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七章:孤身

2018-01-17 08:52:38Ctrl+D 收藏本站

    南天门外,猴子静静地凌空悬浮着,无数的闪电在他的周遭闪烁。

    天空就好像张开的血盆大口一样,汇聚的云层形成锥状,那正中,是血红色的光芒照下,层层叠叠。

    每一道巨大的闪电劈下,都夹带着深蓝色的火焰,所有接触到深蓝色火焰的物体都在一瞬间被彻底烧成飞灰,无论是巨舰的残骸还是道徒的尸骨,哪怕是巨大的浮空岩石也一样。

    整个世界已经如同炼狱一般。

    猴子呆呆地抬头仰望自己头顶的异变,那双眸都已经失去了焦点。

    缓缓地甩了甩头,用力地眨眼,他开始来回闪避闪电和天外的烈火,却时刻都将自己的身体紧贴着南天门法阵的护盾。

    ……

    从大地上抬头仰望,南天门的方向就好像熊熊的火焰在天上燃烧,如同晚霞一般,将整个世界都映成了红色。

    “那究竟是什么?太阳又重新做出来了?”狱狨王指着远处天边的景象呼喊,却被猕猴王硬扯着往前走。

    “别管那么多了,先弄清楚敌人是谁!”

    花果山,轰鸣的战鼓声与天上的雷声遥相呼应,无数的战舰腾空而起,朝着西北方向而去。

    招展旗帜之间,短嘴站在舰首上低头俯视,看到坍塌的围栏,遍地的妖尸,还有,成千上万的僧侣。

    仅存的一位妖将望见前来增援的舰队匆忙丢下手中的武器腾空而起,却被身后的僧侣一掌吸了回去,双臂一抱。只听咔嚓一声。那妖将的脖子都被扭断了。无声无息地坠地。

    短嘴的眼角微微抽了抽:“是灵山?”

    甲板上全副武装的妖军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回事?灵山为什么会进攻我们?”

    “这些和尚不是只吃斋念佛吗?他们想干什么?”

    “既然都来了,问这些是不是有点多余了?”九头虫淡淡看了短嘴一眼,短嘴当即会意地举起了右手。

    收到命令的旗手开始使出吃奶的力气挥舞令旗了。

    “齐射准备——!”

    一声令下,清脆的金属摩擦声中,无数的大筒、霹雳筒都已经指向了僧侣。

    ……

    暗红色的天空下,远远地,凌云子以及他座下的一众门徒已经望见了以素的舰队。

    “是凌云上人,总算有一个出来了。”以素迫不及待地一脚踏上船舷。腾空朝着凌云子飞了过去。

    还没等多目怪跟着腾空而起,一位妖将已经匆匆赶到他身旁:“大人,花果山有消息传来,出事了。”

    “出事了?”回望了以素远去的背影一眼,多目怪伸手接过妖将奉上的竹简。

    稳稳落到凌云子身前,以素单膝参拜道:“花果山以素,参见凌云上人。”

    “免礼。”凌云子伸手搀起以素,左顾右盼了两眼道:“到舰上说吧,我怕师傅出来制止。”

    以素先是一愣,又连忙点头。

    刚一转身。多目怪却已经落到他们的身旁。

    他朝着凌云子拱了拱手,转而对以素道:“灵山进攻花果山了。”

    “什么?灵山?”

    “佛也出手啦。”凌云子整个脸猛地都抽了一下。半响才缓过神来,低声道:“没想到连他们也来了……还真是人齐啊。”

    紧紧地蹙着眉,凌云子取出玉简贴到唇边。

    ……

    早已是一副剑拔弩张态势的潜心殿中,老九腰间的玉简一直闪个不停。许久,他小心翼翼地看了须菩提一眼,低头将玉简贴到唇边。

    下一刻,他已经整个呆住了。

    “怎么啦?”

    “灵山……进攻花果山了……”

    顿时,众师兄弟除了清风子之外,都倒吸了口凉气,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须菩提却依旧面色淡然。

    幽泉子怔怔地问道:“师傅,你早就知道灵山会进攻花果山?”

    ……

    玉简的另一面,凌云子已经将玉简收了起来:“走吧,上舰,你们立即返航。灵山此时动手,必是有备而来,花果山众妖却不懂应对佛门的功法……我先一步到花果山去。”

    “我和你一起去!”以素赶忙说道。

    “你追不上我的速度的,还是留下来统领部队吧。”凌云子长叹道。

    ……

    此时,在花果山的外围,双方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妖军一开始便是全力齐射,意图用火力将对方完全压制住。然而,他们错了。眼前的这些,与天军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对方没有任何一艘战舰,这便意味着大筒对他们的威胁几乎等同于零,短嘴甚至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僧侣空手接下一枚铁弹又丢了回来。

    至于那些个霹雳筒,打在这些僧侣呈金色的皮肤上就如同打在厚重的金属块上似地,徒溅起火花,竟连一丝一毫的刮痕都没留下。

    地面上的树木都被打成了筛子,高耸的山川都已经被削了一层,浓烟滚滚飘向天际。

    那些个僧侣却只是不紧不慢地在半空中整理着衣物,分毫无损。

    旗舰上的妖军将领不由得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他们这是什么功法?”

    短嘴扶着船舷的手越攥越紧了:“布军阵。”

    前方横置的战舰缓缓挪开了,大队的妖军向前推进,布开的盾阵如同横空竖起的一面巨墙。

    “灵山来此,究竟是何用意!我花果山与灵山秋毫无犯,为何杀我族人!”短嘴站在舰首上咆哮道。

    为首的僧侣淡淡朝着短嘴望了一眼,笑了笑,伸出手臂朝着妖军舰队一指。顿时。所有的僧侣都化作道道金光朝着军阵冲了过去。

    ……

    南天门外。一道巨大闪电准确地打在猴子身上。那背上的绒毛顿时焦黑了一片。

    翻滚之间,他整个撞到护盾上,被远远地弹开。

    狂风之中,那不住闪躲的身躯就好似一片枯叶一般随时都会被撕碎。

    天劫已经越来越近,光是那先期的波动,就已经让整个南天门法阵战栗不已。

    一门之隔的道徒乃至天军都被加快速度转移到各宫安置,只留下一些天将负责戍守以防万一。负责操控法阵的四位文职仙家更早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金头揭谛缓缓地朝着法阵核心挪了过去。

    ……

    斜月三星洞中。那气氛已经凝固到了极点。

    幽泉子静静地坐着,清风子面容呆滞,丹彤子整个起身,目如铜铃。

    那其余的师兄弟也都一个个站了起来。

    须菩提却只是若无其事地抿了口茶。

    “佛门也参与其中了。师傅,也就是说,你为了你那所谓的大计,出卖的不仅仅是十师弟,而是整个道统……对吗?”青云子怔怔地问道。

    “为师说了,这件事,无需你们过问。你们只许静静地在这里呆着便可。等风雨过后,天地自会有一番新气象。”

    “呵呵呵呵。什么样的新气象呢?”幽泉子也整个站了起来。

    须菩提闭口不言,只淡淡的环视着众弟子。

    站在最后方的老九已经整个神情有些恍惚了,他转身就要往外走。

    “站住!你去哪?”

    “师傅,八师兄去了花果山,云妮也在花果山……”

    “所以你想去哪里?你也想去花果山吗?离开了便不是我斜月三星洞的门人了!”

    老九呆呆地眨巴着眼,许久,他低声道:“师傅,弟子对不住您。师傅的恩情,来世再报了。”

    说罢,跪地,重重的三个响头,转身便走。

    殿内的众人,连带着须菩提,全都怔住了。

    紧接着,幽泉子也跪地,重重地三个响头:“弟子不懂依靠出卖信义换来的新世界,能成就怎么个新气象法,还请师傅见谅。”

    说罢,转身而出。

    丹彤子也跪地了:“师傅,十师弟与三清的战斗,弟子自知修为尚浅无能为力。但灵山进攻花果山,弟子必须去。”

    说罢,转身而出。

    弟子们一个个跪地叩首,转身离开。

    须菩提整个呆住了,那手都不由得微微颤了颤。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叱喝,十位入室弟子中的七位,带着自己座下弟子倾巢而出了。余下的三个,一个早已在南天门奋战,一个刚刚就已带着门下弟子出动。

    此时此刻,就只剩下清风子一人依旧守在须菩提身旁。

    对着空荡荡的殿堂,须菩提缓缓转过脸望向侧边的清风子,低声道:“算了,留,也是留不住的。”

    正当此时,月朝匆匆奔入潜心殿中,望见清风子和须菩提的瞬间却不由得怔了怔。

    清风子轻轻振动衣袖,起身,在须菩提惊恐的目光中走到他的座前,跪地,叩首。

    “师傅,清风自知乃是资质平庸之辈,若不是师傅悉心教导,断不可能有今日之成就。故而,千余年来,对于师傅所言,莫感忤逆。只是……”他抿了抿唇,望着须菩提低声道:“只是今日,清风想做一些自己认为该做的事,还请师傅见谅……”

    说罢,他双手伏地,重重地九个响头,直磕出了血。

    “你怎么也……”

    在须菩提的注视下,清风子缓缓地起身,对月朝轻声道:“走吧,我们一起……去替风铃报仇。去做一件,当师傅和当师兄的人,真正该做的事。”

    “好!”

    转过身,两人大步走出殿外,头也不回。

    呆呆地看着月朝与清风子远去的身影,须菩提那双目瞪得犹如铜铃。他想起身阻拦,却发现自己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挣扎之中碰翻了侧边的茶盏,那茶水顿时洒了一地。

    “都走吧!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为师才是对的!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的……”

    凉风扫动院落中的残叶。

    此时此刻,空荡荡的道观之中,只剩下须菩提一个人的呼喊。(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