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三十九章:深海

2018-01-17 08:52:40Ctrl+D 收藏本站

    海水汹涌澎湃,天空中闪电来回跃动,一股股的水龙卷在天地间来回滚动着。

    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如同末日一般。

    天将将玉简贴在唇边,握着铜镜忐忑地前行。那玉简中不断传来上级的催促中甚至已经夹带了威胁,可他依旧不敢加速。

    因为他清楚,那是怎么样一只妖猴。

    他创立了花果山的恐怖妖族势力,彻底击溃了名扬三界的天河水军,将整个天庭几乎逼得走投无路,甚至一度给人以三界易主的假象。

    多少次被逼到走投无路,所有人都以为这妖猴终于死定了,可他总能出乎意料地挺过来。

    到头来,他以一人之力杀死了金乌,烧毁了整个生死殿,捅破黑穹顶,甚至击败镇元子、天庭诸将、元始天尊,将整个三界闹得天翻地覆。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早已是如同灾难一般的存在。

    这一次,会不会也跟之前一样呢?

    ……

    凌冽风中,九头虫带着猕猴王正朝着北海呼啸而去。

    ……

    天牢之中,两个狱卒远远地谈论着战况。

    卷帘隔着围栏猛地朝他们招着手,急切地想要询问一下天蓬的情况。

    可惜的是,都到这时候了,还有谁在关注天蓬的情况呢?

    ……

    此时此刻,天上地下无数双眼睛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北海,关注着妖猴。

    汹涌的人潮将四海龙王一行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都在等待着妖猴的死讯。以至于南天门不得不派出军队维持秩序。

    灵霄宝殿之中的众仙已经开始骚动了起来。众仙议论纷纷。

    玉帝伸手招来不远处的天将。低声道:“让他快点。”

    “陛下,末将已经让人催促了。”

    “告诉他,若是确定了妖猴的死讯,官升三级。再拖拉,朕就治他个抗旨之罪。”

    “诺……”那天将默默地点头,猛地擦汗。

    ……

    灌江口。

    凌乱的房间里,杨婵静静地握着那匕首。

    她忽然想起许久之前一门之隔的那句诺言:“君往何处,妾自相随……如果我也死了。你是不是就会好像记挂她们那样记挂我呢?”

    许久,她淡淡地笑了,眼泪止不住地下坠。

    窗棂之外,杨戬静静地注视着。

    ……

    此时的北海,天将已经来到猴子的坠落地,却是不断地犹豫着。

    巨大的水龙卷从他身旁肆虐而过,飘洒而下的海水如同倾盆大雨一般拍打在身上,有一种刺骨的冰凉。

    身上的玉简又在不断闪动了,贴到唇边,里面当即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咆哮声:“下去啊——!你不下去怎么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听懂了没有?你再这么拖拉,就算事情办成了回来也治你的罪!”

    “明……明白了……”天将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疯狂卷动的海水缓缓干咽了口唾沫,浑身战栗。

    犹豫了许久,他终究是壮起胆子伸手施展了术法,在自己四周布下一个护盾,然后一点一点地降低高度。

    不多时,一个大浪袭来,护盾瞬间被吞没了。

    那护盾能阻隔海水的侵袭,能抵挡海流的冲击,但也仅此而已。

    此时此刻,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天将只能借着护盾上散发的微弱光芒看清从自己身旁席卷而过的泡沫。

    “接下来怎么找?”

    “要我教你吗?用感知啊!”

    “感知……不行,这里灵力太浓郁了,什么都感知不到。”

    “那就用眼睛找!你是真想被贬下凡了是吧?”

    无奈之下,天将只好伸出一手,凝聚出一团灵力。

    纵使如此,也只是照亮了方圆十丈不到的范围。

    在深海之中使出这种术法,确实可以看得更远,但更可能被对方发现。可都到这时候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往下找吧,如果他死了,武器那么重肯定是往下沉的。如果还没死……到最深处也该不至于碰见他才对。”默默地想着,天将纵身朝深海潜去。

    ……

    南天门内,汹涌的人群依旧聚在四海龙王的四周。

    人潮的外围,龙宫的巨大战舰边上,小白龙与白素静静地坐在堆积如山的行李上。

    “你说,大圣爷会死吗?”白素低声问道。

    小白龙淡淡瞧了她一眼道:“在这里你最好不要叫他大圣爷,要叫妖猴……不然很容易出事的。”

    微微仰着头,白素叹道:“如果他死了,我们妖就彻底没希望了。”

    “别想那么多了,自己能活才是关键。”远远地看了自己面色凝重的父王一眼,小白龙轻声道:“等这件事过了,我会想办法让父王给你一个正经的身份的,到时候,你就隶属于我们西海龙宫,不再是妖了。”

    白素甜甜地笑了。

    “谢谢你。”

    “谢什么呢?举手之劳罢了。”小白龙翻了翻白眼道:“我敖烈,那可是最讲义气的。”

    听到这话,白素掩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小白龙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远远地,多闻天王正悄悄地注视着他们。

    “你说,那个白衣女子会不会是只妖怪?”

    “妖怪?”身旁的黑衣修士淡淡朝白素望了一眼,蹙眉道:“不会吧……她身上没有妖气,而且之前还代表龙宫跟我买过不少丹药呢。再说了,南天门上面不是悬挂了照妖镜吗?她怎么过来的?”

    “嘿,龙宫用得着找你买丹药?”多闻天王鄙夷地看了黑衣修士一眼,侧过脸去朝着一旁的天兵道:“去取照妖镜过来吧,这事情马虎不得。”

    “诺。”

    ……

    深海之中。天将依旧缓缓前行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他看到激流之中不断挣扎却无法前行的鱼、看到被冲碎的珊瑚、看到夹渣的深海淤泥。远远地,他看到了喷涌的海底火山,以及火山群之中那深不见底的坑洞。

    海水正在疯狂地朝那里汇聚。

    “这应该就是那妖猴捅破的了……说不定,那猴子的尸骸已经被吸到阴间去了。”想着,他忐忑地取出玉简贴到唇边。

    ……

    灵霄宝殿上,一位天将缓缓走到玉帝面前,低声道:“陛下,那妖猴的尸骸恐怕已经被冲到阴间去了。不如派人到阴间去寻找吧?”

    “阴间要派人。北海的搜索也要继续。多派几个人过去,找不到妖猴的尸骸,就找定海神针和诛仙四剑!”玉帝厉声道。

    “诺!”

    ……

    接获了命令的天将只好落到海底的最深处,硬着头皮继续搜索。

    他在海底一步步地走着,翻动能见到的每一块石头,查看每一个角落,那速度慢得任谁都能看出敷衍。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上地下许多人都缓缓松了一口气。

    “应该是死了没错。”一位仙家低声道。

    “不是还没见到尸体吗?就他这速度,找到明年也搜不完这海域。”

    “嘿,这你就不懂了。”福神淡淡笑了出来。悠悠道:“他确实很难找到妖猴的尸体,但。若那妖猴未死,你们觉得那妖猴会找不到他吗?”

    “原来这天将不是去找人,而是去当诱饵啊!”有人当即叫了起来。

    直到此时,众仙才一个个恍然大悟,欢呼了起来。

    坐在龙椅上的玉帝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了。

    南天门口,众道徒已经开始骚动了,许多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返航。

    北海龙王猛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丢下铜镜,提起宽大的袍子就要往自己的旗舰奔去,却被东海龙王死死地拽住。

    “你去哪?”

    “大哥,再不回去,就什么都没了!”

    “先等等,家业再多也没老命重要啊。”南海龙王劝道。

    “那妖猴分明已经死了!”

    “你再等等不行吗?稳妥点。”西海龙王拦到他身前。

    “他不是在你们家里打,你们当然没所谓了!不行!本王现在就得回去!”

    “那是什么?”正当几位龙王拉拉扯扯之际,一位道徒忽然尖叫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灵霄宝殿之中,众仙纷纷瞪大了眼睛。

    ……

    深海之中,那天将不断挥舞着铜镜来回照耀,颤颤巍巍地拿出不断闪烁的玉简贴到唇边。

    “你身后是什么?”

    “身后?”

    天将猛地一惊,连忙转身,却只看到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

    “是……是什么?会不会是鱼?”

    “鱼能在这么激烈的海水中自由活动吗?赶紧查探清楚!”

    “诶……诶。”

    那天将小心翼翼地朝刚刚对方消失的方位走去。

    一晃眼,他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右边闪过,连忙望了过去,可又是什么都没看见。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窜遍了全身。

    “究竟是什么?什么东西?你给我出来!出来——!”他猛的尖叫了起来。

    “你就不能把周围都照亮吗?”玉简之中传来了叱喝声。

    那天将已经脸色煞白。

    含着玉简,他将铜镜夹到腋下,双手凝出又一团灵力高高抛起。

    那灵力团融入海水之中,迅速炸开了。

    一瞬间,四周方圆百丈的范围都被照得通亮。

    下一刻,只听“叮当”两声,铜镜和玉简同时掉落在地了。

    ……

    相连的几面铜镜都同时失去了影像,所有人都一下瞪大了眼睛,议论纷纷。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铜镜坏了?”

    ……

    此时此刻,在他们看不见的深海之中,悬空的灵力将四周都照得通亮。

    站在海底的天将微微颤抖着,缓缓睁大了双目。

    就在天将前方十余丈,肆虐的海流之中,躯体早已支离破碎的猴子半蹲着,嘴里叼着只剩下半截的诛仙剑,正用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静静注视着他。

    一只手和一条小腿已经失去,那头皮都已经被掀开,在海水之中静静地浮动,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就连肋骨都已经裸露了出来。

    丝丝的血飘荡在海水之中。

    可他还没死。

    在强大灵力的帮助下,几乎每一处伤痕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就连失去的小腿和手臂都好像壁虎的尾巴一样在重新长出来。

    “你是,在找我吗?”一个声音在天将的脑海中响起了。

    那张狰狞的脸缓缓地笑了出来。(未完待续……)

    PS:加紧码字了,后天要出差的说,不过甲鱼会想办法预先准备好稿子的!大家放心!

    求订阅求月票求一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