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五十章:可以吗?

2018-01-17 08:52:37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令旗的挥舞,前线早已撑不住的普通妖军渐渐退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九头虫统领的一众妖将。

    僧侣军团奋起直追,却一下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已经知晓应对之策的九头虫化出九头鸟的巨大妖形冲在最前头,用橙黄色的火焰瞬间覆盖了半边战场,在这些足以烧伤魂魄的火焰面前,僧侣们不得不被迫挤到一起。

    清一色的行者道妖将组成战阵,挥舞着凌云子加持过的兵刃横冲直撞。

    与此同时,凌云子也在后方忙得团团转,更多精锐部队的投入很快逆转了局势。

    看到战场上的妖军渐渐取得优势,短嘴不禁松了口气,可刚一转过头,他却看到一旁的凌云子依旧面色凝重。

    “佛门的人都不傻,他们从灵山潜行到这里,肯定不会只是这么一点小动作。”

    “那你的意思是……”

    “我也说不清。”凌云子干咽了口唾沫缓缓道:“但……四大皆空,佛法不空。能让他们来到这里的,也只有佛法了,为了佛法,他们也可以做任何事,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看着远处那一个个从山谷中飞出来加入战场,数量并不多的僧侣,凌云子低声道:“你最好趁着这个机会派人绕到他们后方查探。”

    短嘴默默地点了点头,招来了自己的随从。

    正当僧侣军团节节败退之时,正法明如来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增加人手吧。”

    “增加到什么程度呢?”一旁的僧人低声问道。

    “增加到恰好能稳住局势便可。”指着冲在最前头的九头虫,正法明如来轻声道:“让降龙罗汉和伏虎罗汉压制住他。”

    那僧人双手合十。躬身道:“谨遵尊者吩咐。”

    ……

    此时此刻。南天门。

    天劫已经到来。昏红的世界中,无数各式各样的光束从那天空中的缺口吐出,朝着猴子追袭而去。那轰鸣声已经剧烈到让人一阵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

    除了无处不在的闪电,这当中的每一种攻击的强度都远胜诛仙剑阵的攻击,而就光那些个闪电,也已经将猴子电得浑身上下冒着黑烟了。

    面对这些无根无凭的攻击,偶然一次擦肩而过。便是血肉模糊的结果。他只能没命的闪躲,并设法让自己尽量靠近南天门法阵的护盾以让这些强到极致的攻击波及法阵。

    而就在这极速的追逐之中,猴子甚至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只要他胆敢停顿,下一刻,这些个诡异的攻击就会将他彻底吞没。

    仅仅一瞬,他已经环绕南天门法阵飞了数百圈,那身形快到远远望去就好像无数只猴子同时在天空中飞腾。

    在这不断往返来回中,缺口吐出的攻击横扫了一切猴子靠近的物体,就连坚不可摧的南天门法阵也被打得摇摇欲坠。

    好几次,南天门法阵的护盾甚至被撕开了一个缺口。猴子本能地想从那缺口钻过去,可还没等他靠近。那缺口便已经闭合如初了。

    南天门地下法阵核心处,李靖抹去唇角的血,继续亲自操控着法阵。

    仅仅是几次正面的轰击,原本剩余的三位负责操控法阵的文职仙家便已经倒下了两个,而新换上的天将无论是经验还是水准,都要比那些常年负责的仙家要差上许多。

    “这是……天要亡我天庭吗?”

    就在此时他那调动符篆的双手忽然微微顿住了:“这是……”

    下一刻,他又聚精会神地继续操控法阵了。

    哪吒、四大天王的脑海中同时响起了李靖的声音:“内鬼就在这里,刚刚有人趁乱调动了符篆,注意所有人的动向。”

    哪吒微微一惊,握着火尖枪的手不由得紧了紧,瞪大了眼睛朝着分散四周的天将望去。

    四大天王迅速分散开来,一手握在兵刃上,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众将之间踱着步,细细观察着。

    金头揭谛目光一斜,悄悄将二指收入袖中。

    ……

    来自南天门的巨大声响已经传遍了整个天庭,就连坐在灵霄宝殿龙椅上的玉帝,那耳膜也几乎要被震穿了。

    所有人都在默默地关注着。

    此时此刻,高高在上的众神,凌驾众生的人类修仙者也一个个好像那凡间无助的灾民一般聚在一起,沉默不语。

    昏暗的监牢中,顶部的石缝不断洒落着沙尘。

    敖烈缓缓说道:“如果,我全部认了,是不是就能放了她?”

    “全部认了?”那天将当场怔住了,半响才盘着手轻声道:“放她不可能,但如果您全部认了,上头就不会再过度关注她了。不会再为难她,届时,想要将她赎出去,也便,有可能了。”

    一声巨响传来,四周的天兵都下意识地做了一个闪避的动作,唯有敖烈依旧静静地站着,静静地注视着奄奄一息的白素,舔着干瘪的嘴唇,注视着那一身染红了的白裙。

    许久,他微微蹙起眉头,扭头对一旁的天将道:“我可以坦白一切,但我有个条件。”

    “您说。”

    “我要和她单独说说话,还有,画押之后,我要见一见我的父王。”

    那天将又是怔了一下。

    “怎么,还怕我跑了不成?”

    “怕倒是不怕,只要您肯画押,事情没有了结,您跑到哪里都一样。而且就算您不见西海龙王,想必西海龙王也会要见您。只是……您确定要……画押?”

    “不行吗?”

    “这……没有什么不行的,只要您乐意。”天将耸了耸肩道。

    ……

    南天门外,猴子紧紧地握着金箍棒掠着法阵飞行。又以极快的速度不断改变着自己的飞行方向。几乎他的每一个转折点。都会有一个从天空中巨大缺口里出来的白色光球重重砸下,那光芒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数道飘渺的白色荧光如同从缺口中伸出的几只触手一般一路紧紧地追着他不放。

    这些诡异的,毫无逻辑可言的攻击还在不断增强,隐隐地,他已经有些透支了。

    两道飞射而来的蓝色光束擦肩而过,猴子一个翻滚,差点直接撞到法阵的护盾上,就在他顿住身形之时。一道白色荧光如同薄纱一般卷到了他的左脚上。下一刻,那荧光猛地勒紧,将猴子疯狂地往缺口扯去。

    更多的白色荧光朝他缠绕了过来,无数的攻击也都在他顿住身形的一刻朝他招呼了过来。

    此时此刻,猴子的感知、意识早已被戾气侵袭得如同一团浆糊一般,完全单凭本能在战斗。

    只一刹,他伸手用灵力凝出手刀,直接劈断了自己的左腿。

    鲜血四溅……

    ……

    灌江口,杨婵猛地惊醒了。

    她抬头望见窗外天边不断闪烁的、刺眼的红色霞光,下一刻。抄起身旁的长剑冲出门外。

    一直守在门外的哮天犬连忙拦了上来,恭敬道:“三圣母。真君交代了,外面危险,这段时间,您还是留在府里比较……”

    话还没说完,只见杨婵一把揪住了哮天犬,指着远处的刺眼的霞光高声喝道:“我问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哮天犬猛地冒汗,谄笑道:“三圣母,这不关咱们的事。”

    杨婵一把将哮天犬推倒在地,“锵”的一声,抽出长剑,指向哮天犬的咽喉:“那是南天门的方向,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侧过脸去朝着自己的房门看了一眼,杨婵冷声问道:“你对我用迷香了?”

    哮天犬惊得眼角直抽,一点一点地往后挪。

    一旁的傲天鹰还来不及插上嘴,就更束手无策了。

    “你们不说,我就自己去看!”

    说着,杨婵一个转身就要朝南天门的方向飞去。

    “你要去哪里?”一声暴喝传来。

    远远地,杨戬带着玉鼎真人急匆匆地飞了过来,稳稳落地。

    杨戬一个箭步拦到杨婵身前。

    杨婵一下呆住了,双目避开杨戬,握着剑,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低声道:“我……我要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言语间,那眼泪已经止不住坠下。

    “我说,不许去。”

    这对兄妹就这么默默地站着,杨戬面无表情,死死地盯着杨婵。杨婵则低头盯着脚边空无一物的地面,那胸膛不住起伏着,那眼泪一滴滴划过脸颊。

    哮天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闪到一边。

    玉鼎真人缩了缩脑袋,目光不住地在杨戬与杨婵身上来回。半响,他悄悄走近扯了扯杨婵的衣角道:“听你哥的,别去,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是不是他出事了?”

    “他发生什么事都不是你该管的,我灌江口与花果山已经恩断义绝。从今往后,你跟他,也不应有任何关系。”

    “我只想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

    玉鼎真人紧蹙着眉头道:“是天劫。天劫来了,那猴子触发了天劫,没救了。”

    “天劫?”杨婵惊恐地抬头,望向杨戬。

    杨戬犹豫着点头道:“那猴子在南天门触发了天劫,灵山现在正在进攻花果山……这局势,已经无可挽回了。”

    天边的一道道红光闪动,树叶在轰鸣声中微微颤动着。

    杨婵嘴唇微微动了动,许久,默默地低下头。

    “会引发天劫……他知道会引发天劫,他就是为了引发天劫才……”杨婵抿着嘴唇,那眼泪如同决堤一般。

    “婆罗僧揭谛说过,南天门法阵除非天火大劫,否则打不开……这句话他听进去了……灵山进攻花果山……”杨婵深深吸了口气,抹去眼角的泪,缓缓地笑了出来:“这分明就是佛门的算计,我们都被算计了……”

    低着头捡起刚刚丢弃的剑鞘,她默默将剑收入鞘中,转身就要腾空而起,却被杨戬紧紧拽住了手腕。

    “不能去,你去了,就回不来了。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那我应该怎么办?应该在这里等他命陨的消息吗?”怔怔地望着杨戬,杨婵缓缓笑道:“二哥,我和他拜过天地的,我是他的妻子。我想,陪他到最后一刻,可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