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五十四章:结束了吗?

2018-01-17 08:52:35Ctrl+D 收藏本站

    身躯从高处坠落。

    天旋地转之中,无数的攻击汇聚在猴子身上,仿佛就要将这单薄的身躯如同飘零的枯叶般直接撕碎了去。

    恍惚中,他看到头顶的护盾在不断闪烁。

    下一刻,他卯足了所有的力量朝那法阵冲了过去。

    ……

    南天门法阵核心外,五方揭谛汇聚而成的战阵上布满的梵文微微跳跃着。凌空立在法阵五个节点上的五位揭谛双手合十,面色淡然。

    围在他们四周的一众天将看上去一个个有些彷徨,似乎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爹,法阵没事吧?”哪吒高声问道。

    坐在悬空蒲团上的李靖正设法将那被丢进来的两块石头剥离,早已满头大汗。

    一道闪电落到法阵的护盾上,核心处的符篆一片凌乱,整个南天门都在颤抖,高耸的墙壁上巨大的石块脱落,摇晃得身处地底的众将都几乎站不稳脚只得悬到空中。

    要强行将这两块石头剥离其实很简单,莫说李靖,在场随便一位天将都能做到。可问题是这两块石头一进入法阵核心,就好像直接融入了一般,只要一移动,就会牵动四周所有的符篆。

    若是平时还好,大不了剥离之后重新整理。可此时此刻,外临天劫,真要乱起来,恐怕还没等李靖将导致的破坏收拾妥当,法阵就已经被天劫给轰破了……

    很明显,这次一次筹划已久的阴谋。这两块看似普通的石头,也是为了眼前的局势精心准备的。

    “有……有点问题……你们别管了。护住法阵。先将他们几个收拾了再说!”

    所有的天将都亮出了各自的法器。缓缓朝着五方揭谛围了过去。五位揭谛驾驭着战阵缓缓后撤,转眼之间已经退无可退,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无奈地笑了笑。

    哪吒挺着火尖枪站到了最前方,高声喝道:“如有抵抗,格杀勿论!”

    “诺!”

    ……

    灵山大雷音寺中,那金色巨佛微微睁开了双目,面带笑意。下一刻,那笑意缓缓地消失了。

    ……

    南天门外,猴子使出全力朝着已经不断闪烁,如同风中烛火一般法阵护盾冲去。

    此时此刻,以那法阵的情况,莫说天劫,便是靠他自己拼尽全力的一击,也可将那护盾破除。只要过了南天门,那么天劫便只能被屏蔽在外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泛着蓝光的护盾在他身前悄然形成,挡住了去路。

    错愕之中。他急急忙忙地后退,却恍然发现四周已经多了许多面这样的护盾。

    慌乱之中,他只能不断闪躲,可无论如何,都不发靠近那法阵一分一毫。

    ……

    金色巨佛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

    “这是什么?”刚赶到的杨戬猛地怔住了。

    正彷徨之际,梅山七圣与哮天犬、傲天鹰都已经赶到了他的身边。

    山羊精杨显捋了捋下巴微卷的胡须道:“看样子,天劫又变强了。”

    “变强的天劫还能生出护盾来?真是闻所未闻!”

    还没等杨戬动身,一道蓝色护盾已经拦到了他们的身前,将他们隔离在天劫之外。

    ……

    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皆怔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太乙真人轻声问道:“难不成天劫也已经开了灵智,知道那妖猴想靠法阵抵挡?”

    “不奇怪。”元始天尊轻声道:“天劫来自天外,乃天地之魂灵所化,意在维持平衡。便是有灵智,也分毫不出奇。只是这灵智能到何种程度,便未可知了。”

    闻言,太乙真人急匆匆地站了起来,躬身道:“师傅,弟子去一趟南天门。”

    元始天尊摆了摆手道:“去吧。”

    话音未落,太乙真人已经化作一道白光直冲出了大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南天门袭去。

    ……

    一位卿家急匆匆奔入凌霄宝殿,将一份竹简放到龙案上,却只字未提,只小心翼翼地望着玉帝。

    瞧那眼神,一瞬间,玉帝似乎也已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他连忙一手抓过遇见摊在自己身前,只一眼,他已经整个呆住了,那手瑟瑟发抖,目光不断闪烁着,脸色隐隐有些发紫。

    大殿上的仙家一个个伸长了脑袋朝他望了过来。

    半响,玉帝却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将竹简缓缓卷了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那神情依旧犹如惊魂未定一般。

    在场的仙家皆是一阵疑惑。

    此时,几乎没人发现玉帝那放在龙案下的双手在微微地颤着。

    千万年了,老君就是压在他头上的大石,只要老君在一天,他便不是真正的玉帝。

    可如果老君忽然不在了呢?

    此时此刻,玉帝脑海之中就如同一团乱麻一般。

    换作平常也就罢了……如此危局,三清失势,他,还是玉帝吗?

    “这件事不能公诸于众。”这是他心中此时唯一的想法了。

    屏住了呼吸,他微微颤抖着,缓缓地绽露笑容,目光在众仙之中来回。

    额上豆大的汗珠滑落。

    又一位卿家急匆匆奔入凌霄宝殿,跪奏道:“启禀陛下,四海龙王求见。”

    “四海龙王?他们不安顿好自己的部署,这时候来作甚?”一位仙家蹙眉问道。

    另一位卿家躬身走到玉帝边上,低声道:“陛下,他们恐怕是为了西海三太子一事来求情的。”

    玉帝略略犹豫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道:“告诉他们。不见。”

    “这……陛下。四海龙王是手持老君赠与的信物来的。”

    闻言。在场众仙皆议论纷纷。

    玉帝的嘴角猛地抽了抽,抬起手犹豫再三,最终说道:“让他们到御书房候着吧。”、

    “诺。”

    ……

    南天门外,猴子还在苦苦地挣扎着,在蓝色护盾以及那些诡异攻击的围追堵截之下,他的处境即使用走投无路来形容也不为过。

    此时,南天门法阵核心处的战斗也已经悄然开始了。

    狭窄的空间里,众将们分成两部。一部守护法阵核心,另一部则肆无忌惮地将法器和各色术法朝着五方揭谛招呼了过去,一时间,通道之中石屑纷飞。

    一道灵力直接冲破层层阻隔击穿了地表的一棵大树,远处的道徒一个个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快去禀报陛下!”站在月树下帮忙安置龙宫一行的月老连忙对一旁的红官交代道。

    狭窄的空间里,五方揭谛汇成战阵且战且退。

    转眼间,哪吒脚踏风火轮高举火尖枪,一个穿刺,道道火光之中直接从小小的战阵上洞穿了过去。

    还没等五方揭谛将漏洞填补,其余的众将已经一拥而上。

    到底是只有五个人。那战阵的威力也极其有限。纷乱之间,整个战阵都散了开去。五方揭谛只能朝着各自不同的方向仓皇遁逃,很快便无路可逃。

    与此同时,法阵核心之中悬浮的符篆在两块怪异石头的干扰下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整个法阵就好像随时会自然关闭一般。

    正当李靖束手无策之际,太乙真人一个箭步来到核心旁,将两道灵力强行灌入法阵之中。

    那两块石头瞬间粉碎了,下一刻,整个法阵也同时关闭。

    李靖整个怔住了。

    “与其这样半死不活地,不如抓紧时间重新捋。”太乙真人冷声道。

    下一刻,他纵身一跃,将一位天将驱离了蒲团,自己亲身加入到操控法阵的行列中。

    ……

    南天门外,将整个南天门笼罩其中的红色护盾闪烁着彻底消失了。

    被猴子丢弃的金箍棒无遮无拦地插到南天门前,激起漫天沙尘。

    杨戬猛地一惊。

    凌空中,已经四肢残缺,只剩下一只眼睛的猴子挣扎着向南天门冲去,却重重地撞在一面蓝色护盾上。

    下一刻,六道白色荧光如同六道绳索将他死死捆住,缓缓地勒紧。他张大了嘴巴,用仅存的一直手不断地抓着,试图将勒在脖子上的那一道荧光解开。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被这荧光缠绕上的物体,至今为止没有一个能挣脱。

    此时此刻,他已经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将手伸向近在咫尺,渐渐远去的南天门。

    缓缓地,那六道荧光将他朝那缺口拉扯了过去。

    整个天空中的轰鸣都停止了,仿佛忽然降临的静默一般,只剩下缺口之中不断传出的“噼啪”声响。

    天上地下,无数双眼睛都呆呆地望着,看着这只妖猴无力地挣扎着,连半点声响都无法发出,被那六道荧光缓缓地拖向缺口。

    只剩下百丈了,百丈之后,他就要被缺口彻底吞噬。

    就连法阵核心之中手忙脚乱的李靖与太乙真人都微微顿了一下。

    灵山,金色巨佛的双眉缓缓蹙起,一脸的疑虑。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却是松了口气。

    七十丈,五十丈……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杨戬亮出三尖两刃刀想要上前,可无论他往哪飞,蓝色护盾总能准确地封闭他的去路。

    要知道这护盾的坚硬程度甚至超越了南天门法阵的护盾……巅峰状态的猴子况且无法在天劫的阻隔下突入到南天门,他又如何可能冲破这阻隔呢?

    一切似乎都已经成为定居。

    龙椅上的玉帝抹了把汗,干咽了口唾沫。

    三十丈,十丈……

    猴子依旧在不断地挣扎着。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低着头,呆呆地注视着棋盘。

    七丈,五丈……

    天劫的缺口已经在缓缓地缩小。

    灵气还在猴子的身上疯狂地汇聚,他疯狂的挣扎,只可惜在天劫的力量面前,他真的就只是一只猴子……

    缓缓地,那残躯穿越了缺口,没入一片蓝色的火焰之中。

    紧接着,缺口闭合了。

    整个世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结束了吗?”

    一阵狂风掠过,南天门外沙石翻滚。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声响了。

    此时此刻,太上老君、镇元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须菩提,还有那西方的巨佛,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静默……(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