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六章:战斗开始了

2018-01-17 08:52:38Ctrl+D 收藏本站

    足足出动了上千的南天门镇守军,外带多闻、增长、广目三位天王才顺利将白素从道徒堆里带走,为此还引发了不小的骚动,一度局势失控。

    若不是龙王一族的护卫通通全副武装,只怕连他们都会被卷入其中。

    天军兵败,大能受挫,南天门被一只妖猴就封得死死地,整个天地都已经脱离了原来的秩序。

    上万年的剿妖之战,妖对人的仇恨由来已久,但也许直到这一刻,妖对人的仇恨才真正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因为,角色已经互换了,漫长的优势,让这个物种狠狠地摔了一个跟头。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类才真正意识到妖的威胁。原本的鄙夷、唾弃,彻底演变成了仇恨、恐惧。

    就在一墙之隔的南天门外,猴子的轰击还在继续。那双如同深渊一般的眸子甚至已经长出道道如同植物根茎般的黑色线状物爬满了眼角。

    此时此刻,脸上只剩下狰狞的神情,那脑海中也早已空无一物,只剩下突破南天门直达三十三重天的执念。只是,在那连天空中的云彩都荡平的猛烈轰击之下,坚实的南天门法阵竟连一丁点的破损都找不到。

    所有的一切动作,都是徒劳的。

    ……

    三十三重天,一位卿家带着一众天兵忐忑地来到兜率宫前,对着把门的道徒恭敬地行了一礼,抬眼道:“卑职奉陛下之命前来求见老君,还请通报一声。”

    “师傅还在闭关。”那童子想也不想地答道。

    “事态危急。若是童子不愿意通报。在下只好硬闯了。”

    “硬闯?”闻言。那童子一阵错愕,卿家的额头上也是豆大的汗珠滴落。

    几位天将缓缓地围了上去,低声道:“末将君命在身,还请童子不要为难。”

    看着眼前众人无奈的表情,童子知道他们绝不是说笑的,只得深深吸了口气,回头朝另一位童子使了个眼色。

    那身后的童子会意地点了点头,赶忙转身朝兜率宫内奔去。

    走过长长的过道。当跨入殿堂之中一眼看到粉碎的天道石之时,那童子惊得整个瘫坐在地,指着天道石,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镇元子依旧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让他们进来吧,不用,也没有必要拦着了。”老君低下头咳了几声,咳出一口鲜血。

    那童子呆呆地眨巴着眼睛,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连忙俯身叩首:“弟子遵命。”

    说罢,转身而出。跨过门槛之时差点被绊倒在地。

    “让玉帝知道……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迟早,都是会知道的。也没什么好瞒的了……”

    “你现在的修为还剩下多少?”

    老君仰起头呆呆地望着空中仅存的几块天道石碎片。叹道:“充其量,也就相当于一个太乙散仙的悟者道修者了。堂堂太上老君,混到如此境地,说出去,怕是要给人笑了。只可惜啊,老夫答应小妮子的事,怕是兑现不了了。”

    “答应了什么?”

    “保护那只猴子,还有……在他窗前挂一串风铃。”

    镇元子缓缓地摇头,无奈地笑了。

    ……

    南天门外的猴子已经彻底陷入了爆发的戾气与自身的执念之中,不断重复着击打再击打的无用功,天地间只剩下那单调的声响以及不断肆虐的闪电。

    而在他的身下,整个凡间正闻风而动。

    ……

    狭长的山谷之中,一只鸟雀落到自己崖壁上的窝里正给自己嗷嗷待哺的幼崽喂食。

    忽然间,一阵夹带着金光的疾风掠过,它惊得整个栽进鸟窝里。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狭长的山谷之中成千上万的佛家门徒正悄悄前行,那速度被刚好控制到不发出任何声响,从天空中远远看去,就好像大地上一条金色的河流在流淌,直指花果山。

    ……

    万妖殿中,九头虫对短嘴说道:“大圣爷的意思,是让我们死守花果山。”

    “死守花果山?”短嘴眉头挑了挑,瞥了一眼侧边上的猕猴王道:“你们见过大圣爷了?”

    “见过了。”猕猴王点了点头。

    “大圣爷让我们死守花果山……可我们有什么好守的?天军都被他困在南天门里,我们防谁?”

    “谁都防。”

    “什么意思?有人要进攻花果山吗?”

    九头虫缓缓说道:“立即宣布花果山戒严,任何人无军令不得离开。”

    在场的众妖皆是一惊。

    “你这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保留实力,如果这时候散了,我们就失去筹码了。这,也是死守的一部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死守到底!这……也是大圣爷的意思!”

    这一句话放下去,周遭众将皆俯首道:“末将谨遵大圣爷吩咐!”

    还未等短嘴下令,几位大将已经匆匆出了殿门开始布放了。

    ……

    斜月三星洞中,凌云子带着自己的一众门徒匆匆沿着山道避开护山法阵快步前行,朝着那悬停的妖族舰队而去。

    一位道徒冲入潜心殿中,报道:“启禀师尊,凌云师叔已经带着凌云阁众人离开了!”

    “老八离开了?”

    好几个师兄弟当即站了起来。

    “都坐下!”须菩提茶盏重重一顿,指着那道徒道:“立即带话给他,告诉他,此时离开,便再不是我斜月三星洞的门人!”

    在场众人皆惊恐地望向须菩提。

    “师傅要逐八师弟出师门吗?”幽泉子低声道。

    “为师说过,这场纠纷,不需要你们参与……况且。就算你们参与了。也是一样的结果。什么都改变不了。”

    “是无法改变,还是难以改变?因为难以改变,就不去做,师傅,这跟您一直鄙夷的老君的‘无为’如来的‘无我’有何区别?”

    话到此处,在场八个师兄弟中已有四个站了起来,与须菩提怒目相对。

    ……

    弥罗宫中,太乙真人恭恭敬敬地朝着元始天尊磕头:“弟子太乙。参见师傅,参见通天师叔。”

    “咳咳……起来吧。”

    元始天尊摆了摆手,一旁的童子已经将矮桌连同放置其上的茶一并送到了太乙真人侧边。

    随着那童子退下,太乙真人缓缓仰起头道:“师傅,弟子想知道,对于那南天门外的妖猴,师傅可有对策?”

    元始天尊扑哧一下笑了,苦笑:“没有。”

    “没有?”

    “那妖猴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通天教主干咳两声道:“就他目前的实力,我们便是全盛时期都难以应对,更别说……”

    “那……那我等现在该如何?”

    “等。”元始天尊捋着长须。半开玩笑地说道:“等着看看,究竟是我们命硬。还是那猴头命硬。”

    太乙真人眼角猛地抽了抽。

    ……

    狂风之中,猴子的动作忽然顿了下来。

    他急促地喘息着,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得紧紧地,如同心脏一般不住地波动。

    那双仿佛吞噬一切光芒的黑色眼睛瞬间失去了焦点,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头顶上,云雾又是疯狂地汇聚,翻滚着。

    一道巨大的闪电与他擦肩而过,劈在南天门红色的法阵上。

    一瞬间,整个法阵微微颤了颤,无数的碎石尸骸悬空而起,化作灰烬。

    此时此刻,整个天空的背后就好像有一个巨人在咆哮一般。

    南天门内,所有人都呆呆地仰头。

    在他们的头顶上也忽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闪电交错。

    轰鸣声中,一缕细小的微尘从头顶的石缝掉落在李靖的肩甲上。

    “天劫要来了,大家守好法阵。”

    那周遭所有的天将都憋足了一口气,默默地点头。

    多闻天王匆匆来到李靖身旁,躬身道:“天王,那女妖已经拿下了。您要亲自审问吗?”

    “不了,让其他人审吧。你也留下来。让他们,务必从女妖嘴里套出花果山天庭内应的线索,无论用什么办法。”

    “诺。”

    在那身后,几位揭谛默默地用眼神交流着,那目光缓缓地斜向了身后巨大的法阵。

    此时此刻,整个法阵都已经有了凌乱的迹象,守在四周的几位文职仙家正忙于补救。

    ……

    花果山外围边缘地带,高耸的围栏上几个妖兵正闲得打哈欠。

    忽然间,其中一个微微呆了一下。

    “那是什么?”

    顺着那妖兵指向望去,他们看到三个金色光点从前方的峡谷中飞了出来,却只是悬停着。

    渐渐地,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金色光点从峡谷之中飞了出来,汇聚到一起,在这永恒的夜色中异常地显眼。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前方的暗哨没有报告?”

    “将军——!有异常!”

    一位妖将匆忙赶来,拿起千里镜一望,整个怔住了。

    他看到一群僧侣,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黄色僧袍,或袒胸露腹哈哈大笑,或双手合十双目紧闭。

    而飞在那最前面的僧侣,身上沾着血,手中拽着的,赫然就是一个妖兵的首级!

    那妖将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敌,敌袭……”

    “将军,怎么啦?”

    “敌袭!是敌袭——!快吹号角——!全员戒备!有敌袭——!”那妖将声嘶力竭地尖啸道。

    只一瞬,号角声响彻了整个花果山地界,那还滞留在万妖殿内的众妖将一个个拿起武器就往外冲。

    真正的战斗,开始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求订阅~求全订阅~感谢感谢~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