝着北边望了一眼,一脸的无奈。

    “走吧。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了,就听天由命吧。”

    “恩。”

    通天教主默默地点了点头。

    两人一齐朝着南天门缓缓地走着,步履蹒跚。

    ……

    此时此刻,猴子的身形早已摇摇欲坠。或者说,他早已解除了腾空的术法,只是无论如何都坠不到底。

    整个世界就好像在跟着他一起坠落一样。

    他的对手只是一个法阵,而他却被死死地囚在原地。空有一身力量,却无从施展。只能徒劳地挥舞着棍棒。

    血一滴一滴地流,湿了毛发,那身上的伤痕早已数不清有几道了,如同浸泡在血泊之中。

    灵力渐渐耗尽了,他依旧死死地攥着金箍棒,只是再也挥不动了。

    ……

    天上地下,所有人都似乎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只至始至终不容于天地的妖猴,终于要死了。

    南天门杂乱无章的人群发出了欢声笑语。

    ……

    浮在半空中的身躯在剑气的轰击下不断抽搐着,无助地仰望天空中的云。

    昏暗的光线下,那漩涡看上去就好像一条条的通道。

    天地间只剩下剑气打在身躯上“扑哧”声响了,就连原本的咆哮声都已经消失无踪。

    “就这么结束了吗?”他想着,缓缓地笑了出来:“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结束这场荒唐剧……呵呵呵呵,结束了好……结束了好。”

    一道剑气从手臂处飞掠而过,砍断了骨头,整只左手都离他而去了。

    他依旧一动不动地悬浮着,泪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死了,我就逃出天道了……是啊,早该逃出去了……那样,风铃就不用死了……”

    那意识渐渐模糊了,他如同死了一般任由剑气击打。

    恍惚中,他似乎看见了一只金丝雀从他的眼前飞过,看见了老牛、老白猿在朝他走来。

    那张满是血污的脸淡淡地笑了,缓缓地闭上双目。

    仅存的手终于松开了,金箍棒静静地悬在他的身旁。

    除了剑气依旧不断地打在身上,打飞血肉,再也没有半点动静了。

    ……

    “死……死了?”玉帝缓缓睁大了眼睛。

    大殿上的仙家都缓缓展开了笑脸,一阵欢呼雀跃。

    ……

    李靖一拳重重砸在桌案上,高声喊道:“立即联系太乙真人,妖猴已死,妖军士气必定受挫,正是合理围剿的好时机!”

    ……

    南天门内的昆仑山道徒们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走在远处的二清缓缓回头看了一眼。

    ……

    北海龙王微微颤抖着喊道:“快,快回北海!看看损失怎么样了!”

    ……

    灌江口。

    小小的房间里,满地狼藉,一切可以砸掉的东西都已经被砸得一干二净。

    满面泪痕的杨婵握着匕首,静静地靠坐在卧榻上,注视着光洁的刃面,注视着光洁刃面上的自己。

    “他会死吗?”她缓缓地将匕首放到自己的颈部,冰凉的触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许久,她低下头,眼泪一滴滴地往下掉。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透过窗棂。杨戬远远地看着她。

    蜈蚣精吴龙蹑手蹑脚地来到杨戬身后。

    “什么情况了?”

    吴龙低声道:“那猴子。估计是不行了,得死在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里。怎么办?”

    杨戬紧蹙着眉,死死地盯着房间中的杨婵,一言不发。

    ……

    齐天宫中,短嘴缓缓放下手中的玉简,那眼眶微微发红。

    “怎么样了?”

    四周的妖将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沉默了许久,短嘴低声道:“探子已经赶到北海,不过……大圣爷。身陨了。大家准备死守花果山吧。”

    “身陨了?”那一众妖将一个个都怔住了。

    消息很快传遍了三界的每一个角落。刚刚进入南天门不久的道徒们纷纷行动了起来准备返回昆仑山,就连还在路上的昆仑山浮空舰也纷纷接到消息转舵返航了。

    灵霄宝殿之中已是一片庆贺之声。

    一片喧哗声中,原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却只是结伴缓缓地走着,头也未回。到了陆地的末端,运起仅存的灵力朝着三十五重天而去。

    ……

    一道剑气斩断了猴子的小腿,那悬浮的身躯早已支离破碎,不断颤动着。没有人知道是死是活。

    一点亮光微微闪动,瞬间如同涟漪一般蔓延到整个法阵的外壁。

    下一刻,就在无数人的眼前,那法阵剧烈颤动着。崩塌了。

    四柄凌空悬浮的剑一下失去了支点,与那残躯一同悄无声息地坠落海中。连带的。还有附着在法阵外壁上的灵水。

    下一刻,整个天地忽然被解除了禁制,一下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天空中的云又是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闪电交错。

    海水疯狂地撞击着,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

    这一刻,天上地下,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通天教主解除了法阵?”

    “为什么不将那妖猴剁成碎片呢?”

    “也许,大能们有自己的打算,说不定是觉得让那妖猴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

    “对对对,不能让他这么死了!”

    众道徒一阵哗然,议论纷纷。

    通天教主凌空回首,淡淡看了一眼。

    “怎么?还在心疼啊?”元始天尊轻声问道。

    “不是,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

    “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没想到作为压低宝贝的诛仙剑阵会败给自己亲手炼制的区区一枚七巧弥云丹。”缓缓摇了摇头,通天教主长叹道:“修道万年,到头来自己败给自己啊……”

    “败给自己?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元始天尊哼笑道。

    “不是吗?”通天教主叹道:“不是为了拉拢猴头,就不会给他七巧弥云丹,不是为了修补天道,那老狐狸也不会给他金刚琢……说到底,都是我们这群老不死的,自己玩死自己啊。”

    ……

    凌霄宝殿之中,每一个人都伸长了脑袋静静地观望着。

    “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法阵怎么没了?”

    “那妖猴呢?究竟死了没有?”

    “应该死了吧……”

    “应该?这事情能这样模棱两可吗?”

    龙椅上的玉帝紧紧地蹙着眉,轻声道:“查探一下。”

    “诺!”

    ……

    “什么?去查探?为……为什么,我就一个人啊!万一,万一……”

    “这是圣旨,听到了没有?不去就是抗旨不尊!”玉简之中传来了顶头上司的咆哮。

    无奈之下,那从头到尾一直握着铜镜远远观测的天将只得干咽了口唾沫,忐忑地朝那一片闪电交错的天地前行。

    ……

    澎湃的海水之中,猴子的残躯随波逐流,如同狂风中的落叶一般飘摇,一点一点地下沉,在海水之中拉出一条长长的血渍。

    泛着淡淡荧光的灵水正逆流而上,飞速朝他追去。

    缓缓地,那灵水将他整个包裹住。

    早已空洞的双目之中,如同植物根茎般盘满整个眼球的黑色血丝又是重新滋长。

    下一刻,一双如同深渊般漆黑的眼睛猛地瞪大。(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包养求一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