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三章:法阵核心

2018-01-17 08:52:39Ctrl+D 收藏本站

    南天门外,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开始了。

    伴随着道徒们的四散奔逃,已经临近失控的猴子挥舞着金箍棒跃向人群,在场的,甚至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动作。

    这是单纯的力量与速度的碾压,那金箍棒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一艘艘的悬空舰试图腾空而起,却无一例外地在轰鸣声中坠落,而甚至没人看清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击落。

    道徒们漫天逃散,可猴子却好像无处不在一般,总能在他们即将离开南天门之际出现,将他们重新逼回原地。

    打,打不过。逃,逃不掉。

    只一会,整个南天门外已经遍地鲜血,堆满了道徒的尸体以及悬空舰的残骸,那场面好不骇人。

    还活着的人们只能瑟瑟发抖地聚在一起无助地哭喊着,谩骂着,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这只猴子面前,他们实在太弱了,弱到即使成千上万的数量也无法弥补质的差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屠戮。

    南天门内,李靖握着千里镜呆呆地注视着,面色凝重,沉默了好一会才憋出一句话:“将这里情况报给陛下吧。”

    “诺!”一旁的天将得了令,转身离去。

    太乙真人缓缓地闭上双目,捋着长须道:“就光这门外,就有十万道徒啊……十万人呐。这妖猴的戾气,又缓解了不少。”

    放下千里镜,李靖轻声叹道:“就按他这速度,十万人消的戾气。也不过是让他多撑一时半会罢了。”

    “这可未必。”太乙真人摇头道:“依老夫看。在他戾气真正爆发之前。恐怕天劫已先行到来。”

    “天劫?”李靖微微吃了一惊。

    太乙真人点了点头道:“修道之人皆知有‘天劫’,却少有人见过,这万年以来,更少有人引发。”

    “师傅可否与弟子讲讲这‘天劫’?”一旁的哪吒轻声问道。

    “‘木秀玉林,风必摧之。’”微微仰着头,太乙真人轻声道:“行者道本就如同魔功,走的是以力证道的旁门,若到了极致。必是天地不容。在乱世,乃是制胜求存的法宝,到了盛世,却是一种累赘。过量地吸收天地灵气……呵呵呵呵,便是不提那戾气,也还有一个‘业力’。”

    “不同于‘戾气’,‘业力’无影无形,乃是无法除去的,只能尽量压制,延缓。故而越是大能。越是懂得‘四两拨千斤’的道理,绝不会滥用术法……因为。灵力乃是灵气所化,而吸收灵气,是会积攒‘业力’的。”

    “一旦‘业力’过多,依据每个人的潜力不同,天劫必应运而生。扛得过去,则飞升证道,扛不过去,则身死魂灭。只可惜啊,古往今来,还真就没一个人扛得过的。多少上古大能都是止步于此。因为‘天劫’的强弱,总是依引发者的实力而不同,越强,则引发的‘天劫’规模越大。行者道尤甚。”

    听到这话,哪吒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见状,太乙真人伸手拍了拍哪吒的脑袋,轻声道:“不用担心。你还年轻,便是将天庭的一天都当成一年来算,满打满算地,你也不过一千多岁罢了,等过了万岁再考虑‘业力’之事不迟啊。不过,若好似妖猴这般吸收灵气,滥用灵力,又是行者道的话……很快啦。”

    淡淡地望着南天门外一地的血腥,望着那只不断来回屠戮道徒的猴子,此时此刻,太乙真人也只能啧啧长叹了。

    这妖猴是须菩提的弟子,可须菩提究竟为什么要培养这样一个徒弟呢?

    若说只是为了破天道,如今天道已破,却也不见他出来收拾残局。

    实在令人想不透啊。

    这妖猴,该是在昆仑山之事之后才正式脱离斜月三星洞的吧?

    说来也是因果循环,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懒得搭理这些事,明知他被冤枉,却还不出手救助,甚至帮着天将引开自己的师弟以便于捕捉的话,说不定,他便不会那么快地投身妖道,也就不会有如今这番景象了。

    如今想来,自己当初竟也被须菩提算计了。阐教千万年来一直剿妖,那老家伙是看准了自己不会出手救这妖猴,故意借自己和天军的手,将妖猴逼入绝境呐。

    只是,事到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姜还是老的辣呀。”想着,太乙真人无奈地苦笑了起来。

    李靖犹豫着问道:“依真人说,天劫一至,这妖猴岂不是必死无疑?”

    “该是如此,只要……这南天门法阵无恙。”

    “只要这南天门法阵无恙?”李靖微微一愣,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连忙躬身道:“真人,李靖还有要事,便不作陪了,还请真人见谅。”

    太乙真人摆了摆手道:“去吧,大事要紧。”

    “谢真人。”转过身,李靖对着哪吒道:“你也过来。”

    说罢,他已大步朝着城楼的长梯走去。

    “我也去?”哪吒愣了愣神,只得赶忙跟了上去。

    ……

    潜心殿中,一众师兄弟都默默地关注着悬挂墙上的,猴子的命牌。

    只要这命牌无损,便意味着猴子依旧无性命之忧。

    于义从殿外匆匆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师尊,十师叔已经到了南天门,正在屠戮被关在门外的昆仑山道徒。”

    “已经去了南天门了……”众师兄弟闻言,皆是一惊。

    “知道了。”须菩提只淡淡回了一句,却连眼都未曾睁过。

    老九轻声问道:“十师弟是攻不破南天门的,就算能扛住戾气……他的天劫怕也快到了吧?”

    丹彤子长叹了口气道:“不散戾气则爆体而亡,散戾气则引天劫。这个七巧弥云丹。也难怪没人肯尝了。只是。没人想到药效竟如此之大啊……”

    “还有……”

    “还有什么事?”

    于义缓缓转过脸注视着凌云子。低声道:“雨萱师妹刚刚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凌云子一下呆住了。

    “对。”于义点了点头道:“听说,雨萱师妹原来的师傅梅示也去了南天门,不知道是死是活。所以……”

    凌云子连忙朝着在场的众师兄弟点了点头,起身随于义朝殿外走去。

    ……

    南天门外,短短的时间,成千上万的道徒已经被猴子杀到只剩下最后的一百余名紧紧地聚在一起,一个个握着法器瑟瑟发抖。

    对于他们来说,生命也许只剩下短短一瞬了。

    拖着金箍棒。猴子抬腿跨过一名道徒的尸骸朝着他们一步步走去,看上去那神识都有些恍惚了。

    “怎么,不跑了?已经跑不动了吗?那多没趣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这只妖猴,你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是吗?你怎么不说我会魂飞魄散?老子就等着那一天呢。”说着,猴子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容分外狰狞,惊得一众道徒挤得越发紧了。

    只见他一个仰头,双目一闪,眼前的百余名道徒当即一个个瘫坐在地。

    “定身术?”一位天将问道。

    “不。”太乙真人缓缓摇头道:“这妖猴身上戾气已是暴虐至极。该是已经无法使用定身术这等术法才对。现在,恐怕是直接以灵力压取灵力……”

    “以灵力……压取?”那天将顿时瞪圆了双目。

    “这是双方灵力差距极大的时候才有可能做到的。”太乙真人缓缓地笑了出来。轻声道:“老夫也是第一次见啊,濒临突破天道的行者道……那些个道徒,最强的有炼神境巅峰,他竟能直接用灵力压取……被他这么吸下去,天地灵气都要少几分啊。”

    在场的天将眼皮都不由得跳了跳,一个个面露惧色。

    若他能直接用这种方式压取低阶修者的灵力,那岂不是就算百万天军在他面前也形同无物?

    想着,那些个天将脸都刷地一下白了。

    与此同时,李靖已经赶到了南天门法阵的核心主控室。

    这是一个南天门地下足有百丈宽的半球形空间。

    正中竖着一根六人环抱的柱子,其上布满的符篆微微散发着红光。而在那四周,则是凌空不断转动的法阵。

    那法阵的四个角上,四位文职仙家正时不时用手中的拂尘拨弄那些漂浮的符文。

    而在那门外,日夜戍守的天将也足足有四十名之多。

    朝着那核心看了一眼,李靖侧过脸去低声问道:“没发生什么事?”

    “启禀天王,一切安好。”一旁的天将连忙答道。

    “安好就好。”将脸侧向另一边,李靖轻声交代道:“去,通知持国天王,将精锐都调到这里来。”

    “调到这里来?”哪吒吃了一惊。

    “别问为什么,立即!”

    呆呆地点了点头,哪吒转身快步离去。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就在那走廊的末端粗糙墙壁的缝隙间,有一点光芒微微闪烁着。

    ……

    映着李靖和哪吒影像的画面缓缓消失了,金头揭谛随手将手中的琉璃珠子收入袖中,双手合十,环视了围在他四周的其余四位揭谛一眼道:“诸位师弟,事情恐怕有变啊。”(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