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九章:天劫降临

2018-01-17 08:52:37Ctrl+D 收藏本站

    南天门外,轰鸣声中,剧烈的云的漩涡缓缓敞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连向一个未知的,深红色的世界。

    闪电依旧在天空中来回横扫,南天门法阵的护盾在这一片喧嚣之中不住地颤抖。

    巨大的吸力传来,如同一个黑洞一般,南天门外所有游离的物体都被如同尘埃般吸了过去,猴子整个身躯都缓缓地扯离他一直紧紧贴着的南天门护盾了。

    凌空顿住身形,他紧紧地咬着牙,露出狰狞的面容,下一刻,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使出全力挣脱了那强大的吸力。

    道道如同飞舞白纱一般的荧光从缺口中飘出,朝着猴子缠绕了过去。

    一颗碎石与那荧光擦过,瞬间裂成了两半。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两道蓝色光束从缺口中呼啸而出,追着猴子扫了过去。

    闪躲之中,那两道光束捋过南天门法阵的护盾。

    核心法阵处,那看护法阵的其中一位文职仙家顿时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整个从悬浮的蒲团上摔了下来。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面露惊恐之色。

    几位天将连忙冲进去将跌落的仙家移开。

    “真正的天劫来了!”李靖指着身旁一名天将叱道:“快!顶上去!”

    那天将惊慌失措的跃上了蒲团,看着眼前的如同乱麻一般的符篆却一下傻了眼。

    “你不是看护过法阵吗?”

    “是看护过没错……可是……可是……”

    那已经奄奄一息的仙家微颤着说道:“现在,整个法阵已经跟平时不同了……你尽力而为便是了……”

    说着,又是一口鲜血从口中溢出。那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极点。

    李靖只扫了那仙家一眼便没再搭理了。那目光一直在繁杂的符篆之间跃动。

    此时此刻。他也已经没功夫管一位仙家的死活。一旦南天门破,死的,便不仅仅是一两位仙家了。

    只稍稍定了定神,他便一跃将蒲团上的天将扯开,自己亲自上阵。

    原本稍稍减弱的护盾又一次放射出明亮的红色了。

    与此同时,猴子却只能一味的闪躲。

    这是一场没有敌人的战争,他的对手,是一股单纯的力量。而这股力量,以将他从这个世界抹去为使命。

    如同白纱一般飘渺的白色荧光,只要一沾上就回被死死捆住,甚至直接勒进肉里。蓝色的光束,所到之处皆燃起熊熊的蓝色火焰,这是天外之火,可以燃烧一切,而一旦直接触碰蓝光,更是会直接被烧成飞灰。

    至于那无处不在蕴含了强大力量的闪电,此时此刻猴子已经无暇顾及了。

    在这场力量的盛宴之中。他只能疲于奔命,并一再地设法将攻击诱使到护盾附近。利用蓝光去削弱法阵。

    一场创世至今最大的浩劫已经开始,便是南天门内也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异常。

    从月树的位置远远望去,整个南天门所处的巨大浮石都在不断颤抖着,无数的微尘从南天门的墙壁上洒落,那场景,就好像雪崩的前兆一般。

    所有的道徒、天兵天将、乃至于各色仙家都在远远地看着,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

    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也许,就算一直被认为坚不可摧的南天门在下一刻崩塌,也不会有人觉得意外吧。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天劫了吧?”通天教主轻声问道。

    “算吧。极限行者道突破天道修为前夕引发的天劫……”元始天尊缓缓地笑了出来:“如果是在这门内引发,怕是整个天庭都要荡然无存了。”

    灵霄宝殿之内,更是如同死一般地安静。

    所有的仙家,包括玉帝,都在静静地等着。对于他们来说,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等了。

    连续不断的轰鸣,也许是天庭的末日,也许是妖猴最后的哀嚎,谁知道呢?

    ……

    正当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南天门所吸引之时,西海龙王已经带着护卫急匆匆地赶到位于九重天刑讯监牢,被一众天兵拦了下来。

    早已守候在外的天将冷冷道:“老龙王,天庭的刑讯监牢岂能乱闯。”

    西海龙王颤抖着望着那黑漆漆的监牢入口问道:“我儿……我儿可曾来过?”

    “龙三太子就在里面,不过,他能进,老龙王您进不得。”

    闻言,西海龙王顿觉五雷轰顶,整个瘫坐在地。

    那身后,其余三海龙王也匆匆赶到。

    敖听心一步步走上前来,福身行礼道:“东海四公主敖听心,求见狱长,请神将代为通传一声。”

    ……

    漆黑的监牢里,火盆上的火吱吱地燃烧着。

    敖烈在天将的带领下缓缓地走着,直到刑房的外围,停下了脚步。

    他的心整个咯噔了一下,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抚在剑柄上的手攥得紧紧地。

    隔着铁栏,他看到白素低垂着头,轻轻地咳着,一丝鲜血从唇角滴落。看上去早已奄奄一息。

    那一身的白色长裙,早已经被染成了深红的颜色,数不清有多少伤口。

    “龙三太子还是不要动手的好,末将相信,即使在这里动手,忧患关头,陛下也绝不会对龙三太子您开杀戒,相反,对太子您采取防御的我们可能还会受到惩罚。但,给她加一条越狱的罪名真的好吗?”那天将小心翼翼地瞧着面色惨白的敖烈,一只手同样放在剑柄上,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滑落。

    直到看到敖烈放开剑柄,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你们……竟然对她用刑了?”

    那天将盘起手道:“对,因为她不肯说真话。末将已经尽量降低刑罚的程度了。”

    说着那天将悄悄指了指另一边的刑囚室。那里面歪歪斜斜地躺着三只妖怪。那手脚都已经不全。更别提脸了。

    敖烈的呼吸渐渐加重了,他低声道:“我现在要把她赎回。”

    “天庭重犯哪有能随便赎回的道理?”

    敖烈缓缓地扭过头去,瞪大了眼睛注视着那天将道:“别以为本太子不知道你们天庭的那些个勾当,说吧,要多少金精。逼急了,本太子找其他人,照样能将她救出去。不过,到时你可就落不着半点好处了。甚至还能治你的罪!”

    闻言。那天将哼地笑了出来:“龙三太子说笑了,此一时彼一时。头上交予的任务,若末将无法完成,那才真的是万劫不复呢。”

    微微顿了顿,天将接着说道:“不过,说起来现在能救她的也只有龙三太子您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是龙三太子您带她进的南天门,既然如此,不如那些个问题就由龙三太子来替她回答,也可免了无谓的刑罚。”

    “什么问题?”

    “她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修为尚浅。实力不济,凭她想要打开南天门。那是绝不可能的。我们感兴趣的,是她在天庭的同党,不知道龙三太子可否提供一些有益的线索呢?”

    敖烈的眉头微微颤了颤。

    那天将压低声音,若无其事地说道:“特别是,她身为一只妖怪,为什么能持有你龙宫的信物跟地仙交换丹药一事……若这个疑点能查清,那我们也就没必要再为难她了,您说是吗?龙三太子。”

    ……

    由南天门的变异引发的红色霞光已经渐渐变成了七彩,一阵又一阵的恐怖轰鸣声沿着地表扩散,震耳欲聋,足以掩盖住所有的声响。三界都在颤抖。

    四大部洲上所有的生灵都在抬头仰望着这奇景。就连处于战争之中的花果山也是如此。

    “光变成七彩了,是不是说明天劫已经降临了?”短嘴轻声问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只是刚刚开始罢了。”凌云子凝视着远处混乱的战场道。

    “在什么情况下天劫会结束?”

    “触发者将天劫全扛过去了,或者,触发者身死魂灭。”

    九头虫缓缓地扭过头来:“这么说,只要天劫还在继续,就说明大圣爷还活着咯?”

    “对。”凌云子默默点了点头。

    “听到了没有?”九头虫举起拳头吆喝道:“天劫还在继续,就说明大圣爷还在战斗!你们希望大圣爷回来看到花果山一片焦土吗?”

    “不想——!”身后,乃至于周边舰只上的数千妖将一个个抽出了兵刃。

    下一刻,他们纷纷用兵刃划开自己的手,将自己的血沾到兵刃上。

    凌云子随手一扬,点点晶莹在空中分散,汇入他们的兵刃上。

    然后在九头虫的带领下朝着那些个僧侣冲了过去。

    “其实,佛门的人本来是没这么强的。”站在短嘴的侧方,凌云子挑着眉说道:“不过你家大圣爷毁了生死殿,这就有点要命了。这个世界的煞气没有了根源,依靠肉身的道门修者肉身在战争中一旦被破坏一样会死,但佛门的人就不同了……肉身,只是他们的表象,他们原本修的就是魂和灵,可以完全抛弃肉身而存在。对付这样的家伙,说难难,说易也容易,只要让兵刃伤害**的同时,能顺带伤他们的灵魂,就可以了。”

    此时,随着九头虫所带领的妖将的加入,战线迅速稳住,转而进入了胶着状态。

    那些个僧侣再也无法像原来一样若无其事地扛妖军的刀了。

    一位僧侣悄悄来到正法明如来身边,双手合十道:“尊者,我们是否……”

    “不用。”正法明如来缓缓抬头朝着西方望去,轻声道:“这一战,要换来万年的安稳。应该还有人没入场,再等等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